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來,雲宇,你這是做什麼?”一道空靈的嗓音傳來,隨後一道純白色的身影從天而降,宛若一個天外謫仙一般,飄灑愜意。

“白家家主!”丹老一眼認出了對方,連忙前,雙手抱拳。

“丹老客氣了,沒想到,數百年不見,你竟然已經飛昇真神了。”眼前的這個白雲皓保養的極好,面容來看,是一個二十來歲的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舉手投足,都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暖感。

但是越是這樣看着無害的人,越是可怕。

不然的話,周家老祖和丹老不會對他忌憚的這麼厲害。

“白老弟,你弟弟這氣派嚇得我都不敢進這藥星了。”周家老祖冷哼一聲,開口說道。

“周老哥說的是什麼話,小子不懂事,你何須跟他一般計較。”白雲皓微微一笑,轉過頭,看了白雲宇一眼,“雲宇,你且下去,這裏由我便好了。”

在白雲皓這個哥哥面前,白雲宇是一點反駁的餘地都沒有,乖乖的點頭離開,離開時,兇惡的眼神還不忘瞪了他們這羣外來者一眼。

“據我所知,兩位老哥深居簡出,算飛昇至真神,也不會去管一個無名小輩的事情。若是我沒有猜錯,這位應該是近年來名動整個星域的林寒,林大師,對不對?”白雲皓微微一笑,將目光投向了林寒。

“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眼睛,我們兩個能夠飛昇,都靠他。”丹老嘆了一口氣,什麼事情,到了白雲皓的眼裏,根本瞞不過去。

“哦!看來,他是傳說的那個人了……”白雲皓挑眉,看着林寒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傳說他是我們這片星域的最大的造化,他的出現,會扭轉整片星域的局勢,所以,他斷斷不能死,所以還請白老弟,出手幫幫忙。我記得,你即是藥師,也是煉丹師。你若是懶得動手煉丹,那隻許將血精果交於我,我來煉丹,好。”丹老頭一次用這樣低聲下氣的語氣跟白雲皓說話。

白雲皓的表情恬淡如初,一雙宛若蘊藏了星辰大海般的眸子靜靜的看着林寒。 最強天賦 那眼神,看的林寒沒由來的心發慌。

丹老和周家老祖都看的有些心慌了。

這白雲皓是一個用藥高手,更是一個在這片星域唯一可以跟丹老肩的煉丹師,他之所以受人尊重是有原因的。

“星域格局的改變,究竟是好是壞,現在還未定數。救他可以,但是他必須答應我一個要求。”白雲皓不隨便救人,也不輕易救人。要他救人,都是有條件。

“是何條件?”周家老祖覺得這傢伙不會提出什麼好的建議的。

“醫治好他之後,他需成爲我的藥人,在我藥星待一百年,一百年後,我放他自由。”白雲皓將矛頭直指周西寧,大家的臉色大變,不明白爲什麼白雲皓會選周西寧。

那藥人別人或許不知,但是周家老祖和丹老是清楚的很。

這是白家人煉製的傀儡,專門爲白家人試藥,能活則是幸運的,若是試藥給試死了,那絕對也是白死的。

從周家老祖和丹老的眼神,林寒看出來了,這白雲皓的提議,絕對爲難人。

“是林某的病情,我是斷不可能送我的徒弟去爲我冒險,若是前輩不嫌棄,我來當你的藥人。與其你要徒弟,不如要我較好。我本體是不滅凰體,死不了,算試毒藥,也不會死,豈不是更符合你的要求麼?”林寒開口說了一番,這一番話,說的周西寧極爲感動。

他沒有想到,師父竟然爲了自己,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周家老祖也很感動,這星域之,任何人之間都是相互算計的,唯獨這林寒,待人真誠,對自己的兩個徒弟,更是好。

“不滅凰體麼……不滅凰體倒是不錯,不過卻對付不了你這精血衰竭之症,好吧!那你自己來,更好,也算當做報恩了。”白雲皓想了想,幾乎是欣然同意的。

“萬萬不可啊師父!還是弟子幫你來吧!”蘇凡不忍林寒受苦,開口說了一句。

“住口!我決定的事情,你們都別再反駁爭搶了。蘇凡,西寧,你們兩個聽話,在我做藥人期間,你們兩個回去丹院,繼續煉丹學習,爭取在我百年離開藥星之後,看到你們已經是高階煉丹師。”這樣的要求真的不算過分,百年的時間,只要日夜不停的勤修苦練,煉成高階丹藥,只是指日可待的問題。

“師父……”周西寧內心無的愧疚,當初師父是爲了自己才成這樣的,如今要爲了自己成爲別人百年的藥人。師父是天之驕子,不該落得如此下場啊!

“我……”蘇凡也不願意,他們怎麼可以丟下師父。

“聽話,走吧!這精血丹,我自己煉製好了。不用勞煩你們了。”林寒不想要勞煩別人,凡事還是自己動手來較好。

“哥哥……”波雅他們也是捨不得林寒。

“林寒。” 重生八零之極品軍妻 暮邪看着林寒,雙手緊握成拳。

“若是小楠來了,記得告訴小楠,我在藥星,百年後便可出去找她,讓她乖乖的修煉。”林寒嘴角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嗯。”暮邪點點頭,心裏有再多的不捨,可這是林寒唯一的生機了。

“好了,藥星腳下都是有什麼的花花草草,你們都走吧!”白雲皓下了逐客令,讓他們離開這裏。

“我們走吧!”周家老祖無可奈何,只能帶着大家離開了。

他跟丹老飛昇在即,是不可能留在這裏了,去了神域,也不知道是否能夠回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數。只求林寒能夠自求多福,好好的活下來。否則他們周家和丹院,欠了他永遠的人情。

“再見,各位!”林寒站在原地,看着他們消失離開。

忽然之間,又成了孑然一身的存在。

“你空間裏的那是什麼東西?”白雲皓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氣息,開口問了一句。

林寒這纔想了起來,自己放在外面空間裏的黑胖很久沒有餵過了。

黑胖是林寒給自己的熊貓取的名字,名字是俗了點,勝在好記。

至於那個火蜂空間,任何人都是無法探知到的。

“這個嗎?”林寒心念一動,將熊貓仔取了出來,順便取出了一段竹筍,送到了它的嘴邊。

“陰陽獸……”看到林寒懷裏抱着的小東西,白雲皓有些吃驚,沒想到林寒竟然會餵養這麼掉檔次的靈獸。

“這些天太忙都忘了顧它,給餓瘦了。”林寒也不知道怎麼養熊貓,以前聽說熊貓喜歡吃竹子,所以備了一些竹筍在空間裏。不過這黑胖懶得很啊,自己不喂,它不吃,被自己養的是越來越懶了。

“這小東西,圓胖圓胖的時候的確是最可愛的。”出意外的,白雲皓對這陰陽獸的態度非常的好,說着他伸手逗弄了一下這隻陰陽獸。

黑胖供着鼻子有些不耐煩的扭過頭,抱着林寒用靈力剝好的竹筍一個勁兒的啃着。

“還是個有脾氣的小傢伙,呵呵……你隨我來,我帶你去取血精果。話說,我也想知道,那精血丹是怎麼煉製的。”其實留下林寒,他還有很大的用處。

這小子似乎知道不少失傳的丹方,這對一個煉丹師來說,是有着絕佳的誘惑的。這纔是白雲皓用計留下林寒的原因。

“嗯。”其實林寒也知道,白雲皓開始說周西寧是等着自己下套,不過白雲皓此人看起來至少白雲宇好相處一些。

所以才自動入套的。

心口不一的兩人,離開了原地,去往了不遠處的陰暗森林。

這片森林植被茂密,森林的一切,都是被鬱鬱蔥蔥的樹葉給遮擋着的。

林寒這一路走來,都沒看到絲毫的縫隙透進來,難怪這白雲皓的肌膚白的幾近透明,原來是常年沒有在陽光照耀下的條件生活着。

連這林子裏的氣溫都外頭的低好幾度,整這個藥星,這樣的林子似乎很多很多。

“你在看什麼?”白雲皓轉過身,發現林寒在打量這四周。

“在看,這林子裏沒有一絲的陽光……”林寒輕聲呢喃了一句。 “來,吃了。”白雲皓是一個對藥接近癡迷的怪胎,他高興,可以抓着他讓他試藥試一整天,不高興,能讓他一整天被關在那個囚禁藥人的房間裏。

進來了白雲皓的所居住的地界,林寒才意識到,他的身邊有多少的藥人。

據傳說,白雲皓會將自己的仇家擊敗之後帶回來做藥人,這些藥人明顯其他要慘很多。舌頭被拔掉,眼睛被戳瞎了,耳朵也聾了。總之,五感之,有三感是無用的。所以說,這白雲皓對自己的仇人,不可謂不狠毒。

這讓五感完好的林寒在這些藥人的面前成了格格不入的存在。

煉製了精血丹讓自己的身體康復之後,林寒過了試藥的日子,白雲皓髮現了他這不滅凰體的好處後。幾乎是試藥試了頭,不是最毒,最險惡的藥材,都不會給他的試。每次試藥的時候,林寒都是心驚膽戰的。

這不,這次白雲皓又拿出了一樣東西,放到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拿過這株仙藥,放到自己的面前看了一下。

這株仙藥沒有見過,通體呈現淡紫色,散發着微弱的光芒。花莖筆直,花葉很小,但是花朵極大。林寒扯下了一片花瓣送入了口,很快,他發現這花瓣略苦,落到腹部之後,腹部有種灼燒般的痛感。

“什麼感覺?說出來?”白雲皓拿着一本本子,一臉興奮的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落肚,腹部絞痛難忍。胸口氣血翻涌,整個人……整個人……”林寒話說一半,哇的吐出了一大口的濃稠的黑血。這黑血,還摻雜這一絲絲的紫色,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嗯,這東西我也不知道是個啥,全宇宙此一朵,我想着放着也放着,讓你嚐嚐了,效果……”白雲皓一邊說,一邊拉過林寒的手腕將自己的手指放在了林寒的脈搏,號了脈之後,他的眉頭漸漸的鎖緊。

“哎呀……這可怎麼辦?你好像又要死一次了……”說完,一臉爲難的看着林寒。

林寒聽言,翻了一個白眼,身子倒下,躺在地一抽一抽的。

“林寒?林寒醒醒啊!”對方擡手,輕輕拍了拍林寒的臉頰。

林寒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他倒是想要反抗,可這是他答應了人家的。萬一惹得這老怪物發飆,那自己的徒弟和接下來會來的家人,都會有危險了。

所以他只能忍下去。

“好好的,等你明天活了,我們再去試試別的。”白雲皓愉快的開口,隨即起身對着身邊的下人開口說了一句,“將他丟到牢裏,明天醒了再帶出來。”

然後,林寒陷入了黑暗,陷入黑暗前,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的被人擡起,送往了地牢。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沉睡了多少的時間,夢,他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他變回了那個除了爲錢飯,不會爲任何東西煩的林寒。他還是以前的那副樣子,吊兒郎當,那時的他還沒有陰陽眼,還沒有開始靈脩,日子過得何等愜意。

忽然一個長得跟楠兒一模一樣的少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衝着他巧笑倩兮。

他一臉驚愕下,忽然,那個少女臉色大變,朝着自己猛撲了過來。

驚得他完全傻眼了,他這麼被嚇醒了。

嚇醒之後,才發現自己還身處在藥人牢房。

“醒了嗎?醒了將他抓出來。”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林寒認命的閉了眼睛。

雙手緊握,竟發現手掌的力氣變得更加大了一些。而整個身體的肌肉也變得多了幾分。

很快,那兩個下人進入,將躺在地宛如死狗一般的林寒拖了過去。

“沒醒嗎?”白雲皓皺眉,走向林寒,彎腰蹲下,擡手查看了一下林寒的身體,發現他已經醒來時,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

“丟去我馴養的毒蛇池去,直接喂蛇。”這小子今天竟敢敢裝暈,那看看是他的手段高明,還是他手段高明。

“別……”林寒開口打斷了白雲皓,“長此以往,是個人都會累,我累了,想要休息一天,也不行嗎?”林寒開口,語氣裏滿是疲憊。

“休息?你還有時間休息?”白雲皓像是聽到了一個多麼匪夷所思的笑話,直接笑了出來。

“?爲何沒有時間……”林寒話沒有說完,白雲皓拉住他的手,身子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兩人再次出現,他們已經身處在一片荒草叢生的平原。在這平原,目光所及之處,盡是一片荒涼。

“你帶我來這兒,作甚?”林寒不明白,爲什麼白雲皓會帶着自己來到這個地方。

“你仔細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對方開口提醒了一句,林寒仔細看看,越看這片地勢,越覺得像一個地方。

“這是……這是……”當意識到這是什麼地方時,林寒的身子都不自覺的發抖起來。

“看到吧!這便是曾經靈王星的蘇家所在地。”對方一句話,讓林寒的臉色煞白不堪。

“那蘇家呢?怎麼沒了?”林寒的聲音裏都滿是顫抖的感覺。

“沒了,是因爲……”白雲皓長嘆一口氣,“你開啓了通往神域的大門,這意味着我們這些巔峯神人,可以踏足神域了。同樣,這也意味着,神域的人可以來到我們這個世界。我們對神域一無所知,一如神域對我們這個地方一無所知,所以想要過來看看,也實屬正常。

六大家族都有神人階品的大能坐鎮,那些個神域之人,還不敢輕易來犯,但是類似靈王星這樣的小星球,不會倖免於難了。聽聞,靈王星在一夜之間。變成這般,出自誰手。無人可知!周家老祖和丹老去了神域還沒有回來,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夠回來告知這片星域所有人的神域到底是個什麼情況。能夠做出將一顆生機活現的星球頃刻間覆滅的,只有神域的那些真神,才能做到。”

白雲皓的一番解釋,聽得林寒渾身猶如澆灌了冷水一般,這是福禍相依嗎? “王叔……蘇老!蘇生……”林寒的雙手緊握成拳,那一刻,心裏陷入了無的悔恨。 恨自己爲何要自作聰明,打開這個世界通往神域的大門。氣自己,爲何要將這片星域小星球的人推入無盡深淵。

“蘇家的那幾位長者沒事,倖免於難,躲到丹院去了。不過我不敢保證你的光明星,也能倖免於難。”白雲皓的一番話,聽得林寒的心重重的一抽,這纔想起自己的光明星,連忙取出船隻要往那裏趕。還沒動呢,被白雲皓一把拉住了手臂,隨即,身子一閃,消失在了這片已經變爲原始星星的光明星。

再出現,他們已經來到了光明星,發現光明星此地,一如往昔,沒有太大的變化。林寒跟白雲皓站於高山之,眺望着山下的那一片繁榮的城市,心裏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現在鬆氣,太早了!”白雲皓剛剛說完,身子瞬間消失在了林寒的身邊。等到林寒反應過來時,在光明星的空已經爆開了一團刺眼無的七彩光芒,爆炸的威力,使得整顆光明星都爲之顫抖了一下。

等到那些七彩光芒褪去,林寒發現天空出現了兩個人。

其一個是身穿白衣的白雲皓,另一個則是一個看起來功法特殊,模樣有些怪的人,他每一招出手都極爲狠辣,那勢頭,不將白雲皓打死不罷休。

更讓人吃驚的是,白雲皓竟然能夠從容的應對,明明那個人的修爲有真神啊!因爲那個人的腦後浮動着一輪淡淡的光圈,的確是神域的人無疑了。可是白雲皓竟然能夠跟他對打,莫非這白雲皓也擁有越階戰鬥的能力。難怪,難怪當初周家老祖和丹老對他這麼忌諱。

擡眼觀戰,千鈞一髮之際,對方一掌打向了白雲皓,白雲皓結結實實的捱了一記。吐了一大口的金血出來。邪肆一笑,他故作無恙,也回了對方一掌,這一掌下去,那人的身體明顯抽了抽。

“喝!”伴隨着一聲爆喝聲,有一團極強的能量團自空炸開,隨即,對方的身體猶如一片殘葉一般從天墜落,林寒見狀,連忙閃身去,一把抓住了那個人,隨後,重重的舉起,將他砸向了地方。

轟的一聲巨響過後,那人在地砸出了一個深坑。

林寒追,拿出了自己的長槍,將槍頭直指對方的咽喉。

仔細一看,發現對方已經暈了過去。

拿起長槍挑開了對方臉的面具之後,林寒被面具下的模樣給驚到了。

竟然是……竟然是……

此時,白雲皓也來到了林寒的身邊,看向地的那個人的模樣時,臉色變的異常的凝重。

“果然,如了我的猜測。”白雲皓的臉佈滿了冷汗,不復開始的瀟灑。

“這是……陰界的人。”一股寒意襲心頭,林寒的身體都顫抖了一下。

“你原來不僅是打開了通往神域的門,還打開了陰界通往我們這裏的門……”陰界跟他們這個地界是兩個世界,原本一直由一個強大的陣法保護,在那個陣法的保護下。他們星域的人無法突破飛昇至神域,而陰界的人也無法突破來到他們這裏。

林寒的出現,打開了這扇門,引來了對方。

“這該怎麼辦?”林寒轉過頭看了看白雲皓,眼底盡是探究的意味。

“靜觀其變了,至於這顆星球……”白雲皓擡手,一掌打在了這個陰界神司的腦門。那神司抽搐了一下,身子瞬間化爲漫天的星光,消失在了原地。

擡眼看着這顆光明星,白雲皓顯然是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他拉起林寒的手連同林寒一起懸浮在了半空。隨即,開始運行靈力。

一股吞天滅地的靈力傾瀉而出,將整顆星球都包裹住了,再等林寒反應過來時,整整一顆的光明星,不翼而飛!

“你將光明星弄哪兒去了!”林寒大驚,轉頭開口問了白雲皓一句,才發現白雲皓的身子已經綿軟的倒了下去。

“這一次……可能需要你幫我了。”白雲皓的喉嚨一甜,一口血又噴了出來,這一次的血竟然是紅色的。

這紅色的是精血啊!

林寒見狀連忙前取出了鐵船,將他移到了鐵船。

“光明星呢!你見光明星弄哪兒去了!”林寒關心的是個這個問題。

“跟藥星相連了……這陰界的人盯了光明星,不會放過它!”白雲皓翻了一個白眼,這小子在想什麼呢……

不行!被氣的不行,白雲皓身子一抽,直接給林寒氣暈過去了。

聽到白雲皓的回答林寒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才發現這白雲皓除了性情有些古怪之外,其實是個很不錯的人,從他的言語間可以看出來,他是一個十分關注星域和平的人。

不然也不可能出手去救光明星了,這光明星是他們那個下界的人飛昇之地,斷斷不能發生任何的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