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洪家的洪二與司徒飄影進行生死大戰,這洪二,也太不知死活了!」

「是啊,司徒飄影可是司徒家族的天才啊,還是總館主!」

「我們下注吧,你賭誰贏?」

洪不破眼珠子亂轉,隨後大吼一聲:「來來來,我坐莊,我賭洪二贏,下注吧,賠率是一賠三!」

他對洪二,也沒有什麼信心,但是他必須要賭,因為這關乎到洪家的榮譽。

「司徒飄影!」

「司徒飄影!」

司徒家族的人也參與進來了,九成九的人都賭活下來的是司徒飄影!

司徒飄影手中擎著一桿長矛,站在生死局上,冷笑地看著洪錚。

洪龍騰拉住洪錚,說道:「洪二,別戰了,你不是他的對手!」

上官墨苔也是踏出一步,道:「我上去會會他!」

「沒事,我能勝!」洪錚一如既往的自信,「墨苔不能出手,否則的話,會讓雲海宗有借口對天演宗出手。」

說完之後,洪錚一步跨了上去。

一進入生死局,他便是感受到蒼涼肅穆的氣息。

「哈哈,看我今天不撕碎你,我要你知道,跟我司徒家作對,是沒有好處的!」司徒飄影猖狂大笑,「或者你跪下,喊一聲爺爺,我便饒了你的狗命!」

「既然如此,我便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說這話!」洪錚面色平靜,瞬間身上爆發出了強烈的氣勢,如同一柄衝天之劍,要捅破這天地,凌厲之極,更是有一種堅決的心意。

這便是洪錚,堅決,剛毅!!

司徒飄影手中大矛呼嘯而去,在空間之中幻化出無數矛影,將洪錚包圍。

後者渾身神光燦爛,整個人就如同戰神一般,浩然正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一戟破萬法!

只是刺出了一戟,便是將無數矛影給衝散了。

司徒飄影不愧是十六家武館的館主,手中招式精妙無比!

大槍橫空,將洪錚所有的退路全部都是截斷了。一波又一波的靈力,鋪天蓋地涌動,將洪錚淹沒!

洪家眾人都是捏了一把汗,許多人手心滿是冷汗。

洪龍騰面色凝重:「洪錚不一定是他對手,司徒飄影所習的神通大術,比洪錚多很多!」

上官墨苔也是點了點頭。

而洪錚本人,並不慌亂,一如既往的沉穩。

崩山拳!

一拳接著一拳打出,剎那之間,便是打出了九式,然後十式,十一式!

如同山崩一般的氣息,破掉了司徒飄影的封鎖,跳了出來。

「洪家崩山拳,你竟然能夠打出十一式了!」司徒飄影很吃驚,但是很快便又恢復了冷傲的表情:「那又如何,十年前那人能夠打出十二式,還不是死去!」

「大荒分水手!」司徒飄影雙手連動,向洪錚撞擊而去。

洪錚與他硬撼了一擊,二人都猛然向後狂退一步。踩在地面之上,地面都是在顫動。

而後,洪錚又是打出了太祖神拳。

全身血肉,綻放出璀璨神光,連髮絲都被染成了金色。

他的周圍,出現了九十道拳印,層層疊疊,鋪天蓋地。他不動如山,全身被密密麻麻的拳印覆蓋。

手捏印訣,如同遠古大佛,拳印鋪天蓋地向司徒飄影轟去。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司徒飄影吃了一驚,他難以置信,這門洪家的寶術,又有人修鍊成功了。

他狂吼一聲,也是施展出了司徒家族的禁忌槍法絕學——戰天九式!

手中大槍,充滿了一種開天闢地的氣勢,向洪錚劈去。

「轟!」

雙方猛然相撞,齊齊崩碎,潰散。

洪錚舉起紫金神戟,瘋狂迎了上去。

「轟!」

勁氣爆發了,氣浪衝天,浩浩蕩蕩。

洪錚本就擅長施展重型兵器,紫金神戟在他的手中,靈活的揮動著。

這方天地,在二人的爭鬥之下,都快沸騰了。

司徒飄影夠強,絕對足夠強!

但是讓所有人吃驚的是,洪錚,絲毫的不落下風,連一絲的頹勢都沒有。

「吼!」洪錚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隱藏在他體內的戰魂,蘇醒了。

好戰天份,與他的天賦一般,他只感覺體內血液沸騰了。

紫金神戟吞吐出巨大神芒,足有十丈大小,劈向司徒飄影。

司徒飄影也是發怒了,退後三步,施展出另一種絕學——魔蜈寶術!

他的背後,脊背大骨連連抽動,透發出濃濃魔氣。

然後便是見到,一尊足有十丈大小的黑色蜈蚣虛影矗立在他的背後。

他黑髮披散,就如同遠古魔神一般!

「吼!」司徒青影狂奔而來,背後的魔蜈,也是跟隨著他的動作,向洪錚衝去。

而後,那魔蜈騰身而起,一口咬在了洪錚的肩膀之上,竟然將洪錚給咬在了半空之中。

「嘩啦!」鮮血四濺,如同血雨飄灑。

「啊!」洪家眾人一陣驚呼,眾人的心剎那間綳得緊緊的,彷彿又看到一尊天才即將隕落。

洪龍騰就要上前去救洪錚,但是隨後發現自己被一股濃濃的殺機鎖定!

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出現:「洪老兒,你要出手,我也會出手,這是小輩們的事情!」

洪龍騰臉色陰沉,冷哼了一聲,而司徒家族卻是一陣歡呼。

那些圍觀的眾人,一個個興高采烈:「要贏了,我賭的是司徒飄影贏!」

洪錚被魔蜈咬住,眼眸血紅了,心中一個瘋狂的聲音在咆哮:「司徒家族,我要你們全部都死!」

洪錚咬緊牙關,眼中綻放出道道狠戾的光芒。紫金神戟,綻放出神光,狠狠的劈在了魔蜈的口中,魔蜈鬆開大嘴。

洪錚一個跳躍,靈力滾動,金光大放,神芒擊天。

一尊散發出澎湃神力的金色狻猊出現在他的背後,禁忌絕學,金猊天功!

「天啊,是金猊天功,又有人修鍊成功了!」

「十年前那人修鍊成功后,那威力,真是神威蓋世啊!」

司徒家族眾人,圍觀眾人都是一驚。眾人都有一種錯覺,十年的那個人,回來了! 金猊一出現,便是向魔蜈瘋狂的撞擊而去。

巨大的獸體,如同金色大岳一般,狠狠的與魔蜈撞擊在了一起。魔蜈竟然被金猊撞出了十丈,然後在空間之中爆碎了!

洪錚抬起手掌,向司徒飄影拍擊而去。

背後巨大的金猊,也是抬起了神蹄,化為一道巨大的掌印,將司徒飄影拍擊在了地上。

啊!司徒飄影慘叫著,骨頭斷了四五根,威力太大了!

「金猊天功!想不到你竟然修鍊成功這門寶術。」司徒飄影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我司徒家族的寶術,比你洪府的不弱!」他狂吼著,閉上了雙目。再次睜開的時候,雙目一片的漆黑,連眼白都是消失。如同黑洞一般,氣息懾人。一縷縷危險的氣息,從他的雙目之中透發出來。

「上蒼神光!」雙目之中,出現了兩道烏黑神光,竟然延伸了出去!向著洪錚籠罩而去。

遠遠的看去,就似乎一尊魔神,雙目透發出了烏光,在空間之中****著。

「這下子看你還能不能翻身。」司徒府的人都是嘲諷。

洪錚卻是冷笑:「我也會,上蒼神光!」雙目也是閉上了,但是睜開的時候,卻是一片的黃金色,冰冷無情,如同天神俯視著螻蟻!

「什麼!」司徒府的人大驚,「第四層,竟然修鍊出了金光,這可是天賦驚人之輩才能夠領悟出來的!」

兩道金光從洪錚的雙目之中爆射而出,此刻的洪錚,看起來就如同神王降世。四道上蒼神光,撞擊在了一起。

宮殤:棋子王妃 轟!司徒飄影不敵,兩道烏光,被金光壓制住了,然後竟然爆碎。隨後,金色的光芒,轟在了司徒飄影的雙目之上,他的雙目流出了鮮血!

趁你病,要你命!洪錚沖了上去,紫金神戟祭出。

司徒府的人準備出手。

洪龍騰陰測測的笑道:「司徒老兒,你要出手,我也會出手,這是小輩們的事情!」

話語如出一轍!

隨後司徒家族之中,一名老者吼道:「洪二,你要殺他,我要你命。」

洪錚不理睬,沖了上去,手中的神戟,瘋狂劈出了十八式,司徒飄影慘叫一聲,手臂被洪錚給斬了下來。

然後是雙腿,最後,司徒飄影被洪錚給斬碎成了十八塊!

眾人全部呆在那裡。

沒有想到,一代天才,十六家武館的館主,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私生子,給砍成了十八塊!

洪錚散發出睥睨天下的氣息,掃視著司徒府眾人:「司徒府,若還有想應戰的,儘管上來。」

霸氣擊天,自信無比,如同蓋代的神王。司徒府的年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答話。

「召回司徒縱橫!」司徒家族的老者說完之後,便是匆匆走遠。

洪不破大喜:「收盤了啊,收盤了啊!好多錢啊,都是我的!」眾人愁眉苦臉,輸大了,心中將司徒家族罵了個遍。

洪錚走出生死局的時候,洪家眾人爆發出了驚天的歡呼聲,已經徹底的從心裡接受了洪錚。

十年了!十年都沒有這麼揚眉吐氣過了,司徒家族的兩個天才,都是被這個「私生子」給斬殺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洪龍騰臉上的周圍都消散了,笑的合不攏嘴:「好! 月好眉彎z 好!不愧是我洪家兒郎,有血氣!傷勢不要緊吧?」

「沒事,皮外傷。」

上官墨苔盯著洪錚,說了一句:「你真像他。」

洪錚沒敢答話。

洪龍騰嘆了一口氣:「墨苔,過去十年了,你也不小了,也該找個婆家了。」說完之後,洪龍騰對著洪錚擠擠眼。

上官墨苔頓時面若寒霜,走遠。只傳來清冷的聲音:「我還忘不了洪錚,或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洪龍騰與洪錚相視苦笑。

洪不破擦著口水,臉都快笑抽了:「好多錢,好多錢啊,大賺啊。」

洪龍騰在他的額頭之上敲了一擊:「滾回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洪不破絲毫不在意,扭著屁股與洪錚勾肩搭背,向洪府之中走去。

上官墨苔已經回到了天演宗,洪府因為有洪錚的到來,有了生機。不再像以往那般,死氣沉沉。

龍城之中,所有人都知道,洪府又出了一個天才,叫洪二,與司徒飄影在生死局大戰,將對手砍成了十八塊。

鐵血一般的手段,讓人驚嘆。這也是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洪府之中,洪龍騰與洪家眾人在議事殿之上,在商量著大事。

「司徒家族自從墨苔走後,加大了對洪府打壓的力度!洪府位於千幻山的精鐵礦,被司徒府的人襲擊了。」

「布莊的生意,也是遭到了打壓,看來也是司徒府的人乾的。」

「洪府的酒樓,也是被一股不明勢力給打砸了。」

一件件不好的消息傳遞了上來,讓洪龍騰緊皺眉頭。

烏列說道:「這些都不要緊,最為重要的是,司徒家族,召回了司徒縱橫。」

「什麼,司徒縱橫!」洪龍騰大驚。

「是的,司徒縱橫自幼跟隨魔門大梟的人修鍊,被召回了。」烏列說道。

洪錚聽到司徒縱橫,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司徒洛馨的親生大哥。

聽眾人講述,知道他已經是蛻凡境五轉的高手,可怕無比。

兩年前司徒縱橫回來過一次,爆發出驚人戰力。

實力能夠在司徒家族年輕一代排上前五,當初洪錚五叔與司徒縱橫爭鬥,竟然被司徒縱橫一式神通給擊敗!

「司徒飄影與司徒縱橫一比,簡直就是個渣,司徒縱橫才算是真正的天才!」烏列說道。

眾人都感覺到一股從心底之中傳來的壓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