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林飛一驚,三皇針法……還他娘的伏羲針法?

這不該是傳說中的東西嗎?

小童似乎猜出他心中所想,雲淡風輕地說著:「這些針法可都是真實存在的,不過因為爾等凡人層次太低接觸不到罷了。」

林飛聞言額頭直冒黑線,這傢伙真是欠揍,不過他還是忍了。

「那師傅老人家您身為強者,作為徒弟的我肯定也不能太寒酸是吧?您趕緊把伏羲針法傳我,好讓我救了這個病人。」

「這個嘛……你說的有道理。」

小童略微思考,竟然答應了。

聽到他的話林飛面色一喜,然而還沒等到他說些什麼感謝的話,忽然覺得一股龐大的信息湧入腦海,一陣劇烈的疼痛隨即鑽進腦海。

林飛痛苦地捂著腦袋,這情景和當初自己得到醫道傳承的場景相似,不過如今的他卻早已經今非昔比。

望氣術在吸收靈氣時也同時在強化淬鍊人的體質,讓人全方位成長,所以以林飛現在的抵抗力,就是以往的十個他也難相比。

果然疼痛只持續了片刻就消失不見,接著林飛便察覺到腦海里多了一些信息,正是伏羲針法詳情。

林飛面色一喜,細細品味這傳說中的三皇針法,聽小童說針法逆天,甚至連魂魄離身之人都能救活,不知是真是假。

不得不說能夠被譽為三皇針法的伏羲針法的確十分晦澀難懂,但如今的林飛得到醫道傳承,理解力不可以常人度之,此刻他看似表面平靜,實則思緒卻猶如洶湧波濤一樣澎湃。

隨著林飛的沉默,病房裡的氣氛漸漸變得焦急,不過沒人敢擅自開口,生怕打擾了這位年輕醫聖。

網上,某牙直播間觀看人數已經達到了二百萬,屏幕上彈幕猶如一發發子彈激射而出,讓人眼花繚亂。

「666!」

「我飛哥不會已經江郎才盡了吧?」

「狗屁中醫,不過是些賣弄玄虛之人,這人得了絕症還不趕緊找大夫體檢吃藥,竟然敢讓這群江湖術士來看病,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

「樓上的,在醫院看幾次病,激素吃的不知道你媽姓什麼了是嗎?」

「飛哥威武,永遠支持你!」

「好帥啊!」

……

病房裡偷偷進行直播的一位某科醫生也是提心弔膽。

看著直播間上面顯示的人數,以及屏幕上刷刷而過的禮物,他只覺得幸福來得太過突然。

以前他在業餘時間玩玩遊戲註冊了某牙直播,並且成了一名小主播,沒想到今天標題一改搞起治病直播,竟然一下子吸引了真多人。

難不成自己今後也成了某牙當紅大主播?

看著彈幕上的禮物提示,他無聲笑著,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子後面了,就這短短的幾十分鐘,繼續榜上刷的禮物就已經夠他幾個月工資了。

終於,就在眾人等的心臟病都快出來時,林飛眼中忽然閃過一道亮光,接著目光突然變得深邃。

這深邃眼光彷彿穿透萬古,踏著時間長河而來,裡面儘是滄桑。只讓人看一眼就會覺得像是在面對整部史書。

接著他從針盒拿出剩下的幾根金針,深吸一口氣,指尖捏著金針緩緩下移,緩緩將金針一根根扎在徐武身上。

眾人瞪大了眼珠,剛才林飛手法飄逸,僅僅一瞬間就完成動作,要不然也不會吸粉無數,可現在的動作為何如此小心謹慎?

要知道即便是一個剛入門的中醫隨手一紮都比他這個樣子看起來靠譜。

此刻林飛沉浸在一種極其玄妙的狀態之中,幾乎沒人注意到,他動作雖慢,可手臂卻穩如泰山,而且金針整個身體不斷高速顫動,甚至發出了顫鳴。

就在眾人疑惑時,站在一旁的老者和秦萬海原本面色平靜,忽然身體猛地一顫,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這是?!」

老者和秦萬海瞳孔縮成針孔大小,對視一眼后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不過他們默契地沒有說出想法,只是閉口不談,諱莫如深。

隨著林飛施針完畢,屋裡凝重的氣氛逐漸緩解,眾人也隨即像是又能夠呼吸,剛才實在太壓抑了。

「小……小友,病人怎麼樣了?」

老者一陣猶豫,仔細斟酌著言辭,最後還是上前問著。

「應該沒什麼大礙了,不過還得休息兩天。」

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林飛擦了擦額頭流下的汗水,顯然剛才的一番動作對他來說也不像表面上那麼輕鬆。

(本章完) 「當……當家的,你沒事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張桂花,見到丈夫身上異狀消失,她第一時間撲了過去,激動地抓著徐武的手使勁搖晃著,想讓他醒過來。

「這……這怎麼可能?」

秦萬海聽了林飛的話滿臉不可置信,沒人比他更清楚這變異體質的棘手程度。

可沒等他說完,躺在床上的徐武嗓子突然發出一陣咕嚕聲,接著身上的絨毛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甚至連嘴角的兩根長長的獠牙都縮了回去。

這下不光是他,屋裡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不是說這病沒救嗎?

可剛才眼前這個年輕人僅僅往病人身上扎了幾針,原本的癥狀就消失不見,難道這人這麼神?

起初他們甚至懷疑林飛夠不夠得上和秦萬海以及老者一個級別,但看到秦萬海這個貨真價實的醫聖都是這幅樣子,哪裡還敢懷疑,一個個跟孫子一樣對林飛無比恭敬。

林飛這一波操作在直播間又是圈粉無數,彈幕刷刷激射時網路上幾百萬人像瘋了一樣驚嘆。

「卧槽,中醫真的這麼神?以前我還以為都是些騙子,今天算開眼了!」

「中醫博大精深,不愧為我國五千年文明精粹!」

「不說了,我馬上去請個老中醫治治我腎虛的毛病。」

「林飛是我老鄉,誰想加他微信私我,十元一位先到先得!」

接著又是一波禮物瘋狂刷起,病房裡沒人注意角落裡一個醫生正拿著手機對著林飛等人又哭又笑,眼淚鼻涕都流到了嘴裡。

……

老者深深看了林飛一眼,眼底閃過一抹異樣光芒一閃而過,他對林飛拱拱手:「小友醫術高超,在下活了這麼長時間也是第一次見識這種針法,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聽著他言有所指,林飛搖頭輕笑:「前輩過譽了,小子不過僥倖而已。」

「你……小兄弟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醫術,究竟師出何人?」

這時秦萬海也反應過來,按耐住內心的衝動,向林飛問著。

「家師不過是鄉野一村夫,無名之輩不願透露姓名。」

說著他看了看手錶,現在已經是眼前近六點鐘,外面天色都暗了下來,估計吳道子已經開始準備行動事宜,自己也該回去了。

「各位,病人現在估計已經脫離危險,我還有這事要先走,接下來交給醫院就行。」

說完他又看向一旁的陳院長,「陳院長,希望你身為京城人民醫院院長,不要再讓人失望。」

「不會不會,我絕不會再讓大家失望!」

陳院長急忙擺手,開玩笑現在這個徐武被這麼多人,尤其是秦萬海和他那個老成精的師傅盯著,他哪裡還敢其它心思。

林飛剛要抬腳離開,沒想到張桂花卻撲了過來,一把抱住林飛的褲腿。

「小神醫,這次多謝你,要不然我家男人肯定好不了,你的恩情我們全家永世難忘!」

林飛看著張桂花笑了笑,一邊把她扶起來道:「張大姐不必如此,我是醫生有責任救死扶傷,至於回報的事就不用提了。」

說著他略微沉吟,從身上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張桂花,「這裡面有幾萬塊錢,就當做這段時間你和徐大哥的住院費用,畢竟價錢還是挺貴的。」

「這……這怎能成?」

張桂花剛想推遲,沒想到林飛卻身形一動,出現在數步之外,接著不顧眾人挽留輕飄飄地離開病房。

秦萬海和老者望著林飛離去的身影,臉上神色複雜不知在想些什麼,此刻直播間觀眾又炸開了鍋。

不過這些都已經和林飛無關,他出了醫院招手打了輛計程車,坐上去后往京城大學趕去。

等到了京城大學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林飛拿出手機看到一條簡訊,打開一看正是吳道子留:

「會長,一切準備就緒,今晚妖人深夜將會現身未名湖畔。」

未名湖?

林飛眉頭微皺,他記得上次妖人施法都是在荒無人煙的地方,以免引人注意,這次為何敢如此明目張胆?

忽然,一種可能閃過林飛腦海,頓時讓他心裡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未名湖的風水他是知道的,整個人工湖所選位置極佳,正是一處風水寶地,當初在開挖之前也是請過國內著名風水大師前來觀看選址,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未名湖。

妖人定然兇險奸詐,怎會在上次施法失敗后,這次明目張胆選擇這裡?

恐怕只有一種可能,妖人決心孤注一擲,不成功便成仁,所以才會選擇未名湖這樣天地靈氣充裕的地方進行施法。

想明白這些林飛反倒變得淡然,從上次和妖人交手經驗來看,對方實力一般,甚至不能對自己構成威脅。

不過他生性謹慎,即便大致清楚妖人實力也不願就此冒險,還是要做好萬全準備。

一邊想著,林飛一邊向著未名湖畔走去。深秋時節,天黑的早,不過六點多太陽最後一絲餘暉也鑽進地平線,四周變得漆黑一片,好在學校道路兩旁的路燈及時亮起,給人送來一些光明。

路上三三兩兩的小情侶正低語說些什麼,不時發出幾聲笑聲,林飛正低頭想事的時候身後忽然一陣香風襲來,接著眼睛被被一兩隻柔嫩的手給遮住了。

「猜猜我是誰。」

耳邊傳來一道刻意壓低了嗓子的聲音,林飛無奈一笑,「我的孟非大小姐,你都多大了,還玩這種幼稚鬼的遊戲。」

「哼,沒意思!」

果然林飛這話一開口,身後就響起孟非不滿的哼聲,接著她又摟著林飛,手在他腰間摸索著。

感受到腰間痒痒的,林飛心中一動,忍不住開口:「哎菲菲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能這麼主動呢?」

甜甜戀愛輪到我 「嘶~」

正說著的林飛忽然吸了一口冷氣,原來孟菲剛才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而是在尋找自己的要害呢。

「讓你說我幼稚鬼,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看到林飛吃癟,孟菲也是得意地哼了哼。

林飛叫苦不迭,沒想到剛回學校就招惹上了這個大小姐,看來一時半會兒是不能去干正經事兒了。

(本章完) 「你說,我們都多長時間沒見面了,你是不是去找其它漂亮小姐姐了?」

果然是擔心什麼來什麼,孟菲語氣不善地聲音響起,林飛心中一緊,急忙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哪有,菲菲我向你發誓,這些天我一直都在忙病人的事,現在才剛從京城人民醫院趕回來,這不正好被你碰上嘛。」

「我不信,病人是男是女,長得好看嗎?」

孟菲不依不饒,聽得林飛額頭直冒虛汗,心道女人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無奈之下林飛將自己遇到徐武夫婦的事一五一十地講出,孟菲聽得也是驚訝地張大了小嘴。

忽然,她眼睛一亮,「剛才你說今天晚上要去抓妖人?」

林飛心中一突,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急忙搖頭:「我說了嗎,額你聽錯了,我是說今天晚上要去上晚自習。」

「你說了!哼,還想騙我,你是不是嫌我拖累你,所以不想帶著我?」

孟菲一雙桃花眼瞪著林飛,氣呼呼地說著,因為生氣俏臉上浮現一抹美麗的紅暈。

林飛也是無奈,自己第一次發現妖人就是帶著她,不過孟菲的大小姐脾氣他算見識了,一會兒抱怨蚊子多,一會兒又說身上癢,搞得自己都沒心思做其它事。

今天晚上行動重要不能出差錯,更可能有生命危險,所以林飛也就不想讓孟菲跟著。

「好了菲菲,我不是怕你有危險嘛,你看你這麼柔弱,要是被妖人抓住了怎麼辦?」

其實林飛是想說她這麼膚白貌美易推倒,妖人要是起了歹心就不好了。

聽了林飛差強人意的解釋,孟菲也是神色稍緩,沖他撒嬌道:「人家也想跟你一起承擔危險,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二人又是爭論了一會兒,林飛拗不過她,終於鬆了口。

「這……好吧,不過這次可不能抱怨蚊子多了。」

林飛看她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心一軟就同意了,不過還是不放心地囑咐幾句。

孟菲可愛地點頭,還一踮腳往林飛臉上猶如蜻蜓點水一樣親了一下。

林飛隨即無奈一笑,寵溺地揉了揉孟菲的頭,頓時引起了她的不滿。

看了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二人向著未名湖走去,一路上他們親密的樣子引起了不少人注意,眼中皆是流露出羨慕之色。

到了未名湖畔林飛發現湖邊還有許多下了晚自習的同學在這裡散步聊天,更有一些小情侶躲在一旁的陰影處偷偷摸摸地做些什麼。

林飛眉頭一皺,這裡人雖不多,可算起來差不多也有幾十人,當著這些人的面抓捕妖人是否不妥?

他想起上次小童的警告,由於自己多次在俗世中當眾施展異能,已經引起一位化境初期的高手注意,那人比現在的自己境界還高,顯然是個大麻煩。

這次自己若是再在眾人面前施展異術,會不會更加引火燒身?

不過要他真的眼睜睜看著妖人為非作歹而視而不見,這也是不可能。

「林飛你怎麼啦?」

看到林飛面露難色,孟菲關切問道。

「沒什麼,只是見這裡人這麼多,妖人若是施法恐怕會殃及無辜。」林飛搖頭說出自己的憂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