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只有在自己周圍設定了這麼多的機關,才能夠睡得著覺?

是不是這隻耿鬼在你的身邊,才會覺得有些安心?」青木翹起了二郎腿。

死亡三連問。

聞言,原本還有點娛樂氣息的房間里,又陷入了寂靜。

除了牆壁上的機械鐘錶的指針在轉動時發出聲響外,就沒有任何的聲音。

賈維斯的臉色又變成了原本難看地樣子。

好像是心中有什麼鬱結,再次到了一杯酒,一口喝下。

壯膽。

「閣下有什麼話就直說吧,能夠直接找到我,並且以如此快地破解了我的機關,身邊還有如此強大的精靈,阿佐特王國內並沒有你這麼一號人,說說你的身份,你的目的吧。」賈維斯盯著青木,就像是要把他看穿。

啪啪啪啪——

青木鼓起掌。

姿態要擺足,裝也要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很簡單,我是來幫助你的。」青木坦言道。

然後繼續說道,「至於我的身份…的確不是阿佐特王國的人,但我卻比你還要了解這個國家,包括你們國家的習俗,你們引以為傲的神秘科學,以及…你們的科學天才,艾利法斯。」

「幫我?怎麼幫我?又幫我做什麼?」賈維斯笑著說道,笑中帶著一絲不屑。

「你不過是一個外人。

難道不知道我的父親是阿佐特王國的頭等大臣,而我繼承了他的爵位,現在的我無論是地位還是金錢,都是阿佐特王國之最。

又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說著說著,賈維斯臉上的笑容更甚。

「是嗎?」青木似笑非笑地說道,但其中調侃的意味卻是誰都能夠品出來。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賈維斯!

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因為你的父親罷了,別說你自己不知道,你在阿佐特王國內不過是一個笑話。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嘲諷你,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覬覦著你這個所謂的一號大臣的爵位。」

青木沒有絲毫留情,直接將賈維斯最大的傷疤揭開,將其曝露在陽光下。

「…」

賈維斯的臉色漲紅,可能是想要反駁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又可能只是被氣著了,或者說是喝了酒臉色有些紅。

誰知道呢?

沉默再次在兩人之間產生。

許久。

「那你能幫我什麼?」賈維斯開口得有些艱難。

「權利!地位!肯定!以及…尊敬!」青木吐出了幾個詞。

一個個都像是子彈,抨擊在賈維斯的心頭。

賈維斯表情複雜。

青木所說的東西,正是他現在所真正需要的。

對應著地位的權利,以及整個阿佐特王國臣民的尊敬。

「那我需要付出什麼?」賈維斯問道。

不可能出現無緣無故的幫助,這是在他的父親離去后,賈維斯所學到的第一個道理。

「忠誠!」

————————————

第二更!求月票!大家有空記得幫槿木點個贊呦,(づ ̄3 ̄)づ。 忠誠。

僅僅只是兩個字,但其中包含的東西太多了。

賈維斯不可能因為青木的幾句話,就直接做到這一步。

「先不說別的,我就算說出了忠誠,你能否相信,這就是一個很大問題。

還有我為什麼相信你?就憑你一個外人。」賈維斯問道。

青木點點頭,「很簡單。

你的父親作為最接近艾利法斯的人,相信他對艾利法斯的研究成果做過很多的研究。

那麼你應給也是得到了他所留給你的所有『財富』。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個東西?…『魂心』。」

「魂心!」

聽到這兩個字,賈維斯的瞳孔驟然收縮。

握著酒杯的手也是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有些許酒灑落,沾濕了他的手,他卻沒反應。

「你居然知道魂心?!」賈維斯問道。

青木笑而不語。

「現在,你覺得我能夠做到嗎?」青木問道。

「…」

賈維斯再次陷入沉默。

「至於你說的,我不相信你話語中的忠誠,的確,我無法做到這一點,但我卻有辦法能夠讓我相信你。」青木再次說道。

說完,直接站了起來,來到了賈維斯的面前。

「怎麼…」賈維斯剛剛想問。

青木卻是直接抬起右手,低喝一聲,「不要抵抗!」

說著,右手手掌直接拍在賈維斯的額頭,並且抓住了他的腦袋。

一瞬間,賈維斯就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正要進入到自己的腦袋。

有心想要阻攔,但卻想到了之前青木讓自己不要抵抗。

還在猶豫的剎那,青木卻是直接在他的腦中種下了和薔薇腦中一樣的東西。

甚至因為超能力的達到了高級層次,這次種下的這枚超能力種,比在薔薇腦中種下的那枚更加強大。

只要青木願意,隨時都能夠引爆這枚超能力種。

「你…做了什麼?」賈維斯扶著腦袋問道。

青木笑了笑,「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忠誠。」

隨後解釋道,「我在你腦中種下了一枚超能力種,只要我願意,隨時都能夠引爆這枚超能力種,而且這個東西除了我之外,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解除。」

之前還是中級超能力者的時候,就沒有人能夠解除,更別說現在都達到了高級超能力者。

「你!!我都還沒有答應!」賈維斯臉色驟變。

這不就意味著自己的命現在已經被人握在了手中。

「不,不,不,在我能種下的一瞬間,其實你已經答應了,否則超能力種是無法種下的。」青木擺擺手說道。

賈維斯的臉色變幻著。

其實青木說的沒錯。

只是那時候的他有些猶豫,但現在青木卻是直接幫他做出了決定。

「任何對我有不好的念頭,我都能夠感應到哦,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青木似笑非笑地說道。

其中究竟有多少真實的可信度,就不得而知了。

隨後青木打了一個響指。

就好像是觸碰了什麼機關,賈維斯的腦袋劇烈的疼痛起來。

「這就是稍微給你證明一下我的控制力,放心,真正引爆超能力種,不會出現這種疼痛,因為你的腦袋會直接…嘭!」青木的手掌由合攏到撐開,做了一個爆炸的動作。

賈維斯心有餘悸,剛剛腦中的刺痛讓他差點直接暈過去。

現在他不懷疑青木所說的超能力種的真實性了。

只是這麼莫名其寶地被人給控制住了,無論是誰,心情都不會好。

可是現在是真的自己的小命被人捏在了是手中。

「這個勳章你收好,以後會有源源不斷地人進入阿佐特,他們會成為你的手下,幫你做事,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努力做你的研究,然後好好的成為真正的一號大臣就可以了。」說著,青木從懷中拿出了一枚勳章遞給了他。

這是閃焰隊的勳章。

到時候青木會給弗拉達利關照他。

雖然說,現在的賈維斯,還無法展現出他的價值,但青木卻是知道他會走到哪一步。

只是需要有個人去給他擴寬眼界,而這個人就只能是青木。

賈維斯接過勳章。

這是閃焰隊大隊長的身份徽章,從這一刻起,他就是閃焰隊的大隊長了。

至於其中的條條框框和各種東西,青木都不會去管,自然會有人給他說明。

「然後,這裡有三枚精靈球,也都給你,其中的精靈沒有一隻比你現在的耿鬼弱,希望你能夠儘快把他們都收服,我相信這點應該難不倒你吧?」青木從身上拿出三枚精靈球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聞言,賈維斯一愣。

旋即就是狂喜!

連連點頭,將這三枚精靈球收了起來。

其價值賈維斯再了解不過。

又是三隻天王級精靈!

雖然阿佐特以神秘科學為至高榮耀,但卻不代表他們完全與精靈脫軌。

國家的基本力量還是精靈。

精靈也是守衛整個王國的最主要的力量。

「多謝…大人。」賈維斯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恭敬。

大棒加蘿蔔,無論是對誰,無論對方有沒有看出這個手法,只是這樣做,就很難有人會拒絕。

「你把關於艾利法斯的所有資料都拿來給我看看,然後你自己去收服這三隻精靈吧,等你熟悉得差不多了,我們還需要演一場戲才行。」青木擺擺手說道。

旋即,賈維斯立刻將關於艾利法斯的所有資料和研究成果都搬到了青木面前的桌子上。

小山包一樣的書籍堆。

看著它們青木的眼角有些抽搐,沒有存儲信息的電腦,還真是麻煩。

不過還是一本本老實地看了起來。

一目十行,晶元掃描的速度很快。

不管怎麼說,想要真的把魂心給分析出來,無論是對神秘科學還是對艾利法斯這個人,都要做深入的研究才行。

而且神秘科學,說不定也能夠給青木一些驚喜。

至於基維斯,出去收服青木所給他的精靈了。

這些精靈都是在三神島的時候,錦川家族那人的精靈,其中有兩隻給了薔薇,現在三隻給了賈維斯,一隻換取了資源,還剩一隻留在手中,青木也準備獎勵給手下。

擁有實力才能更好地給自己做事。

雖然不是自己從小培養起來的精靈,戰力可能無法完全發揮出來,但畢竟是天王級精靈,哪怕只是發揮出一部分,也足夠了。

現在青木自己也有一點實力,布局就可以一點點開始了。

——————————————

第三更!求月票!大家有空記得幫槿木點個贊呦,(づ ̄3 ̄)づ。 兩天後。

青木在賈維斯的書房中。

將這些書籍的內容全都掃描進了晶元中。

另外賈維斯也在這兩天完成了對三隻天王級精靈的掌控。

兩天後也正是阿佐特王國開啟早會的時刻。

因為現在阿佐特王國的國王年事已高,小王子又因為年齡比較小,無法參政,所以早會也不是每天都開。

隔一段時間彙報一下。

這次早會就是青木和賈維斯準備演戲的場所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