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趙如月看見夢無痕浮誇的樣子,沒忍住。噗呲笑出聲,沒有在拒絕,心中滿是甜蜜,有一個對她這麼好的哥哥,她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我出兩千兩黃金,這支鏤空蘭花珠釵本小姐要了」隨即只聽身後傳來一道銀鈴般的聲音。

夢無痕轉頭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紫色羅裙的少女向這邊走來,少女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手上有一串鈴鐺走路時發出叮噹叮噹的聲音。不過臉上帶著一股嬌蠻之氣,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身後跟著兩個手下,夢無痕初步估計兩人都有著練氣八重的樣子。這讓夢無痕暗暗吃驚,能讓練氣八重當護衛的在依蘭城定是個大勢力。

「秦小姐,這,這,這是這位公子先買下的。」那老闆對著那個少女有些為難道,顯然認識這位少女。

「我不管,王良材你是不準備把店繼續開下去是吧?」那少女雙手叉腰,嬌蠻道。王良材顯然是這老闆的名字。

隨即王良材有些求助的眼光看著夢無痕,那少女得罪不得,顯然想讓夢無痕退讓一步。夢無痕雖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一看這少女從小嬌身慣養的習慣了,你要是如了她的意指不定後面還會鬧出什麼幺蛾子。

而這時夢無痕懷中的九兒伸出小腦袋,吱吱吱的對夢無痕叫著,彷彿在問這女的在說什麼?

而那少女見到九兒的一瞬間,眼睛一亮,鏤空蘭花珠釵的事情也拋在腦後。對著夢無痕問道:「喂,這寵物怎麼賣?」

「不賣」夢無痕一口否決。

「我出十萬兩黃金怎麼樣?」

「就算你出十萬靈幣我也不會賣的」夢無痕搖了搖頭說道,在他眼裡九兒並不是他的寵物,而是他的親人,夥伴。不是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

隨即夢無痕拿過王良材手中的鏤空蘭花珠釵放進懷裡。拉著趙如月就往門外走,這種嬌身慣養的大小姐夢無痕顯然不想多做理會。

那少女見夢無痕竟然無視她,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樣無視她。氣的指著夢無痕「你,你,你的說不出話來」。

隨即對著身旁的兩個護衛嬌喝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給我上啊,教訓他一頓,竟然敢無視本小姐。還有把那隻小雪貂給本小姐搶來。」

「哦,哦」那兩護衛反應過來,滿臉無奈,只能動手。事後自會有人處理,不會讓這人吃虧就是。一掌打向夢無痕,不過並沒有殺機。顯然只是想教訓夢無痕一頓,而且這種事做的比較熟練了,動起手來也頗為流暢。

「哼!」看著攻擊而來的兩個護衛,夢無痕冷哼一聲。手中元氣湧現,亦是一掌拍向兩個守衛,看似輕飄飄的一掌,實則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

「砰!砰!」只見兩個守衛被夢無痕一招擊飛,撞在門上,碎木橫飛。這還是夢無痕看著兩個守衛沒有殺心留手的結果,不然以這兩個護衛練氣八重的修為,夢無痕殺他們也只是分分鐘的事。

夢無痕看也沒看那少女,留下一個背影,帶著趙如月離去。要不是看這少女除了有些嬌蠻之外,本性不壞,夢無痕今天就要教教她怎麼做人。

「哪裡走,」夢無痕身後傳來一聲嬌喝,只見那刁蠻少女,一掌擊向夢無痕的後背。

「夢無痕反手一掌轟出」砰!強大氣浪席捲開來,那少女被強大的掌力擊的踉踉蹌蹌後退數十步,披頭散髮看起來有些狼狽。不過此時的夢無痕看著面前的少女,心中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刁蠻任性的少女,年輕輕輕就有著練氣八重的修為,在依蘭城定是個天才。肯定是從小被人慣壞了,養成這幅性格,夢無痕如是想到。隨即沒有再理會,轉身離去。

那少女看著夢無痕離去的背影,氣的直跺腳,喊道:「你給我等著,這事本小姐跟你沒完,在依蘭城還沒有人本小姐得不到的東西。」隨即看著地上的兩個護衛喝道:「廢物,我爹讓你們保護我你們就是這樣保護的嗎?」

「對不起,小姐,這人太厲害我們兩人不是對手啊。還好他沒有殺心,不然我們說不定可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兩護衛開口說道。

心中又有些緋腹:「按真的來說,自家小姐的實力比他們兩還厲害,不還是被一招擊敗?自己兩個能會是對手嗎?」不過也只是想想,自家小姐對他么還是很好的,除了有些刁蠻外,從沒有把他們當做下人看待。

「哼!氣死本小姐了,這事沒完。」說著氣沖沖的奪門而出,留下兩個滿臉無奈的護衛,這兩個護衛也是知道自家小姐的刁蠻脾氣,這事估計是真不會完。隨即快速跟上那少女,他們兩的任務可是保護小姐的安全,要是出了差錯,那真的是以命賠都不夠。

「呼!王良材輕呼一口氣,終於送走這位大小姐了。他在依蘭城開店二十餘年,可是見證了這位大小姐從小的調皮搗蛋,到現在的嬌蠻任性的成長過程。」

路上,夢無痕拿出那支鏤空蘭花珠釵遞給趙如月說道:「諾!月兒送給你的。」

「謝謝無痕哥哥!」趙如月愛不釋手的拿著鏤空蘭花珠釵。「無痕哥哥,怎麼樣,好看嗎?」。隨即戴在頭上,身形轉了一個圈,臉上洋溢笑容問道。

「好看,好看,我家月兒最好看了」夢無痕聽后誇讚道。

「嘻嘻嘻!」聽著夢無痕的誇讚,趙如月滿臉開心的嬉笑起來。隨後抱過夢無痕手中的九兒,一蹦一跳的往前走去。今天是她最開心的一天了。

夢無痕看著開心的趙如月,嘴角也浮現一絲笑容。

…… 很快夜幕降臨!天空中升起一輪明月,皎潔的月光灑漫大地,給大地披上一層銀裳。

玩了一天的夢無痕和趙如月來到和趙力約定的地點會合。夢無痕剛到門口就見趙力迎面而來,開口叫道:「少城主」。

夢無痕一聽雖然已經習慣趙力這般叫,但臉上還是充滿無奈。對著趙力行禮道:「力爺爺。」雖然趙力這倔脾氣說不動,但他這禮數還是要的。

「力爺爺」趙如月也脆生生的行禮道。

「嗯!咱們的小月兒也長大了,都知道行禮了。還記得小時候看見爺爺就來拔爺爺的鬍子,可憐我那鬍子嘍!」趙力摸著花白鬍子笑眯眯的開口打趣道。

「力爺爺你再說,月兒現在就把你的鬍子全拔光。」趙如月聽著趙力的打趣,臉色微紅,這是她小時候的頑皮囧事了。隨即裝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惡狠狠的說道。不過看著反而有些俏皮可愛。

「哈哈哈,力爺爺知道錯了,力爺爺投降!」趙力舉起雙手投降狀,哈哈哈笑道。

這時一個下人模樣的小廝快步向著這邊走來,對著幾人行禮道:「趙管事,夢公子,趙小姐,我家城主已經備好晚宴,請三位隨我來。」

說著在前面帶路。「走吧」趙力說了一聲。幾人隨後緊隨而上。

很快來到一個大堂之上,周圍已經擺滿酒宴,四周坐滿了人。而主位之上坐著一個一身青色錦袍的中年人,不怒自威,身上有著如有如無的上位者氣息。這時站起身,發出爽朗的聲音:「哈哈哈,趙管事難得來一趟,略備酒席,是秦某招待不周了。」其餘人見狀,也紛紛起身。

這人就是依蘭城的城主秦昊天。是一方梟雄,整個依蘭城能有今天可以說有三分之二的功勞屬於他。

「哪裡哪裡,秦城主這是折煞趙某人了」趙力連忙回禮道。這是禮數,客套話。趙力也是經歷過歲月洗禮的人,當然不會全然當真,畢竟別人是一城之主,親自接待已經是很客氣了。這還是兩城一直合作的緣故,不然還想城主親自接待?那是想多了。

夢無痕和趙如月也行了一個禮。

「哈哈哈。都無須客氣,坐,都坐。」幾人並排落座。

「這位想必就是夢無痕夢少城主吧,我可是沒少聽你爺爺趙天都在我面前誇你怎麼樣怎麼樣了。今日一見,果然是年少有為啊。」秦昊天看著落座的夢無痕,誇讚道。

「哪裡,哪裡,都是爺爺的一些溺愛之言罷了,當不得真。」夢無痕謙虛應道。

「好,不驕不躁,前途無量啊!」秦昊天哈哈笑道。

「爹!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呀?」一道銀鈴般的聲音傳來,周圍為之一靜。人未到,聲先至。只見一個少女從秦昊天身後的珠簾走了出來。

「沒啥事,介紹你認識認識荒城的青年才俊。」秦昊天看著眼前的少女有些寵溺的說道。

「誰呀?」

「來。爹給你介紹一下,荒城的少城主夢無痕!」說著指著座位上的夢無痕。

夢無痕聽著這聲音感覺有些熟悉,抬頭望去。而那少女循著秦昊天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四目相對。

「是你?」兩人異口同聲喊道。

「哦?你們認識,這樣也好省的爹介紹。」秦昊天愣了一下笑著說道。

「來人,把這個壞人抓起來。」只見少女雙手叉腰嬌喝道,聲音剛落一隊護衛快速跑了進來。

「胡鬧,誰讓你們進來的。都給我退下」秦昊天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隨後有些發怒道。

「是,城主。」護衛快速退去。

「爹,今天白天就是這個人欺負我,他搶了我的東西,爹你可要為月兒做主啊。」少女搖晃著秦昊天的手臂哭訴道。這少女正是秦昊天的女兒秦怡月。在依蘭城是出了名的,不過是出了名的嬌蠻。

「好了,月兒,一個姑娘家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

「爹,你到底幫誰,明明是他先欺負我的。哼!你不幫我我找娘去。」說著氣沖沖的走了。秦昊天看著秦怡月離去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家女兒的性格他這個當爹的會不知道?準時自己女兒先惹的事,然後在夢無痕手上吃了虧。他為自家女兒惹得事擦屁股還擦的少嗎?幸好自己女兒心腸不壞沒有惹出什麼太大的事。

一賤傾心,相愛相殺 「讓各位見笑了,都是被我慣壞了。來來來,我敬大家一杯,陪個不是。」秦昊天對著眾人說道,手中酒一飲而盡。

「眾人也一飲而盡。」

就這樣晚宴很快就過去,除了中間秦怡月的那個小插曲並沒有什麼別的事發生。

夢無痕一行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趙力剛剛坐在椅子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還沒來得及喝上一口,只見窗外有一道黑影一閃而逝。

「誰?」趙力厲喝一聲,身形猶如獵豹矯捷的一閃而出,出現在門外。只見一道前方屋頂上正有一道黑影快速消失在黑夜中。「哼!」看著消失的黑影,趙力冷哼一聲。沒有多想,身形閃爍快速消失在原地,直追黑影而去。

而聽見動靜的夢無痕快速走出來,剛好看見趙力的追擊而去的背影,剛想要跟過去看看。只感覺眼前環境一邊,周身變得迷霧重重,伸手不見五指。

夢無痕屏氣凝神,暗暗戒備。左手大拇指撥出手中的清風劍寸許,劍身寒光四射。就在這時,夢無痕耳朵動了動,在他的感知中有著不明的東西向他這邊而來。

「刺啦」

一道破空聲從夢無痕前面襲來,鏗!夢無痕手中清風劍出鞘,銀光一閃,一道赤紅色的劍刃直射而出。迎面擊向前方的攻擊。

「轟!」

狂暴的能量橫掃而出,形成一圈圈能量漣漪。四周的迷霧被吹散不少。

只見夢無痕前面站著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人,臉上帶著一個黑鐵面具。手握一把蛇形的長劍,劍尖有著一滴滴的血液滴落。而夢無痕則看了看自己的左肩,左肩已經被血液染紅。

剛才對方的這一擊竟然如此詭異,自己抵擋了一波還是有一波沒有抵擋住。要不是自己關鍵時刻躲過致命一擊,現在傷的可就不是左肩了。

「嘖嘖嘖!竟然能擋住我這偷襲的致命一擊,不錯不錯。難怪首領會派我前來,一開始我以為讓我一個氣海境初期的殺手去殺一個練氣八重的少年只是小題大做,不過現在看來你還是有資格死在我黑蛇的劍下。」叫黑蛇的人說著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劍尖上的血,深吸一口氣,滿臉的迷醉道:「這就是天才的血液,果然是香醇可口,看來這一趟不會白來。」

夢無痕看著四周的迷霧以及黑漆漆的天空,平靜道「二階的迷霧陣?還有氣海境初期的殺手,可真看得起我夢無痕。」

在南荒二階的陣法師一隻手都數的過來,成型的二階陣法更是少之又少。一個迷霧陣少說也要一萬靈幣,你就可以想象有多麼珍貴。這迷霧陣是一個困陣,不管陣內發什麼,外面的人都毫無感覺。可見對方敢在依蘭城內動手已經做好了萬全之策。

夢無痕首先想到的事秦昊天要自己的命?不過隨即否決,秦昊天真要自己的命在剛才的晚宴上力爺爺絕對擋不住秦昊天。沒必要用這些背後手段,不過不排除這是秦昊天的障眼法,不想明面上和爺爺作對。

夢無痕不在多想,眼前最主要的是怎麼應對當前的敵人。氣海境初期的殺手,這是比上次還要兇險的一次生死較量。

雖然自己的修為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但敵人的修為增加了一個大等級。夢無痕並沒有多大的把握,不過他不會坐以待斃。夢無痕也想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達到了哪一步?

想著夢無痕右手握了握劍柄,眼神凝重。練氣九重的氣勢透體而出。一股血紅色的劍氣布滿清風劍劍身,形成一個個劍氣旋渦。

「哦?看來消息有誤,你不是練氣八重而是已經到了練氣九重。幸好沒有派那些練氣九重的廢物前來,不然又是任務失敗。不過這樣更好,可以讓我多玩一會兒。」黑蛇有些興奮道。

而遠在城外的趙力已經追到前面停下的黑衣人。此時黑衣人轉過身來,看著趙力發出一聲聲莫名的笑意,聽不出是誰。

而趙力渾濁的雙眼精光一閃,大驚,叫道:「不好,調虎離山。」說著準備快速折返。

「哈哈哈,現在才反應過來?晚了。」黑衣人哈哈大笑一聲,氣海境後期巔峰的修為透體而出。手中能量匯聚一掌攻向趙力。

而趙力右手握拳,拳頭山布滿火焰,帶著陣陣音爆聲一拳轟出。

火焰拳頭和能量巨掌兩者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 「轟!轟!」

兩者碰撞,以兩人為中心,形成一股狂暴的衝擊波橫掃而出。四周大樹不斷的斷裂飛起,落葉橫飛。

「找死」見自己被阻擋,趙力猶如一頭髮怒的獅子,佝僂的背瞬間站的筆直。氣海後期的威壓散發而出。

雙拳火焰密布,灰白的長發被火焰映照的一片火紅。這是趙力的成名絕技「火焰拳」,靈階初級功法,可以說是整個南荒最頂尖的功法了。中拳者火毒入侵,要是沒有及時壓制祛除將會從內而外被灼燒為飛灰。在趙力這火焰拳化為灰燼的敵人不知凡幾。

趙力一出手就是絕殺,顯然想要速戰速決。前去營救夢無痕,要是夢無痕出事,別說是以後怎麼面對他大哥趙天都,就是他自己這關他都過不了。

「哼!」看著拚命架勢的趙力,黑衣人冷哼一聲!同是氣海境後期大圓滿,他也不會怕了趙力。只要拖延住時間這次他的計劃就成功了八成。

說著自身氣勢在此時節節攀升,氣海境大圓滿的實力透體而出。手中黑氣繚繞,輕喝道「陰絕掌」,這是黑衣人的絕招,也是靈階初級功法。

雙方一出手就是絕招,下一瞬間,雙方悍然出手,身影縱然消失在原地。天空中元氣光芒四射,不斷的有著拳影與爪影傾瀉而出,空中響起沉悶的碰撞爆炸聲。元氣光芒彷彿能照亮整個黑夜。



而此時的夢無痕看著對面的黑蛇,手中元氣涌動,覆蓋雙手。右腳狠狠一跺地面,身形閃電般出現在黑蛇面前。右手的劍呼嘯而出,澎湃的天地元氣匯聚夢無痕手中的劍形成一道道赤紅色的劍刃對著黑蛇攻去,劍刃未到,所過之處地面已經開始崩裂。

黑蛇看著夢無痕的攻擊,滿臉的輕蔑。伸出有些乾瘦的手掌一掌打出。「轟!」兩者一觸即分,夢無痕和黑蛇各退一步。黑蛇見狀剛想說話,不過夢無痕根本不會和他多費口舌。左手的劍飛快的旋轉,一劍斬下,劍氣繚繞直劈黑蛇。

黑蛇見狀橫劍斜擋,兩劍相碰火星四射。

「叮!叮!叮!」場中的不斷的響起刺耳的金鐵交接之聲。紅白元氣交替,夢無痕一劍接著一劍不斷的攻擊這黑蛇的致命之處。而黑蛇一直被迫抵擋,狼狽後退。

此時兩人雙劍相碰,四目相對,眼中都充滿殺氣。只見夢無痕手中的劍飛快的在空中轉動,身形猛然躍起,一劍斬下。

嗤!

這時只見黑蛇臉上被夢無痕留下一道血痕。黑蛇一掌擊退夢無痕,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那道血痕,放在嘴裡品嘗微微閉眼,臉上帶著一絲享受。隨即眼睛慢慢睜開,臉色瞬間猙獰起來。

「好久沒有人讓我流血了,特別還是一個練氣九重的毛頭小子。你已經成功激怒我了,作為獎勵,待會我回慢慢的喝乾你的鮮血,放心一定會讓你感受到痛苦的。哈哈哈哈」黑蛇有些殘忍看著夢無痕。

夢無痕看著有些猙獰的黑蛇,臉色沒有絲毫畏懼。暗道:「不愧是氣海境的高手,自己率先出手,招招搶佔先機,沒想到只能讓黑蛇受一點皮外傷。」

「死吧」黑蛇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夢無痕面前,手中蛇形長劍直刺夢無痕心臟。夢無痕見狀毫不猶豫的一劍刺出,劍尖相對。狂暴的氣浪轟擊而出,只見夢無痕雙腳下的石板瞬間崩裂,腳陷入地下五公分。黑蛇見狀,渾身氣勢大漲。

「轟!」夢無痕被擊的後退幾步,才止住身形,握劍的右手有些輕微的顫抖,不斷的有著鮮血留下。氣海境的攻擊不是那麼好接下的。

接下來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氣海境境的威壓直逼夢無痕。口中喝道:「陰蛇劍法」,只見黑蛇周身黑氣布滿周身,一條條黑色元氣形成的蟒蛇,眼中散發著紅光,擇人而噬。

這是黑蛇的絕招,這黑色蟒蛇可以吞吃武者的血肉用以壯大己身,而他也會得到不少好處。

而夢無痕感受著黑蛇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眼神專註,右手一揮,清風劍插地。夢無痕竟然捨棄了用劍?只見夢無痕雙手成掌。

嗡嗡!

四周的天地靈氣不斷的匯聚夢無痕體內。一股危險的氣息從夢無痕身上散發出來。

「轟!」

只聽天空中憑空響起驚雷,夢無痕掌心雷電密布,發出滋滋滋的聲音。這是「雷極掌」荒城的鎮城功法,也是趙天都的家傳絕學。是這次遭遇截殺后回來趙天都教給他的,以前夢無痕修為還沒不夠,不是時候,現在夢無痕已經練氣九重了,初步滿足了修鍊條件。

這雷極掌夢無痕還沒有練成,以他現在的身體承受不住多久雷極掌散發的威力,隨時可能身體爆裂而亡。不過關鍵時刻夢無痕顧不了那麼多。不動用雷極掌死的一定是他。

而黑蛇從夢無痕的蓄勢中竟然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率先出手,數不清的黑色蟒蛇張開血盆大口向著夢無痕攻擊而來。空氣盡數炸裂。巨蟒所過之處,四周空間竟然若有若無的扭曲起來。

夢無痕看著呼嘯而來的攻擊,眼中凌厲,氣勢達到了極致。雷極掌爆轟而出,形成一條雷龍。

轟隆隆!」

雷龍和巨蟒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宛若火山爆發。無法形容的能量衝擊波橫掃開來。所過之處大地猶如蜘蛛網般裂開,整個地面都轟然炸裂。這毀滅的衝擊足足過了半刻鐘才漸漸平息下來。

咳咳咳!

煙霧中傳來夢無痕的咳嗽聲,煙霧慢慢散去,露出夢無痕的身形,只見夢無痕衣服已經炸裂,全身是血,身上布滿裂痕不斷的有鮮血流出。站都站不穩。

看著對面已經躺在地面上一動不動的黑蛇,夢無痕拔出地上的清風劍,拖著重傷之軀緩慢的走向黑蛇。劍拖著地面冒出點點火星。這聲音猶如死亡的鐘聲不斷的擊打在黑蛇的心間。

而遠在依蘭城十裡外!

嗡!只見趙力周身赤紅色元氣自其體內鋪天蓋地狂暴而起,雙拳火焰更加猛烈,一副拚命的架勢。一拳向著黑衣人轟出。滾滾火焰拳影帶著驚人的氣勢直奔斗篷人而去。拳頭所過之處,空間竟然有著扭曲的現象。他已經被黑衣人阻擋了好幾分鐘了,心中滿是焦急。

黑衣人望著轟擊而來的赤紅色拳影,體內的黑灰色元氣亦是透體而出,右手成掌,灰色的巨掌直接與那拳影狠狠的撞在一起。

絕戀情遊 「嗤嗤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