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問天在一邊著急啊,這個十七長老怎麼就如此輕信韓易的話呢!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他在一邊祈禱,十七長老千萬不要輕信韓易的話啊!

「十七長老,其實我也不是不想代表天庭,只不過我的身份有些特殊,當年我與天庭之間鬧出了那麼多的矛盾,又加上現在我突然取得了天庭選拔大賽的第一名,大家現在肯定會猜忌,如果我一下子就代表了天庭,那麼接下來的後果就是,當年我與天庭之前的一切矛盾都成了笑談,大家都會認為,這一切都是咱們的陰謀,那麼不僅僅是通州,以後的天庭也將不會得到大家的信任了。」韓易無奈的說道。

「你說的很有道理,那麼就按你說的辦吧。」十七長老若有所思的說道。

「多謝十七長老。」韓易恭敬的說道。

莫問天在一旁簡直心在流血啊,這十七長老怎麼就這麼容易就被韓易欺騙了呢!

如果真的按照韓易所說,那可是失去了重要的戰略意義啊!哪怕是犧牲了幾位神王級別的高手也無法挽回這個事實啊!

因為只要宣布了通州與天庭之間的合作,那麼也無疑就意味著天庭已經認同了韓易的存在,也就認定了通州的地位,那麼以後天庭再想尋找通州的麻煩,或者說想要收服通州的話,那無疑也已經無濟於事了。

可是明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十七長老已經認同了此事,根本無法挽回了。

「現在可以確定了?」十七長老突然說道。

「不!」韓易繼續搖頭。

「嗯?你還想要什麼?」十七長老顯然有些惱怒了。

「其實,十七長老,並不是我想要什麼,而是我需要什麼。」韓易認真的說道。

「這有區別嗎?」十七長老有些不解的問道。

「當然,我現在的境界乃是玄仙巔峰,其實玄仙巔峰在界外戰場也算不上特彆強大的高手,天佑在界外戰場上之所以能夠風生水起,那麼也可能是因為得到了天庭的庇護,可是我呢?如果我去了,我相信天庭不會派出高手來保護我吧?」韓易苦笑道。

「這個自然,到了界外戰場,一切都得靠你自己。」十七長老沉聲說道。

「所以啊!我必須要尋找保命的東西啊!」韓易笑著說道。

「你想要法寶?」十七長老一下子就想清楚了。

「是的,我確實想要一些法寶用來給自己的屬下,還有自己使用。」韓易認真的說道。

「這個好說,你可以領取十件半神器。」十七長老很隨意的說道。

韓易一愣,沒想到十件半神器在十七長老的眼中那麼不值錢,隨便一句話就已經送出去了。

「不不不。」韓易當即搖頭。

「你不要得寸進尺?」十七長老顯然已經有怒火了。

「當然,或許你說的是對的,十七長老,你不要生氣,其實十件半神器足夠了,只不過能讓我自己去挑選嗎?」韓易笑著說道。

「這個……」十七長老也猶豫了。

畢竟天庭的藏寶閣是非常神秘的重地,一旦踏入進去,事關天庭的一些機密,不能隨便讓外人知道,而且裡面的法寶實在是太多了,萬一被韓易盜取了怎麼辦?

「您可以親自陪我去挑選,我不敢造假的。」韓易微笑著說道。

「當然,讓問天陪你去吧。」十七長老緩緩地說道。

「多謝十七長老,我願意為天庭赴湯蹈火。」韓易當即恭敬的躬身。

莫問天心在流血啊,這個十七長老真是迂腐,這韓易很明顯就是在得寸進尺,根本就是趁火打劫,可是十七長老就這樣同意了。

竟然連藏寶閣這種地方都同意讓他進去,莫問天感覺十七長老的腦子是不是修鍊壞了。

「你還有其他的事情嗎?」十七長老緩緩地說道。

「沒有了,沒有了,非常感激十七長老的恩澤。」韓易當即說道。

韓易當然不敢繼續提條件了,萬一激怒了十七長老,那麼所有的條件都會化為烏有啊!

韓易微微一笑,不過這一次還是感覺自己賺了。

十七長老的虛影消失不見了。

只剩下莫問天與韓易兩個人。

「韓兄,我真是佩服你。」莫問天無奈的說道。

「多謝,其實我也是碰碰運氣罷了。」韓易得意的說道。

莫問天很無奈,只能是帶著韓易向著藏寶閣而去。

韓易對易鼎村這個地方很熟悉,面對著這條路,韓易不知道走了多少遍,最終,莫問天竟然將其帶到了落日山上。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瓦罐

這個地方有了一座閣樓,想必就是藏寶閣了。

這個地方與易鼎村一模一樣,當然也有一些差別,就像是這座閣樓,那就非常不一樣。

顯然這是增加的建築。

韓易不知道為什麼會增加這樣的建築,很明顯這個藏寶閣之中一定有很多寶貝。

其實,韓易對於寶貝並不是非常羨慕,他需要的是天魔令旗,甚至是天魔龍旗,還有修鍊魂訣。

韓易的魂訣已經修鍊到一定的程度了,所以現在他需要重新找到一些神兵利器來吞噬,然後讓自己的魂訣更加強大。

雖然,在天庭藏寶閣之中能夠找到這樣的神兵利器顯然是不太可能,但是韓易也希望能夠碰碰運氣。

兩個人直接來到了藏寶閣。

「你來找法寶肯定有所目的吧?」莫問天無奈的說道。

「其實,莫兄,我覺得咱們也可以成為朋友,敵人對咱們兩個人來說顯然太陌生了。」韓易無奈的說道。

「可是,你卻從來都沒有將我當做是朋友。」莫問天無奈的說道。

「是啊,可是以後我說不定會將你當做是我的朋友。」韓易笑著說道。

「那好。」莫問天無奈的說道,他甚至不知道韓易又有什麼餿主意了。

「那麼,我選擇法寶的時候你不能阻攔啊!」韓易當即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唉,又被你套進去了。」莫問天無奈的看著韓易。

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接著笑了起來。

其實,作為他們這種級別的高手,對待法寶已經不太看重了,所以現在的根本就是,這個韓易說不定真的是為手下尋找法寶。

韓易確實有這個目的。

很快,韓易就直接進入了藏寶閣之中。

莫問天很無奈,反正藏寶閣之中有守護長老,他也叮囑過韓易,既然十七長老讓韓易隨意挑選,那麼他也就沒有必要跟著一起進去了。

所以,他乾脆就在門外沒有進去。

韓易也感覺到了這個細節,不過這個莫問天倒是很大膽,竟然就這麼讓自己進來了。

韓易微微一笑,直接進入藏寶閣。

他也知道,這裡面一定有高手守護,雖然自己的級別還不能發現,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就真的開始認真選擇法寶了。

韓易四處尋找,他覺得自己應該去裡面尋找一下。

不過,走到中間位置的時候他就發現了獸血精。

這在當年可是韓易瘋狂尋找的東西,可是現在一切都沒有什麼意義了。

韓易根本不需要這些獸血精了。

韓易繼續前進,他是想找一找有沒有遺漏的天魔令旗之類的東西,可是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

不過,韓易卻發現了一個秘密,那便是這個藏寶閣也分為內閣與外閣,韓易所在的地方自然只是外閣罷了,內閣之中他根本進不去。

韓易現在心裡暗罵,這個十七長老也是老奸巨猾啊,根本就知道不讓自己進入藏寶閣的內閣,所以才會有恃無恐的讓自己隨意尋找。

在這外閣之中,雖然也有不少的半神器,可是自己根本不需要啊。

無奈之下,韓易只能開始慢慢的尋找了。

「東邊!」蟲王的聲音突然響起來。

韓易眉頭一皺,在不經意間走向了東邊。

不過,東邊並沒有什麼顯眼的東西,韓易不知道沖王要自己看什麼,可是蟲王這個聲音消失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恐怕她也只是出言提醒,也一定會漏出蛛絲馬跡,所以現在根本就不敢聲張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認真的尋找一下吧。」韓易自言自語的說道。

就在整個東邊,韓易認真的開始掃視,可是一圈之後,根本什麼都沒有,韓易按照氣息的強弱去掃視,根本沒有任何發現。

可是,轉念一想,如果根據氣息的強弱去尋找,那麼天庭的高手豈不是早就發現了?

所以,現在韓易開始用眼睛去尋找了。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等等等等,這裡的法寶應有盡有,可是韓易就沒有感覺一樣是蟲王開口的那件。

很快,韓易的眼睛就移動到了一個角落裡。

沒錯,這個角落非常不起眼,可是自己卻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東西。

一個瓦罐一樣的東西,可是又不同於尋常的瓦罐,因為當年魔界的一樣法寶曾經落到韓易手中,傳聞還是魔族的聖物,不過最終隨著韓易實力的強悍,最終鑒別那是仿製品,也只是一件寶器罷了。

此時,這個瓦罐與當初的瓦罐相似,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

韓易無奈,蟲王說的不會是這個東西吧?

韓易慢慢的靠近,直接拿起了這個不尋常的東西。

因為其他的東西都被韓易確認過,根本不是有價值的法寶,唯獨這件東西,雖然說不到價值,可是韓易也說不出它沒有什麼價值。

正常看來,一個瓦罐能有什麼價值呢?可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個看似平淡無常的瓦罐,可能就是蟲王想要的東西。

不過,韓易倒是沒有刻意的去觀察,而是放在手中掃視幾眼之後就放下了。

然後,韓易就開始選擇法寶,最終一件又一件法寶開始慢慢的被韓易給收取了,一直到第九件之後,韓易才回到了最東邊,順手將這個普通的瓦罐給拿起來了。

一共十件法寶,韓易一共帶出來這十件法寶,莫問天一直在門口等待著韓易。

韓易出來之後,手中拿著十件法寶,交給了莫問天檢查。

莫問天只是數了數,沒有過問太多,畢竟裡面有長老在,如果韓易多選擇了或者損壞了或者盜取了,他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發難。

因為裡面沒有任何動靜,所以莫問天也就不再過問什麼。

可是,當他看到這個瓦罐的時候,不明所以的看著韓易問道:「你要這個做什麼?」

「嗯?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韓易好奇的看著莫問天。

「額…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應該是當年與冥界大戰的時候遺留下來的吧!」莫問天緩緩地說道。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離開

「冥界大戰?」韓易一愣。

「是啊,你難道不知道冥界嗎?」莫問天無奈的看著韓易。

「我當然知道冥界,可是我卻不知道冥界與天界還發生過大戰。」韓易無奈的說道。

「當然,你要記住一點,天界與任何一個大世界,或者說任何一個強悍的大世界都發生過戰爭。」莫問天笑著說道。

「真的假的?結果怎麼樣?」韓易一愣。

「當然是真的。結果你應該也清楚,雖然將他們給擊潰,可是沒有將他們征服。」莫問天有些無奈的說道。

「也對,最起碼他們這些大世界都存在著。」韓易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麼天界到底獲得了什麼呢?對外發動了那麼多戰爭,為什麼沒有征服其中一個?這也太悲催了吧?」

「話不能這麼說。」莫問天一臉的黑線,「其實,天界之所以發動這麼多戰爭,還是因為天界的人心不齊,這才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失敗了,如果人心齊,那麼泰山也一定會移動。」

「還是天庭的原因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或許吧! 陰魂禁忌 可是天界發動了這麼多戰爭的原因也是因為很多大世界都覬覦天界的諸多資源,這才導致天界戰亂不斷,雖然天界發動了這麼多戰爭沒有將其征服,但是最起碼也震懾了諸天,短時間之內他們不敢對天界輕舉妄動了。」莫問天驕傲的說道。

「治標不治本!我相信天庭這一次也是想藉助界外戰場的生力軍來牽制其他大世界的人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沒錯,這就是天庭最近的計劃。」莫問天點點頭。

「我看這樣也未必管用,即使有了牽製作用也不可能將其徹底根治,所以以後怎麼辦?我看還不如直接進攻某一個大世界,將其撕裂,那個時候才能徹底起到震懾作用。」韓易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也得等你統治了界外戰場之後吧?不然天庭哪有那麼多大軍去攻打其他大世界啊!」莫問天無奈的說道。

「如果是荊王的黑甲軍呢?」韓易笑了笑。

「如果你能指揮荊州的黑甲軍,那我只能對你頂禮膜拜了。」莫問天無奈的說道

荊州算是天界的一個禁地了,任何人都無法插手荊州的事情,就算是天庭都不行。

荊王會絲毫不給面子的,即使荊王有心與天庭和解,可是礙於龍王強勢的態度,荊王也只能保持自己的決心。

畢竟荊州不是他荊王一個人的,如果他們之間鬧不和,那麼荊州必然也會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所以現在荊王也不敢與龍王分割。

「哈哈哈哈,你記住今天我說的話,黑甲軍早晚是我的。」韓易朗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