清歡想要去抓司徒宴,可尚且來不及,就見到司徒宴撞翻了椅子直接摔倒在地上。

裡頭東西落地的聲音驚動了外面的人。

許一衝進來時,就見到司徒宴煞白著臉躺在地上。

「殿下!!」

許一驚恐出聲,連忙上前。

清歡更是嚇得哭出聲:「爹爹……爹爹……」

司徒宴仰躺在地上,腦海中一陣陣的抽疼。

他看著清歡那張驚慌至極的小臉,神識模糊之間,彷彿看到了剛出生的孩子趴在他身上玩鬧的模樣。

司徒宴看不清楚眼前,腦海里不斷有什麼想要湧出來,他低低道:

「歡歡……別怕……」

許一瞪大了眼,看著司徒宴「砰」的一聲垂下了手,急的大喊出聲:「來人!快來人!!請大夫!!!!」

……

雲卿出了那處宅院之後,就直接翻身上馬朝著九皇子府而去,她速度極快,等到了九皇子府前,就已經有人在那裡守著。

見到雲卿時立刻上前:「先生,您回來了……」

雲卿拉著韁繩從馬上翻身而下,卻在這時,她心中猛的一悸,身形一晃險些一腳踩空跌倒在地。

旁邊那人嚇了一跳,連忙攙扶了一下:「先生,您這是怎麼了?」

雲卿緊捂著胸前,臉上神色變幻不斷。

方才心臟處像是被什麼揪緊了似的,那疼痛幾乎能讓人窒息。

她眉眼緊擰著,剛想細細去體會,那疼痛卻又如同忽然出現一樣忽然消失,就好像剛才那心悸不過只是錯覺。

雲卿眸色冷凝,推開那人攙扶的手,沉聲道:「沒事,殿下呢?」

那人連忙恭敬道:「殿下在裡面等著先生。」

雲卿聞言直接朝著九皇子府里走去。

司徒釗一早就接到了雲卿入城的消息,更知道她被人中途帶走。

哪怕那帶走雲卿的人將所有的尾巴都處理的乾乾淨淨,可是司徒釗卻依舊能夠猜到,如今這京城之中,能夠讓雲卿心甘情願跟著走,甚至顧不得先回府中見他的人會是誰。

司徒釗坐在院中,陽光透過他身後的大樹枝葉揮灑下來,落在他身上時,讓得他半張臉都遮擋在了陰影之中,叫人看不清楚他神情。

雲卿踏入院中時,見到的就是這樣的司徒釗。

她在院門前沉默了片刻,才走了進來。

司徒釗抬頭看著她露出笑來:「師父,你回來了?怎不派人先說一聲,我好去接你。」

雲卿走到他身前,淡聲道:「我不派人告訴你,你不照樣也知道我今日入城。」

司徒釗臉上笑容不變,看著雲卿:「師父說笑了,我也是聽監視二哥的人說他去了城門前,才知道你回來的。」

雲卿不置可否。

短短几日不見,再看到這個徒弟時,雲卿只覺得他變了許多。

臉上的笑容不達眼底,連說話時也越發的不真切。

雲卿不想跟他爭執他到底是派人監視了她一路跟蹤到了京城,還是真的是因為監視了司徒宴才發現她的行蹤,她只是居高臨下的看著司徒釗說道:

「把徐鶴交給我。」 第七十六章打賭,一萬靈值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機緣,等你機緣到了,自然一飛衝天的時候!」羅無生聽此,一臉笑著說道。

這話不是隨便說說的,這個世界雖然不是那麼的公平,但還是會給人一次機會,但能不能把握的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嗯!」

古琰聽此,點點頭,輕嗯一聲道。

雖然他沒有羅無生那麼的強大天賦,但只要他努力刻苦修鍊,還是能變強大的。到時候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尋找自己的機緣。

接著兩人身形一動,向著內門的靈武院而去。

因為內門大比,是在靈武院之中舉行的。

等他們到了內門的時候,裡面已經站了三四百人。

從他們的視線之中,羅無生看到了一絲激動和強烈的戰意。

明星爹地請認賬 畢竟修鍊了一年,每一個人都想要印證一下自己的實力,同時,也是想別人展現自己的實力。

「古兄,生弟,你們來了!」

而在這時,羅月筱一臉笑容,出現在面前道。

「月筱!」

「筱姐!」

羅無生兩人對此笑笑,說了一聲。

但是下一秒,古琰看到羅月筱手中拿著一個黃色的牌子,問了一聲道:「月筱,你幾號?」

「兩百號!」

羅月筱一聽,連忙將手中的黃色牌子,舉起來對著古琰說道。

這黃色牌子的號碼,是等下比斗的時候,要用的。每一個參加內門大比的弟子,都要抽取。

「古兄!生弟!你們也快點去抽取吧!如果到時候抽到一百九十九號的時候,要手下留情一點!」接著又笑著說道。

「一定!一定!」

古琰聽此,同樣一臉笑著說道。

浩然仙府的內門大比對戰,是這樣的,抽到單數的,要和偶數的對戰。

比如,一號跟二號,三號跟四號,這樣一直輪下去。

每次大比,會進行兩次初步戰鬥,然後挑戰賽,競爭出前一百名。

每個名額,會有相應的,一些相對應的獎勵。

前一百名之後,守擂台戰,總共十個擂台,最後守擂成功的,就是前十。

競爭出前十之後,就是排名賽,看誰能奪得第一。

隨後羅無生三人,向著靈武院前面一個巨大的黃色箱子而去。

至於令牌,都在裡面。

為了以防弟子神識作弊,那黃色箱子表面有禁制阻礙神識。

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好作弊的,羅無生手一伸,就從那黃色箱子裡面取出一塊黃色牌子,然後拿在身前看了起來。

只見得牌子之上,寫著『三百十五』四個紅色的字。

而同時,古琰也從黃色箱子裡面,取出一塊黃色牌子,上面寫著兩百六十。

「這樣我就放心了!」

羅月筱見此,心中鬆了一口氣,一臉笑著說道。

因為他對上古琰和羅無生,沒有什麼把握,她雖然知道自己的實力,但能打贏一場,她也是非常的高興。

至於前一百,前十,等下一年,也不遲。

「羅無生,你抽到幾號了,讓我看看!」

可是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從旁邊響徹了起來。

然後兩道身影,嘴角帶著一絲陰笑,出現在羅無生三人的身旁。

至於羅無生三人,在聽到聲音的瞬間,向著那兩道身影看去。

「洪松,想看我的牌子,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羅無生看著這兩道身影,嘴角一揚,笑著說道。

這兩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那洪松和鄔權。

「什麼代價?」

洪松一聽,神色一凝,開口問道。

「一千靈值!」

羅無生對此,再次一臉笑著說道。

「一千靈值!你怎麼不去搶?」

洪松見羅無生一口,就是一千靈值,直接輕蔑大聲道。

「就算不知道你的號碼,也沒有什麼關係,這一次內門大比,你別想好過,之前所有的一切,我們會雙倍奉還給你!」

說到最後,神色浮現出一絲猙獰的扭曲。

原本他是想要得知羅無生的號碼,再去找人換號碼,但是就算不知道也沒有關係,因為羅無生不可能贏得第一,就算前十也進不去。

到時候,總有羅無生敗得時候。

只要敗了,就讓他知道,得罪他們的下場!

「這樣,我們打賭,你說我最多能贏幾場,或者能不能進入前一百,再或者能不能進入前十,只要我超過了,或者進入了,你給我一萬靈值,如果我輸了,我給你一萬靈值!」羅無生見此,嘴角笑笑,再次開口對著洪松說道。

「前十?羅無生你是不是在做夢?前一百,我還相信你有可能,但是前十,我敢用性命打賭,你絕對不可能!」洪松見羅無生說或者能不能進入前十,臉上輕蔑之下,直接一臉自信絕對的說道。

一旁的鄔權,也是如此,同時,雙眼看著羅無生,好像在說痴心妄想,白日做夢一樣。

而古琰和羅月筱兩人,也被羅無生的這話,嚇了一跳。

前十的那些人,天賦不用說,每一個實力,都是強橫無比。

而且一賭,就是一萬靈值。

「怎麼不敢?」

羅無生對此,看了洪松一眼,帶著挑釁的說道。

「好,我洪松就跟你賭,你能不能進入前十?」

洪松聽此,直接大聲說好道。

「一萬靈值,我可以很長時間不用做任務了!」

然後說完,再看了羅無生一眼,就一臉笑笑的,向著遠處而去。

「羅兄,你剛才有些衝動了!」

古琰見此,臉色一凝,有些擔心的,對著羅無生說道。

豪門遊戲ⅲ:boss,請自重 羅月筱也是一臉擔心的看著羅無生,一萬靈值,可不是做一兩個任務,就能賺到的,而且還要出去做任務,到時候還會被方家暗中襲殺。

「古兄,筱姐,你們不要擔心,就算賭輸了,也沒有關係,我這裡正好有一萬靈值!何況我的目標,根本不在前十!」羅無生知道古琰羅月筱兩人擔心,連忙一臉笑著說道。

至於一萬靈值,其實是說給羅月筱聽得,因為她擔心自己沒有靈值,要出去做任務。

「不在前十?這是什麼意思?」

古琰一聽,忍不住的問了一聲。

「呵呵,之後就知道了!」

羅無生沒有說自己的目標是第一,那樣的話,恐怕會嚇壞古琰和羅月筱,還是之後用自己的實力,告訴他們吧。 司徒釗臉上的笑頓時僵住,低聲道:「師父聽了誰的謠言? 邪皇的小毒後 徐鶴那日傷了我后便潛逃在外,滿京城禁衛都在搜捕於他,我哪裡知道他在何處……」

雲卿靜靜看著他,半晌,開口。

「殿下,你還記得我們初見時你自己的模樣嗎?」

「天真,稚嫩,連說謊眼底都帶著驚慌。」

「我跟在你身邊六年,和你一起出生入死,親眼看著你一步步走到今日。」

「你的謀略之術是我教的,你的陰詭之策也是承至於我,是我教你如何算計人心,也是我教你怎樣以最小的代價去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但是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如今說謊時雖已經能面不改色,可有些動作一輩子都改不了。」

雲卿看著司徒釗原本摩挲杯沿的手猛的僵住,冷聲道:

「我不想跟你計較玉霞觀外那馬車是誰動的手腳,也不想跟你計較你算計於我的事情。」

「現在,把徐鶴交給我,之前的事情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徐鶴是因她才來的司徒釗身邊,也是因她才會捨棄原本安寧的生活,讓自己陷入這奪嫡爭權的漩渦之中。

她保不住金崇的命,讓他無辜枉死。

如今絕不能讓徐鶴出事。

司徒釗緊緊握著茶杯,他抬頭看著雲卿的臉,沒再試圖辯駁徐鶴不在他手上,只是聲音沙啞道:「我將徐鶴交給師父,師父準備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