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前面的士兵見狀,也不由得有些著急。

他們想把雷斯特將軍救回來,可對面的法師一看就不是善茬,將軍又被當成了人質。因此,這些士兵沒人指揮,也不敢輕舉妄動。

「念在你們還沒有鑄成大錯,我暫時不會把他怎麼樣。」國王則是開口道,「格羅瑞已經被教會佔領了。他們扶持了一個替身,還假借國教的名字,從內部摧毀著卡瑞特斯。身為效忠國家的軍隊,你們必須把那些人趕出去。」

士兵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很顯然,他們很猶豫。誰是真的誰是假的……這個他們分辨不來,而站錯隊這種事情,他們很清楚後果,哪敢隨隨便便就作出決定?

對於士兵來說,一般是長官站哪一邊,他們就站哪一邊。

然而……他們的長官現在變成了俘虜。

這就有點僵硬了。

「……把將軍放了,我們退兵。」最終,一個類似於營長的士兵站出來,這麼說道。

一種不想惹麻煩的態度。

聞言,法師們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沒說什麼。雷斯特將軍倒是又在地上掙扎了幾下,似乎不怎麼同意這個條件。

國王也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

從理智上來講,這是一個不錯的交換,但是執行起來還是很有難度。雷斯特將軍如果被放走,估計轉頭就過來追殺他們了。一個小小的士兵頭目,肯定也無法為這個交換做保證。

而且……國王是希望這個軍隊能為自己所用的。

還用說嗎?明明就是自己的士兵,入伍的時候宣誓效忠的人是他,養到現在也是他從國庫掏的錢,不聽他的話就算了,還要反過來打他?講不講道理啊?

自己的軍隊都不能指揮,他心裡委屈。

「陛下,您看……」

國王正委屈著,托尼則來到他身邊,表面上是在詢問,但是他們的意思從眼神里已經表達出來了——接受這個交換。

法師的想法很簡單:軍隊趕緊滾,別擋著他們的路。他們只想跟教會玩。

因此,國王還在猶豫。

「別……別做夢了。」忽然,雷斯特將軍似乎是恢復了些許力氣,用虛弱卻又堅決的聲音道,「你們有本事就殺了我,否則……我一定帶兵把你們全部抓回格羅瑞!」

「廢話真多。」萊拉嫌棄地撇嘴,又加重了一點束縛的力量。

將軍再次失聲。

不過,眼下的狀況也確實是有些糾結。他們不放將軍,軍隊不會退兵。他們放了將軍……軍隊大概也不會退兵。

想了想,萊拉控制著黑影,突然加大力道,把雷斯特將軍當場勒暈。

「先撤掉包圍圈,再談接下來的事情。」她這麼說道。

士兵們面面相覷,最後,點了點頭。

那個營長似的人物轉過身,指揮著士兵開始聚集。很快,包圍在村莊外的士兵全聚到了村口,無聲地注視著十位法師和國王。

托尼則是對著國王耳語道:「陛下,沒辦法的。想把軍隊重新控制在手裡,肯定不是這麼一時半會就能做到的事情。您就讓他們離開吧。」

國王聞言,也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是啊……確實沒什麼辦法了。

能夠兵不血刃地解決被圍困的窘境,這對他們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他還在期待著些什麼?這些士兵不願意聽他的話,他能怎麼樣?

因此,他終於開了口。

「後退五公里,我們會把雷斯特將軍留在這個村莊。半個小時后你們再過來,把他帶回營地,別在這晃悠了。」

為首的士兵猶豫片刻,搖了搖頭:「不行,先把將軍還給我們。後退五公里,誰知道你們會不會真的把將軍留下來。」

國王聞言,皺了皺眉,轉頭對萊拉低聲道:「你能把他弄得再暈一點嗎?」

「已經很暈了。」萊拉答,「陛下放心,我有分寸。他就是壯得跟頭牛似的,起碼也得半天時間才能醒過來。」

國王點了點頭。

「那好吧。」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他轉過頭,看著那些士兵,「我把雷斯特將軍還給你們,你們可以帶著他離開。希望以後,你們不會為自己今天的決定而感到後悔。」

士兵們低下頭,沒說什麼,也算是默認了。

於是,國王對著萊拉使了個眼色。萊拉點頭,控制著黑影,準備把陷入昏迷的雷斯特將軍直接扔過去。

「慢著!先別扔!」

然而,就在她剛把人抬起來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從天空傳來,打斷了萊拉釋放人質的舉動。

所有人都是一愣。

……怎麼了?

他們轉過頭,往聲音方向看去。

是本傑明。 頓時,法師們都露出有些驚喜的眼神。

本傑明來得比他們預想中的慢,眼前的事件也已經得到解決。不過,能看到本傑明順利返回,這已經是一件相當安心的事情了。

不過……他好像不想把將軍還回去?

「本傑明法師,別擔心,已經沒事了。」托尼連忙解釋道,「只要我們把雷斯特將軍還給這些士兵,他們就會離開,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

本傑明卻從天空中飛下來,落在法師們身邊,搖了搖頭。

「不行,這些士兵也不能走。」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眾人都是一愣。

士兵們聞言,看著本傑明和十位法師,也不由得再次露出戒備的神情。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不讓他們走?」國王覺得很奇怪,皺眉問道。

「豈止是發生了什麼。」本傑明用極為低沉嚴肅的聲音道,「最新消息,伊科爾剛剛突襲了卡瑞特斯的邊境線,現在那邊很可能已經失守了。」

「什……什麼?」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搞……搞什麼?

法師們像中了束縛術,一動不動,邊上村民更是下巴都快掉到地上。至於那些士兵,他們瞪大眼睛,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伊科爾……發起了突襲?

這也太突然了吧?

國王懷疑自己聽錯了,又朝著本傑明反覆確認。於是,本傑明把那個消息重複了好幾遍,還一臉鄭重地表示,自己絕對沒有開玩笑。

「這……你是從哪得到的消息?你確定是真的嗎?」國王還是有些不相信。

「是邁爾斯告訴我的。」本傑明一臉沉重地說,「我在往這邊趕的路上,忽然接到了他傳過來的消息。他的語氣也很肯定,所以應該不會有假。」

國王聞言,也只能深吸一口氣,努力消化著這個驚人的消息。

斯嘉麗……她帶兵打過來了。

怎麼會這樣?

在國王印象里,她從失去右眼,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女王之後,就再也沒有和自己這個兄長見過面。可是,國王再怎麼樣也想不到,自己這個妹妹會在某一天指揮著大軍,攻入卡瑞特斯的國土。

他以為他們不會走到這一步。

而且……而且……卡瑞特斯要亡了嗎?

「陛下,請您鎮定一點。」本傑明見狀,拍了拍國王的肩膀,緩緩道,「國難當頭,只有您冷靜下來,才有可能守護自己的國家。」

「我……我……」國王有些失神,一時間什麼也說不出來。

本傑明嘆了口氣。

幕後總裁,太殘忍 他轉過頭,看向那十位法師。法師們也在努力地消化著這個消息,不過,他們的接受程度顯然比國王要好得多。

「女王怎麼會選在這個時候進攻?」托尼皺眉。

本傑明卻搖頭,反問道:「都這個時候了,女王怎麼可能不進攻?」

托尼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是啊……

如果女王一直對卡瑞特斯懷有野心,她一定也會注意到最近這個國家內部的動蕩。替身國王、通緝流匪、奇怪的封鎖、瘟疫的傳言……這麼多事情,哪怕女王聽說個一兩件,都會覺得現在的卡瑞特斯岌岌可危。

而就在今天,教會讓一支數量不小的軍隊形成包圍圈,包圍圈卻直接被恐懼的流民衝垮,估計還要好一會才能恢復過來。

還有比眼下更完美的時機嗎?

卡瑞特斯和伊科爾的邊境線上也有守衛軍,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女王蓄謀已久,再憑藉她的法師大軍,突襲成功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想到這裡,托尼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感覺后脖子有點發冷。

能把突襲策劃到這種毫無徵兆的地步,連教會都可能沒有發覺,伊科爾那邊的準備肯定無比充分。

女王的野心……真的有這麼大嗎?

「等等,不對吧……」國王卻忽然一個激靈,開口道,「弗瑞登才經歷過那樣的變故,一個將軍直接上台執政了。如果斯嘉麗要進攻,也應該選擇弗瑞登去進攻,名正言順的,為什麼要來進攻我們?」

「這我就不清楚了,也許您應該問問您的妹妹。」本傑明攤手,無奈地答道。

國王露出痛苦的神情,捂著腦袋,再次陷入沉默。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本傑明則在這時轉過頭。

他看向村口的士兵們,忽然開口:「伊科爾已經對卡瑞特斯發動了入侵戰爭,你們身為士兵,還要繼續站在這裡,因為害怕站錯了隊,就猶猶豫豫置身事外嗎?」

士兵們啞口無言。

「我們……我們怎麼知道你們說的是真是假?」

本傑明聳了聳肩,說:「你們要是真的不相信,我也沒辦法證明給你們看。等著吧,用不了幾天,消息就會從國境線那邊傳過來。到時候,我希望你們不要像今天這樣怕這怕那的。」

「我們才沒有害怕!」有人憤怒地反駁道。

本傑明「嘁」了一聲,沒理他們,轉過身又回到了國王身邊。

他安慰式地拍了拍國王的肩膀。

「振作一點吧,陛下。」他一邊說著,一邊朝法師們使了個眼色,「事關重大,我們還要從長計議。帶上雷斯特將軍,我們進屋再說。」

十位法師也紛紛點頭。

就這樣,在大群士兵懵逼地注視下,本傑明帶著人進了村長家。原本躲在各個街道中的學徒也走出來。他們原本是在法師的安排下,埋伏在各處,以防萬一。結果半天過去,他們什麼都沒做,也只能跟著本傑明進了村長家的院子。

而在村口處,士兵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周圍的村民也躲回自己家裡,議論紛紛。

剛剛那個消息,對於他們而言實在有些太過震撼。

外敵入侵……是真的嗎?

不論是士兵還是村民,這一刻都隱隱感覺到,他們今後的日子,可能會出現天翻地覆的大變故。

而在村長家中。

「本傑明老師,您應該不是在演戲什麼的吧?伊科爾的軍隊真的打過來了?」可能是跟了本傑明太久,萊拉忍不住問道。

「我也希望是啊。」本傑明苦笑道,「不過,邁爾斯說他就在卡瑞特斯西部的山地。他親眼見到了逃難的流民,所以……你還覺得是假的嗎?」

在他說話間,傳音木片又在他的包里亮起光。

「又有消息了。」本傑明皺眉,把木片拿出來,用精神力啟動。

頓時,瓦利斯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本傑明老師,不好了。伊科爾帥軍進攻卡瑞特斯,據說邊境線已經失守了,我們看到了好多難民,都是從西邊過來的!」

眾人聽完,一片沉默。

「這下子可以確認了。」本傑明無奈地搖了搖頭,忍不住對著木片開口,回了一句,「不得不說……你們的消息慢了一步。」 雷斯特將軍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全身骨頭都快散架了。

渾身濕漉漉的,好像被人潑了一盆水,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在疼……然而,他在迷濛之中睜開眼,才意識到這些所謂的痛苦根本不算痛苦。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眼前,是那十個法師、冒牌國王、還有他們的頭目。

這些人都死死地盯著他,而他們的眼神……和友善連半點關係都搭不上。

頓時,雷斯特用力地掙紮起來。然而他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麻繩牢牢地捆住,就連挪動一下身體都很困難,更別說是逃生了。

他這才回想起暈倒前的情形。

那個詭異的黑影將他困住,他成為了這群通緝犯的人質。他手下的士兵為了救他,提出要和通緝犯做交換。然後……然後,他就被黑影直接勒暈了。

發生了什麼?他為什麼會身處這個陌生的房屋內,連這群流匪里最難纏的法師頭目都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雷斯特將軍,你終於醒了。」本傑明微笑著說,聽在他的耳朵里,就像是惡魔說出的低聲細語。

「你……你們想幹什麼?」他只能憤怒地開口,聲音沙啞得像是能咳出血。

「我們並不想做什麼,只想向你轉達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本傑明收起笑容,平靜地說,「伊科爾剛剛發兵,攻破了卡瑞特斯的國境線。戰爭開始了。」

「什麼?你……」

雷斯特大驚失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