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明看著兩人驚訝的神情,低聲的向著二人笑道。

「秦岳,你的東西被我送給我的老師拆卸了,你不會生氣吧?」

長明小心翼翼的詢問著秦岳,畢竟在沒有經過秦岳的同意,自己就將秦岳的貼身裝備轉交給自己的老師了,而且老師直接就給拆掉了。

秦岳搖著頭,這些東西他暫時還用不到。

「那就好~」

長明見著秦岳不在意的模樣,不禁鬆了一口氣。

「你和你妹妹的事情,我已經和老師說了。」

秦岳見著長明似乎有話和自己說,頓時打起了精神。

「我這裡你應該也看到了,不是很安全,所以老師決定叫你在他那裡進行魔法覺醒,你妹妹的事情,老師也會儘力而為。」

「魔法車已經到門口了,咱們走吧~」

長明的話剛剛說完,門口便是有著動靜傳來。

長明沖著幾人低聲的說著,而後便是向著門外走去。

「………」

秦岳站在門口,看著路面上停著的那輛看起來不是很新的車輛,小腿有些發軟。

之前公交車的經歷,他還是記憶猶新,現在居然還要坐這種東西。

「來啊~」

秦岳正在思索著自己應該怎麼才能逃掉的時候,長明已經在車上向著自己的方向招呼著了。

於是,在車上晃蕩了半個小時之後,秦岳還是吐了出來。

重生之嫡女無良 「沒有想到,一個e級的冒險者居然會暈車?」

長明看著站在路邊慘吐的秦岳,頓時笑了起來。

「洛心學院?」

當秦岳終於是舒服一點之後,看著門口的牌子,頓時有些疑惑。

不是要去長明老師的地方嗎?為什麼會來到洛心學院?

「老師是洛心學院聘請的煉金師,平時不負責教學,跟我來吧~」

長明似乎明白秦岳心中的疑惑,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而後便是徑直的向著一邊的小路走去。

小路的兩旁,被茂密的樹林給掩蓋,如果不是長明在帶著路的話,秦岳可能已經迷失在這七拐八彎的小路上了。

在小路上面繞了十多分鐘之後,秦岳站在了一棟被大量綠藤覆蓋著的大樓面前。

長明很是熟悉的在眾多的藤蔓之中,尋找到了大門的所在,並且用著自己的通行水晶,開啟了的大門。

「現在這個時間的話,老師原本應該是睡覺了才對,不過,估計因為你的裝備的緣故,他可能還在實驗室裡面。」

在繞過了各種各樣的實驗室之後,幾人終於來到了一個叫做綜合室的地方。

長明直接將房門打開,示意著幾人進去。

只是進入房間,見到了第一眼之後,秦岳便是有了那麼一種熟悉的感覺。

如果不是自己心中清楚的話,秦岳或許會認為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綜合室裡面各種金屬材料被堆放著,幾乎沒有下腳的地方,幾人只能夠站在門前,向著裡面看著。

只有中心工作台的周圍還算是乾淨,此時一個頭髮發白的老人正背對著幾人,在工作台旁邊忙活著。

「老師~」

「叫什麼叫?滾滾滾!」

長明只是輕聲的喊了一聲,老人連頭都沒有回,有些生氣的說道。

長明有些無奈的向著秦岳笑了笑,自己的老師什麼都好,就是一旦進入到研究狀態之後,便是不能夠有任何人打擾。

「我帶著秦岳來了~」

「滾滾~嗯?」

老者剛剛想要放下手中的東西,直接將進來的人給攆走的時候,頓時反應了過來。

「來來來。小子,你過來~」

長明直接被無視掉,老人向著秦岳不斷的招著手。

秦岳慢慢的繞過地面上散落的金屬零件,慢慢的走向老人。

老人的胸前別著一個小小的胸牌,上面很是簡單的寫了兩個字,季同。

「小子,你給我說說,這部分你是怎麼想的?」

秦岳剛剛在老人的身邊站穩,老人便是隨手將工作台上面的一個金屬連接的部分遞到了秦岳的面前。

並且一副請教的模樣。

秦岳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眼前的零件,這系似乎是自己肘部的加速裝置。

「這裡不能夠分開看待,必須將這部分加上這部分,以及這裡,聯合起來看。」

秦岳肘部裝備的零件全都拿了過來,一一擺在老人的面前。

「這裡刻印著魔晶催動法陣,當火系魔晶被激活之後,產生的熱量會帶動這裡開始移動,而後…….」

當秦岳也進入到了狀態中之後,整個綜合室之中只剩下二人討論之聲,至於房間之中還剩下的其他人,已經完全被二人拋到了腦後。

秦岳不知道老人是一個怎樣的煉金師,但是,當秦岳將自己,或者說是那張設計圖上面的思路說出一點之後。

老人就能夠聯想到很多的東西,大多數的時間,秦岳只能夠聽著老人自言自語,自己完全插不上話。

秦岳站在老人的身邊,看著老人一點點的開始加速裝置的改造。

當長明再一次的來到綜合室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而一晚上的時間老者按照秦岳的身體,以及使用習慣,幾乎已經將肘部加速裝置的改造設計圖紙完成。

——————

求推薦,求收藏 「老師~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長明看著還在修改著的老師,不禁低聲的向著老者勸說道。

一直都在老人身邊,時不時的打打下手,提出意見的秦岳,這才發現外面竟然已經天亮了。

「少廢話,這部分馬上就完成了,現在叫我停下來,我睡不著!」

老人很不滿意的向著身邊的長明叫道,手上的動作反而是加快了幾分。

「老師,你老人家在這麼下去的話,我可就要叫師母過來了~」

長明見著自己的老師這副模樣,頓時滿心的無奈,直接將師母的名頭給搬了出來。

「你這小子!你敢!」

長明的話剛剛說完,老人手中的筆終於停了下來,瞪著身邊的長明,有些著急說道。

「誒,可是師母叫我監督你的,萬一你老人家累倒了,叫我怎麼和師母交代?」

長明快速的向著老師說道,同時心中暗嘆,還是師母的名頭好用。

「你這小子,翅膀硬了啊~再等等,再等等,還有一點點~」

老人瞪著眼前的長明,長明一副「小人」模樣的笑著。

老者氣勢頓時泄了下去,連聲的向著長明商量著,而後將手中的設計圖花完。

「長明,你帶著他去學院進行魔法覺醒吧,學院招生就快要開始了,再不進行魔法覺醒的話,可能趕不上學院的招生了。」

老者在設計圖上畫完了最後一筆之後,頓時鬆了一口氣。

老人將手中的筆隨手丟在了工作室上面,而後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一張卡片,低聲的向著長明說道。

「這~」

長明看著老師遞過來的卡片,頓時楞了一下。

「去吧去吧,我要休息了,不要打擾我!」

「知道了!」

長明將老師手中的卡片接過,重重的點了點自己的頭。

秦岳雖然不清楚老人拿出來的這張卡片到底意味著什麼,但是憑藉著長明那驚訝的表情來看,這張卡片非常的貴重。

長明在出來的時候,已經將源樂心與秦霖給安排好了。

似乎源樂心也想要考入洛心學院,在向長明索要了一份訓練室的准入許可之後,便是前往了魔法訓練室。

「魔晶與精神引導,是魔法覺醒最為關鍵的兩個方面,這兩種至關重要的東西,學院的覺醒室都有。」

說話間,二人已經來到了洛心學院的覺醒室。

雖然覺醒室稱之為室,但是,秦岳卻是見到了一座相當大的樓房。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院快要招生的緣故,此時的覺醒室的外面還有著大量等待著的人群。

秦岳隨著長明繞過人流最多的正門,來到了大樓的側門,用著卡片登記之後,長明便是帶著秦岳進入到了大樓的內部。

「這裡的覺醒室分為五個等級,五級最低,一級最高,在這裡覺醒的人,這裡提供覺醒需要的魔晶以及精神上的引導,不過需要繳納一定的費用。」

「學院只對外開放四五兩級的覺醒室,至於其他的,會開放給學院的學生,進行魔能的修鍊。」

「房間上面的燈,如果是紅色的光芒,那就證明裡面有人使用,除非從內部打開,否則就算是大樓被毀,這扇門都不會開啟。」

秦岳跟在長明的身後,不斷的向著大樓的內部走去。

覺醒室門上的數字在一點點的變小。

又過了兩道封閉的大門之後,長明才算是在一個大廳之中,停下自己的腳步。

「這間~」

秦岳抬頭看了一眼,一零四,這是房間的標號。

「學院就只有五間一級的覺醒室,這個地方基本上沒有什麼人使用。因為開啟這種覺醒室所需要的學院貢獻點,不是一般的多。」

長明苦笑了一聲之後,便是將覺醒室的大門打開,示意著秦岳進去。

雖然長明這麼說,但是,五間一級的覺醒室,除了這間一零四之外,卻還有兩間正在被使用。

當秦岳走進房間之後,入眼便是空蕩蕩的空間,所謂的一級覺醒室,似乎就是個空房子罷了。

「這裡的資源會有專人進行補充,而且這裡的安全等級是除了學院的研究院之外,最高的。

除非是星痕城被毀,這裡幾乎不可能被影響到。」

當房間門緩緩關上之後,房間的牆壁,地面竟是開始移動了起來。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短短的幾分鐘之內,房間之中便是換了一副模樣。

「這個水晶球裡面被銘刻了法陣,啟動它就能夠進行魔法覺醒了。」

長明快速的將房間之中所有的東西,簡短的介紹了一邊之後,便是走了出去。

「魔法~我能擁有什麼樣的魔法呢?」

秦岳看著眼前的水晶球,有些出神。

很快,秦岳便是回過神來,慢慢的使得自己的心恢復平靜,而後啟動了手中的水晶球。

一聲聲輕柔的話語,在秦岳的耳邊響起。

房間中的光線漸漸的暗了下來,水晶球之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房間之中一道覆蓋了整個覺醒室的法陣亮了起來,各種各樣的魔法元素漸漸的充滿了整個房間。

魔法是這個世界最為普通,卻也是最為神秘的東西。

在沒有覺醒魔法之前,沒有人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樣的。

並且,獲取能力的方式,只能夠進行引導,沒有誰有辦法保證,能夠一次便成功覺醒魔法。

秦岳就像是睡著了一般,整個房間之內,除了正在運轉的法陣之外,再無其他的動靜。

「為什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閉上眼睛的秦岳,此時心中有些著急。

秦岳之前也獨自進行過魔法覺醒,雖然每一次都失敗了,但依然能夠感知到分佈在自己周圍的魔法元素。

白衣天使俏冤家 但是,現在自己卻是什麼都感覺不到。

「奇怪?」

秦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周圍的法陣依舊在運行著,一切都完好如初。

「我內心的渴望,到底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