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無生聽此,點點頭,就收起冰晶小舟,就跟葉木青向著山谷裡面而去。

「無生,我妹妹現在肯定著急想要見你,我還是先送你到我妹妹的院落!」進入后,想到了什麼,葉木青再次對著羅無生說道。

羅無生現在也想早點見到葉青璇,對此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至於此刻,葉青璇已經老早就在院落之中等候。

對於這一天,她已經等了將近兩年的時間。

原本她以為羅無生當時只是說說,畢竟兩年之內從靈穹境突破到化元境,可不是一件什麼簡單的事情。

但沒想到羅無生不僅做到了,而且還成為了天荒神宮的第一武道天才。

這樣一來,家族再也不能逼迫她了。

而在她激動的時候,兩道身影出現在了院落之中。

見到這兩道身影,葉青璇的心中感情,在這一刻,全部流露出而出。

葉木青看了一眼葉青璇,就一臉笑笑的離開了,留下羅無生和葉青璇兩個人。

同時示意四周的丫鬟,也全部在一瞬間離開院落。

這個時刻,豈能別人打擾。

boss的貼身女助理 那些丫鬟,對於羅無生雙眼有些好奇,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

「清嫙,我羅無生說過,我一定會來帶你走的!」

羅無生看著葉青璇,心中的感情,自然也流露出而出,然後一臉笑笑的說道。

「嗯!」

葉青璇聽此,一臉幸福的笑笑,輕嗯一聲。

隨後兩人身形一動,相互抱在一起。

而在他們兩個抱住的瞬間,院落的不遠處,葉木青跟之前的青衣男子相對。 林嬤嬤聽到要回宮驚了下,可轉瞬想起周家和皇后的親近,還有周秀、周遠都叫皇後娘娘姐姐的事情,倒是也安下心來。

林嬤嬤有些高興:「有皇後娘娘出面,阿秀小姐定會沒事的。」

周遠點點頭,直接抱著周秀朝外走去。

衛嬤嬤等人在外間候著,見著周遠是將人抱著出來的,都是一驚。

衛嬤嬤連忙上前問道:「阿遠公子,阿秀小姐這是?」

周遠說道:「阿秀情緒有些激動,暈了過去。」

「衛嬤嬤,接下來京中恐怕會有變動。」

「那程雲海無恥,程家人恐怕也不遑多讓,我怕程家和臨遠伯府那邊會狗急跳牆傷了阿秀,讓她留在府里不安全。」

「正好她這會兒昏睡著,你直接帶著阿秀回宮。」

衛嬤嬤想起之前周遠說過的話,程雲海他們這件事情交給都察院的狄念,恐怕事後真查起來會有掀起軒然大波。

這種時候周秀的確是早早進宮的好。

至少在宮裡,只要皇後娘娘不允,沒人能將閑言碎語說到周秀耳邊,而且也沒人有那麼大的能耐,去宮裡騷擾周秀。

衛嬤嬤連忙說道:「那好,老奴這就帶阿秀小姐回宮。」

周遠點點頭:「讓林嬤嬤跟著你一起去,至於她們兩個……」

周遠看了眼那兩個宮裡出來的丫環,說道:

「你們兩個就先留在府里,等事情完結之後,阿秀出宮你們再留在她身邊伺候。」

那兩個丫環自然知道輕重,連忙應道:「是,公子。」

周遠不是個辦事拖沓的人,既然有所決定,就半點都不會遲疑。

他抱著周秀走後門將她送上了馬車,等準備讓人駕車送她們離開時。

衛嬤嬤突然掀開帘子說道:「阿遠公子。」

周遠抬頭。

衛嬤嬤遲疑了下才說道:「既然阿秀小姐和程家已經沒了可能,之後程家那邊或許還會鬧出大的亂子。」

婚然心動:蜜寵小甜妻 「公子不妨早些替阿秀小姐和程家解除了婚約,就算程家那邊一時不應允,或是借口推脫,公子和您父親也最好親自去程家走一趟,免得將來落人話柄。」

周遠聞言愣了下,轉瞬就明白了衛嬤嬤的意思。

姜錦炎鬧了這麼一通,姜雲卿又把程雲海他們的案子交給了都察院,程家之後勢必會麻煩纏身。

輕則丟了程雲海這個兒子,重則怕是連整個程家都保不住。

周秀和程雲海的婚事是宮中賜的,而且之前也從未避忌,滿京城的人都知道這樁婚事。

如若不將這婚退了,一旦程家出事,周秀也必定會受牽連,到時候程雲海若無好下場,周秀坐視不理,恐怕會有人說她無情無義,倒不如早早叫人知道了,周、程兩家的婚事已退。

之前在大理寺中,人人都知道程雲海在跟周秀大婚前幾日去喝花酒,拿妓子與周秀相比,更有甚者出言詆毀皇后,又被廢了命根子的事情。

他們這個時候去退婚,雖說有些落井下石,可換做任何人都說不出半個錯字來。 第三百章交談

「怎麼回事?說說吧!」

相對的同時,青衣男子對著葉木青凝重的說道。

「沒怎麼回事?就是帶妹夫回家看妹妹!」

葉木青知道他們回家不可能瞞得過青衣男子,隨之一臉輕鬆的說道。

「你知道妹妹是有婚約的,還跟你妹妹一樣胡鬧!」青衣男子聽此,神色更加的一凝道。

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呵斥。

「那婚約只不過是你們定的,又不是妹妹自己選擇的,妹妹有自己追求幸福權利!何況妹妹這個選擇,是我認為最對的!」葉木青對此,還是一臉淡然的堅持道。

「另外父親,你難道不知道他是誰嗎?」

「我需要認識他嗎?」

青衣男子看了葉木青一眼,有些疑惑一聲。

「他就是現在外面公認近幾百年第一武道天才的羅無生!你就算不知道他的樣子,也應該聽說過吧!」葉木青聽此,雙眼直視青衣男子道。

「羅無生?你說他是羅無生?他之前不是天府境嗎?」青衣男子聽著葉木青的話,整個人遊戲一驚。

對於羅無生的事情,他們家族作為荒域第一煉丹世家,自然聽到過,只是之前還是天府境,沒想到這麼快就突破到了化元境,這自然讓他有些沒有想到。

同時能突破這麼快,也從側面說明其天賦之高。

另外他真的如葉木青所說一般,只聽到過而已。

只是他有些奇怪,葉青璇是怎麼跟羅無生認識的?

還有真的如此,那麼這件事就要好好考慮了。

羅無生現在的身份可不一般,不僅有真魂境的強者作為後盾,而且以其現在的天賦,如果有什麼處理不當,得罪的,可是整個天荒神宮。

他們雖然是荒域第一煉丹世家,但對於天荒神宮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

隨之臉色一沉,看了一下葉木青臉上的笑容,頓時有種想要狠狠的罵一頓,盡給他添亂。

「你給我老實的待在房間之中,我現在就去找你爺爺!」接著說了一句,就轉身向著遠處而去了。

葉木青見此,笑笑,然後身形一轉,向著自己的房間而去。

至於羅無生和葉青璇擁抱過後,此時坐在小院石凳之上。

葉青璇靜靜的看著羅無生,而羅無生為葉青璇講述這這兩年所發生的事情。

對於羅無生的經歷,葉青璇整個人有些一驚。

同事也為羅無生招惹到邪修,而感到擔心。

對於陰魔宗,她自然非常的清楚。

他們家族作為第一煉丹家族,其中也幫天荒神宮出手滅殺陰魔宗過。

應該說,不止他們一家,反正荒域一些大型實力,都參與了百年前那一次大戰。

否則的話,天荒神宮也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就將陰魔宗給抹除。

雖然抹除,但是一些化元境的餘孽,還是有不少隱藏逃離的。

這其實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當時的陰魔宗可是跟天荒神宮,不相上下的。

門中強者弟子眾多,不可能全部滅殺。

接著對於羅無生被五階妖獸,逼迫進入神火境強者的墓穴,心中震驚的同時,也有一些小小的緊張。

五階妖獸可是相當於真魂境的強者,而神火境強者的墓穴,裡面兇險就不用說了。

對於羅無生的經歷,她只能用驚之兇險來描述。

但羅無生能一次又一次的變強大,也正是靠著這些兇險經歷的積累。

至於聽到羅無生為自己爭取了一個天荒神宮的名額,臉上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而在她所想的時候,之前離開的青衣男子,此時出現在谷中一處深處大殿之中。

出現的時候,在大殿稍微等待了一下后,一個身穿深藍袍的老者,出現在大殿之中。

「怎麼回事?」

出現的時候,連忙對著青衣男子凝重的問道。

「清嫙之前將事情隱瞞了下來,現在那羅無生來到了谷中,看來是想要帶清嫙離開。另外這個羅無生,不僅身後有真魂境的強者作為師父,而且還是天荒神宮現在天賦第一的弟子。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等下天荒神宮怪罪下來,就不好辦了。」青衣男子看了藍袍老者一眼,隨之有些為難的說道。

「清嫙的婚事,是從小定下的,如果直接悔婚,這對我的老朋友有些不好!」藍袍老者一聽,整個人再次一凝道。

「要不直接說清嫙跟別人跑了,如果想要人,讓他去天荒神宮要!」青衣男子對於婚事自然知道,但是現在可不是什麼婚事的事情了,隨之有些一急的說道。

現在一邊是藍袍老者的老友,一邊是葉青璇喜歡的,而且還是天荒神宮的天賦第一弟子。

不管是身份,還是身後勢力,都是羅無生強大一些。

如果葉青璇喜歡的人,沒有這麼大的勢力,那還好說,可以為難一下。

現在他們可不敢隨便為難,否則等下引來的,就是天荒神宮了。

「我那老朋友的孫子是木靈體,同時也是金石域超級宗門昊天宗的弟子。而且他的身後,同樣也有一個真魂境的師父。」藍袍老者對此,整個人陰沉下來,然後有些躊躇不定的說道。

雖然天賦什麼的,比不上羅無生,但其勢力還是很強大的,一個不好,兩方都得罪。

但是如果想要選擇一個,那麼現在,自然是羅無生好一點。

那樣的話,他跟他的老朋友,恐怕要決裂了。

「算了,我先去見一下這個羅無生!」

接著搖了一下頭,然後說話間,身形一個掠動,向著葉青璇的院落而去。

青衣男子知道事情不好辦,隨之跟藍袍老者一起向著葉青璇的院落而去。

隨後不久,兩人身形一個模糊,出現在葉青璇的院落之中。

對於青衣男子兩人的出現,葉青璇臉色一變,然後連忙開口恭敬一聲道:「爺爺!父親!」

「前輩!」

羅無生對於青衣男子兩人,自然在第一時間察覺,然後視線一轉,向著青衣男子兩人看去,接著同樣連忙恭敬一聲。

「這位就是羅無生吧!還真的是年少有為!」

藍袍老者對著葉青璇點點頭,然後對著羅無生說了一聲。

「我在剛才已經得知你們兩個事情,但是清嫙從小有婚約在身。而且隨便毀約的話,不是我們葉家的為人處世!」 就算程家不允,或是推脫。

可只要他們的態度表現出來了,人人知道他們和程家婚約已棄。

往後程家和程雲海的事情,就和周秀以及他們周家,完全沒有關係了。

周遠開口道:「還是嬤嬤想的周道,我等一下就和父親去一趟程家。」

衛嬤嬤說道:「公子記得不必藏著掖著,動靜鬧的越大越好。」

「之前小公子雖然傷人,可是錯是在程家,公子只需借著程雲海的錯處拿住不放,強行要求退婚,去完程家之後,再走一遭宮中,堵了所有人話頭。」

「往後程家便賴不上阿秀小姐了。」

衛嬤嬤性子老辣,平時看著不顯山不露水,可論為人處事還有一些心機算計,卻是不輸給任何人。

周遠仔細記了下來:「嬤嬤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衛嬤嬤說完后,就扶著周秀坐在馬車之中。

林嬤嬤放下帘子后,周遠便對著被姜錦炎趕過來幫忙的袁進說道:「煩你好生將她們送進宮中,別出了差錯。」

袁進點點頭:「周公子放心。」

袁進甩了甩馬鞭,駕車帶著衛嬤嬤和周秀她們朝著宮中而去。

馬車後面還跟著幾個從盛家和周家抽調出來的護衛,以防萬一有人見勢不對,想要在路途上對周秀下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