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台下,鄒虎不無擔心的道:「師弟,好好表現啊!師傅他現在可是與你綁在一起了,你可千萬別讓聖子給轟下台了……」

「師兄放心吧!歷來都是我打人,你見誰打過我?聖子也不行,惹怒我照打不誤!」韓星笑著道。啊!

站在韓星旁邊的殷凌只是說了句:「我們都知道你是誰,你要小心啊……」便不再多言了,竟自悄悄躲在一邊擦眼淚去了。

反倒是台上的厲陰風桀桀笑道:「那小友,儘管放開手腳打,我們三人很看好你……」他的聲音將所有人的耳鼓都震的嗡嗡作響。

莫仙機與那玄神子,眼神落在厲陰風與王啟武身上,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這三人修為之高,人所皆知,現今這個孫不二能被他們看上眼,絕非簡單人物……

「保護聖子……」二人眉毛不約而同的擰了起來,暗自做準備!

「快上台吧,時間到了……」古向天在台上催促道。

「來了……」韓星話說的狠,但行動起來卻十分低調。

眾人期待的他全身戰力澎湃,身上光華一閃,騰空一躍,衝上台去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他在四處尋找登上生死台的台階,尋了一圈也沒有找到,最後,自已乾脆搬了把梯子爬了上去。

「他不是韓星,此人誤我大事也……」霎時間,古向天像是在炎熱的夏天,被人兜頭澆了一盆冷水一樣,連心都涼透了。

「哈哈……龍淵宗宗主的腦子進水了吧,竟然派這麼個修為低下的弟子上台與聖子對陣,這不是耗子舔貓屁股找死嗎?」

「你信不信?他在台上都呆不了十息時間,就會被斬成一堆肉渣!他這是癩蛤蟆跳油鍋自已尋死啊!」

這小子瘋了么?一眾修士看到這般景象無不譏誚。 就在眾多人為韓星喝倒彩之際,白龍海卻微皺眉頭……

他在思索,一個連十丈高台都飛不上來的修士,哪來的這般強大的勇氣和自信,敢上台來挑戰自己?

白龍海眼神微微眯起,落在韓星身上,喝道:「凡是上台來的皆是各大門派年輕一代頂尖的俊傑,你是何人?敢上台來放肆?」

韓星低調,並非是懼怕白龍海,而是怕忽然爆發氣勢,引起別人的懷疑,進而被揭穿了身份,將自己阻於台下,現在己經上得台來,他便不怕了。

只是他沒有突然張狂,他就像一匹狼,牙齒一點點往外露。

「俊傑?你覺得自己很強大嗎?我渺小,你強大,越是這樣,待將你擊敗踩在腳下,我便越有成就感!只是不知道你是否真的強大?可別自己打臉啊!」韓星雙手抱著雙肩,冷冷一笑,寒聲道。

「難道是扮豬吃虎?」白龍海覺得對方根本就不懼於他,便將其神念無聲無息的撒了開來,試圖看穿韓星的真正修為。

可神念探察后的結果,讓他大感意外,在韓星身上他查覺不到一絲的強者氣息,就連他身前一丈附近都沒有異常的靈氣波動,完完全全就是一個黃級戰者。

「不知死活!我豈是你這種廢物角色所能敵對的存在,我就是自縛一隻手,照樣也能打斷你的骨頭,我要像拍死一隻蒼蠅一樣斃掉你!」白龍海的聲音沉渾有力,充滿霸氣。

他周身被電芒籠罩,背負著一隻手,另一隻手從手腕到手臂衝出一道道雷電神芒聚積在半空,力量瞬間爆發,從半空中幻化出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

這隻青色的巨掌在電閃雷鳴中似一片烏雲慢慢地成型,很快變得凝實。

「滅世雷雲掌!」在白龍海眼眸森然,冷笑聲中,巨掌帶著無比龐大的雷電能量和無邊的殺意,向韓星當頭拍了下去。

他要讓韓星當場形神俱滅,以報他剛才口無遮攔對自己的侮辱!

化掌為雲,掌握雷電,這是一種驚世的大殺術,沒有戰尊後期的修為根本施展不出來。

可不知為何,此刻的韓星卻是不閃不避。

他似乎是被震住了,眼睜睜的看著巨掌夾帶著轟隆隆的雷光電閃朝自己頭頂落下。

「轟隆隆——」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半空中那雷電交加宛如要滅世的手掌,攜帶滔天的威勢,轟然落下!

眼前一幕,頓時令生死台上的各家掌門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這太可怕了……戰尊出手,滅殺一個黃級戰者,根本沒有懸念!」

「完了,這小子被嚇傻了,下一刻就是個死!」

「就憑他那裡會是天璇聖地聖子的對手,沒想到這場比斗這麼快就結束了!」

一時間,各派掌門紛紛起身觀望,其中更是夾雜著不少失望、討好的聲音。

眾人本以為有場好戲看了,沒想到這孫不二他連一掌之威都經受不起!

便在此時,一道聲音傳入白龍海耳中:「你敢對我動用雷霆之力,我便將你這門神通打散、收了!且看你我究竟誰更強!」

韓星動也不動,直到那巨掌的力量席捲全身之際,才冷哼一聲,抬手在前隨意一拍,低喝道:「吞噬!」

嘭!就在眾人以為韓星無力回天、必死無疑之際,卻見一道無比龐大、帶著毀滅性的旋渦吸力從他身上爆發了出來。

悶響之中,韓星身上黑袍隨之鼓盪,裂裂作響,狂潮巨浪般的力量衝天倒卷,彷彿要將白龍海掌中所發出的雷霆之力,全都吸陷入其中,攪為粉末。

拍出的無盡雷霆之力,被他身上的吸力所牽引,落速更快,宛若密密麻麻、一道道雷龍一般,無盡雷光張牙舞爪的融入韓星體內。

「爆爆爆!!!哈哈哈……」白龍海瘋狂大喝,狂笑!

這樣的威勢攻擊,就是一整座山都能炸成齏粉!

白龍海現在只想等這一掌之後,應該用一種什麼樣的口吻,讓天璇聖地的二位長老來重新認識自已,順便再調侃、教訓一下其他各大門派的俊傑們幾句。

突然,他覺著自己有點眼花了……自己如同被雷轟電掣了一般,臉色霎時間變成了暗灰,吃驚的嘴都合攏不上了……

他直愣愣的看著韓星,露出怎麼也不可理解的神情……

因為所有的雷霆之力盡落在韓星身上,他仍舊巍然不動!

而且看得出來,他竟沒有保留半點的護身威能,當真是將所有的雷霆萬鈞力量,靠肉體抗了下來,而且全部納入到了體內!

眾目睽睽之下,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難道他是銅頭鐵骨不成?

自己拍出的這一掌,威力之大,相信就算是一百個孫不二全都綁在一起,也未必能擋的住這如此恐怖的一擊!

可他現在,非但沒被自己拍爆,而且還活著!

非但是活著,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抽取自己體內剩餘的雷霆之力,自己的手掌似被定住了一般!

他感覺自己快要被驚的瘋了!

別人瘋了,韓星卻清醒的很……

就白龍海那巨掌帶著無邊的雷霆之力,將要劈上韓星天靈蓋之際,他口中發出一道悶哼:「控雷訣!」

他雙手打出繁奧的手勢,瞬間有符文從十指跳躍,隨著這些法訣的打出,一股神秘力量催發了他的丹田部位,裡面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雷鳴聲。

「雷池大陣,開啟!」頓時,他體內的雷池如同一顆星辰在丹田中閃爍,裡面有無數被煉化了的雷水電液在流淌。

他觸發了「九天雷霆大術」,讓雷池在體內緩緩運轉起來,將白龍海發出的洶湧澎湃的雷光,盡被吸入到了雷池之中,讓那裡越發的璀璨起來。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煉化!」隨著一聲低喝,瞬間進入體內的無數雷光齊齊一顫,被雷池吞噬。

更有不少雷霆被他天雷淬體之法,煉化瘋狂修補了肉身!

無數雷霆被煉化,讓韓星再也壓制不住氣勢,渾身混元戰力頓時暴漲!

白海龍隨著韓星的動作,「滅世雷雲掌」在體內聚起的雷霆萬鈞之力竟齊齊一顫,隨即消耗殆盡。

這一切發生,說來複雜,其實不過是在瞬息之事。

韓星氣定神閑地站在這裡,望著面前驚魂不定的白龍海,他仰了仰脖子,嘖嘖兩聲,嘲笑道:「你媽了個巴子,老子站著讓你打,你打夠了吧?你不是強嗎?怎麼一巴掌沒打死我?」

白龍海一愣,正琢磨這事呢……是啊,怎麼沒打死他呢?

韓星冷笑一聲:「噢,忘了告訴你,什麼天雷呀、地雷呀、滾雷啊……等等、等等,總之凡是雷,對老子就沒用!」

「你看看你……把老子很瘦弱的身板,硬是打得比剛才強壯多了,你沒見我現在氣勢大盛嗎?既然你讓我由弱變強,閑著也是浪費,就該找個地方消消火,待我就還你一掌!」

「九天雷霆大術……起手式!」也不見他有任何動作,磨盤一般的大手便起在空中,霎時間並指如劍,向下揮斬而去。

一紙契約:獨寵呆萌妻 巨掌有如一把神劍,發出隆隆聲響,帶著雷音激射著向白龍海的腦袋上斬來!

白龍海他想躲都來不及了,這是韓星在荒古秘地所得欻火大神九天雷霆大術所記載的一種無上秘術,雖只是起手勢也極其可怕!

一片閃電劃過,大手化成的劍印威力絕倫,他完全被封在了下方。

韓星的聲音不大,卻無情而冷漠,道:「哎哎……這不是我打你,是你自己在打自己,因為我所用的雷霆力量,完全是剛才拜你所賜,我只是還給你罷了,你不是要拍蒼蠅一樣斃掉我嗎,那我就打你下十八層地獄!」

他嘴上沒有任何豪言壯語,動作銳利無比!

「咔嚓!」

白龍海頭一偏,一道雷光將他肩頭擊的粉碎,人一下子橫飛了出去。

他伸手將血脈封堵。若非他的神體生命力強大無匹,換作其它人,只怕當場就會昏厥!

「噗……」白龍海仰面朝天噴出一口鮮血。

這口血與傷勢完全沒有關係,純粹是胸中憋悶噴發而出的!

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螻蟻般的黃級戰者,能傾刻間被自已搞偽修為大增?又能借又自己的力量,差點讓自己命喪九泉!

而且還被他劈頭蓋臉的嘲笑……!

他那裡知道,韓星只是拿他當遮掩,才好爆發出修為。

若是看在他差點斬了陸千夜的面子上,這一掌直接就斬脖子上了!

一片寂靜……

此刻,所有人的腦子都是一片空白,他們一個個盡都呆愣的瞪著眼睛、張著嘴,滿臉的不可置信……

雙方真實實力相差懸殊,死的本該是弱者,現在卻反過來了,傳說中的神體、超級大派的聖子,僅一個照面就差點讓人一掌打死!

但,不管他們信不信,在揉過眼晴之後,意識總算清醒了,順著白龍海左肩上的碗口大傷口看去,連他身後的景觀都能看見,就像當胸開了個天窗一般……

「小兔崽子,你竟敢傷我家聖子,拿命來!」莫仙機一聲怒吼,如雷霆出擊,迅疾而凌厲,直接向韓星揮掌撲殺而來!

這邊廂,厲陰天鬼魅般的身影動了,他一聲厲嘯,撥身而起,也一拳向前轟出!

「你什麼意思?為何攔住老夫?」莫仙機神色一冷,喝道。

厲陰天桀桀怪笑,道:「沒有什意思,這位小友與我有緣,我看不慣你以大欺小,才阻你。你家聖子的命是命,難道他殺別人的命不是命?

「住手,莫長老,你先退後,剛才只是意外,這點傷於我無大礙,我一人戰這個螻蟻廢物,足以!」白龍海咬牙止住了二人的爭鬥。

同時,無盡的殺氣,如狂潮從他身上浩蕩而出。

顯然,他動了真怒,要斬韓星於生死台上!

所有人都感覺到這股殺機,這是一種不屬於戰尊境的恐怖道力……地級戰聖! 秦洲大陸戰尊境就可列為強者行列,地級戰聖非但少之又少,就是有,也多為那些隱於宗門不輕易拋頭露面的老怪物。

白龍海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足以表明他的修為深不可測!

難道他己達到了傳說中的地級戰聖境界?

各家掌門吃驚,就連天璇聖地的二位長老對自家這位聖子把自己隱藏的如此之深,也感到吃驚非小。

「看來聖子的師承是一個秘密,所以他才雪藏自己……不惜用『紈絝』的行為來迷惑眾人,看來這裡面大有深意啊!」莫天機對玄神子耳語道:「越是這樣,我倆越不能讓他出任何三長兩短,否則回去斷難交待!」

「年紀輕輕便達到了這般修為,可謂是鳳毛麟角啊!可惜,剛才被那孫不二乘其大意之機先行重創,但此刻,觀他縱然重傷在身,這勝負的結局只怕也會頃刻逆轉!」

生死台上眾多的掌門再看韓星時,都暗中搖頭……他們就像一群牆頭草,頃刻之間又倒向了白龍海一邊。

「別看孫不二靠秘術吸取了白龍海的雷霆之力,但這和修士吃增功丹一樣,就是增加了一些修為也是短暫,當真生死搏鬥,靠的還是真實水平。」

「似孫不二這種瞎貓撞上死耗子的事,太凡修行者皆都遇到過,但現在兩者之間要亮出真實的實力來比斗,自然勝負就會立判,等著看吧,他會死的很慘。」

但也有人替韓星惋惜……

「宗主,這孫不二也是個修行的好苗子,此戰他打也是個輸,不打也是個輸,如果就此隕落在台上,是否有點可惜啊!你看……」

「挑戰地級戰聖,那是絕無可能,別說他一個小小的黃級戰者,就是我等長老上去,也是無可奈何,你若不服大可上去一試……」

古向天聽了這些話,面色陰晴,有些舉棋不定……

他吃不準下一步會發生什麼,那孫不二明明是個黃級戰者,螻蟻一樣的東西,但何以殷天祥要力薦……難道真的會是「他」?

一想到這些,古向天的眼中隱隱有驚駭之意閃過,他決意將此戰進行到底!

「轟!」

轉眼之間,白龍海的氣勢己經升至到了巔峰,天地間的靈力頃刻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源源不斷的進入到了他的身內,他渾身爆發出了一陣金色的光暈,宛若一尊神明。

一聲巨響,天地震動。

白龍海整個人宛若衝天利箭衝天而起,他所屹立的天空,突然變成了一片血紅,有九個太陽從他背後冉冉升起。

太陽如同燃燒火焰的金烏,霞光萬道的羽翼張開,刺的人睜不開眼目。

只是令人奇異的是,每個金烏皆被一桿粗如井口符文繚繞的巨箭所洞穿,掛在箭簇上,就像箭的前端頂著個巨大的火球。

九支巨箭簇擁著九隻烈炎騰飛的金烏熊熊閃耀,令所有的人頓感熱風撲面,刺燙不已。

「九陽焚天!」所有人全都震驚。

「不愧為神體,他竟能以射鵰斬龍劍為引,升起了這荒古異相,要借用九隻金烏之力,來斬殺這孫不二!」

此刻,白龍海殺念衝天,從九支利箭上衝出一道道神芒,繚繞在他的身上。

他要將這天地的極陽之力接引過來,彌補自己損失的力量。

他身上光芒萬丈,肩頭的血洞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行修復,片刻便恢復如初。

各門各派的長老,相互對視一眼,向白龍海看去,饒是他們修為高深,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敬畏之色。

唯有那莫仙機與玄神子臉上笑意一片,二人看了一眼厲陰天,道:「我二人不先與你斗,你留在這給孫不二收屍吧!」

突然出現的變化,讓厲陰天也是面色一緊,但在下一刻,他又全身放鬆,神色霎時間恢復了平靜。

因為,他在孫不二的臉上,沒有看到任何驚慌,反而感覺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