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等你的人走遠再說。」唐玉警惕的說道。

而擺在唐玉面前的最大問題,不是這個黃家的二管家,而是屋裡的阿寶。

本來還有個人能照顧她,現在雖然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可問題卻更大了。

「明茹師姐,你先看著他,我去去就來。」

「老實點!」

唐玉挨個去七才村的各戶人家,告知了他們這件事情,又給了些銀兩,讓他們儘快搬走,那些剩下來的村名無不感恩戴德的收下錢。

可說到村長的時候。村長卻毅然決然的拒絕了。

「老伯,他們再次來的話,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你還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躲?我死都不怕,我為什麼要躲,我就要在這七才的村子里看著,這個喪盡天良的混蛋,能活多久!哪怕是我死了,我的魂魄也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黃家滅亡!」

「可您的命也是命啊,難道活著不好嘛?」唐玉進行著最後的嘗試。

「你不必多說了,我現在活著比死了更加難受!」

看著神情如此激動的村長,唐玉也沒有再進行勸說,珍重的看了村長一樣,又看了一眼幾乎空蕩蕩的村子,心裡百般滋味。

「師姐,放人,帶上阿寶,我們走!」唐玉也不想在拖延,畢竟脫久了,萬一有什麼新的麻煩就不好了。

「娘情,我要娘親!爹爹!爹爹!」阿寶聲嘶力竭的哭鬧著,畢竟雙親皆亡的她也算是非常慘了。

冷明茹一路抱著阿寶,安慰著阿寶,唐玉走在一邊,心裡特別不是滋味。雖然說阿寶父母的死都跟他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目睹了這一場人間慘劇之後,心裡說不出的壓抑。

「小玉,怎麼辦。」冷明茹說話間,朝阿寶努了努嘴。

「先帶回去再說吧,之後找個機會看看能不能給她找個好人家。」

幸運的一點是,阿寶已經長大一點了,照顧起來也畢竟容易,不用餵奶什麼的。

一路上,冷明茹抱著阿寶,唐玉抱著小麵皮,這種搭配很奇特,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卻說另一邊,二管家回到黃家之後,立馬求見了黃員外。

「老爺,今天本來我去七才村裡收租,可沒成想,卻遇到兩個練家子,其中一個人說是張獵戶的表妹。可他們不僅打傷了我們的人,還說要找咱們黃家的麻煩。最後張獵戶的小媳婦也投井自盡,咱們沒辦法敵不過那些人,才撤回來。」

「練家子?跟咱們收租有什麼關係,就算是武道高手,也不能礙著我們收租啊!」黃員外一臉疑惑的問道。

「是啊,是啊!誰說不是呢?可他們不僅護著張獵戶的媳婦不給交租,還動手。最可氣的是還叫囂著說黃員外如此行徑,恐怕要恐怕要……」

「要什麼,你快說!」黃員外看著二管家畏畏縮縮的樣子,聲音陡然增高。

「要斷子絕孫!」二管家裝作害怕的樣子,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

「混賬!誰家的弟子敢欺負到我黃家的頭上了!一定要讓他們知道知道厲害!」提起斷子絕孫,可謂是黃員外最氣的事情了。他生上一個兒子還是在十幾年前,這些年不管納了多少妾,就是難有生養。

「你寫信到先鋒團,通知瑜兒,讓他沒事了回家來。我有事情跟他商量。」黃員外氣急敗壞的說道。

事情一牽扯到武者,那可就不簡單了,必須要出動一些官府的力量才行。

而先鋒團正是藍宇官府為了控制宗門勢力的一股力量,平時的職責,最多的就是抓捕那些犯事了的宗門弟子!

由先鋒團來解決這事情,可謂是貓抓老鼠一般。 「阿寶,以後就跟著哥哥,好不好。」唐玉試圖跟阿寶溝通,可阿寶似乎明白了爹娘都不會再回來的事實。一句話也不說,就躲在唐玉的懷裡,兩條稚嫩的手臂掛住唐玉的脖子,怎麼也不放手。

這一來把本來小麵皮的地方就佔據了,小麵皮無奈,只能跳到冷明茹的懷裡去。雖然冷明茹的懷裡更柔軟,可小麵皮還是更喜歡在唐玉的懷裡。

「小玉,你還真的打算收養她啊?」冷明茹看著阿寶雖然也挺可愛,挺喜歡的,但是要是讓她來撫養,還是有些為難,畢竟修鍊者和一般人還是有非常大的區別。

尤其是壽命上,如果唐玉將來修行的還好,很有可能要先提阿寶送終,如果吧阿寶撫養長大的話,那無疑是很悲痛的一件事情。

而這也是很多散修,不願意成家的原因之一。

當唐玉他們走到山下的時候,路過市集。唐玉想著山上的生活頗為單調,難得下山,不如買點玩具給阿寶,也好在自己修鍊的時候,阿寶不至於那麼無聊。

「風車!風車!」奶聲奶氣的阿寶伸出胖嘟嘟的手,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終於,在買了風車,花鼓,糖人等等的東西之後,阿寶終於暫時的忘記了爹娘,開始露出了孩子天真的笑。

於是,在唐玉的住處,唐玉在院子里修鍊,而小麵皮就跟阿寶在一塊玩。而小麵皮似乎在智商上要比阿寶高一些,總能逗得阿寶哈哈大笑。

時間到了下午,唐玉把阿寶安頓好,朝著芳華殿去學習了。

路上,唐玉回顧著昨天背誦的草藥特徵,想著待會要背的東西,心裡又是一陣愁苦。

接著昨天的繼續背,背到中間,唐玉看見一味藥材是用蛇的軀體做成的。於是唐玉突然想起來落日谷的那條青色大蛇。

「五師叔,有一種蛇,長約一仗,比我的大腿還要粗一些,渾身青色,眼睛也泛著綠光,那是什麼蛇啊?」唐玉本來想翻書,可是一想跟前就有這麼懂的人,於是開口問道。

「青色?這要看它是什麼瞳孔,生活在是地方,實力又如何。別看蛇長得大同小異,據我所知,這世界上的蛇種類足有萬餘種,單單憑你剛剛說的那幾個特種,斷然無從辨別。」

聽到世界上共有萬餘種,唐玉很是震撼。

隨後唐玉又說了些具體的細節,無道子才給出結論,「應當是一條毒烈蛇,不過照你形容的尺寸來講,起碼也是一條百年蛇王了。稀少程度自然不言而喻。而且按照你的體形來看,估計都不夠它加餐一頓。」

無道子笑眯眯的開著唐玉的玩笑。

「那麼,這種蛇身上有什麼好寶貝嘛?」唐玉貪心的問道,聽無道子這麼說,唐玉似乎覺得有一袋子錢在那個地方放著。

「嗯?老實交待,問這麼詳細幹什麼?」無道子立馬識破了唐玉的想法。

「嘿嘿,師叔,上次我在落日谷試煉的時候,發現了這麼一條蛇屍體,似乎是跟什麼別的東西發生了衝突。可屍體太大,我一個人弄不回來。」

「所以來問問您,看看什麼地方是寶貝,帶點寶貝回來啊。也好孝敬您老人家啊,聽說蛇身上有種東西,對男人特別好。」唐玉真真假假一頓說。

萬界跑男 而關於蛇身上有東西對男人好,這話他還不完全懂,是小時候聽到的。而唐玉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說是孝敬無道子的,無道子肯定會幫他煉製一番,除了孝敬無道子的,剩下的東西經過煉藥師之手,也能增值不少。

「嘿,你小子倒是知道的多,不過老夫我寶刀未老,還用不上那些東西。不過要說這個蛇啊,身上的寶貝就多了。」

「毒蛇的毒囊、毒牙能制毒,蛇膽能補身子,晶核能萃取靈氣。要是真的照你說的,那蛇有一仗來長,蛇骨、蛇鱗也都有些用處。」

「謝謝師叔,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把它弄回來,好孝敬師叔。」唐玉笑嘻嘻的說道,心裡想的卻是弄回來一賣,就能還上錢了。

「臭小子,快背!」

晚上,冷明茹來看了一次阿寶,加上阿寶玩具充足,也沒有怎麼哭鬧。目前來看,照顧她的事情,還不是很複雜。

唐玉裝備了一個大袋子,起了大早,帶上小麵皮,直奔落日谷。

等唐玉到了懸崖邊上,時間已經快接近中午。

「希望東西還在。」唐玉沿著上次的路線,再度下懸崖,找到了那個洞穴。

朝著最深處走了進去。

說起來也是唐玉運氣好,黃金聖骨幫他吸收了春茗草的絕大多數毒性,不然唐玉早就變成青色大蛇的晚餐了。

在火隧的照耀下,唐玉開始了切割。可猶豫對大蛇身體堅韌程度的估計不足,無論是什麼,割起來都很費力。一個時辰之後,唐玉才勉強把無道子所說的所有東西從青色大蛇身上都弄出來。

看著滿目瘡痍的青色大蛇,「大蛇兄,不是有心要這樣,只是兄弟近來周轉不開,借用你身上的一些東西,反正你也不用了。對吧?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

正當唐玉打算收拾東西準備走的時候,小麵皮突然飛身而出,一口就叼走了那塊最珍貴的內核。

那顆碧綠色的珠子是唐玉花了好大的功夫找到的,無道子說過,動物野獸也能吸收靈氣,而內核就是動物的靈骨。

「小麵皮,你要幹嘛!」唐玉話音未落,小麵皮已經一口把這個青色大蛇的內核吞入肚內。

「那東西可是消化不了的!」看著小麵皮肚子中間隱隱有個綠色的小點,唐玉有些擔心。

可看著小麵皮輕鬆自然的表情,加上回想起那株至大蛇於死地春茗草,也是這麼被吞下去的。而且也沒有發現小麵皮有什麼事情。

唐玉這才放下心來,繼續收拾東西,打算攀爬上懸崖去。

這一趟,可以說是收穫頗豐,尤其是那一對蛇膽,比唐玉的拳頭還大上一拳,恐怕能賣上一個好價錢了。 正當唐玉喜滋滋的回到地面,朝著森林裡走去的時候,唐玉面前出現了上次的老對頭。

「嘿!又是你,這次就要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我神煉拳的厲害!」

而唐玉的面前,就是那隻超過五百斤的黑皮野豬,前蹄微微拱著,很憤怒的盯著唐玉,看起來是想要報仇血恨。

小麵皮吞食了青色大蛇內核之後,陷入了短暫的休息當中,安靜的窩在唐玉懷裡。

而唐玉則是堂堂正正的面對野豬,打算用神煉拳給它一個教訓。

當野豬加速奔跑過來的時候,唐玉身後是一片空地,根本沒有躲避的地方,也沒有像上次一樣的大樹。

而最重要的是,唐玉並沒有打算躲避。

「神煉拳第一式,震星錘!」

還是當頭一拳,可這一拳的威力,比起開碑手來,其中的差距就太大了。

上次唐玉全力的一拳開碑手,只是讓野豬感到一陣目眩,而這一次的震星錘,直接打的野豬內髒亂顫。

一股股震蕩的靈氣襲入野豬體內,短而快速的震動,讓野豬五臟六腑以及大腦都承受了極大的壓力。這些壓力不僅僅來自唐玉所用的靈氣,而且還來自於內臟之間的擠壓跟碰撞。

三秒之後,野豬嘴角溢出鮮血。

六秒后,野豬感覺眼前一黑,脾臟已經破裂。

九秒后,野豬心臟嚴重受創,全身的功血開始不足。

又過了片刻,野豬居然在唐玉面請停了下來,唐玉剛要上前試探,可發現野豬已經哄然倒地,又隨著一陣哼哼叫聲。野豬隨後便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想來已經是死了,徹底的死去了。唐玉穿著粗氣,想著要不要把這個戰利品也帶回去,可無奈,這野豬實在是太龐大,只好砍下一個獠牙作為紀念。

「阿寶,我幫你報了殺父之仇了。」

想到這裡,唐玉順便路過了阿寶父親張獵戶的屍體,看著已經完全沒有人樣的張獵戶,唐玉草草挖了個坑,將屍骨埋了進去。

「張大哥,阿寶我一定會替你照顧好,替你把她養大成人的。」

這也算了卻了一樁小事。

匆匆趕回天瑕宗,逗弄了阿寶一番之後,帶上蛇寶,唐玉又去了芳華殿。

「師兄好!」青羽遠遠的看著唐玉就很認真的問好,唐玉點點頭,徑直的朝裡面走去。

看著唐玉的背影,青羽暗暗立下誓言,「以後我也要成為師尊的親傳弟子,等我成為有頭有臉的人物,我要娶兩房,哦不,三房小妾!」

時空之頭號玩家 唐玉一進門,無道子就嗅出了唐玉身上蛇寶的味道。

「看來你收穫頗豐啊。」無道子笑著,可唐玉看著那個笑容,就是覺得有點奇怪,可又說不上來是哪裡奇怪。

「托師叔的福,那東西還在。我也按照師叔說的,把東西盡量都帶回來了。嘿嘿。」

「我也不知道哪些東西最好,師叔覺得哪些東西有用,儘管拿去,就當我孝敬師叔的了。還有,我還想孝敬我師父他老人家一點,師叔您覺得什麼東西合適一點?」

唐玉也不知道在無道子面前提起無瑕子好不好,可畢竟是師父,該孝敬的還要孝敬啊。

「無瑕子?」無道子臉上升起一股玩味的表情來。

「你先背書,東西給我!」無道子從唐玉手中接過毒烈蛇身上的東西。

不多時,正在背書的唐玉問到一陣酒香,清冽甘甜的香氣,像一個肚子在江南小溪中渡河的小姑娘。

不由得,唐玉多吸了幾口。

「怎麼樣?好聞吧,我待會把這個酒用蛇寶泡製一番,再用靈氣一催發,再加上一些補藥。最多三天,這大補的藥酒就成了。到時候你給無瑕子送點去,保管他喜歡。」

「還有,這些蛇鱗蛇骨什麼的,你去山下鐵匠鋪里賣了,能換幾個錢是幾個錢,可惜了,這蛇生的不小,可還沒有內核,要是有了內核,這價值可就高的多了。嘖嘖。」

無道子沒見著內核,以為這毒烈蛇還沒有生出內核,哪裡想的到這內核已經入了小麵皮的肚子。唐玉雖然知道,可也不敢開口,怕無道子罵他暴殄天物。

唐玉臨走的時候,無道子還特意抽查了唐玉的背誦情況,幾乎全對,也讓無道子很滿意。

……

天瑕宗山下,銅仁鐵匠鋪。

銅仁鐵匠鋪可算是這附近最大的一家鐵匠鋪了,不僅質量上乘,而且還有煉器師的存在,不僅周圍的村民喜歡來買。就連附近的宗門弟子也都常來這家買一些兵刃。

「掌柜,我想賣些東西。」

掌柜的一看唐玉打扮乾淨,氣質不凡,立馬判定唐玉是宗門弟子,連忙迎到裡屋。

「掌柜你看這些東西價值幾何啊?我想賣了來換點錢。」

唐玉依次把蛇牙、毒囊等擺開。

「難道,這是百年毒蛇的毒牙?」掌柜的一聲驚呼,身子趕緊往遠躲了躲。生怕這毒牙上的殘留毒液觸到他身上。

「掌柜好眼力!」

「這位小兄弟,若是平時,此種毒物的價格並不高,可你今天算是來對了,正好有人高價收這些東西。足足比平時的價錢多上六成,按規矩咱們店裡取一成。蛇骨算你市場價,一共是……」

掌柜拿起算盤噼里啪啦打了一起,「一共七百八十兩。」

唐玉一聽,喜上眉梢,有了這錢,就能還清債務了。

「這位少俠,要知道磨刀可不誤砍柴工啊,想要獵殺更加強大的東西,還是得來把趁手的兵刃才好啊。」掌柜笑眯眯的說道,想著把唐玉的錢再留在店裡。

「你帶我去看看。」唐玉聽了也有些心動,他本就覺得那些執劍少年異常的帥氣,而今他有了機會,自然也想體驗一番。雖然他現在還不會用劍,可遲早會用的嘛。

「這柄劍乃是用上好的青鋼打造,結實耐用。長二尺六寸,削鐵如泥。」

「這把長槍乃是出自軍隊里工匠之手,雖然看起來樸實無華,可是都經過百戰檢驗,效果非凡啊!」

「這柄寶刀更是大師之作,重十七斤,刀身經過百千次的錘鍊,就算是百年獸骨,一刀也能斬斷,都是上好的兵刃。」

作者星河一夢說:收藏一下就對了! 唐玉看著這一把把的兵刃,心裡是非常喜歡。尤其在腦海中幻想了自己拿起這些兵刃時候的帥氣模樣,更是熱血沸騰。

「掌柜的,那位客人來了。」

「哦?哪位?」掌柜的正給唐玉介紹的興起,被打斷有一點不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