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擂台下的眾人,見到葉一鳴又是給了於明宏一巴掌,心中舒暢到了極點。

叫你囂張!叫你猖狂!叫你目中無人!

看,現在遇到對手了吧!

哼,敢小瞧我們天陽國的人,你就得承受住我們天陽國的怒火。

激動的人群,再次爆發出歡呼聲,歡呼的同時眾人都是個個的紅著眼,恨不得也上去扇於明宏幾個耳光子。

先前是右臉,現在是左臉,這讓於明宏現在徹底懵了!

他於明宏於陽國的七王子,從小到大還沒被人打過耳光,可今天竟然被人接連扇了兩耳光,這怎麼不讓他憤怒呢?

「混蛋,本王子要誅你九族!」 重生娛樂圈女皇 氣極的於明宏,怒瞪葉一鳴,大聲喊道。

於明宏的怒吼,讓擂台下的人群憤怒了。

敢在我們天陽國說誅人九族這句話,而且對象還是武國公之孫葉一鳴,你是在找死嗎?

眾人不答應了,這於明宏竟然都到了這地步,還敢如此囂張,這不能忍!

「小國公教訓他,讓他知道這裡是我們天陽國,而不是他們於陽國!」人群中突然暴喝一句,隨後眾人都開始紛紛附和。

「對,小國公給他一個教訓!讓他清醒一下!」

「給他一個教訓!」

「給他一個教訓!」

「給他一個教訓!」

……

誅我九族?

這麼囂張?

葉一鳴眼一眯,心中一陣冷笑。

然後,眾人就看見葉一鳴飛身向前,來到於明宏身前。

「你……你要幹什麼?」葉一鳴的動作嚇了於明宏一跳,有些害怕的結巴了一句。

幹什麼?

葉一鳴沒答話,只是面露冷笑,然後雙手一伸,便立馬開始朝於明宏,那已經有些浮腫的臉龐招呼起來。

「啪啪啪!」

響亮的耳光聲,那是接連不斷啊!

跟我比囂張?

那本大少就將囂張進行到底!

; 耳光聲慘叫聲不斷回蕩在這擂台之上,擂台之下的人群看得非常解恨,不是這群人他們沒有同情心,而是因為這於明宏這幾天實在是太囂張了,而且他於明宏出手也不輕,敗在他手下的人,幾乎個個都是重傷。

對於眾人來說,巴不得這於明宏越慘越好呢!

「夠了!」就在葉一鳴扇的非常爽的時候,一個帶著怒意的聲音,從一旁的觀賞閣傳來。

葉一鳴愣了一下,隨即冷笑一聲,左手抓住於明宏的衣領,右手繼續啪啪啪的扇下去。

原本看著自己的七弟被扇耳光,于明濤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說什麼,因為說實在他與他七弟於明宏的關係可不怎麼好,現在看到於明宏被扇耳光,他心底倒還有些快意。

隨來的幾人見於明濤沒有什麼表示,就算是著急,可于明濤沒說話,他們也只能著於明宏繼續被打。

可隨後于明濤就覺得不對了,因為看葉一鳴的樣子,似乎沒完沒了要繼續扇下去。

這可不行,雖然他再不怎麼喜歡他這個七弟,但他的七弟畢竟是於陽國的一名王子,一兩個耳光也罷了,可不能繼續這樣受辱下去了。

於是于明濤開口想要制止葉一鳴,可沒想到葉一鳴根本沒有把他的話當一回事,于明濤先是愣了一下,可隨後一陣怒火湧上心頭。

「本王子說夠了,你難道沒聽到嗎?」這一次于明濤直接從觀賞閣里走來,怒瞪這雙眼,對擂台上的葉一鳴吼道。

終於捨得出來了嗎?

葉一鳴心中冷笑,再次給了於明宏一耳光,然後鬆開左手。

「砰!」一聲沉重的聲音,早就已經昏迷過去的於明宏,這一下直接重重的摔倒在擂台上。

「唔!」被摔在擂台上的於明宏輕哼了一下,可他依舊昏迷,並沒有清醒。

于明濤見狀剛想開口對葉一鳴怒吼什麼,可接下來葉一鳴的動作,卻是讓他心中的怒火徹底燃燒起來了。

在眾多人的注視下,葉一鳴輕輕抬起右腳,然後在眾多震驚的目光下,狠狠向於明宏的臉上踩下去。

嘩!

擂台下的眾人見了,先是愣了一下,可隨後他們的心中卻是如同海潮般的痛快。

哈!不愧是的小國公啊!痛快!

看這些於陽國的人還怎麼囂張!

與擂台下這些人不同,那幾名於陽國的人,見了這一幕,可謂是怒火朝天!

超人氣設計 「嗯,這下就差不多了!」面對憤怒的那幾名於陽國人,葉一鳴輕飄飄的又添了一把火。

哄!

這葉一鳴不光打臉,竟然還踩臉!這也太不把他們於陽國放在眼裡了。

這一下於明濤的臉上,簡直是yin沉的可以滴出水了。

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了,那幾名於陽國的人,怒氣衝天的朝擂台上躍去。

可惜的是,在他們剛飛躍到一半的時候,就被人群之中的一些人攔了下來,這於明宏擺了幾天擂台,早就激怒了整個天陽城的人,所以圍觀的一些高手自然不少。

若不是他們自知不是於明宏的對手,哪怕他們年紀再大,估計他們也會出手將於明宏教訓一番,可現在這幾名於陽國人,又不是像於明宏那般天才,他們自然能將這幾人攔下。

不過好在他們有些理智,只是把人攔了下來,並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看到如此情況,于明濤反倒是突然平靜下來了,看著擂台上的葉一鳴,輕聲道:「你葉一鳴是想挑起我們兩國的戰爭嗎?」

這於陽國二王子于明濤的這一句話,突然間讓整個比武擂台徹底安靜了下來,就連那幾個把於陽國人攔下來的武者,此刻也是面面相視,有點不知所措。

這要萬一真的引起兩國的戰爭,那他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見此那幾名於陽國的人,更是得意了。

哼,就你們這樣,還敢跟我們於陽國斗?開什麼玩笑啊!

可他們的得意並沒有持續多久!

「戰爭?哈,好笑!你當我天陽國會怕你這區區一個於陽國嗎?開戰就開戰,我們天陽國的人絕不怕!」

正當于明濤看著全場的動靜,以為抓住葉一鳴的死穴時,哪知道葉一鳴,突然來著這麼一句話,這讓他有些沒反應過來。

「哼,對面那啥,本大少看你也是一個啥王子的,你覺得本大少會怕你?我們天陽國會怕你們於陽國?」葉一鳴斜著眼,對於明濤冷笑道。

說到最後,葉一鳴更是對著擂台下的人群大聲道:「我問你們,如果兩國開戰你們怕嗎?」

人群先是一片安靜,可隨後卻爆發出海潮般的呼喊聲。

「我們天陽國沒有孬種,他們於陽國要開戰,我們就戰!我們不怕!」

「對!我們不怕!」

「我們不怕!」

「我們不怕!」

「我們不怕!」

這聲勢浩大的呼喊聲,席捲了整個比武擂台,然後向四面八方散去,這一刻,整個天陽城都熱起來了!

于明濤這一刻臉色蒼白,心中更是有些恐慌,雖然他是於陽國的二王子,可兩國開戰這等大事,哪能由他說的算啊!

剛剛那些話,不過是他說出來嚇嚇葉一鳴罷了,可哪想到葉一鳴會如此膽大,對兩國開戰一事,根本沒在乎什麼,反而還引起這天陽國人們的共鳴。

事情麻煩了,現在該如何是好?于明濤急得滿頭大漢。

當葉一鳴看到于明濤的樣子,就知道于明濤心中的恐慌了。

切,就這樣,還想嚇唬本大少?

葉一鳴心中對於明濤很是不屑,同時心中又是一陣冷笑。

重生農村彪悍媳 哼,兩國開戰這是遲早的事,要不了多久你們那於陽國,就要改名了!

天陽國與於陽國前身都是天鄰國的國土,但在六十多年前,因為天鄰國突然發生叛亂,領頭的就是當今的於陽國開國國君於陽,因為於陽的突然叛亂,導致天鄰國徹底瓦解,形成了諸多勢力。

而那時候,葉向天與葉逸雲正帶著族人逃到此地,見天鄰國瓦解后的局面,葉向天就憑藉著當時從葉家逃出來的最後一位天境一重天的高手,在葉逸雲的協助下,建立了天陽國。

所以正是因為這一點,於陽非常痛恨天陽國,可惜因為天境強者的厲害,於陽不敢冒犯天陽國,可是當於陽在徹底統一了,原本天鄰國的其他勢力后,就算是他明知道,那名天境強者已經死去,可這時的天陽國卻是已經不弱於於陽國了。

面對不弱於於陽國的天陽國,再加上征戰時間太長,哪怕於陽國成立了,也是兵勞民怨,對此於陽也只能作罷,暫且不再對天陽國有什麼想法了。

可也正是這個原因,這些年來天陽國與於陽國,雖然都保持著這種默契,沒有發生什麼戰爭,可摩擦卻是不斷。

甚至在每十年一次的朝聖節,於陽國更是派出一些天才武者,來挑戰天陽國的天才。

這些挑戰有輸有贏,可也嚴重加深了兩國的仇恨,雙方都互相看對方不對眼。

如果有機會,於陽國絕對不會放過天陽國!

; 對於於陽國的野心,葉老爺子自然是很清楚了,可由於為了確保葉家的安全,葉老爺子並沒有對於陽國做出什麼過激的表現。

一來是怕吸引到葉家真正仇敵的注意,雖然天陽國距離葉家仇敵葉家非常遠了,但這一點還是不得不防。

二來是已經這些年的發展,那於陽國現在的天級武者也不少,光明面上就不下二十個天級武者了,那暗地裡,豈不是更多?

就算是葉家將全部底牌爆露出,那也得犧牲許多族人,才能拿下於陽國。對於現在不到一千數的族人,葉老爺子可捨不得讓族人們去拚命。

所以就算是明知道於陽國這些年來一直在挑釁,可最終葉老爺子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了族人忍忍就算了。

不過現在的情況可不一樣了。

在葉一鳴將他批量培養天級武者的想法一說出后,葉老爺子與葉逸雲老爺子就興奮了。

這些年來,兩位老爺子可沒閑著,光是從天陽國各地收尋的天才就有不少,其中那些無父無母的孤兒,更是被秘密送往一處絕密的地方,慢慢培養,甚至一些不少資質的孤兒,被送往葉家村經葉逸雲老爺子親手**。

這樣一來,天陽國真正的實力,其實已經很驚人了!

幾天前,在葉一鳴說出批量培養天級武者的想法后,便知道兩位老爺子,這些年來,暗中培養的地級武者已經不下五百人了,哪怕是天級武者也有十多人,這還沒將葉家村的人算上。

而且那五百名地級武者,其中就有近三十多人是地級巔峰,一百多人是地級後期,這樣一來,哪怕是煉製一些中上品的元力丹,也可讓天陽國暴增一百三十多名天級武者。

如果在煉製一點極品元力丹,或是下品武力丹,那絕對可以讓天陽國短時間內擁有兩百名天級武者。

擁有兩百名天級武者的天陽國,還會怕他於陽國嗎?

所以葉一鳴的話並不是,頭腦發熱隨口說說,而且真的確有其事。

只要天陽國擁有兩百名天級武者,那絕對是橫掃於陽國,然後將於陽國納入天陽國,讓天陽國強大起來,這樣一來,就可以收尋更多的天才,還有修鍊資源,讓葉家快速強大起來。

葉一鳴相信只要有足夠的丹藥,這些都不成問題,而且這樣的日子也快了。

因為昨天晚上,葉林天就通過系統儲物戒的聯繫功能,告訴葉一鳴今天上午他們大概就可以回來了。而且他們這一次行動,可以說是滿載而歸。

系統儲物戒的聯繫功能:系統儲物戒最基本功能之一,可在方圓一里內,可隨時聯繫,一分鐘消耗1000點修鍊點,超出規定範圍后,超出一百里,一個時辰可聯繫一下,時間一分鐘,消耗修鍊點10萬點。超出兩百里,消耗修鍊點20萬點,以以此類推!(超過一千里無效)

當葉鷹戰隊成員全都晉級到天級后,系統儲物戒突然多了一個這個功能,經過系統儲物戒這個聯繫功能,葉一鳴更是知道了,服用武力丹的人,不但只需幾個時辰就可以突破到天級,而且只需要兩三天就完全適應了,天級武者的力量。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好消息。

甚至知道了這些后,兩位老爺子都已經開始計劃吞併於陽國了。

現在葉一鳴肯定不在把什麼於陽國的王子放在眼了,而且就算是沒有這些事,他葉一鳴又豈會害怕他一個於陽國的王子?

「你……你……這是真的要引起兩國的戰爭。」看著擂台下反應激烈的人群,于明濤指著葉一鳴,哆嗦了一句。

可葉一鳴只是輕視的看了他一眼,話都懶得說了。

于明濤氣了,可就算他再怎麼生氣,他也沒敢再說葉一鳴什麼,他現在可是有些怕了,因為現場的人群盯著他的目光,就猶如殺妻奪子之恨一般,于明濤甚至相信,只要葉一鳴點點頭,那自己肯定被群毆,搞不好連小命都掉在這裡了。

他一個於陽國的二王子,怎麼能死在這種地方?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該死!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于明濤慌了!

「葉一鳴你知道現在是在幹什麼?你是想造反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