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完成了四宮合一的聖殿,宣布成立光明座。

四宮合一的光明座,能量濃度同樣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它的濃度達到黃道星座的兩倍!

如此恐怖的能量濃度,意味著武者的修鍊效率,是黃道星座的數倍。只要給他們時間,他們會湧現出數不清的黃金武者、聖者,光明座會壯大到令人恐懼的地步。

巨大的壓力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大熊座和聖殿之意的仇恨,是無法消彌的。

眼睜睜看著雙方的實力,隨著時間的流逝,將不斷地拉大,前所未有的壓力,籠罩在眾人心頭。

直到唐天回來,壓抑有如風暴前夜的氣氛,好像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好像每個人都盲目地相信,唐天會有什麼辦法一樣。

枇杷知道不是這樣。

沒有人覺得唐天會有什麼辦法,這二貨除了嚷嚷「嘿喲大家一起砍死他們」,估計也想不出來其他的辦法。

但是看到他,看到那張沒心沒肺的笑臉,聽著胡言亂語的嚷嚷,籠罩在大家心頭的陰影,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和一個頭腦簡單、永遠不知道害怕的傢伙在一起戰鬥,其實挺不錯。

總是容易感覺自己變得更勇敢了一點。

枇杷微微一笑,繼續埋頭工作。

沒辦法幫你打架,我只能用我的方式,來與你並肩戰鬥。

豈能讓你獨自戰鬥?

三魂城的青銅大廳,是典型的南十字風格,十二根厚重的青銅柱,支起三十米高的穹頂,粗獷簡潔的花紋,讓這裡看上去充滿獨特的美感。

青銅大廳人滿為患,大家臉上喜氣洋洋,這裡基本都是機關師。

現在想在三魂城討生活,可沒有以前那麼容易。大量機關師的雲集,競爭也變得激烈許多。而三魂城官方把機關魂甲的原理解鎖擴散,頓時引發了機關術一場全新的革命。武魂的概念,讓機關術生出無盡的變化,也讓這些機關師們,看到一個嶄新的世界。

各種奇思妙想,各種不同的嘗試,各式各樣的機關魂甲,如同雨後春筍,不斷地湧現。

如今,一種全新的機關魂甲誕生,早已無法像以前那樣引發轟動。見多識廣的機關師們,眼光自然也挑剔許多。真正吸引他們的,是三魂城官方定期開放的一些新技術。

這些技術對三魂城來說,已經不算是最新的技術,但是對於這些自由機關師來說,依然足夠先進。

然而,雖然這些技術是免費的,卻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得到。三魂城官方有一套嚴密的貢獻值計算方法,貢獻值達到相應的數值,便能夠兌換相應的技術。

這項舉措一出,頓時網羅了三魂城近九成的機關作坊。

如果說,成熟的工藝,對機關工坊來說,意味著利潤。那麼倘若貢獻值達到一定的地步,甚至可以旁聽大師的授課,無疑是任何一位機關師夢寐以求的機會。

正是這些充滿了誘惑力的舉措,像一張無形的網,把整個三魂城的機關師,都網羅其中。機關師之中不乏目光犀利之輩,他們自然能看出來三魂城的用意,但這絲毫不妨礙他們投入其中的熱情。

這些舉措的制訂者,是弱不經風的枇杷。

賽雷他們本身更感興趣的是研究機關術,如今的機關魂甲市場之大,根本不是哪一家能夠吃下去的。三魂城只生產高階機關魂甲,高端市場的利潤足夠高,對人力的佔用也不高。而中端和低端市場,則開放給三魂城的其他工坊。

用貢獻值從各家換取奇思妙想和新技術,從而壯大自己,再用自己已經成熟的工藝,反哺各家工坊,使之提高水平,降低成本。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三魂城的機關師們和三魂城,是一種共生的關係。

今天聽到會有任務放出,各家作坊的機關師幾乎都跑過來。三魂城發布任務,素來是固定日子,突然要通知大家有任務,那肯定是緊急任務。緊急任務,意味著更多的貢獻值。

「聽說神少年回來了?真是太好了!今晚得慶祝一下!」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好不容易過幾天好日子,神少年不在,心裡總沒個底。」

「是得慶祝一下,今晚我作東!」

「哈哈,今天誰拿到訂單,誰作東!」

「這個主意好,就這麼說定了!」

……

大夥三五成群地閑扯著,話題大多討論著神少年的突然回歸。如今他們的生活,比起以前,不知要好多少。機關師這個職業,從以前的無人問津,到現在的炙手可熱,都離不開神少年。他們之中,許多人從很早就抵達三魂城,知道三魂城是如何一點點壯大的。

一行工作人員走進大廳,為首的正是桂圓,嘈雜聲頓時小了許多。

一名膽大相熟的機關師喊了一嗓子:「桂圓小姐,這次任務是啥等級啊?」

大夥的耳朵齊刷刷豎起來,任務的等級越高,意味著更多的貢獻值。

「最高級。」

桂圓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但是她同樣知道,這三個字會引起什麼樣的反應。

所有人愣住了,青銅大廳鴉雀無聲。

在三魂城的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最高等級的任務,大夥的目光,全都被正在掛任務牌的那名武者吸引。

「收購【怪獸】機關魂甲,數量不限,時間,一周。」

【怪獸】?

大夥再次一愣,【怪獸】不是什麼高端機關魂甲。自從螺絲把【怪獸】發明出來之後,它在大熊座的機關兵團不受重視,但是在外面卻相當受歡,是典型的牆裡開花牆外香。這倒不奇怪,大熊座的機關兵團被譽為機關武者的殿堂,不缺乏有天賦的機關武者,像這種偏向低天賦機關武者的機關魂甲,用處不大。

但是對於普通的機關武者來說,這種簡單、便宜、易於維護、戰鬥力出眾的機關魂甲,簡直是最好的裝備。除了丑了點,沒有別的缺點。

三魂城收【怪獸】就已經夠奇怪了,看這樣子,需求量還是極大。

一周的時間,難怪是個緊急任務。

可是,這樣的任務,怎麼可能是最高級?

桂圓環顧四周,就像沒有看到這些人臉上疑惑,平靜道:「此項任務是由唐天大人親自發布。」

原本就安靜若死的大廳,更是一片死寂。第一次緊急任務,已經讓人覺得奇怪了,還是第一次出現的最高級任務,再加上唐天大人第一次發布的任務。

今天這個任務,有問題!

大人剛回來,就發布一個這樣的任務?

機關師無不是心思靈動之輩,立即有人揚聲問:「可是有戰事?」

桂圓沒有說話。

其他機關師們立即醒悟過來,這麼多的【怪獸】,除了用於戰爭,絕對沒有第二種可能。雖然大家不知道為什麼大人需要【怪獸】這種並不算頂尖的機關魂甲,但是如此龐大的需求,如此緊迫的需求,讓大家有些不安。

戰爭!

青銅大廳一陣騷動,聲浪轟然爆開。

「是有人打我們嗎?」

「竟然敢對我們動手!活得不耐煩了!」

……

大家臉上浮現不安、憤怒、恐慌。

看著激動的大家,桂圓心中感動無比,忽然躬身:「拜託大家了!」

一陣短暫的安靜,大廳再次爆炸。這些平日里頗有修養的機關師們,此時群情激憤,個個臉紅脖子粗,眼睛通紅。

「沒問題!不就【怪獸】嗎!要多少有多少!」

「走!這就開工!」

「媽的,要讓那幫小兔崽子們見識一下咱們的厲害!」

「缺青銅到我倉庫拉,大夥別耽誤時間!」

「青銅魂核不值幾個錢,我堆到店門口,誰用完了,自取!」

……

錢森跌跌撞撞地從青銅大廳走出來,滿腦子只有「戰爭」兩個字。他有一家自己的機關工坊,錢記機關坊。錢森來三魂城比較早,那時三魂城的店鋪價格還不到現在的一半。三魂城如今成為機關師心目中的聖地,近七成以上的機關師,都彙集於此。而幾乎每一位機關師,都會到此地遊學。

他兒子錢熑一次無意中獲得了一種特殊的合金配方。正是這項合金配方,為錢記機關坊賺到令人眼紅的貢獻值。而錢記機關坊用貢獻值換取了好幾項工藝,這讓他們的機關魂甲水平大漲,銷量也隨之大漲。

錢森隨之擴大規模,多招了幾名機關師,如今錢記機關坊的機關師,已經有二十人。在三魂城雖然不算大工坊,也算是小有名氣。

他深吸一口氣,冬日寒氣的空氣,讓他驟然清醒了許多。他的臉上驟然浮起一抹醉酒般的酡紅,拳頭不自禁地握緊,他驀地加快步伐,朝自己家工坊衝去。

工坊內,一位膚黑如炭的少年正在專心的切割青銅甲片,他是錢森的兒子錢熑。錢熑的神情專註,他的動作有如行雲流水,令人賞心悅目。

錢森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錢熑的天賦比他更好,錢記機關坊在熑兒手上一定會發揚光大。

他拍拍手,喊過大家,語氣前所未有的認真:「大家手上所有的工作先停下來,從今天起,全力生產【怪獸】!」

「那訂單怎麼辦?」一名機關師失聲。

「付違約金。」錢森覺得自己平靜極了。

大夥面面相覷,這還是那個小氣扣門的錢森嗎?

當大夥明白髮生了什麼,個個眼睛都紅了,開話不說,便埋頭開始工作。

是夜,三魂城灰色的天空,被通紅的青銅汁水燒紅。一個個工坊燈火通明,徹夜轟鳴,火花迸濺,三魂城亮如白晝,凜冬被驅散寒氣,熱浪滾滾,有如炎夏。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一旦聖殿消化了雙魚座,雙方的差距就會很快拉開。我們必須有所動作,越到後面,局勢會對我們越不利。」

唐丑面色凝重,他還習慣喊光明座為聖殿。他坐鎮天路,統率全局,在正面的戰場上,他絲毫不落下風,哪怕對上白葉兵團和聖血兵團。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愈發覺得吃力。

唐丑只是一名純粹的武將,戰場之外的手段乏善可陳。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猶如閑庭信步般完成布局,己方的劣勢越來越大,這種感覺簡直糟糕至極。

唐天歪頭問:「怎麼動作?」

「攻佔一個黃道星座。」唐丑的眼中精光閃爍,這是他醞釀已久的計劃。在他看來,只有同樣的擴張,才能遏制聖殿的擴張。布局什麼的,他不熟悉,但是論起戰鬥,他卻不懼任何人。

攻佔一個黃道星座,他有足夠的把握。

但是他並沒有擅自發動,而是把這個計劃拋給了唐天。攻佔一個黃道星座並不困難,但是這意味著大熊座對外策略的徹底轉變,有資格作出這項決定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唐天。

「不妥。」說話的是枇杷,她搖頭:「那我們和聖殿有什麼區別?現在的局面,聖殿是眾矢之的。無論那些黃道星座是多麼糟糕,但是他們依然是我們的盟友。一旦我們也像聖殿一樣,同盟陣線便會瓦解。比起號召力,我們和聖殿差得遠。」

枇杷神色平靜,他們不止一次討論這個問題。

「那我們只會被他們越拉越遠。」唐丑沉聲道:「他們的能量濃度,比我們要高得多,武者的修鍊速度比我們快得多,他們會越來越強。」

「或許我們可以考慮結盟。」枇杷道:「獅子王雷昂正在做這件事。」

「我們的聲望不夠,他們不聽我們的。」唐丑冷冷道:「比起失去主動權,我寧願現在就和聖殿決戰。」

能量濃度?唐天眼前一亮,說起能量濃度,天路怎麼能和聖域比?

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唐天自顧自念念有詞:「我有點明白了。光明座的能量濃度高,所以我們的修鍊速度比不上別人,對不對?反過來說,只要我們能提高大家修鍊速度,就不會被甩開對不對?提高修鍊速度,我想想,能量濃度、傳承、勤奮。能量濃度我們不如他們,傳承、勤奮大家差不多。那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提高修鍊速度?能量濃度,我有辦法了!」

大家齊刷刷地看著唐天,滿臉期待。

唐天滿臉興奮,兩眼放光:「能量屋,我們有能量屋啊!」

他們在豺狼座時,因為能量濃度不夠,在兵的指點下,他們建了很多古代能量屋。而後來,賽雷以能量屋為原本,進一步發展出來練功服。到後來的超級熊蛋,都借鑒了能量屋的一些特點。

而隨著大熊座不斷壯大,能量濃度迅速提高到黃道星座水準,能量屋才漸漸失去作用。

「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星辰石。」唐丑搖頭道,能量屋的原理並沒有太複雜的地方,抽取星辰石的能量,增加空氣能量濃度。但是想要能量濃度越高,需要的星辰石就越多。

如果想要達到四宮合一的光明座的能量濃度,那需要的星辰石大熊座根本無法承擔。

唐天一臉得意道:「這裡是沒有,但是聖域有啊。」

大家不禁一怔。

「聖域的能量濃度非常高,高純度的星辰石隨處可見,等階非常高,價格便宜。那邊的戰艦,就是用頂階星辰石催動的。大一點的戰艦,一天下來起碼要消耗幾百上千塊頂階星辰石。」

嘶,大家倒吸一口冷氣,無法想象這樣的場面。在天路,高階的星辰極其昂貴,而且數量稀少。

一天就要消耗幾百上千塊頂階星辰石的戰艦,大家根本無法想象。

「那裡的能量海廣袤無邊,全都是各種屬性能量匯聚的大海。我看到那時能不能弄個大傢伙過來。」唐天越想越是興奮:「除了星辰石,還有秘寶。我們可以拿一批秘寶過去,吸收那裡的能量,然後再送回來。這樣威力等階肯定要上幾個台階。」

大夥面面相覷,從理論上,好像挑不出什麼錯誤,不過真的可行嗎?

唐丑第一個反應過來,他去過聖域,只是他沒有想過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沒什麼策略,沒有什麼布局,完全是簡單粗暴,還真符合神經病少年的風格。

「可以試一下。」唐丑沉吟:「但你現在光明洲,怎麼弄星辰石?」

「當然是搶了!」唐天理所當然:「光明洲的倉庫里,星辰石堆積如山,隨便搶一票,也發了。而且兵的計劃,就是讓我最好,能直接攻下光明洲的心臟,這樣就贏了。嘿嘿,決勝一擊,還是要看神一樣的少年啊!」

「就靠【怪獸】?」賽雷終於忍不住。

三魂城比【怪獸】強的機關魂甲種類眾多,她沒有想到,唐天竟然會挑選這種機關魂甲。現在聽他要深入光明洲腹地,更加擔心,【怪獸】能夠擔當如此重任嗎?

「這是第一步。」唐天想了想:「暫時我們不會遇到太厲害的敵人。等光明洲反應過來,已經是一段時間以後。反正光明洲什麼都有,嘿嘿,還省得我們運。」

唐天躍躍欲試,想到接下來的一戰,他就覺得熱血沸騰。

孤軍深入敵人腹地,翻江倒海,如此壯舉,簡直是挑戰極限!這麼拉風的事情,只有神一樣的少年才能勝任啊!你們看吧,關鍵時候,還是神一樣的少年最值得信賴啊!

他本來是打算橫穿光明洲,回到南盟與大家並肩作戰。但是兵的計劃一出來,他立即把這個念頭拋之腦後,南盟什麼戰的,和這個計劃比起來,完全黯淡無光嘛。

神一樣的少年,怎麼可以把時間浪費在沒有難度、不夠拉風的任務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