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八人一起出手,楚文峰與玄明用刀,配合庄有為補一下攻擊的空缺。

其餘五人就聯合在一起,按順序出手攻擊。

八人分成兩部分,同時對魔屍雙臂攻擊,在一番凌厲的攻擊后,成功斷掉魔屍雙臂。

這個時候,無頭魔屍已被分成五塊,徹底失去行動力…… 「真沒想到,計劃完成會這麼順利,現在斬碎邪王魔屍,可算又去掉了一大隱患。」大家放鬆下來后,楚文峰忍不住感嘆起來。

從帝國層面來說,在邪王三屍之中,無頭魔屍造成的影響最大,不僅直接造成幾百萬人族死亡,更引起大半個帝國恐慌。

反倒邪王心臟與邪王頭顱,沒翻起什麼浪花就被控制住,帝國民眾幾乎都毫不知情。

幾乎在八大高手,合力斬碎無頭魔屍后,帝國就公布出魔屍碎成五塊的畫面,讓魔屍消失后恐慌降低的民眾,徹底放下心來。

「這一次攻擊,我感覺邪王魔屍的防禦,相比原來有很大減弱。」兵十三出聲說道。

「不會吧?或許是我們將魔屍捆綁束縛,魔屍沒什麼反抗力,只能承受我們的攻擊,兵先生你才會有那種感覺。」楚文峰猜測道。

「兵十三,我看你有心找個借口,畢竟魔屍這一路殺來,造成的破壞可不小,你從一開始跟在魔屍後面,確實沒什麼作為呀!」隊伍里另一個七級高手鄒雪峰,忍不住出聲嘲諷道。

兩人同處於七級進化,實力相差不是很大,但兵十三得到鎮魔矛,打起來絕對比鄒雪峰厲害。

鄒雪峰不想承擔因果,又想撈到一點利益,退出青玉蓮台的競爭,現在抹殺邪王心臟,斬碎邪王魔屍,邪王三屍已三去其二,他心裡肯定有所後悔。

「邪王魔屍的防禦,確實有所減弱,在抹殺邪王心臟前,庄某和墨傑都與魔屍交手過。」庄有為出聲說道。

「或許有兩種情況,抹殺邪王心臟后,魔屍受到一定的影響。或者是魔屍攝取氣血,可增強它的防禦,現在處於冰寒無人區,連野獸、進化獸都不見蹤影,魔屍很久不曾吸取氣血。」

聽到庄有為所言,墨傑出聲說道:「我跟庄先生一起,與邪王魔屍交手時,魔屍的防禦確實要強很多。」

「庄先生的分析有一定道理,兩種情況都有可能,或許兩種因素都存在影響。」

「這麼說來的話,那邪王頭顱的防禦,會不會同樣有所減弱?」李中元忍不住問道,誅邪劍鎮壓邪王頭顱,但不能損傷其分毫,現在只能封存在鑄鐵之內,始終存在一個隱患。

「這個很難說,按說頭顱比身體脆弱,但聽你們說起的邪王頭顱,要比魔屍原來的防禦更強。且頭顱原本就很神秘,未必會受心臟氣血的影響。」兵十三出聲說道。

「暫時先不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已將魔屍碎成五塊,但五塊魔屍依舊具有詭異的力量,還不能棄之不顧,大家有什麼合適的建議,要將這魔屍完全磨滅。」庄有為出聲說道。

「要不我們將魔屍完全破碎,再用腐蝕邪王心臟碎末的超強魔酸,將魔屍完全抹除?」鄒雪峰提議道。

「且不說邪王魔屍比心臟緊實,沒那麼容易被腐蝕,現在的五大塊魔屍,都沒那麼容易碎成小塊。」李中元搖頭說道,大家只是將魔屍碎成五塊,就耗費那麼大工夫,碎成小塊要多長時間,後面還有他擔心的邪王頭顱。

「邪王魔屍的防禦減弱,只是前面的一個階段,還是持續的一個趨勢?我認為魔屍已無力反抗,我們可用熔煉火焰持久焚煉,總有將其燒成灰燼的時候?」楚文峰出聲說道。

「如果魔屍的防禦減弱,只是抹除邪王心臟的階段作用,焚煉的時間會長很多,必須要持久焚燒,但不用我們八人在旁看照,只需幾個低級進化者,定期加入熔煉燃油。」

「如果魔屍缺乏氣血之力補充,現在碎成五塊更無力攝取氣血之力,那防禦減弱就是一個趨勢,時間越久防禦越弱,那焚煉過程只會更短。」

聽完楚文峰所言,庄有為點頭說道:「老楚的分析沒錯,我們不能在魔屍這裡耗費時間,我贊成用熔煉火焰焚燒。」

「熔煉火焰的威力不差,持久焚毀魔屍不成問題,算是比較省力的一種選擇,我同樣贊成!」李中元出聲說道。

「能省下我們的工夫,同樣達到磨滅邪王魔屍的效果,我們肯定不會反對。」鄒雪峰開口說道,直接代表一大片的語氣,墨傑、慧恩、玄明幾人跟著點頭。

至於兵十三,在沒什麼主觀意見時,基本都是很高冷的態度。

「那就這樣決定吧,老楚你做具體安排,其餘人恢復到最佳狀態,再一起趕往邪王頭顱那邊。」庄有為出聲表態,直接決定下來。

楚文峰立馬著手安排,張振與同行的三級進化士兵,頓時又是一番忙碌。

大家先將五塊魔屍擺在一起,但沒有疊加堆放,要保證接觸火焰的面積,再搭建焚燒添加燃料的高台,便於在火焰中添加熔煉燃料。

完成準備工作后,那些士兵倒入直升機攜帶的熔煉燃油,灑下增溫試劑,就正式點火焚煉。

直升機攜帶的熔煉燃料,肯定不夠用,同時又聯絡最近的基地,安排熔煉燃料的配送。

現在著急開始焚煉,可先確定有無效果,有效果就堅持計劃,毫無效果就要再作打算。

三個小時后,庄有為等八大高手,皆已恢復到巔峰狀態。

玄明的傷勢不算嚴重,後面的消耗要小一點,現在一樣完全恢復。

這個時候,大家外放魂念感知,都能確定在熔煉火焰中,魔屍表面已開始破壞燒毀。

「魔屍這邊不用擔心,堅持焚煉一段時間,必定可將其燒成灰燼,徹底從這個世界抹除。」

「這裡的工作交給張振負責,其餘人準備轉移戰場,趕去邪王頭顱那邊。」庄有為出聲說道。

楚文峰聞言,不用多說什麼,直接協調直升機的安排。

這一次,庄有為八人開走一架直升機,其餘都留給張振和其餘三級進化者,應付預料外的緊急狀況。

六個小時后,直升機飛到存放邪王頭顱所在區域,包裹邪王頭顱的鑄鐵維持原狀。

「看來這段時間,邪王頭顱沒什麼動靜。」李中元大致檢查后,頗為滿意的點頭,稍許放心一些。

「你們用這麼大一個鐵塊,將邪王頭顱包裹在裡面,還能有什麼動靜啊?」鄒雪峰故作誇張的反問,尚未見到大鐵塊的幾人,皆都一副吃驚的模樣。 「那可未必,邪王頭顱防禦無敵,根本沒辦法破壞,邪王魔屍又鬧出那麼大動靜,如果不這樣用鑄鐵封鎮,誰敢將邪王頭顱丟在這裡?」李中元出聲說道。

「沒錯,當時我們最擔心邪王三屍合體的問題,又不能破壞邪王頭顱,那隻能將其穩妥的封印起來。」楚文峰點頭說道。

「現在這個大鐵塊,我們要攻擊邪王頭顱,還得將外面的鑄鐵保護層破壞,看來還要多折騰一番啊!」鄒雪峰不再反駁封印過度,又感嘆起現在攻擊的麻煩。

「折騰就折騰,沒有原來那一番穩妥準備,就不能安心對付邪王心臟與邪王魔屍,現在只剩這邪王頭顱,無非就多費一點時間。」李中元立馬出聲,很贊成原來的決定。

即便這些古老流派的傳人,大多都隱世潛修,李中元更出自道門,但各自都有不同的立場,意見不合時沒那麼含蓄。

甚至從各種跡象來看,鄒雪峰明顯有些氣不太順,故意挑刺的意味在裡面。

庄有為沒去刻意壓制,見他們爭論差不多后,才出聲說道:「現在主要考慮,我們能否將邪王頭顱,完全摧毀破壞的問題。」

「只希望邪王心臟與邪王魔屍摧毀磨滅后,邪王頭顱的防禦會受到影響。」

「如果邪王頭顱,依舊保持原來的防禦,那我們暫時無力將其破壞。」庄有為有種感覺,邪王頭顱自成體系,屬於邪王全身最神秘的區域,或許破壞沒那麼順利。

聽完庄有為所言,兵十三出聲說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先將鑄鐵碎開,試一試邪王頭顱到底有多硬?實在無力將其破壞,那就只能繼續封鎮起來。」

「現在看來,只能這樣打算。」楚文峰點頭,又向庄有為問道:「現在就我們八人趕到這裡,要不再運送一些熔煉燃料、超強魔酸過來?」

「魔屍那邊,需要大量的熔煉燃料,我們這邊暫時不急,就用我們大家的攻擊試探,若邪王頭顱防禦不減,那熔煉火焰與超強魔酸,都沒有多大的作用。」庄有為稍許思索后,說出他的意見。

「那現在怎麼做?我們直接將鑄鐵劈開嗎?」楚文峰出聲問道。

大鐵塊採用精鍊鋼鐵鑄成,硬度與韌性都不會差,不過現在多人手持神兵,破壞鑄鐵的難度不大。

即便楚文峰自己,讓他用五虎斷魂刀外放元力刀氣,多劈砍幾次一樣能劈開大鐵塊。

「各位先退開一點,庄某先劈開鑄鐵,見到邪王頭顱再說。」庄有為出聲說道。

其餘人聞言退後一些,只見庄有為舉起盤龍戰斧,站在離大鐵塊五米遠的區域,注入元力蓄勢幾秒后,狠狠將斧頭劈下。

「刀斧術!」庄有為劈下戰斧時,離大鐵塊依舊有五米遠,明顯不是用戰斧本體攻擊。

就在戰斧從庄有為頭頂,劈下到與他腦袋齊平的高度時,一道凝結如實質的元力斧刃,開始與戰斧本體分離,逐漸脫離戰斧,劈向五米外的大鐵塊。

庄有為這一次劈砍,可謂氣勢十足,看起來凌厲無比,但其實速度不算快,就像一記大招的慢放動作。

「咔嗤!」元力斧刃與大鐵塊碰撞,如果菜刀划進豆腐的感覺,直到進入一米多深后,才開始遇到阻力。

「嘭!」受阻的元力斧刃,頓時膨脹爆開,將劈開的大鐵塊炸裂,元力斧刃劈出不到兩厘米寬的口子,直接變成一道半米多寬的大裂痕。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見到裂痕深處,邪王頭顱就卡在那裡。

「庄先生這一斬的威力,足夠劈開邊長四米的正方體大鐵塊,看前半截劈砍的效果,相信大家不懷疑這個問題。」

「但劈到邪王頭顱所在,元力斧刃受阻,就無力再向前破壞,元力斧刃崩散膨脹,只能爆炸裂開。」李中元出聲說道。

他所得到的誅邪劍,原本用來鎮壓邪王頭顱,承受其中的因果后,他最關心邪王頭顱的問題。

現在見到邪王頭顱,強大的防禦依舊不減,就讓他感到很大的壓力。

不過在邪王三屍,尚未徹底抹殺前,邪王隱患都不算徹底解決,兵十三與慧恩兩人,同樣要承擔一系列因果。

幾人都沒有太多雜念,只有一個抹殺邪王三屍的終極目標。

「再等一下,我先把大鐵塊完全劈開。」庄有為出聲招呼,示意靠攏過來的幾人退後。

「庄先生,先不著急劈開大鐵塊,現在有半米寬的裂縫,讓我用鎮魔矛攻擊一次試試。」兵十三出聲說道。

這個時候,邪王頭顱卡在裂開的大鐵塊內,算是沒有躲閃移動的固定目標,攻擊前可蓄力準備大招。

「那行,你先來試試!」庄有為聞言點頭,他剛才劈開鐵塊后的元力斧刃,只將邪王頭顱劈出三厘米深的傷口,且在這一段說話議論的時間,傷口已完全復原。

邪王頭顱不僅防禦比魔屍強大,傷勢的自我恢復能力,同樣要強大很多。

「兵伐天下,神矛無敵!」兵十三騰空躍起五米,從上斜向下發起進攻,手持近六米長的鎮魔矛,穿過大鐵塊的裂縫,狠狠刺向邪王頭顱。

「咔!」鎮魔矛與邪王頭顱的直接碰撞,就像兩個金屬體的撞擊一樣。

「怎麼可能?」兵十三本人見到攻擊效果,有些無從接受的震驚。

只見兵十三這一擊,只是將鎮魔矛刺入邪王頭顱,不到五厘米的深度。

「嗤!」兵十三不甘心的加大力量,向鎮魔矛注入大量元力,但起到的效果實在很微弱。

「不會吧?」這一次,就連李中元與墨傑兩人,都滿臉吃驚的模樣。

邪王頭顱剛現世不久,李中元與墨傑都能製造出三米深的傷口,且李中元尚未得到誅邪劍。

庄有為在那個時候,還能劈出十厘米深的傷口。

這一次庄有為先劈大鐵塊,最後只有三厘米深的傷口,大家都沒感覺到什麼奇怪。

但兵十三七級進化後期,又手持強大的神兵鎮魔矛,只能刺入五厘米深,那邪王頭顱的防禦,到底達到什麼程度?

且在兵十三放棄這次試探,拔出鎮魔矛后,邪王頭顱的傷口,又快速癒合復原。 「讓我來試試!」見到兵十三的攻擊效果,庄有為同樣皺起眉頭,他很清楚兵十三的實力,尤其用鎮魔矛刺擊的威力,早已在魔屍頸部得到驗證。

現在兵十三毫無保留的攻擊,鎮魔矛只能刺入邪王頭顱五厘米,實在很讓庄有為意外。

兵十三讓出最佳攻擊位,庄有為接連外放三道刀斧術,第一道蓄勢威力最強,后兩道追求速度,跟在第一道後面疊加。

這樣一來,即便后兩道攻擊稍弱,但疊加起來的威力,還要超過第一道的三倍。

「咔嗤,嗤啦!」三道外放刀斧術的元力氣刃,接連劈在邪王頭顱同一條曲線,但只造成十三厘米深的傷口,而逸散出來的元力氣勁,則將大鐵塊的裂痕沖開,甚至下半部分都出現撕裂,邪王頭顱在大鐵塊內出現鬆動。

「不可能吧?」李中元震驚出聲,他與墨傑兩人,最早攻擊過邪王頭顱,且見過庄有為的攻擊。

那時邪王頭顱飄浮半空,很難多次劈中一個區域,庄有為破空斬的戰斧本體加元力外放,僅為同一道攻擊的兩波攻勢,就能造成十厘米深的傷口。

現在庄有為刀斧術三連斬的威力,在李中元與墨傑看來,絕對比破空斬更強,但造成的傷勢太不盡人意。

其餘人尚未見過庄有為,原來的攻擊邪王頭顱的效果,但庄有為攻擊的威力,各大高手都能看出一些,同樣對攻擊傷勢很不滿意。

「這邪王頭顱的防禦,不僅沒有減弱,反倒變得更為強大,至少有兩成增長。」庄有為出聲說道,這是他試探攻擊后,所得出的評估結果。

「庄先生,不僅是邪王頭顱的防禦,還有它傷勢癒合復原的速度,同樣要比原來快很多。」墨傑在旁邊提醒道,他一直在觀察這個問題。

庄有為聞言,又看向邪王頭顱的傷勢變化,點頭說道:「確實,邪王頭顱恢復傷勢的能力更強,傷口癒合速度更快。」

「可這是為什麼?」

「邪王心臟的防禦不算強,且在邪王心臟毀滅后,邪王魔屍的防禦都減弱很多,為什麼這邪王頭顱的防禦,反倒不減反增?」楚文峰忍不住詢問道。

現在看起來,這邪王頭顱確實屬於一個大麻煩。

「頭顱最為神秘,按說修鍊過程中很難淬鍊強化,偏偏邪王頭顱那麼強悍,這本就是一個讓人疑惑的問題。」

「至於這段時間,為何邪王頭顱的防禦,會比剛現世的時候更強,或許是心臟與魔屍毀滅前,有無形的力量反饋,或者是隨時間在增強。」墨傑說出他的看法。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邪王頭顱的防禦,現在才是真實標準,原來誅邪劍插在裡面,對其防禦和傷勢恢復,有一定的壓製作用。」李中元出聲說道。

「探究原因,主要是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如果不能確定原因,那我們就要換個思路,去思考怎麼解決問題。」楚文峰出聲說道。

「這個道理沒錯,但現在要摧毀邪王頭顱,幾乎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事。」兵十三忍不住搖頭,見識到邪王頭顱的防禦后,他算是深感無力。

「那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將邪王頭顱,就封鎮在大鐵塊內吧?或許大鐵塊能封住邪王頭顱,但邪王的意識蘇醒,始終都是一個很大的隱患。」楚文峰出聲說道。

從他代表帝國權力層的立場來說,現在各方高手齊聚,聯合帝國頂尖的進化力量,必須要儘力解決這個隱患。

「現在鑄鐵已裂開,我們都儘力嘗試,如果實在沒辦法摧毀,那隻能重新封入鑄鐵內,再思索後續的處理辦法。」庄有為出聲說道。

現在大鐵塊已有八十厘米寬的裂縫,但不便於八人聯手攻擊,庄有為直接將大鐵塊上半部分削掉,讓邪王頭顱固定在下半部分,大致露出五分之二的面積。

八人協商一番后,決定按順序疊加攻擊,首先庄有為大招爆發,接著兵十三、鄒雪峰,後面是李中元、慧恩、墨傑、玄明、楚文峰幾人。

且如果實力強大,能夠直接疊加攻擊,不用一招后換下一人,庄有為直接疊加三次攻擊,兵十三與鄒雪峰都疊加兩次攻擊,其餘人只能一次一次的攻擊。

這樣一來,八人完成一輪進攻,實際就疊加十二道攻擊,但最終對邪王頭顱,所造成的傷害,不過是一道二十厘米深的傷口。

須知邪王頭顱近兩米直徑的不規則橢圓,比大腿的直徑更粗,不到二十厘米深的傷口,只不過是停在表層的傷勢。

即便收效甚微,但在這個時候,八人都尚未放棄,接著第二輪攻擊疊加。

但越深入傷口面越大,增加的深度有限,且邪王頭顱不停癒合。

很快十輪攻擊過去,傷口的深度還不到三十厘米。

「大家暫停吧!」連續十輪攻擊,且每輪都爆發三招疊加,庄有為的元力消耗已過半,出聲招呼大家停止。

這次不比攻擊邪王魔屍,那魔屍至少有一定的反抗力,掙脫束縛后就有很強攻擊性,大家都有所保留,不可能用出十分力。

現在攻擊邪王頭顱,所有人都毫無保留,不僅用出十分力,甚至都使出十二分力,不僅庄有為消耗很大,其餘人的消耗只高不低。

庄有為注意到大家的狀態,且大鐵塊已逐漸破碎,邪王頭顱開始鬆動,他只能招呼大家放棄停手。

「從這一陣攻擊來看,即便我們八人合力,都沒辦法摧毀邪王頭顱,在我們耗盡元力前,頂多造成四十厘米深的傷口,只要我們停手恢復元力,邪王頭顱的傷勢就會自我癒合。」

「如果我們放慢攻擊速度,或是減弱攻擊威力,又達不到那種效果。」兵十三出聲說道。

「我看要是有十位,攻擊力與庄先生差不多的高手,或許能一鼓作氣,將邪王頭顱劈成兩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