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什麼關係,聽說她進了懷寧學院,他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落伊也來到懷寧。

因為她太冷漠好強,所以他就站到她的對立面,雖然讓她討厭,但至少可以讓她看到自己。

終於,他成功了,他們成了仇人,只要見面就會打起來,沒有人知道,他其實樂在其中!

他怕自己贏了,她會生氣;又怕自己輸了,她就對自己不屑一顧,所以故意把實力壓到跟她一樣的水平,次次不留痕迹的跟她打成平手!

有一次他的劍誤傷了她,回去之後他就在同樣的地方劃了自己兩刀,從那時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經無藥可救了!

方逸君深情的望著她,桑秋雨只覺得他的眼神過於熾熱,似乎看一眼就會燙傷自己,咬著唇將視線移開,「你不明白嗎,姓方的和姓桑的是仇人,仇人!」

「那是上一輩的恩怨,不關你我的事……」桑秋雨不等他說完又朝他揮出一記電光,神情近乎冷酷到無情,「不要說了,你應該知道我們之間還沒有分出勝負,所以,今天就在這裡做個決斷吧!」 方逸君溫柔一笑,她的攻擊看似凌厲,打在身上卻是不痛不癢,表明她還在乎自己的,這就夠了!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那我成全你!」方逸君緩緩的抽出自己的佩劍,同時將磅礴的劍氣凝於劍上。長劍被劍氣充斥著,散發出絢爛的光芒,看起來美麗而危險。方逸君一手執劍,深深的看著桑秋雨,面容卻笑的風輕雲淡,「這次我不會手下留情,來吧,一招分勝負!」

桑秋雨被他的笑容刺痛,心一橫舉起法杖,風與雷兩種靈氣同時從法杖迸發出來,如潮水般交織在一起,漸漸在她頭頂上形成一個恐怖的氣旋。

「天哪,那是魔技融合!」一個觀眾高聲吼了一句,引起一片喧嘩,季顏皺了皺眉,她從沒聽過魔技還能融合,看來她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不夠!

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季顏有些擔心的看著他們倆,桑秋雨頭上的氣旋蘊含著很恐怖的能量,方逸君的劍上也攜帶很強大的劍氣,這兩人竟是要拚命么!

晉旰看到這場面,心底簡直要拍手稱快,斗吧斗吧,斗的越凶越好!辛舍副校長也是一臉幸災樂禍,只有高苑副校長,因為混戰時候得到過懷寧的幫助,沒有表現出很興奮的樣子。

桑秋雨源源不斷的輸出靈氣,臉色越來越蒼白,方逸君看的有一些心疼,但還是忍住了,持續將劍氣釋放出來。桑秋雨頭上的氣源越來越大,裡面雷光閃耀、風起雲湧,瞬間變成黑壓壓一片,方逸君手上的劍則越發明亮,幾乎是有些刺眼。終於,兩人同時有了動作,方逸君提劍直朝桑秋雨刺去,桑秋雨同時將頭頂的氣旋揮出。

只聽得一聲一聲巨大的碰撞聲,方逸君的劍撞上氣旋,幾道亮光從劍中迸發出來,穿透氣旋四散開去;氣旋在他的攻擊下儼然有了合攏的趨勢,觀眾能清楚的看到氣旋宛若一張大口,正在慢慢吞下方逸君,而方逸君的劍正在不斷削弱氣旋。

若他能在氣旋完全閉合之前突破,則勝,若是突破不了,結果已經不用想象了。

風聲和雷聲在他身邊炸響,疼痛伴隨著血腥味傳來,方逸君淡淡一笑,一個用力,氣旋被破開一道小口。

這時,方逸君卻突然收回了劍氣,任由自己被氣旋吞滅,眼睛卻透過這個小口靜靜的望著對面的人。

桑秋雨想不到他會這麼做,心裡又氣又急,當即揮動法杖想要收回氣旋,就在此時,法杖「嘭」的一聲斷成兩半!

「鐺——!」斷掉的一半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桑秋雨驚異的看一眼自己的手,然後不可置信看向觀眾席的父親。桑群嘴角一勾的收回手指,桑秋雨瞬間明白了什麼!

「不要——!」桑秋雨奔跑過去,死命的想要撕開那道小口,淚水如決堤的洪水,沖著裡面的人喊道:「方逸君你出來,你給我出來!」

「秋雨,對不起,我怕、我是出不來了!」透過小口,方逸君很想留給她一個笑容,但發現自己怎麼也笑不出來。

「誰讓你當時停下的,你怎麼可以拿你的命開玩笑!」桑秋雨哭喊著,拚命的捶打著氣旋,可她不是氣修,那點力氣根本就撼動不了一分。方逸君微微一笑卻是萬分深情,「我怎麼忍心,對你出手!」

「你這個白痴!」桑秋雨哭著笑了,然後停止無謂的動作,扭頭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父親,眼底劃過一絲失望和傷痛,當著他的面,她高聲喊道:「我認輸!」

「什麼!」桑群蹭的站了起來,眼睛怒視著桑秋雨,然桑秋雨已經不再看他。

東方止然當即揮手,倏地,高台上的四個強者飛奔下來一齊揮掌破開氣旋,一陣狂暴的能量自氣旋中爆開,連同氣旋一起煙消雲散。

方逸君再也不支的倒在地上,桑秋雨一把把他接在懷中,淚水怎麼也止不住。

季顏立刻躍上擂台,取出一枚四品愈傷丹給方逸君服下,他的身上和臉上被劃了不下於百道口子,還有不少地方是被電灼傷,可以想象氣旋中的能量是何等的恐怖。

觀眾看到這一幕也是百感交集,在方逸君被抬下去的時候一個個都遞來眼神敬意,桑秋雨陪著方逸君一起離開,路過桑群那裡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把他氣的夠嗆。

季顏撿起地上的法杖看了看,眼睛一眯,這法杖分明是給人做了手腳,靈氣承受到一定程度就會自動斷裂!難道是桑家人提前算準了桑秋雨會手下留情,所以留了一手?可是,萬一法杖在施展魔技之時斷裂,桑秋雨可是會遭到反噬的,桑家人應該不會對自己人這麼狠吧!

季顏掂量了一會兒,是不是桑家人做的還不能確定,聽到裁判喊道三號,就把法杖塞進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第二輪與她同台的是辛舍的參賽者,季顏陪他玩了一會兒就把他踢下去,辛舍副校長的老臉全程黑炭!

四號是高苑和落伊的對決,古人云倒霉多了自然就會轉運,落伊的那人在第一輪因為靈氣消耗過多,高苑輕輕鬆鬆就拿下了比賽,高苑副校長頓時感覺幸福來得好突然!

五號曲銘夏對戰肖桓,辛舍的副校長哈哈一笑,幾乎是毫不客氣的放聲說道:「這還用打嗎?」

晉旰撇撇鬍子,心酸自己人怎麼沒有這樣的好運氣,高苑副校長不言一語,狄秋不在,東方止然卻突然來了一句,「怎麼不用打,難道辛舍想直接認輸么?」

辛舍副校長笑容猛的止住,臉皮狠狠抽動一下。他知道東方止然偏袒懷寧,可是想不到他竟會偏袒到這個地步,心裡又氣又酸又不得不打碎牙生生吞下去。

肖桓見到自己的對手,沒有表現的多麼傲慢,但是驕傲還是有的,「我覺得我們沒有打的必要,你直接認輸吧!」

曲銘夏緊緊的握了握手中法杖,說實話,面對這個比自己高出六階的對手,他沒有信心,甚至連一戰的魄力都拿不出來。但是他還是毅然堅挺,他腦海中深深印著有一個畫面,不管對手多強大,子顏總是笑的那麼淡然——

她說:這樣才有意思! 肖桓見他不動也不說話,猛然爆發出自己大魔導師三階的氣勢,曲銘夏感覺一股壓力自頂上壓下來,當即調出意念和氣勢抵擋,「你的修為是比我高!」曲銘夏慢慢的把背挺直,一股明亮的自信光芒自眼底迸發出來,「但是這樣才有意思!」

肖桓眼底劃過一絲錯愕,隨即豪爽一笑,「很好,有你這句話,我為我剛才的話道歉,不管你我差距有多大,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對手,所以接招吧!」

曲銘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揚起法杖打出一道雷鏈,肖桓同時用雷鏈回擊,他的雷鏈明顯比曲銘夏的要強大的多,曲銘夏當即又打出一道雷鏈,幾道雷光閃耀著兇猛的碰撞在一起,炸的轟隆作響。

肖桓呵呵一笑,「想不到你也是雷系,那麼從現在起我不會手下留情了!」

洶湧的紫色元素從法杖中迸出,在他身前形成一片電光,忽然,所有的電光同時朝曲銘夏射去。曲銘夏當即湧出雷元素抵擋,一倍不夠就兩倍,兩倍不行就三倍,體內的元素如洪水般被抽出,若不是他的富靈體質,元素比常人多幾倍,可能很快就撐不下去了。

魔修之間的對戰,除了風系可以來無影去無蹤,雷土兩系主要就是拼魔技了,魔技需要大量靈氣的支撐,修為和魔技的等級也會對魔技的強度造成很大的影響。好在曲銘夏學習的魔技等級不低,倒是能稍微彌補一下等級的差距。

雷元素以狂暴著稱,魔技更是絢爛無比,如煙花一般,觀眾一時看得津津有味!

肖桓頻頻攻擊都被他化解,心裡說不驚訝是不可能的!如果是一般人,體內的靈氣早就該耗盡了吧,他是怎麼回事?看他的樣子似乎還有靈氣抵擋,難道有服用丹藥?

想到這個可能,肖桓心裡些怒了,原本以為他是一條錚錚的漢子,沒想到竟然做服用丹藥這種投機取巧的事情,虧自己剛剛還說把他當成對手,呸!他根本就不配當自己的對手!

「原來你是服用了丹藥,這樣的你也配當我的對手?」肖恆冷哼一聲,越來越強勢的攻擊表明他很惱火!

曲銘夏身上好幾處被電焦,臉色依然平靜,「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服用任何丹藥!」

肖桓自然是不信的,莫說他,連觀眾都紛紛開始懷疑曲銘夏了,議論諷刺之聲漸起,有些人甚至都站起來扯著嗓子開罵!雖然聯賽並沒有規定不能服用丹藥,但是比賽講究公平,服用丹藥這樣的事情總歸為人所不齒!

季顏聽著周圍的懷疑之聲,狠狠的皺了一下眉。

「真是一個卑鄙的臭小子!」辛舍的副校長几乎怒起,可一想到這並不違規,只好坐在那生悶氣。

晉旰捋一捋鬍子,「服用丹藥又怎樣,總歸是個虛架子,我看那小子是撐不了多久了,你又何必那麼生氣?」

辛舍副校長狠瞪他一眼,他還指望肖桓去掙第一呢,怎麼能把靈氣全部浪費在這裡!莫非是狄秋老傢伙故意指使的?如果是這樣,那他也太陰險了!

狄秋這個時候正好走回來,辛舍副校長冷冷一笑,「有個煉丹師的副校長就是好啊,再昂貴的丹藥也不心疼了!」

狄秋想著自己確實拿出了很昂貴的丹藥救治自己的學生,如果這也被他們眼紅只能說他們太小心眼了一些,於是呵呵一笑道:「你若是煉丹師你也可以!」

「你!」辛舍副校長被他堵的一口氣憋在心裡,當即罵了出來:「你不顧忌學生的身體,簡直不配為人師表!」

狄秋疑惑了,他何時不顧忌學生的身體了,連壓箱底的丹藥都拿出來了,還能叫不顧忌學生的身體?不過他懶得和他們爭辯,坐下來安靜的觀看學生的比賽!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辛舍的副校長越看越是著急,肖桓這樣消耗靈氣,到了第三輪該怎麼辦?

肖恆不停的攻擊,體內的靈氣也快速消耗,最後他也有些煩躁了!

對方到底吃了什麼丹藥,竟然能撐這麼久?

一道道電光襲來,每一次的攻擊,曲銘夏都要用好幾倍的雷元素去化解,漸漸地,整個擂台都充斥著淡淡的紫色元素,感受體內所剩無幾的靈氣,曲銘夏眼睛一暗,他終究還是要輸了么!

可是,不甘心啊!全程,他都在閃躲,輸之前,他至少要主動出擊一次!

曲銘夏看一眼肖桓,忽然停止抵擋,反而將所有的靈氣調出,紫色的靈氣在他身前翻湧,慢慢形成一柄紫色的長劍。長劍之上電蛇跳躍,發出茲茲的聲響!

「雷之劍,去!」這一招使出,曲銘夏體力透支單跪在地。紫色長劍劃破空氣朝肖桓射去,把他之前的攻擊全部化解,肖恆始料未及當即使出一個類似的招式來抵擋。

「砰砰砰砰——!」兩大紫劍相擊,互不相讓,劍身一寸一寸的被折斷抵消,發出連續的聲響!最終,曲銘夏略勝一籌,僅剩的劍柄將對方的長劍徹底擊碎直衝肖桓而去。

肖恆瞳孔一縮跳閃躲開,可惜速度不夠快,臉被劃破。一陣刺痛襲來,肖桓一抹臉頰,感覺到一股濕熱。肖桓一雙憤怒的眼睛狠狠的瞪著他,自己竟然被一個靠丹藥提起來的半吊子打傷,不給他一些慘痛的教訓怎麼能解心頭之憤! 龍吟劍道 「開始你不認輸,現在我讓你沒法認輸!」

「雷池!」一聲爆喝,濃郁的紫色元素從法杖中噴發而出,圍著曲銘夏形成了一個雷區,曲銘夏處在雷區正中央,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雷電,淡淡一笑!

「還笑得出來!雷雲!」肖桓氣急又是一聲爆喝,當即在雷池上方增加一片雷雲。烏黑的雷雲壓下,曲銘夏整個人都被埋在了電光之中。

季顏看著場上的情形,開始有些擔心了,可是她除了相信曲銘夏什麼也不能做!如果曲銘夏真的出事,季顏眼眸狠狠眯起,她定會讓傷害他的人付出鮮血的代價!

辛舍副校長越看越是急的不行,他恨不得衝上去提醒肖桓節約靈氣、節約靈氣! 雷雲壓下,整個雷池都被沉重的灰暗取代,無數道電光在陰雲之下嘶鳴、叫囂,勢要將一切化為灰燼。觀眾這時看的有些心驚膽戰的,曲銘夏被埋在雷電之間定然性命不保,肖桓出手是不是太重了一些!

狄秋的臉色比擂台上的陰雲還要沉重,忍著怒氣道:「比賽規定不能傷人性命,辛舍那邊可以住手了!」

辛舍副校長毫不在意的一笑,「狄老在說笑么,明明是你們那邊的人自己要在裡面,不認輸也不抵抗,出了事能怪我們?還是說狄老,你要替你的學生認輸?」

「你…,哼!」狄秋狠狠的吐一口氣,曲銘夏他雖然了解的不多,但也看得出是一個很要強的孩子,自己替他認輸說不定比讓他死還難受!

狄秋暗暗嘆口氣,一對袖子下的拳頭死死握緊,都是他的學生,兩個受重傷,現在這個又生死一線,他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擂台上,肖桓看著雷雲冷冷一笑,出招之前他也考慮過用這樣的大招對付他會不會大材小用,但是只有這樣才能給觀眾最大的視覺震撼,這樣才能證明自己高超的實力。如此,等到第三輪遇到南宮映星或者禾子顏他主動認輸的時候,就不會那麼丟人!

天才總是有些高傲的,就如他,寧可主動認輸也決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打敗!

辛舍副校長還指望著肖桓去爭第一,不知道人家卻壓根兒就沒有這個心思,不過,這也說明肖桓比辛舍副校長更理智、能看清形勢!

曲銘夏被電光包圍當即使出所有的意念來抵擋,電蛇撕咬著意念圍成的壁障,劇痛一陣接著一陣傳來。曲銘夏咬牙死死堅持,他知道放棄的下場只有一個——灰飛煙滅!

他不能死!

汗水如瀑順著臉頰流下,身處一片灰暗,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的意念牆壁在雷電的狂擊之下慢慢變成魅惑的紫色,如同一個紫色的大繭。電光擊打在大繭之上,開始盡數被反彈,慢慢的,有一部分被吸收,最後,大繭如同不知飽腹的饕餮一口一口的把電光吞滅。擂台上殘留的淡淡紫色元素也漸漸往中間聚攏。只是光線過暗,沒有人注意到這些!

大繭吸收了雷元素顏色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暗,越來越濃稠,表面幾乎可以看得到紫色元素的流動。曲銘夏蜷縮在中央,等待著蛻變!

肖桓估計曲銘夏已經化為灰燼,法杖一揚就要收回雷雲和雷池。

忽然,他的眼神劃過一道驚詫,雷雲雷池不知何時竟然脫離了他的控制!

「怎麼回事?」肖桓又揮動法杖,發現還是收不回來。

就在此刻,雷雲和雷池突顯異樣,原來狂轟濫炸的雷電突然像是受了什麼吸引一般,全部往中間劃去,擂台上的紫色元素也瘋狂的朝那邊涌去,最後連同雷池和雷雲一齊被吸了過去,慢慢融合成一個紫色的巨球。

「發生什麼事了?」 重生福晉求和離 觀眾一個接著一個站起來,很想看清楚那個紫色的巨球到底是什麼,季顏嘴角一勾,曲銘夏果然沒讓人失望!

幾個老師和監考也不明白怎麼回事,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突然,紫色巨球自內部炸開,一股強大的氣勢伴隨著濃郁的雷元素盡數爆開,肖桓驚退一步,看到完好無損的曲銘夏,表情是不可思議!

莫說他了,連觀眾也全是不可思議。

「你進階了!」肖桓驚詫的喊出,所有人都是一震,曲銘夏勾唇一笑,率先揚起法杖攻擊!

肖桓還沒有從接連的驚愕中回過神,面對撲面而來的雷光,一時竟忘了抵擋,直到雷電打到自己身上,一陣痙攣,他才徹底清醒!

這一招,曲銘夏並沒有用盡全力,最多讓他受些皮肉之苦。

肖桓當即也明白了他的用意,心裡對他升騰起一股敬意,「我為我剛才的懷疑道歉,你確實是一個可敬的對手!」

「對不起,我並沒有把你當成對手!」曲銘夏語氣清冷,他可沒忘記他剛才對自己毫不留情的下死手!如果不是自己挺住了,估計現在連屍體都找不到!

「你!」肖桓想不到對方竟然這麼不識抬舉,怒火一下子就沖了上來,曲銘夏完全不予理會,抬手就是攻擊!

「雷矛!」曲銘夏法杖一揚,數十隻雷電化成的利矛朝著肖桓破空而去,肖桓冷哼一聲當即使出一個雷之網抵抗。

雷電相擊,撕扯怒號,場面一下子又回到魔技對轟的場景。曲銘夏不要命的朝對方丟出魔技,化被動為主動,靈氣彷彿源源不斷,極少人注意到他在爆發魔技的時候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個淡淡的紫色磁場,這個紫色磁場可以連續給他補充雷元素,雖然補充的比不上消耗的,但也相當於一個作弊器!

辛舍副校長此刻恨不得扯著狄秋的脖子問:你是給學生吃了什麼葯?還有沒有,給我來一打!

肖桓面對他的狂轟濫炸接的很吃力,對方明明只進了一階,但是魔技的強度卻提高了一倍,雖然跟他比還是差了很多,但是他體內的靈氣已經不多了!

可看對方沒有半點停歇的樣子,肖桓明白他再不想辦法扭轉局面,等待他的就是靈氣耗盡然後退出戰場!

他決不能輸,更不能輸在一個比自己差很多的人手裡!

「你是比一般人厲害,但我會讓你明白,你我等級的差距會是你永遠也無法越過的鴻溝!」肖桓怒吼著,紫色靈氣如潮水般從法杖湧出,慢慢的,整個擂台都變成陰沉沉一片。

辛舍副校長一驚,「這孩子,是要同歸於盡么!」

高台上的四大強者也察覺出異樣,當即加大了結界的強度,曲銘夏皺了皺眉,隨即將自己的招式醞釀開來。這招是自己在聚靈塔修鍊時一個前輩教給自己的,之前因為體內靈氣不夠無法施展,現在倒可以試試!

「哈哈哈哈!」肖桓如同入魔了一般狂笑著,他的頭上彙集了一片陰雲,霎時,一條雷電匯成的巨龍從陰雲中現出突現,不過只有一個龍頭! 「吼——!」巨龍發出一聲咆哮,整個擂台都有些震動。與此同時,肖桓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明白人都看得出來是他的修為無法支撐魔技強度,正遭到魔技的反噬。

「噗!」肖桓突然噴出一口鮮血,一個趔趄,又馬上強迫自己把身體挺直!

同時,曲銘夏的招式也準備完畢,他頭上的天空倒立著一柄巨劍,曲銘夏手執法杖高高舉起,法杖一端湧出的濃稠的紫色元素連著劍柄,人劍仿若一體。

巨劍如紫雲匯成,黯淡無光,跟氣勢恢宏的龍頭完全沒有辦法比較。

肖桓看著他冷笑一聲,「你竟然能把我逼到這種程度,但你終究不可能贏我!」

曲銘夏沒有說話,僅僅是嘴角淺淺的勾起,周身的氣質仿若他頭上的巨劍,平靜、暗沉!

「天降雷龍——!」

「雷斬——!」

兩人同時出招,龍頭咆哮一聲捲起陰雲、張開大嘴直朝曲銘夏撲來,同時,對面的巨劍陡然迸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芒,曲銘夏勾唇一笑,手一揮,巨劍帶著絢爛的光芒對準龍頭劈了下去!

「轟——!」龍頭瞬間被一分為二,雷元素全部爆開,肖桓被自己的元素能量衝擊,身體倒飛而去,狠狠的撞到擂台邊緣的結界之上,最後砰的一聲直直墜落在地。

肖桓出局了!

「他贏了!」觀眾席傳來一聲喝彩,熱烈的掌聲也隨之而來,曲銘夏用實力和堅持證明了自己,觀眾用熱情回應著他,此刻他不用解釋,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靠實力贏得的勝利!

面對大家的熱烈掌聲,曲銘夏依舊是那麼平靜,然後他把視線望向了一個地方,看到季顏同樣站起來笑著鼓著掌,他的心底忽的湧出一陣欣喜,輕鬆的笑了!

這一笑,仿若三月的陽光,溫暖而燦爛,只因這一笑,不知讓場上多少少女芳心暗許,南宮映月早已經把映星拋在了腦後,看著場下歡笑的少年,臉頰微紅!

狄秋哈哈一笑站起來鼓掌,辛舍副校長心裡完全不是滋味,誰能想到肖桓竟然會被一個比他修為差那麼多的人打敗呢?現在好了,前五名辛舍一個都沒佔到,丟人丟大發了!

東方止然和裁判們也紛紛站起來鼓掌,晉旰心裡酸溜溜的但也配合著做做樣子,高苑副校長倒是誠心的跟狄秋道了聲恭喜!

恭喜他能收到那麼多、這麼優秀的學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