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被變異體咬過的小白鼠很快就死了,但並沒有像喪屍那樣復活過來。

為了避免偶然性,羅格之後又試了好幾次,結果都是這樣。變異體的攻擊帶著某種毒素,被傷到的小白鼠不管傷勢是否致命,最後都死了,不過都沒有再『活』過來。

而這只是羅格利用活化之血做的第一個實驗,下面一個實驗才是涉及到骸骨戰士的,也是讓羅格真正發覺活化之血對他的巨大作用的實驗。

羅格沒有在生物實驗方面過多的深入,他知道活化之血對『合成獸』技術肯定有很大幫助,但他並不擅長『合成獸』,也就沒有再深入研究。

羅格把所有活化之血的實驗體都毀了,還用陰影之火燒的只剩下一團灰燼。

合成獸鍊金術羅格不擅長,所以羅格選了他擅長的煉金傀儡。

之前用小白鼠做實驗,只是羅格心血來潮罷了。

其實按照活化之血的介紹:化死物為活物,化萬物為血肉。羅格應該從另一個方向來實驗才對。

之後,羅格做實驗,驗證活化之血並沒有化死物為活物的功能,它倒是能把活物變為死物。

然後是化萬物為血肉…..這句才是重點!

說化『萬物』確實有點誇張了,至少那個裝活化之血的試管,這麼久羅格就沒看見它發生什麼變化。

作為在鍊金術上有一定造詣的煉金師,羅格自然不會盲目的理解活化之血真的能將萬物都變成血肉。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先不說『化萬物為血肉』這句話理解是不是有誤,就說任何的變化,都有一個根本的核心:能量。

變化,就離不開能量,之前的小白鼠變異不也是那個補充能量最多的,變異最大嗎?

最後,羅格為自己的實驗選中實驗品是——『傀儡之心』。

傀儡之心,外表和人類的心臟差不多,其功能也差不多,它是煉金傀儡的動力核心。

傀儡之心中刻畫了九個煉金陣,九陣成一個體系,有外接控制傀儡身體的,有修復的,也有傳輸能量的,其核心就是三個『魔力汲取煉金陣』。

這個煉金陣一旦運轉,就會不斷的從外界吸取魔力能量,用來供給煉金傀儡的行動消耗。

這個『魔力汲取煉金陣』可以說是和『傀靈陣』同等重要的構成煉金傀儡的煉金陣。

羅格將傀儡之心放在玻璃盒子里,然後將活化之血淋在傀儡之心上。

然後,不知道是傀儡之心吸收了活化之血,還是活化之血鑽到了傀儡之心裏面,總之,活化之血滲入了傀儡之心中。

「咔噠」一聲,傀儡之心啟動了,一縷縷魔力能量被傀儡之心吸入。

….. (繼續兩章合成一大章)

吳賴感覺也差不多了,再繼續飛下去的話,也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於是便指揮著那縷神識帶著那根羽毛重重地朝著地上墜落下去,還「轟」的一聲,炸開了一個大坑。

兩位山都一直緊緊地跟著羽毛狂奔,正好奔在了那大坑的前面,看著那幾乎一人深的大坑,那根輕飄飄的羽毛就靜靜地躺在坑底,兩位山都驚駭無比地面面相覷,從對方的目光中都看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對方隨意地一扔,這扔出去的距離何止是自己二人的二倍啊,簡直是二十倍,不,二百倍啊!

而吳賴和精衛正好也飄然而至,看到那兩位山都那獃滯的表情,二人心中是一陣好笑。

「咳咳!精衛,你問問他誰輸誰贏了!」吳賴強忍著笑意說道。

精衛也是倍覺好笑,朝著那兩位山都吱吱地叫了幾聲,那兩位山都頓時也吱吱地叫了幾聲,精衛聽得一愣,朝著吳賴翻譯道:「主人,他們兩人說,你是他們見過的最有力氣的人,他們很敬佩你,願意請你到他們的山洞裡喝猴兒酒,而且還願意以後跟著你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呃?這個不好吧?」吳賴不由有些犯難了,這兩名山都力氣奇大,出去之後,倒可以是自己的好幫手,只是這兩個貨只會吱吱地叫,而且還聽不懂人類的語言,再加上長得跟野人一模一樣,這實在是不好帶出去啊!

那兩位山都似乎也看出來吳賴有些不情願的樣子,頓時都朝著吳賴吱吱的叫了起來,聲音很是急切!

精衛一旁翻譯道:「主人,他們說,一定要跟著你到外面去,而且他們看得出來,你是個好人,一定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呃?我靠,這兩個傢伙還會拍馬屁,也罷,你告訴他們,可以跟著咱們,不過現在不行,咱們要遊覽華夏各地,帶著他們根本就無法飛行,這樣吧,他們若是願意的話,就讓他們在這裡等候一個月,等一個月後,我來這裡接上他們!」吳賴點了點頭答應道,既然人家都說自己i是好人了,自己若還是堅持著不答應,豈不是有違自己好人的這個身份?

精衛點了點頭,朝著那兩名山都吱吱地叫了幾聲,那兩名山都頓時都喜形於色,齊齊朝著吳賴跪倒在地,嘴裡還吱吱的叫著!

精衛一旁又翻譯道:「主人,他們這是感謝你呢,而且還說了,以後你就是他們的主人,他們出聲以來就沒有名字,請你給他們兩個起名字呢!」

「呃?又起名字?好吧,這兩個山都一個個子高些,一個卻是低些,那麼這樣吧,個子高的叫熊大,個子低的叫熊二,以後就稱呼他們為熊大熊二吧!」吳賴見這兩名山都宛若是兩頭黑熊一般,又想起了之前曾經熱播的某部動畫片,頓時便有了主意,順口起了兩個名字!

精衛作為終年盤桓在東海的鳥兒,自然沒有看過電視,自然也不知道這熊大熊二是某部動畫片的主角,便吱吱地朝著那兩名山都吱吱地叫了去來。

那兩名山都聽了精衛的話,頓時都更加高興,兩人還笨拙地發出了「熊大」、「熊二」的發音,聽得吳賴那個好笑啊,幸虧自己不是光頭,不然的話,自己豈不是成了光頭強了?

熊大熊二吱吱地叫著,而精衛一旁翻譯道:「主人,他們就住在這山裡的不遠處,山洞裡還有上好的猴兒酒,願意給主人拿出來獻上!」

「猴兒酒?嗯,似乎這猴兒酒很出名,咱們去看看!」吳賴頓時大感興趣,便跟精衛說道。

精衛便沖著熊大熊二吱吱了一陣子,那熊大熊二高興得原地蹦了起來,朝著吳賴點了點頭,便排開樹叢朝著叢林深處急速掠去!

吳賴和精衛則是緊隨其後,腳不挨地,飄然而去!

大約掠出十來里地,前方出現了一片黑漆漆的山岩,熊大熊二這才停下了腳步,而吳賴和精衛也都停下了腳步,吳賴環視了一下地形,只見這山岩很高,上面長滿了灌木叢,而在山岩前還有一棵參天大樹,樹冠聳入雲霄,只是樹榦卻是光禿禿的,很多地方的樹皮都磨了起來。

「吱吱,吱吱吱吱!」熊大指著那大樹說道。

精衛一旁及時地翻譯道:「主人,熊大說,你打死的那頭飛天巨蟒平時就住在這棵參天大樹上,他們只降服了一條,不料如今也死了,好在他們也不準備在這裡呆了,所以那巨蟒死了也就死了吧!」

吳賴點了點頭,並不說話,而那熊二卻是上前將山岩上的雜草撥拉開,山岩下方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熊大熊二帶著吳賴和精衛進入了那洞中,洞中的頂上鑲嵌著發光的珠子,照的洞內倒是明亮得很,進入洞中大約十來米的時候,吳賴就看見了兩張巨大的藤床,分明放在洞內的兩旁,很明顯,這兩張巨大的藤床,應該就是熊大熊二休息的地方!

而在洞中的另外一側,則是一個小小的洞窟,裡面擺滿了粗大的竹筒,一股淡淡的酒香從那些竹筒散發出來!

「估計這就是那所謂的猴兒酒了,據說這酒是山中猴兒用百果釀造而成,很是珍貴,沒有想到這兩個山都這裡竟然會這麼多!」吳賴暗暗思忖道。

果然,那熊二走過石窟邊,伸出巨大的手掌抓起了一根竹筒,那竹筒的頂部用雜草混雜著泥巴封了口子,熊二伸手輕輕一拍,便將那封口拍了開來,然後一股濃郁的酒香頓時溢滿了整個洞室!

熊二拿著竹筒,恭恭敬敬地遞給了吳賴,吳賴拿過竹筒,低頭看了看,只見竹筒中蕩漾著金色的液體,濃郁的酒香直撲鼻腔,頓時大為意動,端起竹筒,仰起脖子咕嚕咕嚕地灌了幾口,只感覺自己的腹中倏地騰起了一股熱流,流走全身。

「呃?好濃郁的靈氣!」吳賴頓時大感舒爽,尤其是熱流過處,吳賴只覺得自己體內的肌肉和骨骼都變得更為堅韌,而且丹田內的靈氣也多了幾分!

「這比神農鼎中液體的靈氣也絲毫不讓啊,而且更有強身健體的功效,難怪這兩位山都有這麼大的力氣,即便普通人每天喝上兩杯這樣的猴兒酒,估計也會成為大力士的,估計是這神農架中有著無數的奇珍異果,而這猴兒酒應該就是這山裡的猴兒採集了那些奇珍異果釀造而成的,所以才有如此功效啊!」吳賴暗暗思忖道,索性揚起脖子咕嚕咕嚕地喝下了半筒。

精衛一旁看得直流口水,見吳賴一副要喝完的趨勢,上前從吳賴手中拿過了竹筒,口中說道:「壞主人,不懂得給我留幾口!」

精衛說著,也是端起竹筒,咕嚕咕嚕地灌了起來,不多一會兒,那竹筒就見了底,這竹筒很是粗大,能足足地放進去三四斤酒,也就是說,這一陣子,吳賴和精衛一人都喝了將近兩斤猴兒酒!

熊二見吳賴和精衛喝光了猴兒酒,便指著那洞窟吱吱地叫了起來。

精衛感覺腹內熱流滾滾,頭更是微微有些眩暈,不過依舊是為吳賴翻譯道:「主人,熊二說這洞窟中的猴兒酒都獻給主人了,他們過幾天再去山裡收集,等主人下次來的時候,就會又有很多了!」

「嗯,好,很好!」吳賴感覺這猴兒酒絕對是好東西,卻是一揮袖子,那洞窟中的竹筒頓時都飛了起來,飛進了吳賴的袖中,足足有數百筒之多。

熊大熊二不知道這是袖裡乾坤的功夫,見吳賴竟然一口氣將上千斤的猴兒酒都收了去,一時之間看得是目瞪口呆。

「嗯,好東西,精衛,你告訴他們,這些日子,多多收集山中的猴兒酒,然後呢,將這神農架中的一些珍貴草藥都收集一些,下次我來的時候,一併帶走!」吳賴點了點頭,神農架很是廣袤,裡面大部分地方根本就沒有開發出來,也沒有人類活動的蹤跡,所以倒是有很多珍貴的草藥,吳賴卻是並不想放過!

而此時的精衛已經是微微有了些醉意了,不過還是吱吱地將吳賴的話翻譯給了兩名山都!

兩名山都聞言,都是沖著吳賴連連點頭!

吳賴也不欲久留,也是沖著熊大熊二點了點頭,便帶著精衛出了山洞,駕起霞光流轉訣飛入了半空之中!

吳賴帶著精衛飛入半空之後,被那空中的冷風一吹,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嗡地一下子響了起來,腹中熱流在體內亂竄,靈氣竟然暴漲起來,每一塊肌肉、每一塊骨骼都似乎在發生蛻變,吳賴感覺都要掉下雲頭了,連忙降下雲頭,落入了一個樹木鬱鬱蔥蔥的山谷之中!

這個山谷很是靜謐,一條清澈的小溪緩緩從山谷中流淌而過,吳賴知道這是猴兒酒的作用,而精衛喝的並不比自己燒,所以他一降下雲頭,先是回頭看向了精衛,卻見精衛的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只見精衛此時滿臉通紅,眼神微微有些迷離,很明顯酒勁兒上來了,整個嬌-軀朝著吳賴貼了上來,軟軟地耷-拉在吳賴的背上!

吳賴只覺得一個溫熱的嬌-軀散發著幽幽的處子體-香緊緊地貼上了自己,夏天兩人的衣服都穿的不多,吳賴甚至還能感受到來自對方胸-部的兩團軟-肉,緊緊地擠壓在自己的背上,心中頓時一陣意動。

「哼哼!不上白不上,白上誰不上!既然送上門的艷福,那自己不禽獸一下的話,可就是禽獸不如了!」吳賴的醉意也襲上了心頭,他可是沒有料到這猴兒酒的酒勁兒竟然這麼大,要知道普通的白酒、紅酒什麼的,自己隨便喝上個十斤八斤的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反應,所以剛才牛飲了一番,可是沒有想到這猴兒酒的酒勁兒太兇猛了,這可是無數奇珍異果釀造而成的猴兒酒,自己還是小看這個酒勁兒了!

不過,吳賴本來就是個小流氓,從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精衛也是長得千嬌百媚,如今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軟-綿綿地依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吳賴只覺得自己的小腹更是燒起了一團熾-熱的火焰,不過這火焰可不僅僅是猴兒酒帶來的,更多的是焚身的欲-火!

就在吳賴轉過身,想要將精衛徹底摟在懷裡的時候,精衛卻是彷彿覺察到了什麼似的,微微睜開迷離的美-目,看著逼上來的吳賴,口齒不清地問道:「壞……壞主人,你是……是不是想要對我使……使壞呢?」

「呃?咳咳,這個……精衛,你……你誤會了,我,咳咳,我是準備幫你醒醒酒而已,你喝醉了!」吳賴被精衛差點兒抓-住了現行,頓時嚇得一個激靈,看著精衛那有些玩味的微笑,頓時倍感赧然,對方可是一隻鳥兒啊,自己竟然急色到了這個程度,竟然要準備對一隻鳥兒下手!嗯嗯,雖然對方是母鳥兒!

「呵呵,壞……壞主人,你肯定起了什麼壞……壞心眼,不過,你是和父皇一樣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有個三妻六妾的很正常,你若是真……真的喜歡精衛的話,那就收精衛做……做你的小妾吧!」精衛還是有些口齒不清地說道,不過這些話若是擱在平常,精衛是萬萬不敢張口說出來的,可是如今在猴兒酒的刺激下,精衛也放開了,心裏面想什麼就說什麼!

吳賴聽得頓時一陣汗顏,對方竟然知道自己要使壞了,對方可是只鳥兒啊!不過……不過,這隻母鳥兒也長得實在太誘人了,尤其是已經變成了人形,這個事情似乎在《聊齋志異》中有很多記載啊,很多書生都和花妖、狐仙之類的妖-媚女子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自己要是真的和精衛發生一段什麼愛做的事情,似乎也不是什麼事情啊!

吳賴想到這裡,也不管自己體內熱浪滾滾,心中開始活絡起來,正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吳賴色心一起,索性給自己接下來禽獸行徑還找了一本古典名著來辯解。

拿定主意的吳賴回身將精衛一把拉近了自己的懷裡,卻是發現對方的一對翅膀實在是有些礙事,心中不由暗暗氣惱,鳥兒終究是鳥兒,這翅膀也太硌得慌了,一會兒運動起來的話,估計體-位還是很受限制的啊!

吳賴想著,手下卻是並不停,準備開始解開精衛身上的紗衣,可是卻是一下子停下了手,因為一件讓吳賴窩火無比的事情發生了,那精衛竟然在那猴兒酒的作用下,實在是支撐不住了,安靜地睡了過去,尤其是吳賴將她摟在懷裡之後,精衛更是舒服地將頭靠在吳賴的肩膀上,睡得那個安逸啊!

「尼瑪,這真是坑爹啊!哪有你這麼辦事的,將哥們的火撩-撥得差不多了,也看就要燒著了,你倒好,沒事人地睡著了,這叫什麼事兒啊?」吳賴抱著精衛是欲哭無淚,心中那個憋屈啊,他是有些色,但是讓他就這樣對一個睡著了的小姑娘動手的話,吳賴還真是有些做不出來,畢竟這種事情是兩-情-相-悅的事兒,自己總不能在對方稀里糊塗的情況下奪去了對方的身子吧,這個總得在人家情形的情況下才會有趣得多!

「算了,哥們還是不要禽獸了,就禽獸不如一次吧,你個臭丫頭,今天將我憋壞了,等哪一天,我要狠狠地找回場子才是!」 美人驚夢 吳賴暗暗發狠道,胳膊卻是輕輕移動了一下,以便讓精衛睡得能夠更舒服一點兒!

可是,吳賴的鬱悶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接下來的吳賴感覺到,渾身的熱浪越來越洶湧,自己的整個身子似乎都要燒著了一般,而懷裡的精衛的身子卻是有些清涼,吳賴為了讓自己稍微涼快一點兒,就緊緊地將精衛緊緊地抱在了懷裡,由於使出的力氣有些大,都讓精衛呻-吟出聲了!

可是緊接著,精衛的身子也開始變得滾燙起來了,吳賴都感覺自己抱得是一塊巨大的火炭了,而自己皮膚也開始變得通紅,好像是一隻被燒熟了的大蝦!

「我暈,這樣子下去的話,是不是真的要熟了,這猴兒酒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啊,竟然會這麼大的勁兒,這下子完蛋了,要被燒熟了!」吳賴心中那個懊惱啊,一抬頭卻是看見了身邊不遠處的小溪,頓時大喜,急忙抱著精衛就地一滾,然後兩個人相擁著滾落進了小溪之中!

「噝!」吳賴和精衛兩人一進入水中,頓時那溪水發出了「噝噝」的聲音,還冒起了氤氳的水蒸氣,吳賴這才好受了一些,低頭一看還摟在懷裡的精衛,卻見精衛依舊是雙目緊閉,臉色通紅,根本就沒有絲毫要醒過來的跡象,心中這才恍然,敢情精衛不是睡了過去,而是竟然昏厥了,難怪自己這麼大的動靜也沒有醒來! 羅格觀察了傀儡之心一個多小時,傀儡之心雖然一直再吸收魔力,但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變化。

隨後羅格就將這個工作交給他最新的一個度過『新生』的倀鬼,九號。

「九號,你看著它,只要出現什麼變化,你就來通知我。」羅格對著九號說道。

「是,主人。」九號看目光緊緊盯著玻璃盒子里的傀儡之心。

隨後羅格就是在煉製石像鬼了,這時候的他在積攢功勛,準備兌換第九層的那幾樣超凡知識。

他將魔法和鍊金術傳給倀鬼,然後倀鬼之間再自己相互傳授,但直到現在他的十個倀鬼,威爾和一號~九號,其中威爾的天賦最好,不管是修鍊魔法還是鍊金術,他能夠觸碰實體,在某些方面本就有著其他倀鬼無法比擬的優勢。

威爾的靈魂強度已經達到一階,這可以說是他靈魂品質足夠優秀,但同樣也離不開羅格的偏重培養。

到目前為止,羅格掌握的魔法,威爾都已經掌握了,雖然施展起來威力比羅格還差一點,但差的也不會太多。

而威爾在鍊金術方面的造詣,羅格掌握的魔葯煉成技術,他已經掌握了七八成,現在還在不斷學習提高中,羅格準備過一段時間就開始教他石像鬼煉製,在這個過程中同時資源傾斜,儘可能把他的靈魂強度提升到二階去。

威爾有這樣的天賦,讓羅格不得不偏愛他。

重生影后想躺贏 然後在威爾之下,學習天賦強一點的就是五號、六號和九號,他們學習魔法的速度都之比威爾差一截,但又比其他倀鬼好,只是因為沒有實體的緣故,讓他們無法像威爾那樣學習鍊金術。

……

一天後,或者說不到一天,在深夜的時候,正在冥想修鍊的羅格被九號喚醒。

「主人…那東西在跳。」九號飄在羅格身前不遠處,對著羅格說道。

「噢?」羅格聽到傀儡之心出現變化了,當即停下冥想,站起身來朝實驗台走去。

「咚..咚..咚..」羅格還沒走到,敏銳的聽覺就聽到一聲聲微弱的『咚咚』聲,就像是心臟跳動的聲音。

當羅格走到那個裝著傀儡之心的玻璃盒子前時,很清楚的就看到了那正在跳動的傀儡之心。

原本黑色的傀儡之心,此時被活化之血染成了暗紅色,並且隨著傀儡之心的跳動,還不斷有絲絲暗紅色的粘液從傀儡之心內部滲出。

羅格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確實,他做這個實驗的目的就是為了看到這一幕,看看活化之血是不是真能將非生命物質轉化成生命物質。

然而,當這一幕真正出現在他眼前時,羅格卻也免不了驚訝。

羅格就這麼一動不動的看著傀儡之心『咚咚』的跳動著,跳動的聲音也由一開始的微弱,到最後變得強勁起來。

直到天明時分,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進來,羅格才在這時回過神來。

「真是….神奇的東西..」哪怕羅格現在已經是一個在鍊金術上頗有造詣的施法者,但在看到活化之血的神奇效果時,還是忍不住感嘆。

接著,羅格目光閃爍了一會兒,打開玻璃盒子,伸手將傀儡之心拿出來。

原本由多種特殊材料合成,應該十分堅硬的傀儡之心,此時卻顯出稍軟的質地,傀儡之心在羅格手掌中微微跳動,他能感覺到指尖上的柔軟,還有那種溫熱的感覺,彷彿才從人身體中取出來的溫度。

好一會兒,羅格才將手中的傀儡之心放下。他能感覺到,這顆傀儡之心的蛻變還沒有結束,羅格指尖上沾了一點從傀儡之心上扣下來的『肉粒』。

隨後羅格進行實驗,確認他從傀儡之心上扣下來的東西確實是『血肉細胞集合物』,也就是肉。

羅格看著還在不斷蛻變中的傀儡之心,眼中閃過幾道莫名的光芒,此時他心裡已經湧現出了下一步的實驗計劃。

隨後,羅格又煉製了一分活化之血,然後用活化之血又感染了一個傀儡之心。

一天後,第一個傀儡之心蛻變完成,羅格將其塞入一個早已準備好的,沒有傀儡之心的石像鬼傀儡中。

這隻石像鬼表面看起來和其他的石像鬼沒什麼區別,但實際上這玩意動都不能動,因為活化之血的增殖搶奪了它的動力能量,為此,羅格也沒有在意,只是將它擺在實驗室的一角,當做一個雕像裝飾品。

然後第二天,另一個傀儡之心也成熟了,這個傀儡之心,羅格為它準備了一個白骨胸腔。

這是羅格用骨質體構造的一個類似人類胸腔結構的東西,裡面有一個心臟腔室,能將傀儡之心塞進去。

活化之血能將傀儡之心轉化成血肉,那麼,如果是骨骼,那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呢?

骨骼已經是生命的一部分,那麼它是將骨骼也轉化成血肉,還是通過某種方式,促進骨骼的生長呢?

是的,實驗結果已經出來了,這就是骸骨戰士的核心。

傀儡之心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將羅格製造出來的骨骼胸腔變成一個整體,然後就是發散式的,無規則的增長,就像『癌細胞』一樣。

很快骨骼胸腔因為骨骼的增殖,變成了一個扭曲臃腫的蒼白色腫塊。

後來羅格剪出多餘的部分,親自調控骨骼的增殖,最後才慢慢調製出骸骨戰士。

老公是個GAY! 所以說,骸骨戰士其實是『長』出來的。

『長』出來的骸骨戰士並沒有誕生自我意識,羅格不知道它以後會不會誕生,羅格希望它有一天會誕生『自我意識』,但又不希望它誕生『自我意識』。

很矛盾,但這卻是就是羅格此時的想法。

之後,羅格在骸骨戰士上加裝了『傀靈陣』,用來控制它,並且編程了一個『生長程序』。

骸骨戰士上沒有『噬骨』,那是羅格變異能力的核心,也就是說,骸骨戰士的骨骼強度最多也就能提升到羅格現在這個程度,再強,它就無法提升上去。

當然,這只是羅格按照自己所學做出的推論,最後的事實是不是這樣,羅格不能完全肯定,畢竟,『活化之血』來源於另一個體系的技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