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山脈之中竟活生生裂開了一條巨大的岩縫,猶如地獄之門洞開,血紅色的光芒連接了天空,宛如世界末日一般。

其中雖未噴出熊熊火焰,但灼熱的氣浪,也足以讓武道神話境界修為之下的人瞬間灰飛煙滅。

尤其是殘留在方圓百里之內的壓迫性力量,恐怕短時間無法消散,這突如其來的天災,足以讓九大宗門損失掉近四分之一的弟子了。

奇怪!

以我這等神念竟無法清晰的感知到那是什麼東西?若非真的神仙降臨,怎會有如此事情?

「嗯……」

若神念無法感知,想要窺探真相唯有變換另一種途徑。

當年林雲初入修行,曾得一法傳承,此術名為小六壬,乃是占卜法門,神准無比。

以他前世吞天魔帝真龍之身,早已窺探無數天機,這凡間術自是入不了林雲的法眼。

但此術雖為凡間術,卻洞察了宇宙天道運行的奧秘,集三才、五行、六宮合一,包羅萬象、十分玄妙,尤其關鍵時刻必有妙用。

所謂妙用,正是此刻所需之時。既神念無法洞察,不妨以小六壬起卦一探。

林雲閉眼凝神聚氣,張開左手五指,而後,拇指於中三指上下六宮間輕點,腦中靈犀一動,頓時三組金色數字懸挂於天空之中。

這三組數字乃是天、地、人三才所對應,亦是所得卦象之揭示。

第一卦天宮,既大環境,卦為赤口五行屬金,這赤口卦乃是白虎之象,主刀兵、爭鬥,說明大環境充滿危險,但還沒到世界即將毀滅的時候。

林雲心中一笑,即便是無盡天火降臨毀滅這四面八方又能如何?不過是燒盡這世間一切雜草罷了。

第二卦地宮,既客體,乃是「我」之外的一切事物,此處既是之前那曇花一現的異動。卦為大安,有靜止、平安的意思,說明要洞悉其原因並不容易。

第三卦人宮,既主體,便就是起卦或求卦之人。此卦象為小吉,五行屬水。顧名思義,乃是一切順利吉祥。

水為流動之意,說明不久之後會有一批人去取某樣東西,其中之人必有林雲。

那麼綜合一看,小吉雖為吉祥,但五行中土克水,客體克了主體。大環境本就兇險無比,需有一法擋之方能破解,否則即便以林雲真龍之身,要取這東西也絕非易事。

林雲心中一笑,簡單!讓同行的螻蟻去送死便好。

按卦象揭示,水一動,衝擊土,土便動。

土一動,局便破,不管是什麼東西,取之如探囊取物般簡單。

不管那是何等神物,得之再說!豈能落入他人之手?

這事情驚動了九大仙宗,近幾日各大宗門的長老、掌教們齊聚一堂,於那巨大岩縫附近懸於天空中進行探查、商議。

九大宗門掌教們到了一起,這陣仗並不多,由此可見事態嚴重。

而各大宗門內也都設立了臨時執事掌教,負責管理近期各種事務,通常都是由各宗天榜第一的弟子擔任,這無疑是昭示了其未來地位走勢,十有八九便會成為未來宗門的掌教,那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除非有一人能夠橫空出世奪其地位,那便是林雲。也只有承天宗這臨時執事掌教不是天榜第一的弟子。

承天宗內是一片嘩然,眾弟子們都對這決定充滿疑惑、不滿。

他林雲縱然是亘古以來難見的天之驕子,現在充其量不過是天榜第六。闖天意塔創下記錄又能如何?還不是卡在第七層無法突破,未來之事又有誰能料定?

林雲對此充耳不聞,愚昧無知的人們,如螻蟻一般罷了,你會去和幾乎沒有存在感的螻蟻爭辯什麼?

彈指一揮便就能讓他們殞命。

只不過道玄子既將此職位臨危受命於林雲,也不好在掌教和長老們出行之時大開殺戒。

當然,也有支持林雲的弟子,多是源自道玄子一脈,彷彿已然拉開了道玄子和道清子兩個陣營之間的明爭暗鬥。

至於一些聰明人則是保持中立進行觀望,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嘴巴嚴、麻煩少,機會多的是,黃雀在後而已,你們便就去慢慢爭吧!

林雲倒是省心,直接把包袱甩給季天明。

「本座豈有時間去管宗內事物?你自己看著辦吧。」

林雲那雙龍眸睥睨蒼穹,轉瞬便就消失不見。

什麼宗內事物?什麼掌教?狗屁不是!

接下來林雲繼續修行,當日在天意塔第七層,所剩幾道殘存道意雖未直接突破,但他心中已然知道了一二,此時正在多加思索,到時候只需過去進行驗證便可。

古往今來多少大能身份尊貴,卻並非是一派之主,為何?只因他們懂得實力才是天道!不該為瑣事纏身而浪費時間和機緣。

(本章完) 這先天生靈的修為階段已然是步入了真正成為仙體的大門,但終究其不過是個跳板而已,或說它是瓶頸。

先天生靈雖只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和巔峰期四個階段,但無數修行者終其一生也未能達到初窺仙階門徑的地步。

許多達到先天生靈階段的人自詡真人、仙人,自以為自己掌握了天道運行規律,當真是令人笑掉大牙,但凡有此等想法之人,他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甚至連螻蟻都不如,連螻蟻都知道向上攀爬。

未來廣闊無邊,饒是林雲吞天魔帝真龍之身,也不敢說自己洞察了一切宇宙天機奧妙。

只可惜當年只差一步……

「林雲師兄。」

一嫵媚女子突然出現在林雲身後,打斷了林雲思緒。

這並非林雲沒有感知到,只不過,一隻螞蟻在你身邊爬過你就要踩死它嗎?以往之日未嘗不可,但現在正是突破境界的關鍵時刻,少動殺怒總是有益的。

此人名為姬命,乃是天榜第五名的弟子,屬道清子一脈。

林雲並不驚訝於她可以輕鬆穿過陣法禁制來到此處,其身上必然有著什麼特殊法寶。林雲倒是頗為期待她的到來,因為那件寶物很快就可以據為己有了。

「姬師妹,何事?」林雲一動不動,甚至連個半回頭去看的動作都沒有,如同在和空氣講話。

本座何等存在?能與你說話便是你三生有幸。

「師兄勇闖天意塔的事迹,眾同門之間可是傳的如雷貫耳。只不過縱然師兄這般神通,想要奪得天榜第一也並非易事。孤掌難鳴,師兄自是亟待與人聯手吧?」

說著,姬命如蛇一般柔軟的纏在林雲身上。

但隨後她猛然後退數步,眼前的林雲,眨眼間竟變成了一尊石像!

姬命倒吸了一口涼氣,五行之術竟運用到如此地步!怎麼可能!?她竟絲毫沒有察覺到!

林雲在她的印象里不過是武道神話十重巔峰!若是已經突破,這過程絕不會悄無聲息。雖說距她先天生靈初期的修為不過一層門檻,但這門檻便是天壤之別!

境界差著呢,怎會沒有察覺到!?

而且自姬命來到此處便就開始釋放充滿著魅惑的靈氣,那是她自己調製的特殊藥物,同級別者能夠攝人心魄,若是有修為等級上的差距,便可以控人成傀儡唯命是從,且是心甘情願的。

除了直接動手,姬命已經是盡施神通,可自己卻像是被戲耍了一樣。

「留下東西速速離去,本座可饒你不死。」

姬命猛的轉身,林雲那雙天帝金瞳赫然瞪著,頓時姬命眼中彷彿看到自己一瞬便過完了一世,最終枯萎、消散。

天吶!這究竟是什麼!?萬年後的一切命運嗎!?

能與本座直面對視且能不死,全因本座此時乃突破境界的關鍵時期,不便妄動嗔怒。

這也是姬命的運氣,剛好趕上了,否則……

而這姬命膽大包天,非但沒有臣服,反而是盡顯嫵媚之態,妄圖像她之前對付凡人一樣去迷惑這尊真龍。

「師兄,你想要我的寶物很簡單,師妹這人也歸你罷。」

突然!姬命腦中響起林雲冷冷的話語,「這便是爾等愚昧之處,不知在跟什麼樣的存在說話。去死吧!」

砰!

鮮血飛灑空中,如萬花綻放一般,竟帶著些妖艷與美麗。

讓你死的漂亮些,既是本座天大的仁慈!

咚咚兩聲,一顆黑色的球狀物體掉落地面。林雲負手而立,那黑球被吸引到面前懸在半空。

「有意思,竟是恐懼寶珠。」

此物非凡品,乃是傳說中妖獸恐懼魔王的真元所化。

這恐懼寶珠可以讓持有者幻化為無形,無形既不存在,不存在便就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感知,這也是姬命可以悄無聲息來到這裡的原因。

而且,恐懼寶珠還可以攝人心魄,若配合林雲奴役之術,必然是事半功倍。

「裝什麼?出來吧。」

啪嗒!恐懼寶珠掉落在地,來回彈起數次,一團黑霧從中釋放,霎時間風雲色變黑雲籠罩,宛如天空變成了來自地獄的惡魔,張開那血盆大口想要吞噬掉一切!

黑雲之上,騰在上面的是一頭身形巨大的巨牛,幾乎是佔據了半邊天空。

此牛單足,踔而行,每跳躍一下,如同釋放著千鈞之力充斥在附近,彷彿整片天空都要被其震碎。

林雲淡然一輕笑,「原來這傳說中的恐懼魔王,竟然是夔牛。」

有意思!這承天宗內天榜第五的弟子竟然是夔牛所化,虧得別人認不出來,自是得益於這恐懼寶珠。

他還真沉得住氣,甚至連林雲都沒能看穿,這無疑是個意外之喜,意外收穫。

「愚昧凡人!竟敢迫本座顯得真身!還不速速臣服!」說罷,只聽「嗷」的聲響,夔牛發出猛烈嚎叫,引來陣陣邪風!

林雲的金色袍子被風吹起,腳下步步踏空而行,升到了高於夔牛的位置俯視。

「臣服?看來你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同何等的存在講話,不長記性。」

對於夔牛來說,他面前這小不點凡人根本就如同草芥一般的存在,若非自己受限,豈會主動想要與之合作?

可就是眼前的這個小不點,怎會散發出一種令人膽戰心驚的氣息,彷彿吐息間可吞納天地間任何一切,如同亘古以來最至高無上而永恆的存在。

錯覺! 總裁的契約妻子 一定是錯覺!夔牛再次發出怒吼!

林雲也有些許疑惑,這頭夔牛處於壯年成長期,此時真身顯露,其實力也就等同於先天生靈中期階段,似是被人給重創封印過。

如此甚好,也免得一番苦戰。

夔牛祭出恐懼寶珠,於半空中極速旋轉,一道黑色光暈擴散開來,頓時數百道黑霧無中生有一般的出現,各自幻化成醜陋的惡鬼,手持武器俯衝向林雲。

以夔牛自身實力與敵對戰,又怎會需要藉助什麼寶物?如此看來林雲所料不假。

面對俯衝而來黑壓壓的一片惡鬼,林雲從容的開口道,「本座給你一次機會,臣服,或死。」

(本章完) 「放肆!愚昧凡人!膽敢與日月爭輝!?找死!」

林雲冷哼一聲負手而立於空中,只見他一雙龍眸閃爍著耀眼金光,彷彿穿透了一切宇宙虛空。

一聲龍吟悶響回蕩天際,周身散出肉眼不可見的強大氣息,竟是瞬間將惡鬼群化為烏有,就像是時間倒流,怎麼出來的又怎麼消失掉。

這恐懼寶珠煉化之時必然是歷經了生靈塗炭,其中附著的怨氣已然可以化為實體,就是那些衝出來的惡鬼,或者說是魂魄。

用恐懼寶珠殺人可圈敵魂魄,其中不乏大能者。儘管這些魂魄早已沒了當年在世時之威力,可也不會如此輕易就被驅散啊!?

哪怕是飛蛾撲火也不會如此快速的瞬間泯滅啊!?

天啊!眼前這人類究竟是怎麼回事!這怎是區區一介凡人能夠做到的!?莫說凡人,即便是神仙可有這等實力!?

夔牛化為姬命隱藏於承天宗內,早已對每個人的實力瞭若指掌,這林雲縱是天之驕子,也不可能具備此等強大到讓人望而卻步的實力!

方才林雲只是輕輕一聲龍吟吐息而已,若他真的全力以赴,夔牛已經不敢想象下去了。

「夔牛,本座收你入妖神宗聽我號令,與我征戰四方重塑輝煌,本座再問你,臣服,或死。」

說著,林雲右手劍指輕點天空,一道七色光團於指尖閃爍,煞是絢麗,宛如神仙引來的天虹一般。

「大膽凡人!竟敢口出狂言!」說罷,夔牛氣勢如虹的沖向林雲,帶著那一身強大到足以震懾九大仙宗的靈力。

只見林雲右手劍指在空中劃了道漂亮的弧線,夔牛面前的天空如同被撕裂開一道口子,粗大的月牙形劍氣無中生有!猛然劈在夔牛身上,頓時便是眼前白茫茫一片,失去了視線。

夔牛胡亂的下墜,心中膽寒!

這怎麼可能!?莫非他真的是神仙!?莫非他也是密謀蟄伏於九大仙宗之內!?

夔牛心中滿是懊悔,可若非他如此一試,又怎知林雲到底是何等強大!

咚一聲巨響!夔牛將地面砸出個可怕的大坑,宛若直通地獄的通道。

林雲方才不過嘗試了一下第七層塔內所悟到的某些道意罷了,如同玩耍一般,看來驗證成功。

人類雖柔弱,但某些道意確實奇思妙想、鬼斧神工。

夔牛望向天空,林雲宛如一尊真神,不可撼動!甚至叫人不敢直視!

這是何等的威嚴!?

這是何等的霸氣!?

轉眼間,林雲已閃爍到夔牛面前,很隨意的抬起右手對準。

「主人息怒!屬下願臣服!」

「本座問你,既為夔牛,怎會出現在這裡?為何隱藏於承天宗內?」

夔牛絲毫不敢有所隱瞞,全部如實相告,「主人,屬下在此地已有千百年之久,只為等待從三重天外而墜落的一件寶物。如今時機已到,可那寶物擁有極為強大的護寶靈獸非同小可,所以屬下才想著能夠拉攏一些人充當前鋒探路,屬下才可以得漁翁之利。若能掌控承天宗,繼而攛掇九大仙宗修行者一同前往,才是上上之策。」

「何等寶物?」

「屬下不記得了。」

我不會武功 這夔牛的記憶非常零碎,顯然被人重創以後也消去了部分記憶,但有些事情記得還是非常清晰,這寶物他是勢在必得,若要恢復至往昔狀態,非此物不可,別無他法。

所以才苦苦隱匿千百年之久,不斷變換身份,既不能太過招搖、也不可默默無聞,所以排名天榜第五。

「可還有其他同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