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啟嘴角殘忍一笑!

詛咒?那是什麼?只要不是立馬就死,對契約者講詛咒簡直就是笑話中的笑話!

「給我死!」

魔帝寵妃,小狐狸被套路 隨他心念一動,暗紅色的火焰一陣狂野地翻卷!手中的王冠和周圍的黑霧一起瞬間化作了飛煙,消失不見!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骷髏王李奧瑞克!獲得血腥點35000點,自由屬性點X2,技能點X2!團隊積分300!鑽石神秘寶箱X1是否現在開啟!」

開!

周啟將身上火光一散,長長吁了口氣,破天荒地選擇了就地開啟!

空間姍姍來遲的提示聲讓他剎那間如釋重負。他到要看看這位機關算盡,一心想要復活的黑暗君王究竟能給自個兒掉落什麼好東西?

「李奧瑞克的王冠!???該物品需要鑒定后才能查看屬性。

我了個去!又來?

看到箱中的第一件道具,周啟不由一陣腹誹,他真是怕了這頂王冠了!微一躊躇,最終還是取出了一張高級鑒定捲軸隨手捏碎。事情過一過二不過三!這次空間又打算怎麼來坑自己?

「李奧瑞克的王冠。等級:遠古神話(唯一),裝備位置:頭部;防禦力350;需求力量200、精神250;該道具拾取后靈魂綁定,無法交易。物品特效:

1.列王之佑:裝備者所有屬性提升10%,自主獲得一道可吸收2000點傷害的能量護甲,護甲在吸收2000點傷害后自動消失,冷卻時間12小時。

2.王者之證:裝備后收穫的聲望獎勵提升25%,敵對勢力仇恨增長度提升50%;

3.神聖權杖:裝備者所有技能冷卻時間減少25%,可與其他道具效果累加;消耗1000點法力值,可將自身擁有的一項技能的冷卻時間立刻歸零,該特效每24小時可使用一次;

4.天賦王權:麾下召喚生物和僕從造成的傷害提升25%,受到的傷害降低50%!

PS:黑暗國王的王冠。他的瘋狂從冠身中瀰漫而出,沾染任何靠近它的食物。」

看到王冠鑒定出的屬性周啟不由一呆!這還是先前那頂用來扔地攤都嫌寒磣的王冠嗎?

眼下這東西即便用神器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減少技能25%的CDR什麼概念?如果將多個減CDR效果累積在一起,分分鐘開大,秒秒鐘反招就不再是夢想!

而指定某項技能瞬間冷卻則更加牛叉!那意味著單位時間內某項技能將得到翻倍效果,以及自身傷害力瞬間200%的爆發!

「骷髏王之怒!等級:遠古神話,裝備位置:雙手,基礎傷害:1100,需求力量300,體力200;該物品裝備后綁定。物品特效:

1.大君之怒:消耗150點能量對目標發起三次連續猛擊;若第一擊命中,第二擊,第三擊將獲得必中效果,分別造成150%和200%的基礎武器傷害,技能冷卻時間5分鐘;

2.寒霜之觸:消耗200點能量值為武器附加300點冰霜傷害,每次命中將使目標所有速度降低3%,最高可累加10次,持續時間10分鐘;

3.黑暗君王的召喚:使用權杖每殺死3名敵人後將召喚一名黑暗皇家衛士協同作戰,持續時間15分鐘,同一時間最多可同時存在6名皇家衛士;

4.禁斷狂瀾:消耗300點能量值發出一道震波,解除自身所有異常狀態並驅散周圍敵人的增益效果,同時獲得一道祝福,10秒內對所有能量傷害免疫!

PS:骷髏王用來懲罰忤逆者的武器!」

竟然是李奧瑞克手中的權杖?

看到這柄造型猙獰的重型武器,周啟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種讓張定軍放棄尋找布爾凱索雙刀的衝動。技能大君之怒的效果實在太IMBA了!5分鐘的冷卻時間相比技能造成的傷害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困者之災!等級:橙色神話,種類:特殊鑲嵌類道具(僅限於使用在有孔的項鏈和戒指上)。該物品靈魂綁定,無法交易。物品特效:

1.受縛之罰:對所有被限制技能影響的目標造成的傷害提升20%,寶石等級每提升一級,傷害增加5%;

2.困者囚籠:獲得一道光環效果,令半徑15米內的所有敵人移動速度降低10%,寶石等級每提升一級,敵人速度降低2.5%;

目前寶石等級LEVL1,最高等級LEVL5,可花費血腥點和技能點進行升級。」

兩件裝備,一顆傳奇寶石。相比之前的任務,空間依舊黑的一比。不過再看過三樣東西顯示出的牛叉屬性之後,周啟不禁輕輕一捏拳頭,真特么值了!

同李奧瑞克的王冠相比,權杖和寶石絲毫不遜色。尤其是這顆困者之災,從屬性上來看無疑是一顆效果堪稱變態的攻擊型寶石。自帶的光環效果不但能降低敵人的速度,更是能將第一條特效的增傷效果變為常駐!

算上先前獲得的受罰者之災,眼下已經有了2顆傳奇寶石在手。只要將寶石的等級提升到滿級后鑲嵌到戒指和項鏈上,自個兒的戰力立馬就會得到極大的增長!

周啟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從驚喜中冷靜下來。目光左右一掃眼前的王座大廳。李奧瑞克已然伏誅,不知道那顆隕星或者說隕星中的那個人,被他藏在了哪裡?

從天上落下的,會不會真的如胖子所說,就是那位仁義的化身——大天使長泰瑞爾? 與此同時!

新崔斯特瑞姆上空!

注視著頭頂翻滾不休的黑色濃霧。伊芙身後的阿卡拉特先知化身突然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戰錘。

隨著天地間一陣陣莊重而神聖地祈禱聲回蕩,數百道聖光如同雨落,化作道道流彩紛紛匯聚到戰錘之上!

來自天堂的無窮聖力讓虛幻的戰錘瞬間凝為實質,錘首宛如一輪浩日,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驀地!

阿卡拉特先知化身猛然一揮手臂!巨大的戰錘離手而出,宛若一顆金色的流星,拖曳著身後長長一股澎湃的能量洪流直擊遠空!

戰錘洞穿黑霧的剎那,天地間陡然為之一靜!

如此持續了片刻之後。

突然!

整個天幕宛如一張被撕碎的漁網!每一個角落都亮起了細碎的金光!

在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過後。

霎時!如同時光回朔,又似大海退潮!

將天空遮蔽了近一整天的的黑色濃霧如同活物般發出一聲低沉而痛苦的嘶吼,在一陣陣呼嘯的氣流中四下消散!

星空!

無論是正與亡靈生物英勇作戰的士兵們,還是縮身在城內的平民。每個人眼角都不由自主地變得濕潤。

周圍無時無刻不在的死亡陰影,讓他們不知多久沒有看到過頭頂這片繁星璀璨的星空了!

那一點點星光彷彿一盞盞明燈,將每一個人心中的希望瞬間點亮!

隨著永夜詛咒被驅散,眼前的這場噩夢終於要過去了嗎?

王座大廳之內,即便深處地下墓穴,距離地面不知多遠。來自天際的那聲巨響依然無比清晰地傳入了眾人的耳際。

「萬靈在上!羽蛇神給予我指引!我感到邪惡的詛咒正在退散!」

「沒錯,我從沒有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聖光的力量!」

周啟瞥了一眼口中不停發出感嘆的安拉和寇馬克,嘴角不禁一抽。這兩貨屬狗的么?竟然如此敏感。不過聽他們這麼一說,心中也頓時放心了不少。不管新崔斯特瑞姆發生了什麼,至少情況是向著好的方向在發展。

眼下就只剩找到隕星的任務了!

凱恩老頭兒是在看到聖劍「斷空」的殘片之後才發布的任務!這麼說要找到隕星的線索,很有可能著落在自家美女軍師找到的那半截斷劍之上。

一念到此,周啟眉頭一挑,沖著不遠處的黃月英使了個眼色。

黃月英微微一笑,點了點精緻的下頜,隨即皓腕一翻,掌中已然多了一截澎湃著聖潔之力的劍刃。

斷劍現身的剎那,「嗖」一聲脫離了黃月英的手掌,迅如流星直指王座的方向。卻在抵達王座後方的牆壁時,彷彿遇到了一層無形的阻隔,懸浮在空中提溜顫動不休!

在那裡了!

周啟目光一凜。果然不出所料。這柄聖劍雖然已經斷掉卻依舊保持有極高的靈性,能夠和它的主人密切關聯。

他當即身形一晃,飛身來到王座前,面對牆壁凝目一看。

學習了米莉安女士的煉金筆記之後,他的眼光與初入任務時可謂天上地下,尋常人眼中的牆壁落在他的眼裡瞬間變得大不相同。

總裁又把醋罈子打翻了 在靈覺感應的異能效果加持下。透過表層的幻像他清晰地看到,眼前的這面牆壁乃是一個被高明的幻術掩蓋住的魔法結界!

想起先前解救烏爾什的時候所遇到過的情形,他的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了麥格坦的影子。

也唯有這位曾經身為大賢者的邪惡女巫能布置下如此精密的魔法結界。

周啟微一沉吟,想要破除這道結界雖然不易卻還是能做到的。當然前提是要給自己留有足夠的時間。

不過眼下他最缺乏的恰恰就是時間。

嗯,醬紫的話,恐怕還是只有按老辦法來才行。

心中有了計較,周啟伸出手指輕觸牆壁。體內能量運轉之下,運指如風,細心地開始勾勒法陣。

絕望黎明 「黃軍師,頭兒在幹嘛呢?」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一臉不解地望向了黃月英。

「此牆壁應是一道結界,周郎只怕是在尋求破解之法。」注視著周啟的舉動,黃月英俏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好奇的神色。這人卻不知何時又學了西方世界的陣道,當真神秘的緊呢。

「哼!磨磨唧唧的,依老子的脾氣,一鎚子砸開了事!」

哎喲我去。張定軍一縮脖子,偏頭看了一眼身後滿臉不耐煩的柯南。隨即和胖子兩人互相擠了擠眼睛。這位大爺只怕是剛才沒親手斃了李奧瑞克在這生悶氣呢。

以自家頭兒的脾氣,能一腳踹開的門絕不帶用手敲的。這結界要真是那麼好砸,還用你老人家說。

結界前,看著牆壁上排列整齊的九個能量消融陣法,周啟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隨即拍了拍手一轉身將目光投向了柯南。

「柯南大爺,看來只有麻煩你了。」

柯南撇了撇嘴大步走到近前。一肩膀將周啟給擠到了一旁。

「哼!搞了半天,還不是得找到老子頭上!」

說著蠻子大爺不由分說,掄圓了膀子,口中暴喝一聲,車輪大的巨錘掀起一陣怪風,轟然一下砸落在牆壁之上!

「碰!」一聲悶響!

眾人只見半空中黑影一閃!隨即後方牆壁之上嘩啦一聲破開了一個大字形的洞口!

「呸!臭小子,你敢陰老子?」

下一秒,只見柯南張口吐去嘴裡的泥土,從洞口騰一下站直了身子。一臉火兒大地沖著周啟怒目而視!

誰知他話音剛落,只見王座后的牆壁上九個小巧精緻的法陣光芒一陣流轉。一股海潮般的幽邃能量一收一放!牆壁消散的瞬間,露出其後一個幽邃而廣闊的空間!

與王座大廳差不多大小的空間里。數十道猩紅色的光線縱橫交錯,編製成一個嚴密的能量囚籠!

氤氳地能量光線中央,一個赤裸著身軀的人影蜷縮在地。被這嚴密的囚籠困在了當中!

另有兩道能量光索彷彿毒蛇一般纏繞在他身上。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隨著一道道法力流動,明滅閃爍間,似在抽取他體內的能量!

找到了!

注視著能量囚籠中的裸男,周啟眼底不由一亮。

能量化的視野中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在這人的體內流淌著一股和自己識海深處源質種子極其近似的純凈能量。

這還是他在結束了賽博坦的戰場任務之後,第一次從其他人身上感受到這樣的力量!

至尊太君那隻老猴子曾說過。源質能量是這宇宙中最為純凈無暇的力量。能擁有並掌握這力量的毫無列外都是一方的大能或主宰!

有了源質能量在前,再加上那柄斷裂的聖劍,這人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看來死胖子從現實遊戲中獲得的信息和任務並沒有出入。

他就是泰瑞爾!

就在這時,隨空氣中一陣魔法波動,一道作貴婦裝扮的窈窕身影突然浮現在眾人眼前。在這陰暗冰冷的墓室中顯得格外刺眼!

「麥格坦?」周啟目光一眯。不出意外,這一切果然同這瘋婆子脫離不開關係。恐怕就連薩卡蘭姆大教堂下那座傳送陣也八成是她給破壞的。

「又是你這個該死的小畜生!我的天哪!你們竟然殺死了李奧瑞克?這還真是出乎我的預料呢!」

「哼!畜生兩字對男人來說還有別的意思。老妖婆,難道你已經嘗試過了?」

聽麥格坦罵得難聽,夏若冰正要開口回擊,卻不料被柯南大爺搶先開了口。

「我呸!這個老流氓!」包括和他熟識多年的涅槃閻王在內,所有人心裡都不由暗自咒罵了一聲。見過說話無恥的,卻沒見過無恥到他這樣的!

麥格坦投射過來的魔法虛影更是一陣風中凌亂,險些就此散去。柯南大爺果然不愧是戰士的幹活,這一開口就能將人給氣死!

「別以為你們幹掉了那個自大的白痴就贏了!你們永遠無法想象面對的是怎樣的存在!還有你!哈洛加斯的老混蛋,總有一天我要撕爛你的嘴!」

「說完了?」注視著麥格坦在半空緩緩消散的身影。周啟不由一怔!

結界破壞后產生的動靜將麥格坦引來不足為奇,不過她來這兒不會是罵罵街,放上兩句狠話就走吧?

當目光往落在眼前的囚籠上時,周啟瞳孔不由猛然一縮!

「喵了個咪的!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般皆是可(二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古人誠不欺我也!」

他特殊的視野中,囚籠之上能量流轉的速度比剛才不知快了多少倍!

怪不得這瘋婆子只是投射了一道幻像過來!

過載的魔法能量意味著什麼?眼前這座法力囚籠簡直就是一顆隨時可能爆炸的小型核彈!

「洛璃!」

隨周啟念頭一動,半空中一道靚麗的倩影飄落,貼身小棉襖頓時華麗麗滴出場!

「動手!要快!」

不待洛璃開口賣萌,周啟急忙分出一道神念沉聲下令。

洛璃見他神情慌急,哪裡敢怠慢!有了先前拯救烏爾什的經驗。素手一招,八面銅鏡虛影浮現,頓時將能量射線阻隔在外!

能量供應剛一斷絕,周啟身形一晃霎時沖入囚籠,一把將泰瑞爾抓起飛身便閃!

早已得他命令的尼克爾斯不由分說化作了一團黑霧將眾人一卷,隨即破開了虛空!

就在次元門即將合上的剎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