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中,王明一會兒如鯤鵬展翅,一會兒如真龍橫天,至強肉身在做各種變換,在與准聖兵器大戰。

「因為那方印的緣故。」

「難道說……真的是遠古傳下來的那方古印嗎?不是說已經毀掉了嗎?而今怎麼會再現,而且還是在王明的手中,我神庭怎麼沒有如此大機緣!可恨!」

這個猜測一出,令不少人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場中的戰鬥吸引了每一個人,牽動至強者的神經,王明如天神下界,揮動帝拳,對抗至寶,鏗鏘聲震耳。

王明不可能硬撼至寶中法則,但是聖獸印幫他抵住了不少,但這也足以說明了問題,他的肉身太過強悍。

不然怎能,怎敢如此,這樣對決,若是他人絕對是自身粉碎,化成了血泥。

豪門劫:邪帝的痞妻 他這樣做,雖然掌指間有血痕,但指骨並沒有折斷,他在感受至寶的強大,摸索它的脈動!

拳與印合一,讓他可以睥睨星空,感受至寶中法則的強大,體悟他們的在世間長河中留下的強韌與不朽的痕迹。

這種碰撞,讓他收穫頗豐,用心去看那高不可攀的巔峰,遙望前路到底有多麼的遠。

王明心中湧起波瀾,修道無止境,他堪破迷霧,看到了一廣袤無垠、浩大無邊的世界,可惜卻望不到盡頭。

神虎臉色蒼白。對方的強勢以及那種無畏讓它大受觸動,思緒難平。這個人太強了,它彷彿看到了一個年輕的天神在崛起,這人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上!

它的道心動搖了,深切感受到了一種無力。今日殺不死王明,可錯過了今日也就註定了它再也沒有機會了。

持至寶也不行,還能怎樣?它的確還有各種禁忌秘術,是老祖甚至半神開創所留,也有它自己體驗出的禁忌領域,可是它知道並不能起到作用。奈何不了那個人。因為現在至寶都無用,還有什麼比它更強大的?

心不能平靜,預示了結局。必敗無疑,神虎盯著那九州鼎聖獸印,心有不甘。若非有它們,肯定不會是這個結果。王明再強勢,恐怕也得逃遁。

刷!

神虎轉身就走,它知道不能繼續下去了,此時之所以未敗。是因為至寶在手,並不是它自己的戰力。

若在繼續下去,必然會出現紕漏,到了那個時候說不定就會出大問題。 諸天神武 孔特雷拉斯、利維坦血濺星空的結局也許會在它身上重演。

他所掌握的是至寶。威力自然無以倫比,剎那洞碎宇宙,擊出一條安全的混沌通道,它邁步就走了進去。

王明自然追擊。不會就此放它離去。

既然是仇敵。既然已經開戰,便要有一個結果!

他手持印,頭頂著九州鼎。化成一道流光追擊。速度被他運轉到了極盡,時間長河似在為他而駐足。

且,同一時間,他嘗試干擾至寶。

轟!

突然,天塌地陷,一桿金色大槍刺破了空間,戳向神虎,蘇文斌出手了,手中的大槍仙霞艷艷,瑞彩蒸騰。

此路不通,神虎臉色驟變,剎那又撕裂空間,向著遠處穿行而去。

然而嗡隆一聲,它才剛剛一動,一股恐怖的氣息就爆發了,一件大印破開了宇宙,挾一種世界偉力,有準聖威嚴氣息,非常強大。

是華夏國器,人皇印,此時落在一個滿頭髮絲亂糟糟的道士手裡,砸落了下來。

王明見過此人,正是當初圍攻神山的那位老者!

這是華夏族中隱藏的大能之一,也是華夏的根基之一,只是不到危難時刻絕對不會出手而已,可以說他們是華夏的守護人!

他也是感應到了波動才來的,讓王明以為神庭來了援兵,現在放心了,而這老祖級的老道虎視眈眈,守在暗中,防止神虎遁走。

神虎心中一沉,原來想走也這般麻煩,至寶對抗九州鼎,消耗太多,此時不是在自主復甦狀態,它知道危險了。

王明一步一步逼近,他不需要動用武器了,因為他最強的就是身體,這就是此時的根本強勢所在。

「殺!」

神虎吶喊,猙獰的面門上寫滿了決絕,白色毛髮飛揚,身軀在散發聖潔的光輝,它的眉心的王字印記在滴血,血絲落在至寶上。

它這是在祭祀,讓法器再次活過來,一是想藉此活命,殺出一條生路,二是希望再次見到它的師父,哪怕是戰死在此,想在最後關頭看到那熟悉的偉岸身影。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可怕的血戰,聖獸印被逼再次發光,山水貫穿天地,遮蓋宇宙,准聖波動一同綻放,這裡的天道法則都被遮掩住了。

結局註定,至寶被打到暗淡,神祇即將沉睡,世人看到了可怕的九州鼎,它是這般的恐怖,不完全激活在與至寶的對抗中不落下風,奉陪到底!

九州鼎防禦力無雙,耗到至寶都暗淡了。

最後一聲吼嘯,突破九州鼎,想帶著神虎遁走,結果被王明以印一掃,神虎跌落了下來,化為人形的臉上寫滿了絕望,它知道,走不了了,這將是它最後一眼看這個世界了。

可惜,入眼只有黑暗,連星光都不可見,被打沒了,只有虛無。

王明出手,右手抬起,對準前方!

此時,沒有對與錯。

此生既然是敵手,想容情也不成,再加上以前的恩怨,仇早已不可化解。

若是放了它,王明無懼。可是他身邊的人必會受到極大的威脅。

他不允許這樣的事被對方再次做出!

王明出擊,帝拳轟殺向前!

「噗」

一朵凄艷的血花綻放,一位絕代強者凋零。猩紅點點,血雨灑過長空。而後一切就此淡去。

王明心中沒有一點喜悅,默默面對。

修鍊界中的這條路很長,也很殘酷,征戰到最後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腳踏血與骨前行,註定了一世的沉重,更有無盡的凄涼。

今朝他勝了。所以他活了下來,若是敗。死的就是他。

也許,將來他也會敗,甚至更悲,成為別人路上的風景,所有前塵輝煌都成雲煙。襯托起一個更加強大的人。

但是,只要他還活著,他就會一路奮勇向前,讓自己更強。他失去了太多。有些人再也活不過來了,他無力救他們。

比如自己的妻子,那時他痛恨自己無力,而今他要變強。守護好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讓他們成為可悲的血色風景。

他要前進,對敵人不會手軟,哪怕被眾雄仇視。舉世皆敵!

那又如何?那本就是敵人,他會無情的出手,抹殺所有能危害到身邊的人的潛在危險。

他要一路搏殺下去。縱然大敵遍地,舉世狼煙烽火,他也無所無懼,要一路戰勝!

「我的路,我的道……」王明看到了未來的一角,註定會很艱難,將來不會平靜,而將是一幅血染的山河。

和神庭的決戰,早晚有一天會開啟!

這一生,只要他還在前進,就會朝著那目標前進,會遇到更可怕的大敵,要怎麼樣去面對?

萬道對碰,血色征程,既然註定殘酷,那唯有掙脫而出,屹立在最絕巔。不為自己,也要為身邊的人,要百勝不敗,睥睨人間。

那件至寶破入茫茫宇宙中,飛走了,沒能阻住,事實上也難留下,至寶雖然殘缺,但卻需要有緣人,王明在這方面是順著命數走的,故此並沒有強行留下它。。

這一戰落幕,讓星空中很多人心中湧起駭浪,此戰影響甚大,王明強勢崛起,以絕殺三老祖級強者的戰績向世人宣告了他的威能!

唯有趕到這片戰場、親眼目睹這一切的人在震顫。

這是一則驚世的消息,需要馬上傳回去,告訴己方的人,不然自己人也許會犯下大錯,此時華夏王明不可攖鋒。

這一戰,王明真正的奠定了在中土華夏修鍊界的地位,或者一些中小門派不會知道王明的強大,但是那些自遠古傳承下來的無上大派確實體會到了王明的可怕之處!

神庭,一個強大無比的勢力,從神庭出來的最強的那批強者,王明說殺就殺!

如果不是之前王明在華夏的所作所為,這些華夏的修鍊者絕對是有多遠跑多遠,完全是一個殺伐果斷,殺機滔天的魔頭!

待得一切結束后,王明帶領眾人直接回到昆崙山。

「發現岡底斯兩人了?」在回去路上王明傳音給大黑,問道對方發來的信息是否準確。

「老大,我只發現珩峒老祖了,對方就在昆崙山附近,我猜想對方可能藉此次您渡劫的機會來老巢搗亂的!」大黑有些焦急的說道。

此時就在昆崙山聖山上的平台上,王明陡然出現在了中間,雖然有著不少禁制,但是王明身為主人還是進出隨意的。

看到突然出現的王明,眾人都是一愣,他們此次在此聚集也是剛剛得到玄慈真人的消息,但沒想到王明親自出現了。

不過短暫的寧靜之後,就被王明的動作弄得驚呼出來。

王明沒有理會眾人,他此次邁入老祖雖然沒有鞏固實力,但卻能看出那些老牌老祖所暗中施展的東西了,再出現的第一時間他就覺察了不對!

伸手劃出一道讓人看不懂的姿勢,然後大喝一聲:「給我破!」

只見那虛空中的一片地方頓時顫抖不已,突然碎裂了。

場中的修鍊者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那空間破碎,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就見從中飛出一金色神祗,直接向著王明撲來!

「難道鬼蜮和神庭一樣,都是這等藏頭露尾的鼠輩?弄一化身對付我華夏那些弱小者,你可現身與我一戰!宵小鼠輩!」王明厲喝一聲,震得不少修為弱小的修士都跪伏了下去。

那金色神祗也被王明一拳破掉。

這是,那些修鍊者才明白,這是鬼蜮搗的鬼,對付居然打上門來了!頓時火氣都上來了。

離此不遠之處,一道虛影出現,臉上面色有些難看,此人正是珩峒老祖,這一次他出手並沒有告訴一同而來的岡底斯老祖,他這是報復王明,當初讓他狼狽不堪!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他身為無上強者,被王明這般辱罵自然忍受不了,而且他脾氣也不怎麼好,所以這一次他也不管聖祖讓他聯合神庭強者的話了,直接降落在聖山中。

一聲長嘯,十方雲動,許多修士都被震倒了。一金身影撕開了虛空,向著聖山中央的王明衝去,魁偉的軀體像是鐵水鑄成,強健而有力,竟有一種金屬質感。

他所過之處,虛空扭曲,像是一個無物不殺的破壞神,沒有什麼能阻擋一步。

如果不是因為封印壓制的原因,這裡將會成為虛無!(未完待續。。) 「沒想到,你居然重新熔煉了肉身,看來你們鬼蜮打算和神庭一同走向滅亡了!」見到如今和之前大不一樣的珩峒老祖,王明一眼就看出對方這是吞噬了諸多血肉熔煉成了血肉之身,看來對方這次前來是做了準備的。

「就是那為鬼修老祖?如今比之前見到時更加強大!」有人驚道,那種波動太可怕了,鋪天蓋地,像是一片汪洋打來,讓他們的心臟都在劇烈搖動。

「這般強大,實在太快了!」一些人身體寒冷,被一股強大的氣息壓迫,竟要忍不住痙攣。

突然,妖氣衝天,無窮神光貫穿霄漢。

一尊法相顯化,上抵九天,下懾九幽,憑空化出,矗立塵世上間,他黑髮如瀑,眼中有日月沉浮,有星河幻滅,如一尊神人降臨。

「你就是那頭贔屓嗎,敢擋我者死!」虛空,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充滿了壓迫感,這是一股難以言表的強勢,霸道絕倫,誰都不能拂逆。

珩峒老祖到了,真身在虛空之中,而來此的則是一尊法身。

贔屓沒理會來此的法身,而是沖入虛空。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珩峒老祖冷笑,他像是一座魔岳般,雄偉高大,巋然不動,待到贔屓衝擊而來,他才一聲吼嘯。

這像是一場末日災難,席捲大地,山嶽崩壞,群星彷彿都在搖顫,漫天星河潰散,被珩峒老祖生生吼散,霞光氤氳,絲絲縷縷,散向虛空。

「啊……」

與此同時,贔屓一聲慘叫,身體破爛,渾身都是血,差點直接碎掉。

「嗡!」

另一名華夏一脈的隱世強者也出手。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一個碧玉葫蘆化成山嶽,葫蘆口那裡如一個黑洞般,要將珩峒老祖吞進去。

碧玉葫蘆通體晶瑩。剔透生輝,實乃罕見的寶器,光華萬丈。

珩峒老祖一聲冷哼,根本就沒有將對方當作一回事,迎著黑洞般的葫蘆嘴衝去,伸展手臂,揮動拳頭,釋放不朽的仙輝。

葫蘆嘴如一個巨大的漩渦,吞納珩峒老祖,然而他的拳頭太硬了。砸在葫蘆壁上,竟發出了喀嚓一聲脆響。

這是踏入至強者武器的葫蘆,雖然比不上頂級,但是也是異常強大,現在卻四分五裂。擋不住他的肉身,直接被打爆,其絕世神勇可見一斑。

「噗!」

葫蘆的主人軀體裂開,溢出一縷縷的血,他身體搖晃,差點被斬掉,橫飛了出去。

「就憑你們這些華夏族的餘孽。也想攔我?不堪一擊,敢出現在我的面前,全部抹殺個乾淨。」珩峒老祖冷森森的說道。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兩名強者一個照面就被人擊成重傷,根本就沒有一點抗衡的資本,實在是驚人。

轟隆!

珩峒老祖出手。天崩地裂,與那兩人簡直是天地之別,兩人的身體在對方的陰影下極速飛退,但是依然被擦中了。

噗噗兩聲,他們的軀體爛掉了一半。難以對抗,直接近乎半廢,鮮血染紅長空。

眾多華夏強者自然能看的見虛空中發生的一切,此時已經駭然。

不過骨子中的血性也散發出來了,他們自然知道一些典故,知道那人是來自鬼蜮的強者,而且不是普通強者,是鬼修強行熔煉出肉身,即便不能增加幾倍實力也能翻番實力!而眼前這尊生前則是以力量肉體見長的異獸,如今幻化本體,自然強大!

就在他們準備一起出手之時,王明開口了。

「你們不要逞能,我來吧!」說完之後,就對著虛空一招手,喝道:「夠了。」

珩峒老祖極其強勢,根本就無所畏懼,即便是面對王明的一拳,也不退縮,張口一吸,準備吞食掉,不過就在此時,王明的手到了,一掌把贔屓兩位拍了下去。

眾多的修鍊者鴉雀無聲!

「轟隆!」

王明身形消失,不過在走之前把那尊珩峒老祖的法身給泯滅了。

這片虛空因為兩位強者都開始浩蕩了起來,隆隆而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