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陽回過神來,傻傻一笑。

「你們在笑什麼呢?」羅陽裝糊塗道。

「蘇老師,你看他還在裝。」洪佳欣一針見血道。 「你小子是怎麼找到我們兩人的?難道你跟蹤了我們?」

石阿歸看著從空中下來的秦昊笑罵說道,直接一拳輕輕的捶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秦昊被石阿歸輕輕的錘了一拳無所謂的笑了笑,他沒有想到這一次來到了火元世界,而且還找到了他的熟人,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幕

「吃點東西!火鳳味道非常的美味」

林江一臉笑容的看著秦昊打斷了石阿歸和秦昊的交談,將聚力石火鳳的肉丟給了秦昊,還丟給了秦昊一瓶酒水

「看來你們兩個過的生活不錯噢,只是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秦昊邊吃邊喝對著兩人笑著說道

「我們還準備詢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我們所有人墜落的時候都到了一座洞府前面,剛好查看什麼人不見得時候,剛好發現是你不在了,然後被那座洞府瞬間吸了進去,然後我們便出現到了這裡!」

石阿歸沒有回答秦昊的話,反而對著他詢問的說道

「噗!你們不是逗我開心吧?你們被一座洞府吸了進去,然後出現到了這個地方?」

逍遙醫少在都市 秦昊聽見了石阿歸的話感覺聽見了最扯的一件事,不敢相信的對著石阿歸詢問的說道

「秦兄你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是被一座洞府吸了進去,然後我們便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我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差點被這裡的火鳳吃掉了,幸好我們最終逃脫了,我們來到這裡差不多幾個月的時間了,一直沒能夠離開這裡!」

林江看著秦昊的表情如此誇張,完全不相信,林江已對著秦昊說了這個事情確實是如此發生的

秦昊聽見了林江的話眉頭皺了起來相信了下來,他知曉林江是什麼性格,不屑於開玩笑和說謊話,所以秦昊直接相信了下來

「若你們真的是進入到了一座洞府然後來到了這裡那我和你們差不多,只是我進入到了一座洞府然後來到了這個地方,剛準備去尋找我的同伴便發現了你們,然後趕了過來」

秦昊臉上帶著苦笑的笑容說道

「你已是進入到洞府裡面然後來到了這裡,看來我們還真是難兄難弟啊!」

石阿歸聽見了秦昊的話頓時間興奮的叫了起來,完全將這裡的危險拋到了身後,他覺得秦昊居然已在這個洞府之中迷路了非常的興奮,真應了那一句話,有緣千里來相會

「我是自己進來的!」

秦昊看著石阿歸如此興奮,真不知道這有什麼需要想法的,難道他不知曉這裡的危險很大嗎?隨時都可能丟掉自己的性命

「管你怎麼進來的,反正我們三個兄弟都在這裡遇見了,絕對是難兄難弟!」

石阿歸可不管秦昊是如何進來的笑著說道,然後非要拉著兩人一起拼酒,而且不準用玄氣將體內的酒氣逼出體內,就這樣三個人開始拼酒,最終林江第一個倒下,不勝酒量,第二個倒下的乃是叫的最囂張的石阿歸,而三人之中唯一沒有倒下的便是秦昊,他只是有了幾分醉意

「呼!」

秦昊看著兩人喝醉了之後,將體內的酒氣全部逼了出來,讓大腦一時間變得清醒了幾分,秦昊搖了搖頭頭不在疼痛,變得清醒了起來

「三位兄弟你們去休息一下吧,這裡我看著!」

秦昊看著守夜的三人笑著說道,雖然這裡已經到了夜晚,但是因為這裡全部都是火山的原因,天依然還是紅彤彤的完全沒有因為是夜晚出現天黑的情況

「好!」

三人聽石阿歸說了無數秦昊的事情,知曉秦昊必他們三人強大很多,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了下來然後前去了一旁簡單的休息了一下

一夜無眠,秦昊思緒萬千,一起來到這裡的朋友兄弟找到了兩人,還有很多人還沒有找到,不知曉他們是否還活在這個世上

「秦兄,你最後倒下沒有?是不是已趴下了!」

石阿歸蘇醒了過來,看著秦昊剛從修行之中恢復了過來,頓時大笑了說道,等待看著秦昊的出醜

「不好意思,你那點小酒量還不能夠喝趴下我!」

秦昊對著石阿歸鄙棄的說道,石阿歸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被秦昊阻攔了下來

「我們先說正事吧,從昨天開始我便感受到了你們體內的玄氣並不多,難道你們都不修鍊的嗎?」

秦昊皺起了眉頭對著秦昊詢問的說道

秦昊的話落下,所有人的眉頭都皺了下來,臉色凝重,尤其是石阿歸和林江的臉色尤其的難看,他們兩人可是五人之中最強大的存在

「你可以恢復玄氣嗎?」

林江聽見了秦昊的話正經的說道

「嗯!」

秦昊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入定磅礴的玄氣瞬間注入到了秦昊的體內,宛如一條條大江快速的匯入到了秦昊的身體之中,讓的眾人全部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

「你達到了武靈巔峰境界?」

石阿歸不敢相信的看著秦昊,要知曉秦昊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不過武靈六段,才過去了多久的時間,居然已經達到了武靈巔峰境界,讓他不得不震驚,過去的時間最多不過半年的時間而已

「嗯,機緣契合罷了!」

被你寫進心坎裏 秦昊對著石阿歸點了點頭道

「好了,現在說正事,你們真的不能夠吸引玄氣是不是?」

秦昊不在和石阿歸討論修為的事情,而是討論能否吸收玄氣的事情來了

「哎,我若是擁有足夠的玄氣,這群敢來招惹我的火鳳,老子輕輕鬆鬆的滅掉了他們」

石阿歸聽見了秦昊的話撇了撇嘴悲憤的說道,恨不得擁有無盡的玄氣,立刻前去找那群火鳳拼一個你死我活的地步

「沒錯,我們能夠吸引少量的玄氣,按照這個速度想要玄氣全部恢復過來,除非不動用任何玄氣的力量,這樣我們一個月之後玄氣就能夠全部恢復過來了!」

「當然石阿歸說的話比較誇張,就算我們能夠吸收玄氣已不會輕鬆的對付他們,這群火鳳非常的強大,只是我們擁有玄氣的話比較容易而已!」

林江說出了實話

「好了,你們現在快速恢復玄氣然後跟著我找到我的人離開這裡前去尋找其他人!」

秦昊聽見了林江的話點了點頭說道然後從空間戒子裡面取出了一大堆玄液丟給了五人催促的說道

五人看著秦昊宛如丟垃圾一般丟給了他們五個大瓶子,雖然他們輕鬆的接住了五個大瓶子,但是心中依然有幾分膽顫,他們能夠清晰的感受得到瓶子裡面裝的可是玄氣濃郁到了一定程度才會形成的玄液,玄液可是能夠補充他們體內的玄氣,讓的他們擁有強大的底氣,不至於這樣東躲西藏

「這五個大瓶子不會全部都是玄液吧?」

石阿歸雙手有幾分顫抖,聲音都有了幾分發顫的對著秦昊詢問道

「好了,既然感受到了就不要廢話了,你們不能夠動用玄氣顯然其他人已不能夠動用玄氣,你們脫一分時間他們受到的危險就多一分!」

秦昊聽攻擊了石阿歸的話點了點頭催促的說道

「你那裡還有多少玄液?」

林江聽見了秦昊的話已沒有急著馬上使用而是對著秦昊緊張的詢問說道,若是只有怎麼多玄液的話,他們必須節制的使用,否則到時候沒有了玄氣他們可就危險了

「足夠數千人使用一年的了」

秦昊隨意的回答道,這一句話回答打消了所有人的後顧之憂,然後二話不說開始吸收玄液裡面的力量開始補充體內的玄氣起來了

「轟轟轟!」

一個時辰過去了,五人的修為毫無保留的爆發了出來,三位武靈九段,兩位武靈巔峰境界

「好爽,就是這個感覺,久違的力量終於回來了!」

石阿歸感受著體內強大的力量興奮的尖叫了起來,興奮不已,恨不得仰天長嘯,對眾人大聲的吼道

「我石狂三又回來了,你們洗好脖子等著我來光臨!」

林江雖然沒有說話,臉色興奮的神色擋不住他內心的喜悅,這半年的時間他們過得可是非常的憋屈,若不是林江的意境達到了巔峰境界,林江他們五人可能都已經被斬殺了,這半年的時間林江總是帶著他們不斷的從死門關走出來

「力量終於回來了!」

石阿歸的三名親衛握緊了拳頭,感受著久違的力量非常的興奮,激動的說道

「好了,我們現在有足夠的玄夜,只要你們沒有了玄氣隨時都可以補充玄氣,用不著如此興奮了吧!我們還是快點去找人吧」

秦昊看著五人興奮的神色,直接潑了一番冷水,冷冷的說道

「哼,你懂個屁,老子這半年的時間一直被追殺,若不是林江小舅子保護老子,老子已經被斬殺了,現在力量回來了,而且玄氣不在擔心了,老子一定要在這個火焰的世界鬧一番,老子要報仇!」

石阿歸聽見了秦昊冰冷的話頓時憤怒的喝道,他們這半年的時間過得太過於憋屈了,一直都在逃命

「我們一邊報仇,一邊找人總可以吧!」

秦昊看著石阿歸憤慨的臉色,不甘心的雙瞳苦笑的說道

「可以,我們現在出發,先去那個鬼地方,哪裡有三頭武靈巔峰的火鳳,老子們先去滅了他們!」

石阿歸聽見了秦昊的話臉色緩和了過來,唯恐不亂的大聲喝道,然後直接朝著一個地方前去了,秦昊和林江已不得不跟隨過去,生怕石阿歸吃虧

「嗷嗷!」

商殺之風云 石阿歸興奮的尖叫了起來,終於能夠報仇了,發泄這半年的憋屈了! 石阿歸氣勢沖沖,帶著滔天煞氣的沖向了一座火山口,身後的眾人緊隨其後,跟在石阿歸後面的秦昊反而到了最後面,因為石阿歸瞬間提升速度,其他四人已瞬間提升了速度,同仇敵愾,殺意瀰漫

「殺!」

石阿歸剛進入到火山口裡面便爆發出了一道驚雷一般的聲音,然後毫不猶豫的與裡面三頭之中的一頭聚力石火鳳廝殺到了一起,其他兩頭聚力石火鳳看見了石阿歸居然敢不知死活的找他們,瞬間一道憤怒的叫聲響了起來,然後毫不猶豫的殺向了石阿歸

「哼!」

緊隨其後的林江阻攔了一頭聚力石火鳳,石阿歸的三個親衛一起阻攔了一頭聚力石火鳳,一時間火山口裡面爆發出了一場驚天大戰,不死不休的大戰

「嘭嘭嘭!」

本宮玩轉高科技 磅礴的玄氣碰撞,狂暴的玄氣波動,都震得火山都在顫抖,隨時都可能再次噴發一般

「瑪德,這五人到達是經歷了多凄慘的事情,居然怎麼瘋狂!」

秦昊站在上方,看著下面完全是不要命打法的五人,不由的眉頭皺了起來,撇了撇嘴說道,感覺五人受到了廢人的折磨

「兄弟們,給我狠狠的乾死他們,乾死這群畜生!」

石阿歸一邊廝殺,一邊大吼大叫憤怒不已

「噹噹當!」

石阿歸和其中一頭聚力石火鳳狂暴的碰撞到了一起,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的兵器就這樣廝殺,完全不管不顧,一時間兩人的戰鬥,狂暴到了極致,一人一鳳速度快到了極致,空中玄氣光爆漫天飛,空氣不斷的爆炸,響個不停,兩人的身影不斷閃爍交碰

「殺殺殺!」

石阿歸憤怒的怒吼道,每一拳都全力出擊,狠狠的擊打在聚力石火鳳紙上,讓的和他碰撞的聚力石火鳳節節敗退,完全佔據不到一點兒上風

「給我破!」

另外一邊林江同樣佔據了上風,而且一直穩穩的壓制著他的那一頭聚力石火鳳打,這頭聚力石火鳳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就好似一頭待宰的羔羊一樣

「嘭嘭嘭!」

另外一邊,石阿歸的三個親衛哪裡戰鬥的最為激烈,三個人對戰一頭聚力石火鳳,戰鬥的不分上下,一時間分不出任何的勝負,勢均力敵

「風雲槍!」

林江和一頭聚力石火鳳已經達到了火熱的地步,突然林江低吼了一聲,一時間天地玄氣狂暴了起來,磅礴的玄氣從林江的體內爆發了出來,風起雲湧,風雲變色

「呼呼呼!」

風雲之力席捲而出,很快天空之上出現了一道風雲巨槍,巨槍懸挂在天之上,震得的空間都在破碎,巨大的火山都在距離的顫抖,隨時都可能崩塌,破掉。

「給我滅!」

林江冰冷的怒吼道,最終一槍殺出與他交戰的聚力石火鳳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林江一槍狠狠的擊中,瞬間被其斬殺

林江斬殺了一頭聚力石火鳳突然出現了一個潔白的光圈,林江破掉了光圈然後快速的來到了秦昊的身邊,對著秦昊追問道

「秦兄你可知曉這個情況?」

「難道你們沒有斬殺過聚力石火鳳?不清楚這些東西是什麼?」

秦昊聽見了林江得到了光圈還得到了寶物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疑惑的詢問說道

「不知道,我們雖然斬殺過聚力石火鳳,而且聚力石火鳳被斬殺的時候已會出現一個白色的光圈,因為他們的同伴到來了我們已沒有得到光圈裡面的東西,所以不不知道!」

林江搖了搖頭對著秦昊苦笑說道

秦昊聽見了林江的話拍了拍他的肩頭苦笑了起來,他能夠大體的猜測到了林江等人的悲哀,明明寶物就在眼前卻不能夠得到,這是如何的悲哀,悲劇!

「你應該感受到了你得到的東西了吧,只是你不敢相信而已,這全部都是真的,只要你斬殺了這些聚力石火鳳,他們身上會出現一個光圈,你破掉光圈,裡面便會得到天材異寶,得到功法武技,得到神兵利器,當然光圈越強大得到的東西越好!」

秦昊看著林江手中的一朵百年靈芝笑著解釋說道

「呵呵!」

林江聽見了秦昊的話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將這朵百年靈芝收到了空間戒子和秦昊一同觀看下面另外兩處的戰鬥

下面的戰鬥,石阿歸和另外一頭聚力石火鳳同樣到了激烈的地步,石阿歸不斷的壓制著這一頭聚力石火鳳打,兩人已經到了火熱的地步,只剩下最後一次碰撞

「石原破堅拳!」

石阿歸此刻和聚力石火鳳已經碰撞到了火熱的地步,一人一鳳殺意盎然,雙眸冰冷的看著對方,殺意瀰漫到整片天空,讓的這片空間都冰冷了幾分,陰沉的目光彼此看著,石阿歸低吼了一聲,磅礴的玄氣自他的體內爆發出來,一道道磅礴的玄氣擴散開來

這股磅礴的玄氣擴散開來震得空間都在破碎,作響,很快一道強大數百丈巨大的玄氣光束直衝雲霄,在天空之上凝聚而成,最終化為了一道巨拳,散發出磅礴而厚重的氣息,讓人不敢小覷

「給我滅!」

石阿歸看著聚力石火鳳冰冷的怒吼道,然後一拳狠狠的轟出,朝著聚力石火鳳狠狠的殺了過去

「嗷!」

聚力石火鳳看見了這一幕仰天悲戚了慘叫了一聲,一時間火山開始了噴發,他的體內爆發出無盡的火焰,這些火焰宛如要吞噬這方天地一樣,這股磅礴,灼熱而強大的火焰出現,讓得這頭聚力石火鳳好似這片天地的主宰,乃是這方火焰山的主人,傲視這片天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