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格還讓威爾出手,特意收割了幾隻二階巔峰的地獄鬼怪,用來餵養鬼燈中的攝魂魔,那隻攝魂魔的本體是半神級不假,不過它被困在鬼燈不知多少年,靈魂的活躍程度甚至還沒有一些強大的二階鬼怪強,或許因為等級壓制的緣故對付二階鬼怪沒有問題,不過一旦遇到半神級存在,那就力有未逮了。簡單點,那個攝魂魔,是羅格見過的最弱的一個半神存在。

現在,詛咒之衣已經初步形成,還又恰巧趕上一次地獄入侵,縛魂鏈的強度也提升了一個級別,那麼差不多也該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 吳賴見在這裡修鍊星辰淬神訣竟然有這般奇效,渾然忘卻了自己是身處於冥界兇險之地的九幽漩渦,整個身心完全沉浸在了修鍊之中,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直到腦海中轟然一聲炸響,識海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輪皎潔的明月懸挂當空,周圍星光點點,好似靜謐的月夜,尤其是識海比起之前擴展了三倍有餘,而那識海中的星光竟然幻化成了長著透明翅膀的小精靈,在那月夜下翩翩起舞!

「神識附體,神識化形的初步,星辰淬神訣第二層大成!」吳賴霍然醒悟,自己不知不覺在這個九幽漩渦中竟然修成了星辰淬神訣的第二層了,這可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吳賴試著繼續運行星辰淬神訣,果然發現已然無法吸納半點兒星光入體了,心中恍然,卻又微微有些遺憾,自己的這部星辰淬神訣還是當初第一次前往雲州市到程紅芳家中的時候,程紅芳的父親程金龍所贈,說是祖上流傳下來的功法,程家的祖上可是出過仙人的,可是這部星辰淬神訣程家卻是再無人能夠修鍊了,所以便宜了吳賴。

這部星辰淬神訣一共應該有三層,可惜程金龍家裡保存的只有前兩層的功法,當初吳賴在蓬萊仙島進入蓬萊仙境的時候也是在老綠的指點下修鍊了星辰淬神訣,使得他的神識大為增強,不僅治好了當初和宋夏爭鬥時強行使用戮神噬魂箭的神識損傷,還讓他成功地完成了星辰淬神訣的第一層,可以無限制次數地使用強大的神識功法戮神噬魂箭。

這一次在九幽漩渦中,吳賴更是機緣湊巧之下,吸收了大量的太陰之力,使得星辰淬神訣成功地修鍊完了第二層,而且達到了神識附體的境界,今後只要自己願意,自己可以將神識暫時放在任何東西的上面,然後當做自己的耳目進行偵查,比如吳賴完全可以將自己的神識附在一隻小蜜蜂上面,暫時操縱蜜蜂到達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而且蜜蜂所看到的所聽到的,就等於是自己看到或者聽到的!

這還是第二層,按照星辰淬神訣裡面的介紹,若是自己修鍊成了星辰淬神訣的第三層神識化形之後,自己可以修鍊分身了,而且神識可以變化萬千,妙用無窮,只是看目前這情況,短時間是無法得到星辰淬神訣的第三層了,等以後飛升了仙界之後,到仙界再去想辦法吧!

「老綠,現在我已經修鍊完星辰淬神訣了,接下來怎麼辦?」吳賴帶著幾分得意的語氣在心底問老綠道,至於現在身體的高速旋轉,無疑已然對吳賴沒有半點兒影響了。

老綠不屑地哼了一聲道:「哼!就要到地方了,九幽地獄可不是什麼好地方,你還是趕緊先應付接下來的事情吧!」

老綠的話音一落,吳賴只覺得渾身突然一緊,一股更為巨大的牽扯之力將吳賴突然拉得朝著下面急速墜去,這股力量太過磅礴,吳賴根本就沒有想著去反抗,任憑這股巨力將自己拉扯著朝下面墜去!

沒過一會兒,吳賴只覺得九幽漩渦的旋轉力量和那股突如其來的拉扯力量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整個人如同一塊巨大的石頭朝著下面墜落下去!

吳賴發現外界的力量消失之後,連忙提聚靈力,準備施展霞光流轉訣,卻駭然發現,平時運轉純熟的霞光流轉訣竟然變得生澀了很多,自己根本就飛不起來,只是稍稍地減慢了些降落的速度,整個身體還是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嗵!」隨著一聲巨響,吳賴重重地砸在一片黑色的土地上,只是這黑色的土地很是瓷實,吳賴只不過砸出一個淺淺的人形坑。

「我暈,這什麼地方?差點兒沒摔死!」吳賴面部朝下,四肢伸開成一個大字,在地上趴著一動不動,半晌才掙扎著爬了起來,整個身子一陣酸痛,就像是散了架一般,五臟六腑也好像是移位了一般。

「哎呀,疼死小爺了,這是到了哪裡了?」吳賴雙手揉著腰,朝著周圍打量起來,發現這個地方和冥界一般的荒涼,卻是又比冥界多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首先是光線竟然比冥界還要暗上幾分,地勢也崎嶇不少,周圍很多都是凹凸不平的山坡,遠處更有很多高峻的險峰如利劍般倒立,再加上周圍陰風颯颯,黑霧漫漫,竟然比冥界還要陰森可怕。

吳賴有些心虛,連忙在心底連聲叫道:「老綠,老綠,你趕緊出來,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怎麼比冥界還要冥界啊?」

隨著吳賴的召喚,一陣綠煙飄蕩而出,老綠的身形凝聚在了吳賴的身前,左右打量了一陣子,搖了搖頭看著吳賴竟然帶著幾分同情的口氣說道:「臭小子,老夫是該說你運氣好呢,還是說你運氣不好呢?你怎麼什麼地方都能來啊?這裡可是九幽地獄啊,老夫當年雖然來過,不過聽老主人說起過此地,便是老主人親臨,也會有些兇險的!」

「神農炎帝都說過這地方?那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吳賴倏然一驚,感覺到脊背有些發涼,神農炎帝是何等地位,竟然都認為此地兇險,那自己這等小人物,來了此處,更不是有去無回了!

「呵呵,你說的沒錯,這裡就是個鬼地方!」老綠帶著幾分戲謔回答道,其實別看老綠表面一副平靜的樣子,內心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不為別的,就是因為吳賴的這番際遇,其實除了剛一開始接觸吳賴的時候,有些看不起吳賴,覺得吳賴不過是一個小無賴,可慢慢就覺得,吳賴這個臭小子除了自身修鍊資質不差,心性也要比一般人堅韌不少之外,那運氣簡直就是逆天了,而此番遭遇,更是證明了這一點,這個臭小子的運氣比逆天還逆天啊!九幽地獄,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很多仙人都不敢輕易涉足的地方,可這個臭小子安然無恙穿過九幽漩渦也就罷了,竟然還陰差陽錯地將那星辰淬神訣修鍊到了神識附體的層次,這也太沒道理了!

吳賴自然不知道老綠心中所想,聽了老綠的回答很不滿意地說道:「老綠,你能不能正經一些,這地方很怪異,我剛才運轉霞光流轉訣都沒飛起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這地方有些不對勁!」

「那你現在飛一下試試!」老綠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架勢,滿臉戲謔地說道。

吳賴聞言,下意識地運轉霞光流轉訣,卻是跳起數丈,只感覺地面有一股巨大無匹的力量牽扯著自己,根本無法長時間留在空中,身子直直地落了下來。

「呃?奇怪!」吳賴不甘心地試了幾次,可每次的結果都差不多,自己根本就無法像平常那樣自如飛行,每每飛不出去多遠,便被那股莫名的力量牽扯回了地面,心中實在是有些費解,總覺得自己的身體比起平時也貌似重了很多,就飛行這個幾次,都有些喘氣的感覺!

「我靠,我這身材可不像梅傑那個死胖子,怎麼變得這麼重啊?」吳賴很是鬱悶地思忖著,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哈!」老綠看到吳賴那鬱悶的架勢,心中莫名的開心,很是沒有風度地哈哈大笑起來,能看到這個臭小子這般糗樣的時候可不是不算多!

吳賴有些惱羞成怒了:「老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既然神農炎帝當年提到過,你肯定知道是不是?你是專門想要看我出糗是不是?」

老綠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說道:「老夫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小子虛心一些,禮貌一些,敬老一些,姿態低一些,說話客氣一些,老夫自然不會藏私!」

吳賴心中那個氣啊,卻是不敢發飆,只好嘿然一笑,陪著笑臉問道:「嘿嘿,我就知道老綠同志身為萬年尿罐……咳咳,萬年那個超級法寶,古往今來無法寶能及,一定是通曉古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這世上就沒有老綠同志你不知道的,老綠同志,你是法寶界的領袖,像燈塔一樣照亮我們前進的方向,像太陽一樣給我們光明,像蟑螂一樣生命力頑強,你還像……」

「打住,打住!怎麼你這臭小子恭維別人的話聽起來這麼彆扭啊?說得老夫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老綠連忙叫停,強行控制住要嘔吐的衝動,心中很是後悔,明知這臭小子狗嘴吐不出象牙,自己還竟然還叫這臭小子說好聽話。

「不想吐的話,就趕緊說!」吳賴倒是有自知之明,而且還是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嶺不行客,洞不納雲,澗不流水。岸前皆魍魎,嶺下盡神魔。洞中收野鬼,澗底隱邪魂。」老綠也不再吊吳賴的胃口,面色稍稍凝重,出言說道。 「呃?老綠,你能不能不要掉書袋,用人話說!」吳賴卻是聽得雲里霧裡,沒怎麼感覺聽懂,只是覺得好像很玄乎似的,還有什麼魍魎神魔,野鬼邪魂的,感覺很可怕的樣子!

老綠鄙夷地看著吳賴道:「哼,這都聽不懂,剛才這幾句話可是神農炎帝他老人家當年提到九幽地獄的時候說的幾句話,老夫當時一下子就聽懂了!這九幽地獄可是天地間一個特殊的所在,他乃是純陰無陽之地,而且是冥界無數年以來的流放之地,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魍魎神魔、野鬼邪魂,不然也不會被稱作是兇險之地了!」

「流放之地?」吳賴頓時一愣,他這次聽懂了,敢情這地方就是個發配犯人的地方啊!

吳賴頓時有些鬱悶了,流放犯人的能有好地方嗎?自己上了歷史課的時候知道,華夏國古代流放的地方通常是兩個,一個是南方嶺南百越之地,當初的嶺南可不似現在是經濟發達的地方,到處野獸橫行,瘴氣瀰漫,去了幾乎都是九死一生,一個是南方漠北之地,那地兒乃是苦寒之地,冰天雪地,土地貧瘠,去了倒不似南方那般兇險,卻也受苦受累,一條命去了最多回來半條。

「不對啊,老綠!這九幽地獄的陰氣這麼重,對於冥界的鬼物來說應該是修行聖地才是,被流放的鬼物豈不是樂死了?」只是吳賴有些不解的是,這九幽地獄既然是純陰無陽之地,那對於冥界的鬼物來說,豈不是來著了?鬼物修鍊的功法基本上都離不開陰氣,就相當於修者需要的靈氣一般,這九幽地獄的陰氣比之冥界不知濃郁了多少倍,冥界的鬼物來了豈不是正好修鍊?

老綠卻是搖了搖頭道:「臭小子,這地方陰氣濃郁是不假,不過這陰氣中卻是只能看,不能吸收,一旦吸收了,不僅修為不能增長,反而會爆體而亡!」

「竟然還有這種事?這又是為何?」吳賴聞言,不由驚問道。

「這裡可是地獄,地獄中的陰氣中有一種類似於詛咒的東西,一旦吸納這裡面的陰氣進行修鍊,同時就會將這種詛咒吸進體內,短時間還好,久而久之,這種詛咒就會植根於體內,在一定的時候爆發出來,使得修鍊者爆體而亡!」老綠出言解釋道,當初神農炎帝說起九幽地獄的時候,正好一旁也有人提出了和吳賴之前一樣的問題,神農炎帝便是如此解釋道,老綠作為神農炎帝的隨身法寶,這才將這番理由聽到了耳中,現在正好拿出來回答吳賴,不然的話,單憑老綠自己,還真搞不清楚這個問題。

「原來如此啊!」吳賴這才恍然,不過馬上又想起來另一個問題,立即出言問道,「可是我剛才飛不起來是怎麼回事啊?難道也是那詛咒的力量不成?」

老綠搖了搖說道:「那倒不是,這個是九幽地獄作為流放之地的主要原因,九幽地獄其實雖然是從冥界進入,但是相當於另外一個獨立的空間了,這個地方有個特點便是地面存在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若是坐著躺著還不覺得,行走奔跑的時候,就要比在其他的空間中費力不少,飛行更是如此!」

「重力?」吳賴頓時醒悟過來,雖然老綠沒有提到「重力」這個詞語,但是吳賴好歹是能夠考住京華大學的高材生,聽了老綠的表述哪能不清楚這正是所謂的重力,也就是說這個空間的重力要比人間界甚至是冥界的重力大得多。

吳賴上初中的時候,便學過,月球上的重力乃是地球上的六分之一,當時老師就講過,在地球上能夠跳一米高的話,那到了月球上用同樣的力氣可以跳到六米高,吳賴當時就幻想著,自己到了月球輕飄飄地跳來跳去好像是武林高手一般的情景,當然,那個時候,吳賴是萬萬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凌空飛行,成為凡人眼中神仙一般的人物!

吳賴原地跳了跳,感受了一下和在人間界的區別,發現這九幽地獄中的重力比起人間界最起碼在百倍以上。

百倍的重力,意味著什麼呢,若是沒有修鍊的普通人在這裡的話,只怕是根本無法活下來,會被自己身體的重力壓成肉泥,尤其是血液都能夠擠出來,試想一下,一個體重一百斤的普通人,在這裡想要站起來的話,就相當於是扛著一萬斤的重量,就是奧運會的舉重冠軍也挪不了步子!

至於後天武者在這裡比起普通人要稍稍好一些,畢竟後天武者的五臟六腑都比普通人強化了不少,不過也只能殘喘延息,趴在地上肯定動不了,先天武者稍微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裡去,估計走上幾步,就得歇一歇了,只有到了結丹期的修者,差不多還能夠自如行走,畢竟一萬斤的重量對於結丹期的修者還真不算是什麼,當然,飛行就不用說了,自己好歹是元嬰期圓滿境的修者,都飛不了多遠!

「難怪會成為冥界的流放之地,無法吸收的陰氣,修為在這裡不增反減,而且還有如此巨大的重力,一般的鬼物被流放在這裡的,只怕用不了多久就嗝屁了,當然,這樣一來的話,能夠在這裡生存下來的鬼物,恐怕無一不是實力強橫之輩,自己在這裡可是要小心了!」吳賴暗暗思忖道。

「那老綠,神農炎帝他老人家有沒有講過?進了這九幽地獄怎麼出去啊?」吳賴猛然想起這個問題,霍然一驚,忙出言問道,畢竟自己可不能在這裡呆一輩子啊,當然,也不能立即離開,既然已經進來了,吳賴總得找到小黑才行,只是由於這裡重力極大,使得吳賴的神識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他剛才暗暗試了試,縱然他現在已經修鍊完成了星辰淬神訣的第二層,可也只能感應到一里左右的距離,自己現在的神識強度,若是回到人間界的話,只怕能瞬間覆蓋半個塞北省那麼大了!

老綠微微沉吟了一下說道:「老主人倒是提過這件事情,說是這九幽地獄很是廣袤,但卻源於一處,便是位於九幽地獄的幽都山,幽都山上有一個堪比仙人的存在喚作土伯,這土伯就是負責管理九幽地獄的,九幽地獄唯一的出口,就在幽都山的山頂,那裡可以汲取來自冥界的陰氣,所以那兒也是就有冥界唯一可以修鍊的地方,據說那幽都山還有一條河,喚作黑水,這黑水到了幽都山下便會化為九股水流,分別流向九幽地獄的九個地方,之前不是說冥界的九幽漩渦一共有九個嗎?應該便是流向了九個九幽漩渦!」

聽了老綠的介紹,吳賴這才對九幽地獄有了一個初步大概的了解,那土伯竟然是堪比仙人的存在,看來自己想要順利逃出九幽地獄只怕是有些困難,不過這又如何,既然逃不出,那就殺出去,堪比仙人的存在又如何,自己而是要飛升成仙的,到時候,說不定仙人都會被自己踩到腳下!

吳賴給自己鼓了股氣,然後問老綠道:「那既然如此,我們下一步先該怎麼辦?」

「怎麼辦?先想法設法提升自己的實力吧,不然的話,你寸步難行!好在你小子運氣不算太差,看著附近好像沒有什麼強大的存在,不然的話,你小子早就被滅得渣兒也不剩了!」老綠一臉不屑地說道,當然,這裡面也有恐嚇的成分,畢竟吳賴好歹是元嬰期圓滿境的修者,縱然在這九幽地獄中實力不算很高,卻也不是隨便跑出個什麼鬼物就能夠滅了的!

吳賴卻是大為不解,自己這又不是在人間界,這實力怎麼提升:「我說老綠,你腦袋秀逗了吧?我是修者哎,這什麼九幽地獄連冥界的鬼物都不能修鍊,我怎麼修鍊?我把這冥界中的陰氣吸進去,不用等那詛咒之力爆體身亡了,光這陰氣就夠要我的命了!」

「老夫好命苦啊,怎麼認了這麼一個笨蛋主人吧,剛才都跟你說了,你這小子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這九幽地獄雖然對於修者以及鬼物都不是什麼好地方,但是對於煉體者來說,卻是不啻於天堂!」老綠恨恨地說道,說實話,他都有些羨慕這個臭小子逆天的運氣了,別人到了九幽地獄哭都來不及,但是對於這個臭小子來說,卻又是一番極大的機緣,這份機緣甚至都要比之前在九幽漩渦中神識大進還要來的大!

「煉體者?還天堂?問題是煉體者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啊?」吳賴卻是不清楚,不解地問道。

老綠簡直被吳賴氣得要昏倒了,舉起手顫顫巍巍地指著吳賴罵道:「你個笨蛋,老夫都快被你給氣死了,老夫當初傳授給你的金丹訣呢,你小子修鍊了那金丹訣之後,就沒覺察出來什麼嗎?」 紐特省內,一處隱秘的血族棲息之地,這是一個以大型山洞為原型建立出來的一個血族聚集地,發生戰爭時也是血族的避難之地,屬於密黨血族的一個族地,而紐特省是密黨辛摩爾族的地盤,因此這裡也可以說是辛摩爾族的一個族地。

辛摩爾族,這一族是已知的氏族中歷史最短的。辛摩爾族最初的成員是一群渴望永恆生命的人類魔法師,他們不知是得到什麼力量的幫助,竟然通過鍊金術和一個吉密魑族長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

不過他們很快發現自己原來的魔法不再有那麼大的威力。他們原本是人類魔法師,但在獲得血族吸血能力之後,自身的生命種族包括靈魂都已經發生異變,他們的精神力凝聚空氣中的原始魔力變得困難起來,而通過學習和改進,他們掌握了一種新形式的魔法——血之魔法。血之魔法可以說是正統魔法的『亞種』,施法的能量源是血液中的魔力,只有血族能使用,適用性不廣,而且魔法種類單一,再受限於血族血液中魔力的『量』,魔法威力有限,所以才說這是正統魔法的『亞種』。

而由於他們成為血族的方法,他們成為了其它血族氏族的敵人。但因為辛摩爾族在血族歷史上一次大型的戰役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以及他們嚴守潛藏戒律,辛摩爾族終於在密黨中有了一席之地。

血之魔法是辛摩爾族最初成員掌握的魔法知識演化出來的,並非辛摩爾族血脈中自帶的力量,而辛摩爾族血脈的力量就是『血』,控制血液。

這是辛摩爾族血脈中的力量,控制血液的能力,再加上血之魔法,一加一大於二的組合,這也是辛摩爾族能夠撐過那段被整個血族獵殺的時期,並且成為當今血族十三氏族之一的原因。

然而今天,在辛摩爾族的族地中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在辛摩爾族的族地中,一道黑霧凝成的身影手裡捏著一團頭顱大小的血水,那血水不斷的翻滾著,隱隱還從其中伸出一隻血手來,但很快就被壓進血團中。

羅格坐在大廳的『王位』上,手裡拿著一個金色的,遍布著大量血色紋路杯子。

血族十三聖器之——血腥聖杯。

血腥聖杯也被稱作『血杯』,能力之一就是會根據持有者的意志生成蘊含魔力的血液。而正是因為因為這個功能,血魔法的威力在辛摩爾族手才能發揚光大。

而血腥聖杯的第二個能力就是能夠純化血族的血脈,血族的血液中都蘊含著一定濃度的血毒,每個血族中都有,無一例外,只是血毒濃度的多少不同而已,而在十三氏族中,辛摩爾族成員中血毒的濃度很高——因為他們的血脈根源並非自然的,而是通過鍊金術改造形成。

一定量的血毒對血族沒什麼影響,甚至還能增加他們的戰力——自帶血毒的攻擊!

而一旦血毒的濃度過大,就有可能影響他們的身體健康,讓他們的皮膚變差,出現像血斑、黑斑之類的病症,甚至可能影響理智。

所以辛摩爾族的成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族地開『血之盛宴』的趴體,飲食『血杯』生成的鮮血來降低體內的血毒濃度。

不過這一次,他們的大型『飲血』聚會,因為一個不速之客的出現,成了這一族的忌日。

「噠噠噠…」黑霧人影手裡捏著那個翻滾的血團,一步步靠近台上的羅格。

「主人。」黑霧人影將血團遞出,這是辛摩爾族一個半神強者所化。

這個血族半神比他們上次遇到的那個半神守夜人弱多了,特別是在失去血腥聖杯之後,不到幾分鐘就被威爾用重壓領域壓成這團血水。

這就是血族,血脈傳承的特性使得他們的實力不會弱,但頂尖實力同樣也強不到哪去,因為力量易得了,就沒有幾人願意去下苦功夫鍛煉戰鬥技巧。

羅格將血腥聖杯伸出去,威爾將手裡的血團倒扣,然後一點點壓入血腥聖杯中。

「啊啊啊啊!!!!」一陣凄厲的慘叫聲從血團中傳出來。

「嗤嗤嗤…」血團上,冒出一縷縷白煙。

慘叫聲越來越尖銳,也越來越劇烈,不過羅格和威爾都不為所動,直到十多分鐘后,威爾徹底將手中的血團壓入杯中,等到那凄厲的叫聲消失,等到靈魂的波動徹底消散,威爾才將聖杯遞給羅格。

「咕咕….」羅格端著血杯,一口將杯中粘稠的液體飲盡,一絲絲猩紅的鮮血從羅格嘴角滲出,他嘴角的兩顆尖牙此時也不由的變得更長、更尖銳。

半神級的血脈能量在羅格體內翻騰融合,而在這個過程中,羅格的實力也一點點提升著,生命氣息不斷往上攀,從一階突破二階,然後到二階中等生命氣息攀升的速度才變慢下來,最後停到了二階巔峰的層次。

那個半神級果然有很大的水分,純化過後的血脈也只是堪堪讓羅格達到二階巔峰,要知道二階到三階的差距可比前面的任何一次突破都要打。

就算羅格吸收血脈的過程中有消耗,正常一整個半神級的血脈,讓他達到二階巔峰的同時,還應該讓他產生巨大的飽脹感才對。

而現在,羅格感覺也就個八成飽。

轉過念,羅格也不再糾結這個,有水分就有水分吧。

羅格兩隻手指夾著血杯,目視著大廳中的殘肢斷體,血水染紅了這個大廳的每一寸地方。

羅格心念一動,一縷縷鮮血從地上被吸起來,如同血色的絲綢帶一般在空氣中飄舞著。

緊接著,又一縷血色絲帶升起,然後是第三道,第四道….

沒一會兒,整個大廳的空間都被這些血色的絲帶佔滿了,這些絲帶盤旋飛舞著,如果不考慮它的原料,這一幕看起來還挺漂亮的,給人一種仙靈輕舞的感覺。

這是『血杯』的第三個功能,血液經過血杯加工,吸食后可以短暫獲得血液主人的能力(僅限對血族內部有用——吸食者和血液提供者都必須是血族),血杯還會保留下這種血液的特性,可以根據主人的意志隨時生成,直到血杯的主人利用血杯加工下一種血液,這次保留的血液就會被『洗掉』。

……… 地獄降臨的第十五天,奧赫王國境內,大部分的城市都遭到過了地獄生物的入侵,恐懼在人間散布,教廷隱匿,而守夜人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能守護所有的城市。

十五天的時間,而王國內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五十萬,因地獄鬼怪附身而誕生的黑暗生物數不勝數,其中最多的就是食屍鬼,甚至聽說已經誕生了半神級的食屍鬼。

而就在這種時候,奧赫王國還給守夜人下達返回首都的命令,他們已經準備放棄其他的地方,直接守住首都及附近的幾個城市。

少數知道風聲的貴族、商人,也都迅速的朝著首都那邊趕過去。

……..

波南行省邊緣,一個普通的小城鎮內。

城內人心惶惶,這一點從城內的氣氛就可以感覺得到,現在正值下午三點多,正是陽光明媚的時候,而街道上卻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

羅格走進城,來到城內深處的一處小型莊園前,這種莊園並不值錢,在這種地廣人稀的地方也不罕見。

只要你能有一塊地盤,在裡面建上一個城堡,有上幾個僕人,差不多就能算一個莊園了。

如果你那塊地不錯,還能夠畜養牲畜,那你差不多還能做到自給自足了。

而羅格現在來到的這個莊園,就是那種只有一個小城堡,其中還畜養了一群牲畜的那種莊園。

莊園名為唐德莊園,估計是姓氏一類的命名來源。

而此時,莊園的鐵欄大門已經關閉,以羅格的實力不難看出這個莊園是一個固化結界。

羅格禮貌的按了莊園口的門鈴,沒一會兒,就有一個僕人打扮的男人駕著馬車來到莊園口。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男人禮貌的說道。

羅格微微一笑,從懷裡摸出一張帖子遞給男人。

「這是我的邀請函。」羅格說道。

男人接過邀請函,頓了片刻,然後才對著羅格微微躬身。

「明白了。」

「歡迎您,尊貴的客人。」

「哐當!」鐵欄門自動打開,羅格點點頭走進莊園。

他遞過去的那個帖子,帖子本身並不是關鍵,事實上那只是一張空白的紙,真正的關鍵在於那張紙中隱藏的『精神秘鑰』。

那是『克爾尼娜』教給他的一種密文運算公式,一個公式可以形成一個特殊的精神秘鑰,秘鑰不可複製,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每一秒都在變化,直到被另一方接收為止。

只有擁有這個秘鑰,羅格才有搭乘返回現實世界這列車的資格。

羅格坐上馬車,馬車朝著莊園內部駛去。

屹立在莊園內的那棟灰色城堡看起來有些寒酸,但實際等羅格真正進入城堡之後才發現,在城堡內部還有一個小型的固化結界,城堡內部很大,至少羅格入門看到的這個大廳,就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這個城堡本身也是一個高級的煉金造物,只不過一直隱藏得很好,這個城堡的主人也不簡單啊!

城堡的主人是半神級強者是肯定的,但同時他應該還是一個強大的煉金師,至少比現在羅格的煉金技術要強,畢竟羅格進階半神的時間太短,還沒有時間沉浸下來,好好鑽研鍊金術。

當羅格進入大廳時,大廳內已經聚集了三五成群的兩三百人,這些人的實力有高有低,從一階不到的超凡者,到二階巔峰的超凡者都有。

不過還沒看到像他這種半神——也是,半神大多都已經有了獨自穿越世界手段,那還用得著來『乘車』。

其實在場部分人也有返回現實世界的手段,而他們來搭車恐怕是因為安全的問題。

現在現實世界的被深淵入侵,誰也不知道那邊是什麼情況,所以和半神一起返回現實世界也會更加安全。

「歡迎!歡迎!」突然,一道年輕的男聲從大廳中傳來,大廳中央的樓梯上白色光帶凝聚,一個穿著白禮服的金髮帥氣男子從樓梯上一步步走下來。

其他人看到男人,都微微轉身面朝男子微微躬身,輕輕鞠躬之後,那些男男女女才抬起頭來,但臉色上還是帶著一絲絲敬意。

「噠噠噠….」男子邁著平穩的步伐,一直走到羅格面前。

「多謝您的接待。」羅格開口帶著敬語,不過語氣中並沒有多大的敬意,羅格面色平靜,其他人看到這個男子需要表達敬意,但他完全不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