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山是商天國本土三大玄門之一,僅次於皇級玄門九玄天和隱世門派寒煙門,聽說這宗派一直以來都依附著九玄天,想取代寒煙門的地位,野心極大。」

顧友山對商天國的事情顯然很熟悉,在一邊解釋道。

「說起來,好象秦姑娘就是出身寒煙門吧。」

這時,一個灰衣老者說道。

「秦姑娘確實出身寒煙門,我還聽說她剛到半界的時候和五都山的人結過怨。」

顧友山說道。

「五都山的聲名向來不佳,仗著有九玄天撐腰,向來不把其他宗門放在眼裡,如今突然到這裡,只怕來者不善。」

灰衣老者沉聲說道。

顧友山等人都點點頭,翼王則微微一擺手道:「他們即都到了谷口,便沒有避而不見的道理,去把他們請進來吧。」

守衛躬身而退,未過多久,便見一行人沿廣場而來,一路抵達這殿堂。

來人不多,不過二三十人的隊伍,領頭的一人臉形消瘦,雙目如鷹隼,鬢角白,一腳踏入殿堂,眾人便都感知出他的修為底細。

天王!

這個人顯然是天王境界,再看隊伍中其他人,一個個也都是氣息渾然,都是神通境的好手。○番茄–`.-f`q`x-s`-.-com

「老朽五都山孔泰和。」

鷹目老者負手而立,傲然說道。

他姿態極高,彷彿這裡是他五都山的地盤般,只一句話便忍得眾人心生不悅。

翼王卻是沉得住氣,微微一拱手道:「不知孔兄前來有何指教?」

「看樣子,你是領頭的,雖為天王,但眼生得很,似乎不是燕山國的人啊。」

孔泰和盯著他說道。

「本王雖非燕山國的出身,但卻也算是燕山國人。」

翼王則道。

論出身,殿內諸人幾乎都不是燕山國的,不過正如翼王所言,他們雖出身不在燕山國,但既然奉李默為主,李默又是燕山國神勇王的身份,因此他們說是燕山國人也很正常。

「原來如此,因為失去宗門之土,所以病急亂投醫,投靠了燕山國的宗門么?」

孔泰和卻誤會了這話的意思,然後一笑道,「燕山國雖然近年來展得不錯,不過和我們商天國比起來卻不過區區彈丸之所。諸位若有心壯大宗門,投靠我們商天國才是最好的選擇。」

「多謝孔兄盛情相邀,不過我們已然成為了燕山國人,怕是去不了商天國了。」

翼王說道。

話一落,便見孔泰和身邊一個中年漢子冷哼一聲道:「你可知道我師叔是何身份?乃是堂堂五都山的長老,不止深受宗主器重,更受到九玄天夏侯宗主的賞識。如今我師叔親口表露招攬之意,你居然敢拒絕?」

孔泰和擺擺手,一臉笑意道:「誒,孔樹,何必拿身份壓人呢?我看諸位都是聰明人,理應知道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諸位當清楚,我五都山乃是商天國排名第三,不,很快就是排名第二的大宗門,你們投靠到我宗麾下,日後有的是建功立業的機會,有的是數不盡的修鍊資源。燕山國呢?收留你們的宗門何能與我五都山相提並論呢?」

隨行諸門人也都是一臉驕傲的表情,若有尾巴的話此刻只怕都翹上天了。

「只怕要讓孔長老失望了,我等已心在燕山國。」

翼王說道。

聽得翼王二度拒絕,孔泰和臉色立刻拉了下來,他眯著眼盯著翼王,又慢慢掃過殿內諸人。

自然,殿內諸強一個個都是臉色冷然,沒有半點攀附之意。

「諸位還真是重情重義,一諾千金之輩啊,好,既是如此,那咱們就來談談別的事情吧,你們在這兩國邊境之地劃地建城,究竟有什麼意圖?」

孔泰和質問道。

翼王便道:「最近九川國生了不少事情,我等是奉命暫住此地,收集九川國的情報。」

「一千多人駐紮在這裡,只是為了收集情報嗎?你以為我孔泰和是那麼容易被糊弄的人?」

孔泰和卻是冷笑一聲,然後咧嘴一笑道,「你們不止是為了收集情報,只怕還打著別的主意吧?」

眾人心頭一跳,暗道這孔泰和倒也不蠢。

翼王則淡淡說道:「孔長老誤會了,我等只是收集情報而已,一千人雖多,也只是各有分工罷了。」

見到翼王否認,臉上看不出任何蹊蹺,孔泰和便一笑道:「原來如此,當真只是收集情報么,那倒是本長老擔心了,我還以為你們要攻打九星城呢。」

翼王一笑道:「孔長老說笑了,就咱們這一千人,談何能耐攻打九星城呢?」

「這倒也是,別說一千人,一萬人也別想拿下九星城。」

孔泰和也笑了,然後便道:「看諸位是在商量機密,本長老便不久留了。南下出了這天丘山麓,就是我五都山的轄區,諸位若有一朝一日改變主意了,想投靠我五都山,本長老隨時歡迎諸位。」

「多謝孔長老盛情。」

翼王微微拱手。

「走吧。」

孔泰和擺了擺手,轉身離去,一雙眼睛銳利的掃過視野所及之處。

待到孔泰和離去,暗王便沉聲說道:「這姓孔的,表面上是招攬我等而來,但實際上只怕是為了刺探我們在這裡駐留的目的,雖然他沒有打聽到什麼情況。不過,只怕不會這麼簡單的離去。」 翼王說道:「殿下早有吩咐,在他回來之前需得小心行事,以免驚動了九星城那邊。番茄–.至於五都山,現在看來也不得不提防一下了,總之,先命令外圍的崗哨都謹慎一些,不要讓五都山的人有機會潛入進來打聽情報。」

眾人皆點點頭,接下來商討了一下城池的防禦布局,以守護情報為主。

另一邊,五都山一行走出谷地,孔泰和便長笑一聲道:「一千多人跑過來只是刺探九星城的情報?真當本長老是傻子嗎?」

孔樹則糊塗道:「但是師叔,就這區區一千人,也不敢打九星城的主意吧?」

看了他一眼,孔泰和說道:「沒錯,僅僅是這一千人,不可能攻打九星城,但是他們一定掌握了關於九星城的重要情報。」

「那這重要情報是……」

孔樹揣測著。

孔泰和深邃的一笑道:「你可知道師叔我這次親自過來,到這谷中見見他們是為了什麼?」

「請師叔指點。」

孔樹謙遜的詢問道。

孔泰和傲然說道:「以我們五都山的名望,以本長老的身份親自招攬他們,一般人不可能拒絕,他們之所以拒絕,正是因為手中有著足夠重要的情報,這些是和各大宗派談判的籌碼。有了這東西,便可以獲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資源。」

「所以他們才沒有答應師叔的招攬,莫非……」

孔樹恍然大悟道。

「沒錯,很可能他們是想拿這重要的情報和皇級玄門做交易,所以他們連考慮都沒有,直截了當的拒絕了本長老的邀請。▽番茄“-.`」

孔泰和說道。

「哇,重要到和皇級玄門做交易的情報,那是多珍貴啊,咱們可不能這麼放過了。」

孔樹興奮道。

「當然,送到嘴邊的肉怎麼能夠讓它跑掉呢。你立刻回城,給我多調集些人馬過來,在這谷外之地布設暗哨,把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監視起來,只要這重要的情報落到本長老手裡,那麼成為大長老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孔泰和低沉沉的笑了起來。

孔樹聽得也是精神一振,立刻帶了幾個人匆匆離去。

接下來的幾天里,無根島的諸部依舊執行著刺探的任務,根據從風三笑和蘇澤口中所獲得的情報探索著九星城的各方面的信息。

與此同時,一張隱形的大網在天丘山麓中展開,五都山秘密調遣了兩千多人馬,以眾人所在的谷地為中心,在周邊建立起了大量的秘密崗哨。

這日深夜時分,弦月高照,和風徐徐,半空中幾道身影在高的疾行著。

在越過一個山頭的時候,領頭的青年突而停了下來。

月光映照下,青年一襲白衣,腳踩在松樹的一根枝椏上,一身仙風道骨,可不正是李默。

他一停下來,蘇雁幾女也跟著停下,俏影落在林間,令山頭上那乘夜綻放的靈花黯然失色。

「師哥,怎麼了?」

柳凝璇順著他視線望去,便見到隱藏在谷壁上的一個崗哨。▽◇番茄☆☆網-“.`f-q-

幾個青年人隱匿在那裡,警惕的觀察著周邊的動靜。

「沒什麼。」

李默收回視線,微微笑了笑。

幾人繼續飛身而行,沿途布設的崗哨,無論在明在暗,都不曾現他們的存在。

如此一路抵達深谷,幾人如輕風般落在谷口之地。

谷口兩側自有守衛駐守著,一見李默一行歸來,立刻驚喜出聲,趕來拜見,同時將消息傳回谷內城中。

待到李默一行入谷,到城門前時,翼王已經帶領著諸部趕過來迎接。

「拜見殿下。」

待李默一行走近了,翼王等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行禮。

可以說,李默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比起聖使還要高,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這一番外出,諸位都辛苦了。」

李默含笑說道。

「不敢,這都是我等份內之事。」

翼王搖著頭。

答完,突而一眼盯在了不動鬼王身上,不由得希奇道,「殿下,這人是……」

這一說,諸人也都望了過來。

眼看這俊俏少年一身死氣,不似活人,自是讓人好奇。番□茄“-.`f`q-x`

「他啊,是不動鬼王。」

李默笑著解釋道。

「不動鬼王?」

眾人聽得大吃一驚,然後翼王一拍腦袋道:「莫非殿下此行潛入九星城,為的就是要擒下這不動鬼王?」

李默一笑道:「那倒不是,潛入九星城主要是為了探詢城池情報,為攻破九星城做準備。不過,機緣巧合之下,順手將這不動鬼王擒了回來。」

看這青年這輕描淡寫的回答,翼王諸人直是啞然失笑,一個個內心震撼油然。

作為三大鬼王之一,地位何其然,是僅次於魔使之下的存在,在九星城,不動鬼王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第二號人物。

而且,隨著對九星城情報的刺探,諸人越的感覺到九星城的可怕,防禦陣容是一層強過一層,諸將相府邸更是深入翰海,更別說鬼王及其替身所在的諸個行宮了,那都是銅牆鐵壁,進了就別想出來。

但是,李默出去一趟,居然直接把敵人的第二號人物給生擒了回來,這事情若傳出去,只怕死人都能嚇活。

當然,眾人驚訝之餘卻也見怪不怪了,畢竟跟在李默身邊見到過的怪事實在太多太過了。

此刻,不動鬼王臉色卻是陰沉得跟鐵塊似的。

這一路沿西線而行,正如李默所預料那般暢通無阻,紫鼎國諸城人馬的撤退,讓李默可以輕鬆的在國土內行進,一直抵達西部重鎮。

而西部重鎮這邊,因為聚集著兵力在對付東海國和紫鼎國正道聯軍,城池周邊防線空缺,使得李默幾人神不知鬼不覺的越過了邊境。番○茄□`-.

如今,進入正道之地,不動鬼王心裡的希望也早是破碎了,堂堂鬼王落到這地步,當真丟臉丟到了家。

「先將他帶下去,嚴加看管。雖說他有禁制在身,不過也要以防萬一。」

李默吩咐了句。

翼王立刻派了心腹將不動鬼王押解下去,然後眾星捧月般護送著李默一行到了城中大殿。

來到大殿坐下,李默便問道:「剛才我回來的時候,在北面谷外五里地外現了暗哨,看對方的穿著似乎不是島上的人。」

「稟殿下,是五都山的人。」

翼王立刻回道。

「五都山?」

蘇雁柳眉一挑,朝著秦可兒瞥了一眼。

「是,就在前幾日,有自稱五都門長老的孔泰和過來,明為招攬我們,實則是在探聽我們駐紮在這裡的目的。待他走後,在山外便出現了不少暗哨,最近我們被他們盯得緊,行動也都有所收斂,以免露了底細。」

翼王答道。

「孔泰和?那個孔泰和?」

柳凝璇杏目一瞪,也朝著秦可兒望去。

當初李默一行初到半界,秦可兒代表寒煙門前往商天國皇級玄門九玄天參加會議,在夏侯觀主持的會議上,為了打擊寒煙門,在其默許之下,五都山的孔泰和出手,差點把秦可兒打成重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