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大世來臨了,生命大進化到來,一個又一個蓋世天寵出世。看誰能在這個殘忍而輝煌的黃金大世綻放屬於自己的光芒?」

「每次黃金大世到來,都代表著血流成河。」

「看來東荒出現大帝級別的高手,指日可待!」

各族都在準備,衝擊生命大進化。一旦進化成功,生命層次提升一階。那是屬於一種更高層次的生靈,對天地的感悟與之前有很大的不同。有些成功度過生命大進化的強者,甚至能夠覺醒自己的本命神通!

龍城洪家,洪不破全身閃爍發光,氣息滾盪,體內擴散出精緻精純的氣息。這一日,他猛然從夢中驚醒。

這段時間,他每日都會做一個夢。一個頭戴帝冠,看不清身形與面貌的男人在給自己講道,並且出手為他洗髓伐骨。他體內的血液,在發生某種劇變,到最後居然爆發出黑色的光芒,好似能夠吞噬一切一般。

同時,他眉心中居然睜開了一隻豎瞳,瞳孔像是某種寶石鑄造而成,可以釋放出一種藍色射線,能輕易洞穿虛空。

「我夢蝶,蝶夢我。到底我是蝶,還是蝶是我?」洪不破的氣質都發生了大變化。在夢境中,他是一尊蓋代戰神,被稱為妖蝶天尊。

他迷茫了,不知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但是他的修為,卻是在恐怖的提升,眨眼間居然突破到了孕骨巔峰。

「你是一把劍,披荊斬棘,轟碎一切的劍。」那個男人在夢中對他說道。

而洪銘,體表上的混血光越來越多。從原先的二十族混血,漸漸的達到了三十族,然後是四十族,一直在提升。他雖然不會寶術,不能施展攻擊性的神通。但是他的氣息,卻是極端恐怖。滿頭長發,已經完全化為了黃金色。

「爺爺,洪錚隕落在洪王地,我要去為他復仇!」洪不破來到了洪家大殿,拜別洪龍騰。

「我也去。」洪銘出現了。他抬頭,看向懸浮在洪家玉涵宮上方的白帝額骨矛。這一桿帝矛,呈銀白色,釋放凜冽殺機。若是有人想對洪家不軌,絕對會在瞬間被擊殺。

「洪家現在安慰根本不用擔心。洪錚的仇,不能不報!」洪銘堅定的說道。

洪龍騰變的更加蒼老了,臉上滿是疲憊之色。在聽到洪錚隕落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悲痛欲絕。

「行,你們小心一點,若實在沒有線索,就回來吧。」洪龍騰開口,聲音嘶啞,「性命要緊。」

洪王地,漸漸的沸騰起來。各族的氛圍都變的極其緊張,空氣中充滿了肅殺。一個又一個上古傳送陣開啟。那些底蘊高手也都紛紛出世,準備等待進入洪家祖地。

符夕分身也在準備,不斷凝練著自己的修為。本體那邊也傳送了感悟過去,瘋狂的提升著實力。

時間飛逝,修鍊不知歲月。三天時間一晃而過,早晨,當第一縷陽光穿透雲霞的時候,洪家中升起了一道道恐怖的氣息。

洪錚猛然睜開了眸子,眼中出現了精光。他一臉的冷漠之色,祖地之行,若不了和善解決,那麼就殺個痛快吧。對自己出手的人,既然進去了,就沒必要回去了。

洪五郎帶著洪錚,來到了洪家一處破敗的神廟前。

神廟不大,高有十丈,充滿了腐朽的氣息,牆壁都變的灰白。一處牆壁上,有一塊巨大的銅鏡矗立。那上面出現了乾坤萬物,像是濃縮了一方小世界。

照天鑒!

上面浮現的,正是祖地內部的情景。

「這次進去,不要戀戰。天羅傘只能在祖地中熔煉,一旦熔煉成功,立刻退出來。」洪千嵩說道。「修為超過靈體大境四重天的,全部會被壓制。所以進去之後,只能靠你自己。」

「好。」洪錚點頭。

而後,洪千嵩面色凝重的指向照天鑒上的一處黑色區域:「這裡是一處混沌古地,就連照天鑒也照不到。你千萬不要靠近這個地方,否則絕對會被人圍殺。」

洪錚感激的形了一禮:「多謝前輩提醒,在下謹記於心。」

「好。」洪千嵩說道,但臉上還是有一些擔心。「五郎,你們早就已經熔煉過天羅傘。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這次你們的目標是四代先祖的寢宮,封印剛剛解開。裡面可能有一截天神之手。」洪千嵩開口。

洪五郎一愣:「真的假的,怎麼之前沒有聽說?」

洪千嵩眼中出現了厲色:「我也是剛剛才得到消息,他們居然一直瞞著我們。看來他們那幾脈,早就做好了準備。」

洪五郎點點頭,看樣子,洪九郎那一脈的人,瞞著這個重要的消息,肯定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四代先祖,也是一個傳奇人物。傳言曾經得到過一截天神之手,融合之下,一掌無敵。而且那天神之手內,必定還蘊含了某種法則。

「準備好了!」洪千重開口,眼神掃了一圈,最後有意無意的,在洪錚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

「開祖地!」

隨著他雙手揮動,神廟發光,一道琉璃大道從裡面鋪展而來。眾多弟子見狀,一個個神色振奮,踏入到了琉璃大道上,向神廟中沖了進去。

洪錚也不例外,踏在琉璃大道上,感受到了一種蒼茫而久遠的氣息。眼前的景物發生了變化,有種跨越時空的感覺。這個念頭剛剛出現,眼前一閃,他就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莽荒的世界中。

已經來到祖地!

他目光迅速的掃了一圈,發現祖地無邊無際,一眼看不到頭。有些地方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而有些地方,則是群山峻岭。

按照之前洪千嵩所交代的,天羅傘處於祖地內的山脈中。他手中出現了一幅地圖,上面標記了哪裡是混沌古地,哪裡是四代先祖的寢宮。

在這裡! 第三百三十一章各方來臨

洪錚抬起頭,極目遠眺,看向天際盡頭的山脈。它橫亘在天地間,鏈接了蒼穹,連綿不絕。似乎將天與地生生截斷。山脈的名字,就叫作天羅山。入目之處,一片的青翠碧綠。在山脈的東邊位置,有一塊巨大的黑土地。上面矗立著一尊巨大的宮殿,那裡就是四代先祖的寢宮!

他飛上天空,繼續向遠處眺望。越過了天羅山,則是一處人間仙境。無數的氣息在裡面浩蕩著,那裡是洪家七子的閉關地。尋常人根本進不去。再向遠處……則是一處深淵,那裡蟄伏著天神等身像……

洪家祖地,分明就是個乾坤小世界,一點也不比雲海宗的祖地小。

直接去天羅峰,儘快熔煉天羅傘符文。自己時間不多,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盯上。

剛剛飛出沒多久,一道龐大的神念就掃了過來,鋪天蓋地,碾壓的蒼穹轟鳴作響。而後,一道身影出現在洪錚身旁。

十五六歲的年紀,唇紅齒白的。額頭上生有黃金角,釋放不朽神光,不是別人,正是洪十一郎。

「符夕,我送你去天羅峰,你儘快熔煉符文。完成後我立刻送你出祖地,我還要進入四代先祖的寢宮!」洪十一郎說道,看向洪錚的眼神很是欣賞。

洪錚點點頭,感激的看了一眼洪十一郎,快速向天羅峰飛去。

外界,洪千嵩,洪彪,還有洪鵬緊張的看著照天鑒。當看到洪十一郎的身軀出現在洪錚身旁時,稍微鬆了口氣。有洪十一郎在,最起碼洪錚的危險會小很多。

祖地內,虛空中不時傳出漣漪,波動極為的劇烈,不斷有光芒綻放。一個又一個高手從外界被傳送進來。有的人,目標是洪家的寢宮,有的則是其他的造化之地。比如一處禁忌葯園,去採集一些大葯。

此刻想熔煉天羅傘符文的,不止洪錚一人。還有洪家其他弟子,比如小蠻王,耶釋農夫,紅蓮仙子等人。鳳丹也就是鳳蒼宇的目標不是天羅峰,而是四代先祖的寢宮。

沒有洪家血脈,難以熔煉天羅傘。所以有些外族高手很有自知之明,沒有趕往天羅峰。

洪錚與洪十一郎的速度都很快,在虛空中化為兩道長虹,撕裂了虛空。洪十一郎面色凝重,警惕的看著四周,全力防備著。所有人都知曉,這裡即將會發生一場惡戰。

洪十一郎忍不住扭頭看了看洪錚,卻發現他氣定神閑,一點也不擔心。

「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洪十一郎問道。

老子都擔心的一逼,一個搞不好這就是必死之局,你怎麼像個沒事人一樣?

洪錚淡定的點點頭:「真要擋不住也沒辦法,如果他們真要來,就把他們都留在這裡吧。」

他心中開始冷笑,想對我出手,也要掂量掂量自己一番。真以為我是軟柿子,任誰都能夠捏上一手?

咔擦!遠處天空忽然炸開,銀白色的能量覆蓋了一大片天空。一道身影出現,他渾身被仙光包裹,銀白一片。背負一對銀白羽翼。鋒芒畢露,殺機沖霄。

天刀伏龍翅,駱醒!

駱醒一出現,龐大的神念開始橫掃,鋪天蓋地而去,轉瞬間就覆蓋了洪錚。

「符夕!」駱醒站立在天際盡頭,若蓋世戰神下凡,天刀伏龍翅咔咔發光,釋放不朽神光。他周圍發出了劇烈的波動,無數圈漣漪擴散。

洪錚只看了他一眼,便絲毫不理會,速度不減,馳向天羅峰。

但下一秒,洪十一郎面色變的極為難看。

因為他們的後方,出現了一個女子。身穿血紅色大紅袍,紅唇妖艷,像是鮮血塗抹而成的一般。她芳華絕代,身材飽滿而豐潤,一臉的魅惑之色。

「喲,逃的這麼快做什麼?兩位小弟弟快過來讓姐姐看看。」顧艷嬌滴滴的說道。她的皮膚極為的白皙,嫩的像是能捏出水來。

顧艷,北腿門的底蘊天寵,被人稱為瘋子。

「瘋女人!」洪十一郎面色漸漸的變的難看起來,額骨上的通天黃金角開始發光。單單是駱醒與顧艷,已經給了他極大的壓力。後面還有高手未出,若是一起湧來的話,洪十一郎自己都感覺有隕落的危險。

「你在罵誰?」一道長虹劃過天際,破空而來,化為一名風度翩翩的男子,完顏臣,北腿門的准底蘊高手!

「符夕!」

一聲咆哮聲出現,南拳門的陳野出現了。陳野身材高大無比,比小蠻王都不差,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肌肉。一雙拳頭髮光,爬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紋路。

「今日你跑不掉!」陳野雙眸如同野獸一般,死死的盯著洪錚,充滿了怨毒之色。

而後,一道道氣息圍了過來,都是極為底蘊高手帶來的門內天才,準備在此將洪錚截殺。

洪十一郎的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

洪錚臉上漸漸出現了冷笑:「好大的陣勢啊。」

超過五六名蓋世天寵出現了,圍成了一個大圈,將洪十一郎與洪錚包圍。

「洪十一郎,你走吧,這次不為難你。」駱醒說道,他還是有些擔心,一旦在此地將洪十一郎擊殺,會引起整個洪家的反撲。但殺了符夕就不同了,這是一個剛剛進入洪家年輕至尊序列的人。而且洪家對待符夕的意見並不統一,擊殺的話,可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外界,洪千嵩與洪彪臉色也陰沉了下來。想不到三大頂尖道統為了擊殺洪錚,已經到了一種不擇手段的地步了!

「望天老祖,符夕在祖地中遇險,也只有您能夠進去救他了。」洪千嵩來到洪望天的閉關地,請求洪望天出手。

「祖地我不能進去,一旦進去,會加速我的道症,說不定會在一瞬間坐化。到時候整個洪家就完蛋了。況且,符夕這個人,我看不透,肯定有自己的手段。」洪望天說道。

「可是……」洪千嵩臉色一變,這是必死之局啊,他一個孕骨巔峰的高手,怎麼可能活命?

「沒什麼可是的,你回去吧。」洪望天有些疲憊的聲音響起。 第三百三十二章絕境

祖地之外,洪千重與洪哲幾人看著照天鑒上的縮影,眼中出現了冷笑之色。目前這個局勢,是他們很希望看到的。幾大底蘊高手同時出手,絕對能夠將符夕給擊殺。

底蘊天寵,與一般的天寵不同。那可是經歷過一次生命大進化的高手,生命層次提升。自身缺陷已經達到了七八缺的程度,對大道的感悟深厚。更是孕育出了自己的天賦神通,各個體內都覺醒了一塊初代骨。一旦釋放,有毀滅滅地之力!

「這下子,他死定了。」

「這個情況,是我們喜聞樂見的。」洪哲微笑的說道。

「是啊,任憑他有天大的本事,這次都插翅難飛了。」

駱醒一臉的懶散,絲毫不將洪錚放在眼中。在他們看來,洪錚這一次,已經成了困獸。困獸之鬥,有什麼好擔心的?

「就算你有三頭六臂,這次也逃不掉了。」陳野說道,雙眸赤紅如血鑽,渾身透發蠻荒的氣息。

「這樣吧,交出天神之淚,我能讓你死的痛快一點。」完顏臣說道,他的語氣很是溫和,像是在陳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九顆天神之淚,那可是好東西啊。一旦我們能夠得到,就能夠達到九缺的程度。再進行一次生命大進化,就可以成為無缺了!」顧艷嬌笑,「這位弟弟,將天神之淚都給我怎麼樣,我讓你在興奮中而死。」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丁香粉舌,舔了舔自己的紅唇。完顏臣等人見到這幅情景,都是心中一盪。但一想到她的本體,一個個打了個寒顫。不斷的對自己說,這是一個瘋子,絕對的瘋子!

洪錚眼神掃視了一圈,已經有十來人,將自己等人圍住了。一個個臉色玩味的看著自己。

譏諷,興奮,嘲笑,好整以暇,什麼眼神都有。

洪家其餘眾人遠遠的看的這一幕,都退的很遠。這股力量實在太恐怖了,隨便出來一個,都能夠橫掃低階的掌控之地。甚至能夠輕易的屠滅整個門派。更不要說現在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圍殺洪錚了。

洪五郎眼中出現了擔憂之色,而後再也忍不住,沖了過來:「符夕,我來幫你!」

眾人一愣,轉頭看去。當發現是洪五郎的時候,一個個眼中出現了輕蔑之色。洪五郎最多能夠與他們帶來的天寵爭鬥。但對上底蘊高手,是絲毫希望都沒有的。

「陳二,你與洪五郎修為差不多,你去陪他練練。」陳野說道。

「符夕,我也來助你。」小蠻王猶豫了很久,才大步跨來,渾身蠻血滾動,氣息滾滾,肌體寶光熾盛而又強烈。

「算我一個。」耶釋農夫與紅蓮仙子也是沖了上來。

洪錚心中很是感動,這幾人明知修為不敵,卻義無反顧的沖了上來。這讓他很是感動。

洪錚開口:「各位,量力而行,實在不行,就退走。」

「知曉。」小蠻王瓮聲瓮氣的說道,眼中戰意升起,體表霞光滔滔。

「鳳丹,你還準備等到什麼時候?」洪錚淡淡開口。

「呵,你真是麻煩,捅了這麼大的簍子,現在要我幫你擦屁股。」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蒼穹之上,烏雲凝聚,化為了一個巨大的鬼面,俯視著蒼生。

鬼圖騰!當日在雲海宗祖地內,小菩提被洪錚搶走,鳳蒼宇衝擊圖騰失敗。而後以孕骨符文,化身為鬼圖騰。

「鬼圖騰!」

「咦,洪家除了符夕,還有一個資質奇高的邊緣血脈啊!」

「這一次出現了兩名高手,不簡單啊。」

鳳蒼宇出現了,他還是以鳳丹的身份存在。他一身白衣,看上去不起眼,但就算是底蘊級別的高手,都從他的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危機。

這個人,絕對有強大的底牌!

「記住,你欠我一個人情!」鳳蒼宇說道,絲毫不擔心洪錚會被擊殺在此地。在場所有人中,鳳蒼宇是唯一一個與洪錚爆發大戰而活的好好的人。他見過太多的高手,在祖地中,被洪錚一人擊殺。從指紋聖子,到康有倫,再到洪天下,白骨成妖的骨伽羅,吞天獸一族的蓋夢波,哪一個不是死在他的手中?

「你很不凡,但是今日能阻擋我等嗎?」完顏臣說道。

鳳蒼宇溫和一笑:「不敢,你們我阻擋不了。但是你,不是鳳某的對手。」

鳳蒼宇自信無比,底蘊高手,他不是對手。但區區一個準底蘊高手,他還真沒放在眼裡。

完顏臣好歹也是個准底蘊高手,如此被輕視,自然大怒:「你在找死知道么?」

「咱倆來試試?」鳳蒼宇對著完顏臣笑了笑。

轟!完顏臣爆發了,手中出現一桿方天畫戟,向鳳蒼宇沖了過去。他一戟劈出,虛空像是被截斷。巨大的戟芒橫空而去,斬向鳳蒼宇。

鳳蒼宇臉色冷了下來,手中出現了一桿魂幡。這魂幡一出現,光華萬道,仙光擊天,直衝雲霄。濃濃的黑霧翻滾著,遮籠了一大片虛空。鳳蒼宇搖動著魂幡,頓時虛空都跟著顫動起來,甚至有裂縫出現!

無數符文噴薄出,化為一口黑色神劍,迎擊方天畫戟。

轟!這方虛空發生了大爆炸。鳳蒼宇手中的魂幡可怕無比,搖動間,有乾坤星斗浮現的景象,與虛空上的鬼臉暗合。釋放一種神異的氣息。

「移星換斗。」鳳蒼宇大吼著,魂幡上神光十萬道,周圍出現了無數異象。蒼穹上,有星河衍化的景象出現。而後,一顆又一顆星辰砸落,轟向完顏臣!

這是一種極其恐怖的景象,搖動魂幡,星河化為雨點,轟擊完顏臣。

「好強大!」

名門第一夫人 「這個鳳丹,看樣子也極其神秘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