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德學院的易玨登場。

易玨是邦德學院一年級的學院,但是他也是一年級新學員中進步最快,天賦最高的一個。

剛進學院時還是地武二級,現在已經到達地武六級的階段,很多二年級的學員都比不過他。

易玨走上比武場,手中拿著一根雕刻著玄獸圖案的法杖走到這裡,看向他的對手。

仙靈學院的墨涵。

易玨道,「墨水,沒想到我們會在這裡,再次見面。」

墨涵笑了笑,「是啊,小易玨。」

易玨和墨涵從小就在一起,還有之前的葉芷,他們三人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只不過後來因為一些原因,葉芷離開家鄉了。

只剩下易玨和墨涵,長大后墨涵對葉芷念念不忘,後來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來的消息,就去了仙靈學院。

因為仙靈學院的規矩,不收男學員,經過墨涵的努力終於進了仙靈學院。

墨涵召喚出自己的玄獸夥伴,這是一個活蹦亂跳的小樹苗。

在森林深處才有他們的存在,他們也被稱為森林的孩子,樹人。

墨涵道,「易玨,召喚出你的玄獸吧,讓我們拼勁全力來打一場,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易玨微笑著,「恩,如你所願,向小時候一樣,把你摁在地上打。」

易玨一揮手,一個法陣出現,「出來吧,我的小可愛,木鯉神鷹。」

玄獸木鯉神鷹,他屬於亞神獸的一種,天生便是地武階段的強者,擁有諸多天賦技能。

木鯉神鷹出現,他的毛髮是黑色的,猶如漆黑的夜晚一樣,以及碧綠色的眼睛。

如果在晚上出現,普通人都會被木鯉神鷹嚇著吧,漆黑的羽毛,碧綠的眼睛。

墨涵對著小樹苗道,「咕嚕,讓我們把這裡變成我們的地盤吧,自然復甦!」

小樹人高興的叫了起來,這個比武場開始生長植被。

青青綠草以及不知名的鮮花,還有數顆大樹。

易玨看著這些正在生長的植被笑了笑,他似乎很享受這一幕。

墨涵舉起雙手笑道,「看到了嗎,易玨,這是我們家鄉的樣子,這裡就是我們三人小時候經常在一起的地方。」

易玨道,「恩,我想在這裡把你摁地上揍一定和在家鄉把你摁地上揍的感覺是一樣的。」

墨涵放下雙手,看著易玨,「咱能不提摁地上揍的事情嗎?」

易玨笑著搖搖頭,「不能。」

墨涵召喚出自己的法杖,這是一根柳枝,「接招吧,混蛋,這次換成我把你摁地上揍,木靈纏繞!」

數十根粗壯的藤木鑽出地面沖向易玨。

易玨道,「木鯉神鷹,交給你了。」

木鯉神鷹拍打翅膀,羽毛飄落落到藤蔓的必經之處。

藤蔓剛剛經過,羽毛就發生爆炸產生大量的火焰,這就是木鯉神鷹的天賦技能之一,落羽成焰。

墨涵身邊的小樹人見叫一聲,他的軀體開始長大,變成一個粗壯的樹人,沖向木鯉神鷹。

易玨道,「去跟那個樹人玩玩吧,我自己就去應付墨涵就可以了。」

木鯉神鷹飛向樹人,樹人伸出手掌,五根粗壯的手指化為藤蔓去束縛木鯉神鷹。

可惜,藤蔓的速度沒有木鯉神鷹快,木鯉神鷹飛向高空,拍打翅膀數道風刃切斷了樹人的五根手指。

接著,木鯉神鷹衝到樹人的眼前,木鯉神鷹的眼眸從碧綠變成了幽藍色。

樹人的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木鯉神鷹落到樹人的頭上,樹人坐了下去開始觀看兩人的戰鬥。

這一招就是木鯉神鷹的另外一個天賦技能,攝魂之眼。

墨涵看到自己的樹人內操控嘆了口氣,「哎,咕嚕你怎麼那麼不爭氣,這麼快就被別人操控了。」

易玨露出微笑,「這不是跟你很配嗎?」

未完待續。 李允霄站在一旁,被冷風吹的徹底清醒。

他看了眼臉色難看的李文驥,開口道:「五弟,你我二人這次怕是都被李廣延給耍了。眼下父皇對我們都是生了厭棄之心,你我如果再這麼斗下去,只會便宜了別人。」

李文驥怒哼一聲:「用不著你說!」

「我會告訴母后,讓她別找越妃的麻煩,你最好也告訴你母妃,讓她別再做什麼讓我母后難堪的事情,至於其他的,等父皇處置了李廣延後再說。」

李文驥也不傻,他可有沒興趣做了那隻捕蟬的螳螂,便宜了身後的黃雀,讓人守著他們漁翁得利。

李允霄聽到李文驥的話后沉聲道:「五弟此言當真!」

「自然當真!」

李文驥看著李允霄正色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

李允霄聽到李文驥的話后,開口道:「我信你。」說完復又說道:「沒想到我們都小瞧了李廣延,這次若非他栽了跟頭,我們恐怕真的會被他矇騙到死。」

李文驥聞言寒聲道:「只可惜他沒那個命,這一次父皇不會饒了他的!」

李允霄想了想也是,如果單單隻是囤糧的事情也就算了,可是李廣延還牽涉進了之前陳王的事情當中,他之前就曾經有所懷疑,十四年的事情未必是陳王一人所為,元成帝才會對此事這般忌憚。

如果這件事情和元成帝有關係,那必定朝中人人都會避嫌,可李廣延卻是接連兩次挑釁,一次將這事掀了出來,第二次又藉此事得了帝王愧疚。

以他們那位父皇的性情,他怎麼可能會輕饒了他?

想到此處,李允霄心中才放鬆了些。

……

外間李允霄和李文驥的「君子協議」無人知曉,他們二人走了之後,面對著盛怒的元成帝,鄭和元和錢玉春都識趣的閉著嘴不敢多說,怕觸怒了龍顏。

畢竟這時候稍不小心,便會被帝王遷怒。

可是黃玉卻像是半點不懼似得,直接開口說道:「陛下,三皇子的事情光靠搜府恐怕不行,您將他打入詔獄,但是他之前所做的事情也需要人審理才行。」

「否則若是他當真和南梁有所勾結,才做出後面的那些事情來,恐怕這後面所隱藏的陰謀遠不止掀出十四年前舊案一點。」

元成帝猛的抬頭看向黃玉。

黃玉不閃不避:「這種案子按理說本該交由大理寺審理,只是之前三皇子算計過臣,而臣對他疑心太重,若是由臣來審理難免會有所偏頗。」

元成帝聽到黃玉這話神情微頓,原本湧起來的怒意梗在了喉間。

他還以為黃玉是想要出頭來審李廣延,像是以前對待那些皇室宗親一樣,正想發怒,卻沒想到他主動說不想要參與此事。

元成帝怒氣消散了些,開口道:「那黃愛卿覺得此事應該交給誰人處理?」

黃玉想了想說道:「大理寺不審,不如就交由刑部和都察院,讓鄭尚書主審,都察院為輔。」

「鄭尚書為人一向公正,且無半點私心,而都察院那邊既能監督,又能同審,想來他們的能力陛下也能夠放心。」 墨涵握緊拳頭,「你這個傢伙,怎麼還跟以前一樣,老是喜歡嘲笑我!」

易玨抬起手對著墨涵的方向虛空一抓,墨涵的身體感受到擠壓,空間擠壓,二倍眾里!

墨涵將手按在地上,綠光綻放,「接招,自然之靈的化身出現吧,木靈守衛!」

三道綠光浮現在墨涵身邊,瞬間變大變成一個類似人形二米高的生物。

墨涵站起身將易玨的空間擠壓打破,雙手被綠色的光芒包裹,「自然守護,生命奧義!」

三個木靈的身體變得更加厚實,隨著墨涵的指揮,沖向易玨。

易玨看著衝來的三個木靈笑了笑,「不錯嘛,有進步。」

易玨靜靜地站在那裡沒有出手,三個木靈揮拳砸向易玨。

易玨身上銀光綻放,接著易玨和墨涵變換了位置。

墨涵看著迎面而來的三個拳頭,暴了一句粗口,我靠。

在這一瞬間,墨涵瞬間釋放戰技,自然守護。

攻擊結束,六道次元斬打在木靈的身上,木靈倒下。

易玨皺眉,「空間置換消耗的元力真多,哎。」

墨涵收起權杖,雙手握拳木元力聚集,「混蛋,你想殺了我嗎!」

易玨同樣收起權杖,「你可以這麼理解!」

說完已經沖向墨涵,墨涵道,「你一個空間系法師敢跟我肉搏,找打嗎?」

說完,墨涵對著衝來的易玨一拳砸去。

易玨左手握住墨涵的拳頭右拳砸了過去,墨涵接下這一拳,一腳踹在易玨的肚子上。

墨涵的臉有些紅腫,易玨捂著肚子,「好疼。」

墨涵的雙拳上出現法陣,「局部·力量強化,速度強化!」

易玨衝上前去,虛空一抓手中出現一把銀色的鐮刀。

揮舞鐮刀對著墨涵砍去,墨涵抓住鐮刀,怒喝一聲將鐮刀打斷。

墨涵一拳打在易玨的胸部,易玨的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看著這抹鮮血墨涵停頓了一下,易玨一腳踢飛墨涵。

易玨剛剛落地就施展戰技,空間移動,到了墨涵的身後一拳砸在墨涵的背部。

接著空間移動不斷的釋放打得墨涵無法反擊。

墨涵怒喝一聲震開了易玨,墨涵落地迅速給自己釋放一個恢復的技能,春之復甦。

易玨使用空間移動向後倒退,「不跟你玩了,你的招式我已經看透了,十方封鎖,維度空間!」

墨涵周圍的空間開始封鎖,籠罩住墨涵和易玨兩人。

被籠罩的空間,這裡的所有元素消失只剩下空間元素。

地上的草木開始枯萎,失去生機,墨涵再也無法通過汲取草木的力量恢復元力。

坐在葉芷身邊的女子抱著懷中的葉芷道,「邦德學院的那個學員好厲害,憑藉地武六級的實力已經能夠熟練掌握十方封鎖,維度空間了,看樣子墨涵那小子要輸了。」

葉芷問道,「姐姐,那個什麼封鎖是什麼?」

葉芷的姐姐,葉雯青,仙靈學院長老之一,排名第二,地武九級。

葉雯青道,「十方封鎖,維度空間,用大量的元力封鎖周圍的空間,不讓任何人離去,也不讓任何人進去,在裡面所有的元素都會消失只會留下空間元素,人類修士長時間待在裡面會不斷消耗元力,消耗到死才會停止。」

葉芷道,「哎呀,墨涵有危險,萬一他死在裡面該怎麼辦,易玨不會把他殺了吧。」

葉雯青道,「不好說,往年也有學員死亡的現象,這才是第一天就要死人了嗎?」

墨涵的元力正在緩緩流逝,易玨拿出權杖道,「小墨墨,你如果不認輸就會死在這裡面的!」

墨涵笑了笑,召喚自己的權杖,割破手掌將血融入權杖,「是嗎?可是我現在不想認輸,指向把你摁地上錘!」

禁·自然女神降臨!

盎然生機席捲了維度空間,很快這個空間就破碎,易玨也因此吐出一口血。

葉雯青道,「糟糕,易玨從什麼地方學來的禁術,這可不是他能亂用的禁術啊。」

葉芷問道,「姐姐,這個禁術是怎麼一回事?」

葉雯青道,「禁·自然女神降臨是禁術之一,算不上強大但是它的能力就是讓生命之力蔓延,施術者會得到自然女神的祝福各項能力都得到強化,這個效果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一炷香過後就要看施術者自身了。」

易玨道,「墨涵,停止釋放禁術!」

墨涵的嘴角溢血,他的元力正在不斷上升地武五級的實力一下子提升到地武七級比易玨還要高一級。

墨涵擦去嘴角的血,「你讓我停止釋放我就釋放,豈不是很沒面子,況且現在就算是我想要收回也來不及了。」

易玨咬牙,身上銀色元力沸騰,「你這個笨蛋又欠打了,現在我要把你打醒!」

易玨的全身被空間元力包裹,空間元力化為鎧甲保護住易玨,手中也凝聚出一根銀色的棒子,易玨的眼眸完全被銀光佔滿。

易玨跳起他的身體消失,墨涵的耳朵動了動,轉身揮去一拳砸在現身的易玨身上。

墨涵一腳踢向易玨,咔嚓,易玨的肋骨斷裂。

易玨嘴角溢血,「我要把你打成豬頭!」

說完易玨拿著銀棒砸向易玨,易玨一手抓住銀棒。

易玨鬆開手中出現一把銀色鎚子,一錘砸到墨涵的背部。

墨涵跪下雙手摁在地上,易玨使用空間移動到了墨涵的背部,五指併攏,「結束了,墨涵!」

手掌打過去,墨涵的力量開始消退,「沒,沒想到,還是被你摁地上捶了,靠。」

撲通一聲,墨涵倒在地上混迷了過去,易玨躺在一旁將墨涵拉入自己的懷中,「你這個弟弟,哈哈。」

裁判來到兩人的身邊將兩顆藥丸分別塞入兩人的嘴中,「邦德學院,易玨勝!」

易玨閉上眼暈了過去,他的嘴角還留有微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