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步平把治理沙漠說得堂而皇之,實際他看上的是加瓦爾油田,但是在沒確定產油量豐盛之前,不好意思在伍朝樞和唐紹儀面前吹噓!

在沙特國王面前說有石油,確實在納瓦沙山谷有流出石油的「黑潭」!

聽說韋步平在趕跑小鬼子之後選擇離開瓊崖,到沙特治理沙漠,伍朝樞和唐紹儀心裡震撼不已。

「你辛辛苦苦創下的基業,就怎麼輕易的放棄了?」伍朝樞和唐紹儀看著韋步平,想看看他說的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

韋步平呵呵笑道:「有小鬼子這個共同的敵人,國內能夠團結一致,把小鬼子趕跑之後,國內矛盾又將呈現,我是最看不得自相殘殺的!所以我需要離開祖國一段時間的。」

「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伍朝樞說道:「我就擔心你走之後,瓊崖會易主!」

「只要瓊崖還在我們中國人手裡,易主就易主唄!到時你們倆位長官如果過得不如意,不如來沙特找我!」

「找你幹嘛?」唐紹儀沒好氣地說:「大好基業你都甘心放棄,不懂你在想什麼!」

「老大人別生氣。」

韋步平笑道:「我們到中東去,是累積治理沙漠的經驗,別忘了,我國有70萬左右平方公里的沙漠,有50多萬平方公里的戈壁!

也許你現在不覺得治理好沙漠、戈壁的重大意義!我國現在人口是4億,如果我國人口達到13億、14億的時候,治理好的沙漠、戈壁將成為一方樂土!」

伍朝樞和唐紹儀不由得聳然動容!

「我國真有可能達到13億、14億人口?」伍朝樞和唐紹儀驚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中國人最重要的傳統文化之一是多子多福,生得越多福越多!乾隆6年,中國人口1.4億,民國12年,中國人口4億多!」

「嘶!」伍朝樞和唐紹儀倒抽了一口冷氣:中國人口達到13億或是14億,還真的有可能!

「抗戰結束,如果內部暴發,那麼老夫攜帶全家,也跟你去沙特住一段時間,領略領略異國風情! 一等奴妃 順便看看你們怎樣治理沙漠!說不定我回國之後,也找一塊沙漠治理試試!」唐紹儀笑道。

「我也是!」伍朝樞說道:「我反對內戰!雙方都是中國人,真的不好插手!」

「好!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到時我們都到沙特去吧!」

韋步平頓了下說道:「見汪院長的事好辦,他什麼時候召喚我,我馬上就到!」

伍朝樞和唐紹儀見韋步平這麼識大體,心裡也高興!

「報告韋專員!兵器工業公司薛總經理來訪!」

「快快有請!」

兵器工業公司薛總經理就是薛思漳了。

為了適應新形勢的變化,大龍湖科研基地開始改組,成立了大龍湖兵器工業公司,專營武器出口!

俗話說得好,來而不往非禮也!別的國家把武器出口到我國,我國也要出口武器到其它國家去!

「韋總司令你回來也不到大龍湖去一趟,我這個老頭子只好親自來一趟了!」

人沒到,外面已經傳來薛思漳的朗朗笑聲了。

「薛總經理好。」

「薛總經理好。」

伍朝樞和唐紹儀同時站起來。

「兩位長官好!」

薛思漳還真沒想到伍朝樞和唐紹儀兩位長官在!剛才說話似乎太隨便了一點,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事實上,不管是伍朝樞還是唐紹儀,都羨慕韋步平與薛思漳不把對方當外人!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你們有事的話就談事吧!我沒什麼事,我先走了,韋總司令有空我再來。」薛思漳說著回頭就要走。

「薛總別走,有事直說。」韋步平說道。

「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想請你去看看新研製成功的玩意兒!」薛思漳笑道。

「有新玩意看?伍長官和唐專員都不是外人,不如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兩位長官,你們有空嗎?」

「當然有空了!」伍朝樞和唐紹儀異口同聲的說。

「那就走吧!」

眾人坐上吉普車,向大龍湖科研基地駛去。

「這車好!」唐紹儀贊道:「比馬快多了!我現在出門,都是坐這種吉普車!」

「有幾個外國朋友,想通過我介紹,跟你們合資,或是授權生產吉普車,我早想跟你說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我把這事說出來,你怎麼看?」伍朝樞對韋步平說道。

伍朝樞先後在美國、英國、法國讀書,歷任外交部參事、外交部次長、外交部部長、駐美公使等職務,朋友如雲,關係如網!

認識他的人不計其數,想通過他牽線,合作生產吉普車大有人在!

「可以!請伍長官邀約他們到瓊崖來商談,我們可以合作成立一個新的品牌車廠!生產更安全更先進的汽車!」

韋步平並不拒絕合作者!只要有利益可謀,合作沒問題!

伍朝樞聽韋步平答應了,心裡大喜。

那幾個找上門來,要求引見的外國友人,以前對伍朝樞幫助極大,現在韋步平給了面子,伍朝樞心裡放下了一塊石頭:以前欠人家的情,現在還了!

從崖州府衙到大龍湖也就20多公里路程!

幾乎全是陡坡!但是吉普車就是走這種路的,越是上坡越有勁!

經過了12道關卡的查驗,終於進入了大龍湖科研基地核心區域。

「這是剛剛研製成功的150毫米榴彈炮,還有履帶式牽引車!」

薛思漳指著一門威武的大炮,以及旁邊的牽引車說道。

其實不用薛思漳用手指,眾人的眼睛早就被大炮吸引住了。

…… 「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可以試射幾發炮彈。」薛思漳說道。

「這正是我所想的!」伍朝樞笑道。

「老大人你年紀大了,要不你進旁邊的休息室坐坐?」韋步平以唐紹儀說道。

唐紹儀連連擺手說道:「我進休息室幹什麼?我就是來看大炮的!」

「那好吧!」

韋步平想到唐紹儀年紀大了,為防不測,給唐紹儀一副隔音耳罩戴上,唐紹儀沒拒絕,戴上隔音耳罩!

一個小隊的戰士跑出來,向韋步平、伍朝樞、唐紹儀、薛思漳等長官敬禮之後,馬上各就位,開始放炮!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大炮炮口冒出一團火光和硝煙,一枚空彈筒噹啷一聲丟到地上。

接著不遠處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很有地動山搖的氣勢!

「要是我們早點造出來,長城抗戰中的小鬼子就有苦頭吃了!」唐紹儀嘆道。

「越大口徑的火炮越難造得出來!」韋步平說道:「火炮射擊時,發射葯爆炸,炮彈獲得動能,才能呼嘯出膛!

發射葯爆炸的時候,炮管溫度達到3000度以上,炮管嚴重燒蝕,此時炮膛內的壓力巨大,所以製作炮管的材料既要韌度,也要有強度!

膛線加工也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工序,膛線加工不好,又要回爐重鑄……」

韋步平向伍朝樞、唐紹儀解說火炮製造工藝的難度。

「目前我們製作的火炮,一般只能打600發炮彈!炮管就廢了!」韋步平說道。

「噝!」伍朝樞、唐紹儀瞪大了眼睛:「這麼說打一場仗不是要廢了很多大炮?」

「是這樣!目前我國能生產150毫米口徑大炮的廠家,但能打600發炮彈的沒有!」

韋步平說道:「長城抗戰之前,我國能夠生產150毫米口徑大炮的廠家,只有張作霖的東三省兵工廠!其它廠家都不行!」

「為啥東三省兵工廠能生產150毫米口徑大炮?」薛思漳奇道。

伍朝樞、唐紹儀也不知道原因,豎起耳朵聽韋步平解說。

「因為東三省兵工廠的設備是德國的設備,這是有一個故事的!」

寒門鳳華 韋步平笑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成為戰敗國,被迫簽訂了《凡爾賽條約》,條約規定德國不得生產重型武器,只能生產少量輕武器。

德國只好下令克虜伯等4家大型兵工廠把機器拆卸下來,在歐洲、美洲進行拍賣!當時歐洲正在重建,美洲(主要是美國)有自己的兵工廠,德國設備無人問津。

德國人聽說中國內戰頻發,於是委託荷蘭人在上海登報,準備廉價把兵工廠設備全部賣了。

當時的東北大帥張作霖聽了,大喜過望,馬上命令他的副手韓麟春和一位工程師,100名士兵,帶著50萬銀元前往上海,準備買下德國兵工廠的設備。

飯店老闆欺負韓麟春是東北人,於是設局引誘韓麟春去賭博,韓麟春把50萬元輸個精光!韓麟春後悔參加賭博,但是後悔也沒有用了。

韓麟春左思右想,給張作霖發了電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末了說道,本來想一死以謝大帥,但是如果死了就耽擱購買機器的大事,希望大帥再匯50萬元過來,購買機器之後,以死謝罪!

張作霖收到電報之後,大罵韓麟春笨蛋,輸了就輸了,何須用死來謝罪!張作霖匯了100萬元給韓麟春,說明一半用來購買機器,一半用來撈返本!

韓麟春大喜!底氣十足之下,當場帶了100名士兵到了賭場,把賭場團團圍住,然後下注賭博,結果贏了200多萬元!韓麟春一口氣購買了200多萬元的兵工廠設備!

東三省一躍成為亞洲第一兵工廠!擁有員工近4萬人,各種先進機械設備、精密儀器一應俱全,僅機床就超過了一萬多台。

每年能製造近200門大炮,20萬發炮彈;6萬支步槍;機關槍1000多挺;子彈1.8億發!九一八事變后,日軍將其改名為「奉天造兵所。」

「原來是使用了德國的設備!」伍朝樞、唐紹儀、薛思漳都不知道有這一段典故。

「我們雖然能夠生產150毫米大炮,生產能力還是跟不上,日均生產大炮不足5門!量上不去,不能應對將來的中日大決戰!還要在產能上下功夫!」

「產能很快就能解決!」薛思漳說道:「我們已經在研究半自動化生產線。」

「這就好!」韋步平點點頭說道:「兩位老大人請!我們去車間轉轉!」

「恭敬不如從命!」伍朝樞、唐紹儀跟著韋步平向車間走去。

「怎麼這麼少人?」唐紹儀看著空蕩蕩的車間說道。

「人是少,但是產量並不少!」韋步平笑道:「這是自動化生產線的雛形,還沒有成熟!但是確實節省了大量人力!」

「這是湯姆遜衝鋒槍生產線,日產量達到500支!月產量1.5萬支,供不應求!」

「供不應求?難道美國的工廠不開工?」

「他們也有開工,不過賣不了多少!美國人使用的湯姆遜衝鋒槍九成是我們的貨!」

「為什麼?」伍朝樞、唐紹儀疑惑。

「因為我們對槍支進行了改造,首先是重量,原來超過了10斤,改造后只有4斤多!二是比以前更可靠!三是生產工藝進行了重大整改!售價下來了,銷量也高多了!」

這支槍的利潤達到50美元,單是這湯姆遜衝鋒槍每月凈賺7至8萬美元!

當然,韋步平是不會說出去的。

「這是狙擊槍生產車間?」

韋步平說道:「事實上不能說是生產,只能說是裝配!瞄準鏡是購買德國的!槍管是購買雷明頓的!只有槍托的桃木是自產的!」

「這樣不是受制於人!」

韋步平苦笑道:「沒辦法,一步一個腳印,我們是從零開始!」

「那邊的是坦克嗎?」

「是的!」韋步平說道:「目前的水平相當於日軍的坦克,與世界先進坦克相比,我們仍有差距,不過我們很快就會迎頭趕上!」

「那邊這麼大動靜,是幹什麼?」

「那是測試發動機!汽車的、飛機的發動機!」

…… 「那是測試發動機!汽車的、飛機的發動機!」韋步平說道。

「難怪這麼大動靜!」伍朝樞、唐紹儀說道。

「這是一個最燒錢的項目!每天都要花費大量金錢!」韋步平嘆道:「發動機良好的性能,都是由數據積累所得,一點都不能夠取巧!」

「是的,這是目前花費最大的項目!」薛思漳也有些苦惱,發動機的項目擠佔了大量資金,耗費了無數精力,進展卻十分緩慢!

伍朝樞、唐紹儀兩位長官咋舌不止:這位韋少爺視錢財如糞土,從來沒有聽他說過錢是問題,他說研製發動機是一個最燒錢的項目!那麼花費肯定是巨大!

此時山的另一邊傳來了悶雷般的爆炸聲。

「這又是在試驗什麼武器?」唐紹儀人老,但耳朵不聾。

「這是火箭彈的實彈射擊測試!」

韋步平轉頭問薛思漳道:「研製成功了?」

「成功了,現在排除的是一些小問題,力爭做到十全十美!」薛思漳道。

「那帶我們去看看。」

「是!」

……

伍朝樞、唐紹儀看著火箭彈向後噴著出一束巨大的火舌,發出獵獵獵的巨響,帶著一團火光和硝煙飛向目標,然後撞擊、爆炸!

「這就是火箭彈?這不是我們小時候玩的鑽天猴嗎?」伍朝樞脫口而出。

「對!這就是我們小時候玩的鑽天猴!點燃引線,發射火藥向後噴出燃氣,鑽天猴向前飛去,發射火藥燃盡,點燃爆炸藥,最後爆炸!」

韋步平解釋道。

「這爆炸效果跟炮彈一樣啊?與大炮有什麼差別嗎?」伍朝樞見多識廣,一眼看出火箭彈與大炮大同小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