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拉丹雙手一松,火,熄了。

左手掀開丹爐。

右手往裡一探。

伴隨著焦臭味兒,十顆圓滾滾的丹藥,掏了出來。 張北羽點點頭,「到了那邊,注意安全。」鹿溪笑著說:「放心吧,我帶著電腦,到時候我們可以視頻。」

「大家暑假都有什麼打算啊?」江南雙臂撐在桌上,笑著看了一圈。

王子突然轉頭看了張北羽一眼,略帶歉意的說:「小北,我要跟父母去歐洲玩,這個暑假就不能陪你了。」張北羽笑著摸摸她的頭,「沒事,去吧。」

三寶說:「我是沒什麼吊事,就在浩海待著唄。到時候有啥事,招呼我一聲就行。」賈丁說:「冬哥這麼強的人還要繼續學習,何況是我呢。我前兩天在網上找了一家搏擊俱樂部,在首都,我準備去那待一個月。閉關修鍊,也算是去玩玩。」

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家了。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是盈海人,比如何其睿就要回家,是省內的另一個城市。小乞丐要跟父母一起去南方一個親戚家。

突然,白骨也說了一句:「北哥,暑假我要去趟韓國。知道冬哥要去美國之後,我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停下來。所以,就請求師父帶我去特訓,再打幾個比賽。」

張北羽點點頭,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白骨跟齊天一樣,可是三年級的,眼看著沒幾天就要畢業了。

「對了小北,你應該畢業了吧?」白骨笑了笑,「主動留級了。」

「哦!挺好,挺好!」不可否認,張北羽十分看重白骨。

這麼說吧,如果真的要在社會上混,跟渤原路上那些大了自己好幾歲,甚至十幾歲的人打,整個[四方]也就四個人能出來比劃比劃,張北羽、立冬、白骨、賈丁。其他真的是差了太多,不過這事也不好說,也許像三寶、南八虎這種瘋子,也能憑藉一股衝勁打一打。

本來跟白骨的對話已經結束。但她自己又主動說了一句,「主動留級,主要是想跟大家在一起,另一個原因是…」說著,她抬頭看了江南一眼。

這個動作實在太明顯了,在座的每一個人都覺得有些奇怪。

江南更是神經一緊。但他相信,白骨絕對不會在這種場合下說出…

「我跟小雅分手了。」

眾人一片沉默,江南在心中長舒一口氣。這件事他是知道的,是某一次兩人在床上酣戰時,白骨跟他說的。沒錯,兩人還一直在私下裡保持著「炮友」關係。

玄天魔帝 江南幾次三番下決心要停止這種荒謬的關係,可是,一次次被白骨極盡魅惑的姿態瓦解。甚至,他已經從心底開始慢慢接受這種關係,極度危險的關係…

張北羽慌了一下,「那個…小白啊,吵個架啥的也挺正常的,我跟她們倆也經常吵。」他只能試探安慰幾句,還以為兩人只是吵架,並不知道白骨真實的想法。

白骨苦笑一聲,一隻手揉了揉臉,「我的事,大家都知道。前些天,小雅帶我去見了她的父母,想公開我們的關係。結果是,被罵的狗血淋頭,我也被趕了出來,而她被軟禁起來。後來,我就開始思考自己的問題,我覺得現在,我應該找一個男人。」

張北羽乾笑了兩聲,「好,好。小白,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們肯定挺你!」

「真的么?」白骨抬頭看了他一眼。張北羽理所當然的點頭,「當然啊!」

「好,謝謝北哥。」白骨輕笑著,猛然轉頭看向江南,「那麼南哥呢,會挺我么?」

江南這麼沉穩的人,當即懵了。他正猶豫不知如何回答,身邊的莫一然輕笑著說:「當然咯,我跟你南哥都會支持你的!雙雁帥哥很多哦,要不要幫你介紹一個,嘿嘿。」

白骨淡淡搖頭,「不用了,謝謝嫂子。」

江南跟著笑了兩聲,馬上岔開了話題,對萬里說:「二嫂!你暑假準備怎麼過啊?」

聽到「二嫂」,萬里還沒反應過來,張北羽碰了她一下,她才回過神。先是幽怨的白了江南一眼,才緩緩開口說:「準備學點什麼,但又不知道學什麼。」她一隻手托著下巴,一副思考的神情,「要不我跟小白一起去韓國學跆拳道吧,還是找個什麼散打速成班呢。」

「喲,還準備入行了。」王子輕輕撩動短髮,酸溜溜的說了一句。

萬里啪的一拍桌子,「不用你跟我嘚瑟,等我學成了,第一個收拾你!」王子滿不在意的哼了一聲,「姐的棒球棍等著你!」

看著兩女撕逼,眾人都是抿嘴偷笑。張北羽坐在中間臉都黑了。

……

這一晚,大家天南海北的聊,一邊聊還一邊喝,直到凌晨兩點才各自回房休息。別墅那邊更是High爆了,據說有六七個人抱得美人歸。

第二天下午,江南安排車子把大家送回去。

隔天就是立冬和鹿溪出發的時候,兩人很早就收拾好行李,張北羽和江南特意租了輛車送兩人去機場。

安檢之前。

張北羽神色有些落寞,一手緊緊抓住立冬的肩膀,「冬子,到了那邊,一定要小心!我經常聽人說,那邊治安比咱們這邊差多了。而且你去了又是打拳,在那種環境下…我真的…唉!」或許是覺得說出來不吉利,他把話又咽下去。

立冬咬了咬牙,顯然感受到張北羽的關心,「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和小鹿。我總歸要不斷前進,如果我停下,誰來撐起[四方]的門面,你又不行!哈哈!」

張北羽沒什麼心思跟他開玩笑,只能輕嘆一聲。江南也過來拍拍立冬的肩膀,「到了那邊,千萬別逞強。如果真的遇見什麼事了,能用錢解決就用錢,如果錢不夠就說一聲,這邊馬上給你打過去。」

「明白!」立冬重重點頭。

「哎呀,行了行了,三個大老爺們肉麻死了!」鹿溪笑著說,「我們是在紐約,治安不差,在那邊租的公寓也不偏,哪有那麼多危險。再說了,我聯繫的那傢俱樂部是正規的,人家也不是打黑拳的,安啦!安啦!」

張北羽微微額首,「反正…你們倆保重!記得!每天視頻!如果我沒空就找江南,江南沒空找萬里,總之每天得報一次平安!」

「行,我記住了。你倆先回吧。」說完,立冬拖著兩個箱子,即刻轉身朝裡面走。或許是不想讓大家看見他難過的樣子。

我在路邊撿了個藝人 鹿溪忽然伸手抓住了張北羽和江南,兩人都是一愣。

「簡單說兩句。以前我跟冬冬一樣,沒有朋友,但是…你們的確讓感受到…友情的力量!謝謝!」

說完,燦爛的笑了一下,轉身走進安檢。

張北羽和江南站在原地,默默望著兩人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視線中,才離開機場。

回去的路上。

「該走的都走了,大家都很努力啊!」正在開車的江南由衷的嘆了一聲。

的確,幾個當家紅棍都在暑假安排了特訓。這是很令人欣慰的。

「是啊,咱們倆也別閑著了。」張北羽回道。

江南一聽,哭喪著臉說:「大哥!換個人給你飛撲克吧!」

「飛撲克只是其中之一。」張北羽目視前方,微微笑著,正聲說道:「這個暑假,我們要賺錢!」 嘭!

帝霸 一聲巨響,炸爐了。

不是喬拉丹的丹爐炸了。

是三須真人的丹爐炸了。

可憐這三須真人,坐在喬拉丹旁邊算是倒霉到家了,莫說他本就煉丹水平普普通通,就算是大師級的水準,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

明明都聞到焦臭味兒了。

明明是已經燒焦了。

可是。

偏偏。

十顆築基破境丹啊,十顆啊!

天崩地裂,五雷轟頂!

「不可能,不可能,假的,你作弊,你肯定是在作弊!」

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連自己的丹爐炸了都不顧了,直勾勾的盯著喬拉丹手裡的那十顆築基破境丹,那樣子,打死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一口咬定喬拉丹是在作弊。

作弊?

還真讓他給猜對了,就是在作弊。

在右手伸進丹爐的那一剎那,喬拉丹心念一動,打開了神龍逆鱗的須彌空間,將這一丹爐的廢渣收進去的同時,又取出了十顆築基破境丹。

這作弊技巧,神不知鬼不覺!

也是逼急了。

根本就不會煉丹,都燒焦了。

饕餮鼎倒是會煉。

可是,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撅著那啥拉丹吧。

所以,就只能這樣了。

至於會不會被人發現,被發現后又會面臨什麼懲罰,這一些,喬拉丹絲毫不放在心上。

「你說我作弊?證據!動機!」

喬拉丹斜著眼睛,跟三須真人要證據。

三須真人鼠軀一震,傻眼了。

證據?

根本就沒有證據。

瞅瞅那丹爐,乾乾淨淨的,除了焦臭味兒,啥都沒有,根本就沒留下任何證據,反倒是喬拉丹手裡的那十顆築基破境丹,鐵證如山。

至於動機,三須真人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喬拉丹作弊的動機。

自掏腰包取出十顆築基破境丹?

怎麼可能!

築基破境丹可不是那些普通丹藥,這東西哪怕是下品的,一顆也值上千靈石,這十顆加起來,上萬的靈石呢。

就算龍虎寺會回收,可是,三顆之外的才回收,下品的才五百靈石,算下來,也就三千五,就算是加上比賽晉級獎勵的那一千靈石,也才四千五,還虧了五千五靈石呢。

正常人沒這麼乾的!

所以,理智告訴三須真人,眼前的這一切,是真的,藥材,確實燒焦了,也確實煉出了十顆築基破境丹。

難道這才是築基破境丹的正確煉製方法?

難道前半輩子學的煉丹術都是假的?

三須真人的三觀,崩塌了。

喬拉丹才沒工夫管他呢。

盤膝坐在地上,等待那些丑尼姑上前驗收。

陸陸續續的,有不少修士已經結束煉丹。

有實力強的,輕鬆過關,卻也有實力不足或運氣不佳的,只能嘆息止步。

「唉,差一點兒啊,三顆中品三顆下品啊,要是能再出一顆,哪怕是下品也成啊!」

「你呀,知足吧,你知道我煉出了什麼來么?一顆上品兩顆中品啊!就這水準,放在外面估計能震死一群人,這裡倒好,根本就晉不了級。」

「咦?這不是徐真人么,怎麼一臉沮喪,不會是被淘汰了吧?」

「擦,哪壺不開提哪壺,難不成你晉級了?」

「晉級個毛,我本就沒指望能晉級!」

「擦,那你還取笑老子!」

「老子高興!」

「……」

一輪比賽,原本上千名煉丹師,竟足足被淘汰掉了八成之多,只有不到二百人晉級下一輪。

一部分被淘汰之人,心情沮喪,直接離開了龍虎山。

卻也有不少被淘汰之人,或抱著學習的態度,或抱著看熱鬧的心態,繼續留在此地。

這其中,有喬拉丹的一個熟人,就是那三須真人。

「作弊,這小子肯定是在作弊。」

「本真人已經結丹境了,都被淘汰了,你區區一個鍊氣境的黃毛小兒,怎麼可能會煉出十顆成丹,肯定是作弊!」

「跟你耗上了,本真人發誓,一定會找到你作弊的證據,一定要撕下你的假面!」

得了。

跟喬拉丹較上真了。

這三須真人,目不斜視,不理睬那些成名已久的宗師級煉丹師,兩隻三角眼,只釘在喬拉丹一人身上,鐵了心的要找到證據。

末世無限吞噬 第二輪比賽,開始了。

淘汰了八成的修士,剩下這二百人,坐在廣場之上,空蕩蕩的。

丑尼姑們再次登場,將丹方和藥材分發給眾人。

又是一記大手筆!

「十、十、十年的壽元丹?」

「我擦,不會是看錯了吧,壽元丹的丹方?」

「這!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龍虎寺莫不是瘋了吧?怎麼連這等丹方都拿出來了?」

「不行,煉製出來的丹藥,老子要自己服用,多少錢都不賣!」

「降龍師太,老朽不才,想要問上一句,這多餘的丹藥,老朽可否留著自己服用,若是需要靈石購買的話,老朽倒也有些!」

都被驚到了。

修士最怕的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