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還有兩百八十個人的殺戮能力對我們不死族有著極大的殺傷力,而且修為都已經超過主宰三化。」

「其餘一萬人類戰士更是個個如狼似虎,彷彿跟我們不死族有著死仇一般,其中不少人寧死也要拉我們的戰士一同隕落,他們太可怕了,簡直就不是人類,而是從地獄里鑽出來的惡魔一般。」

探子的話說完,已經從黑色座椅上站起來的艾爾菲就突然揮手,一道氣浪驟然將嘆息籠罩起來,隨即化作一團血霧消散在空氣之中。

「未戰先怯,不配做我們高貴的不死族一員。」

艾爾菲彷彿宣布那人罪狀一般,自言自語一句之後,才朝著大殿外喊道:「來人!」

「在!」

幾個守衛在大殿附近的黑獸快速跪伏在艾爾菲面前。

「傳令,讓奇特拉大主宰親自帶領十名大主宰強者,百萬不死族大軍,三日之內給本座把那方人類神國拿下來!」艾爾菲高聲道。 第1682章神國變化

神國。

「我方已不足千人的死亡代價,覆滅近三十萬黑獸,這可是大勝啊,哈哈哈……」

黑風帶著邪皇站在神國中央的這座大殿中不斷傻笑。

他雖是邪主轉世,也已經得到了前世的記憶,可用不足千人來換取近三十萬黑獸的死亡,別說他的記憶中,就算在萬界之心的歷史中都是大勝。

「咳咳!」

黑風的笑聲越發難以收斂的時候,一道輕咳聲就在大殿中傳盪開來。

黑風順著咳嗽聲看到坐在大殿左側第二張椅子上,正在不斷給他遞著眼神的慕容羽后,才將笑聲收斂起來。

這次他們一干人被葉一鳴帶到這片大世界之後,就將神國安札在此,親自將神國眾人與黑風、古天命等人進行了聯合。

如今葉一鳴無心管理神國,以往葉一鳴不在時,作為神國主宰的鳳凝霜也在沉睡之中個,致使此時的神國主宰當仁不讓的落到葉向天的身上。

作為葉一鳴的爺爺,葉家身份最高之人,他坐在這個位置上自然沒人會多說什麼。

畢竟就算是葉一鳴在他這位爺爺的執意要求面前也要低頭。

不過,葉向天曾經在諸天萬界的一方大陸中雖然身份顯赫,卻也清楚眼前的戰鬥已經不是他能夠掌控的存在,至於一千換三十萬是否值得,他同樣只有個模糊的概念而已。

等到大殿中再次歸為一片寂靜之後,葉向天的目光才朝著在座的人看了過去。

此時的大殿中,作為神國和葉家一系的葉武、葉萬君等人坐在右側的椅子上,這些年神國的變化,已經讓原本還有些爭勝之心的他們都已經向著老爺子看齊,面對此時都是一副眼觀鼻鼻觀口的模樣,絲毫沒有開口之意。

其下則是曾經在葉一鳴追隨過的葉軒宇和蠻熊、蠻虎、蠻豹四人,他們在神國的身份雖然都不算高,可葉軒宇的父親一輩,卻都沒心思理會這些,有著葉一鳴送出的丹藥支撐,讓他們除了戰鬥就是修鍊。

而蠻族之中也相差不多,蠻大三人本就木訥,即便來了也說不上話,與其尷尬,就借著蠻熊三人曾經在地球跟隨過葉一鳴,半逼迫的將他們趕了過來。

上面的老輩人物都不開口,他們自然只有旁聽的資格。

而大殿左側的椅子上,守衛之人赫然是年紀最輕的大主宰齊靈玉,這段日子在黑風、邪皇以及古天命等人的蠱惑之下,他也已經定下了靈主的稱謂。

這個稱謂齊靈玉雖然毫不在意,可黑風這些老一輩大主宰,卻很少直呼其名,而是以靈主稱呼,也代表了眾人對他的尊重。

其次便是曾經慕容家的老祖慕容羽,第三把椅子原本屬於黑風,卻因為他和邪皇參與了之前一戰,致使第三、第四張椅子都是空蕩蕩的。

此時坐在第五張椅子上的則是命主古天命,其次才是慕容清風、慕容桓、慕容傑、以及邪月和古藏幾人。

不過他們的身份與葉軒宇等人也相差無幾,此地根本沒有他們開口的資格。

「先請邪主和邪皇落座吧!」

葉向天在眾人臉上輕掃過一眼后,才向黑風和邪皇擺手道。

黑風聽聞此言,連忙欠身道:「您是瑤瑤的家主爺爺,自然就是我和小天的長輩,以後您直接稱呼我們小風和小天就行,不用這麼客氣。」

「好,先請坐。」

葉向天直接點頭,口中話語依舊帶有一絲尊敬之意。

無論黑風和邪皇等人打的什麼主意,他們可都是大主宰境界強者,他們真正尊重的雖然是自己的孫子和葉瑤瑤,他也要在與幾人真正熟絡起來之前不能得罪。

黑風兩世為人,且活的年月尤其是葉向天可比,立刻就聽出葉向天話中問題,卻也不好多說什麼,快速帶著邪皇落座。

葉向天這才開口說道:「之前邪主已經將此戰的戰況說清楚了,大家都有什麼葯說的嗎?」言罷,他就再次朝著齊靈玉這邊看過來。

慕容羽眼中神色連變,最終卻將想說的話壓了下來。

而齊靈玉卻站了起來,朝著葉向天微微欠身,道:「老爺子,我有話說。」

「請。」

葉向天擺擺手,著實將掌權者的能力施展的淋漓盡致。

一切說辭分辨都靠齊靈玉等人來,之後的具體安排他也不插手,只需要最後點頭亦或者搖頭即可。

齊靈玉再次朝著葉向天拱拱手,才離開座位。

對於葉家的這位老爺子,齊靈玉可是出自內心的恭敬,畢竟沒有葉一鳴,就沒有今天的他,讓齊靈玉看呆葉家這些長輩時,真心當做自己的長輩來看待。

徐徐走到大殿中央,齊靈玉才朝著黑風看了過去,不徐不疾地道:「在我看來,此戰我們非但沒有大勝,反而大敗!」

齊靈玉一句話出口,震驚四座,就連葉武和葉萬君都坐不住了,驚詫的朝著齊靈玉看過去。

他們曾經可都是帶兵打過仗的人物,自然清楚戰場交戰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黑風等人能夠以不足一千之數斬殺將近三十萬敵軍,這怎麼還不算大勝?

齊靈玉雖然沒有刻意釋放神念,卻也能夠感受到兩人的震驚,轉身朝著兩人微微拱手,才繼續說道:「可能大家很難理解我的話,可我想讓各位仔細想一想,九大宇宙中有多少黑獸,而我們神國卻只有多少人?」

所有人神色再次一變,就連原本有些不服氣的黑風都閉上了嘴巴,而慕容羽卻滿意的點了點頭,齊靈玉所說正是他之前擔憂的情況。

「而且,我相信有一點大家都不知道,那就以往但凡是葉大哥親自帶隊殺敵的時候,我方死亡數字都極為稀少,甚至零死亡也不是沒有過。」

齊靈玉說到這裡,就朝著黑風和邪皇看了過去:「此次戰鬥,葉大哥雖然在儘可能的節省丹藥,可據我所知,此戰單是葉大哥所殺黑獸就有將近十萬之數,而你們所需要做的只是在葉大哥沖開黑獸戰爭之後儘可能的殺死被衝散的個別黑獸,一千之數,在我看來只能是大敗,而非大勝!」

齊靈玉說完,才轉身向葉向天拱手道:「此次戰爭,致使我方神國將近千人隕落,此時錯在靈玉這個主帥,請老爺子責罰。」

「無妨,無妨,各位能以千人換取敵人三十萬死傷,已經很讓老夫高興了,靈玉無需如此。」葉向天笑得很是開心。

自從神國落座在此之後,齊靈玉不惜大主宰之尊,每天都要來向他請安,已經讓他將齊靈玉當做親孫子來看。

而且,他也能看得出來,齊靈玉本就想震懾黑風等人,卻又不願讓自己開口,才會說出如此罪己之言。

「多謝老爺子。」

齊靈玉深深下拜,才再次向黑風和邪皇看了過來:「雖然老爺子不怪罪,可此時卻不能就這樣過去,戰場冒進本就是大罪,你們本就是萬界之心曾經的統兵大將,更是罪上加罪,但念在你們此次主要任務是訓練神國新軍,且紫晶血衛和血殺小隊都安然歸來的份兒上,之後的五次戰鬥,你們就不用參加了。」

「這……不要啊!」

原本應該是大喜的事情,卻在黑風和邪皇聽到之後,臉色頓時苦了下來。

此次前來黑獸的地界中作戰,他們需要面對的大主宰巔峰黑獸可不在少數,單憑葉一鳴和花輪的修為提升上去作用可算不上太大,因此葉一鳴在將神國開啟之後,就開始大量兌換丹藥,卻是以修為丹和聖嬰丹為主。

原本他從那一萬兩宗、兩家戰士的基礎上再次徵兵,最後形成神國的五萬戰士。

為了五萬戰士修鍊所需,葉一鳴和花輪將神國落座於此之後,就接連在摩羅大宇宙中瘋狂廝殺了數日。

其中原本的老戰士一萬名,在葉一鳴的丹藥支撐下,都在閉關之中,爭取全數衝擊到主宰化境後期。

其次便是從神國徵召的三萬戰士。

神國戰士原本就不少,卻因為多年休養生息,已經失去的沖性,葉一鳴便以參軍者,可免費領取丹藥衝擊到主宰化境的誘惑,讓三萬戰士在短短的半日時間湊齊。

最後則是兩宗戰士,葉一鳴帶兵來此之後,古天命和邪皇就向他打了招呼,因此兩宗之人但凡是願意繼續跟隨古天命和邪皇之人,都已經被他遷移到神國之中,其中天命宗人數七萬,邪皇宗卻因為基數龐大,竟然跟來了十三萬之眾,接近天命宗的兩倍。

在葉一鳴同樣條件的引誘之下,再次從兩宗之中招收了一萬新戰士。

而這些戰士再加上紫晶血衛和血殺小隊,則是此時葉一鳴神國的全部主站力量。

不過此時的大部分人,卻都處於修鍊之中,真正參戰的也只有之前一戰時,才剛剛出關不久的一萬之數。

為了避免五萬人修鍊攜帶,葉一鳴再次定下軍規。

但凡參加一次戰鬥者,可獲得一枚修為丹,一戰之中凡是拿到人頭者可以用戰績來兌換修為丹。

至於黑風這些大主宰們,卻也有著類似的好處。

在葉一鳴不遺餘力的支持下,古天命此時的修為已經突破到大主宰三重,黑風的修為也恢復到大主宰四重,而古天命和邪皇兩人則是雙雙突破了大主宰五重巔峰的桎梏,進入大主宰六重的境界。

唯一實力沒有變化的,也只有慕容羽一人而已。

此外,慕容清風、慕容桓、慕容傑都已經達到主宰化境巔峰,且都得到聖嬰丹,只是還沒來得及服用突破大主宰而已。

至於葉軒宇、蠻熊、蠻虎、蠻豹、邪月、古藏等人,也都在葉一鳴的丹藥支持下將修為突破主宰七化,此時手中仍有大部分丹藥,只是沒有時間服用而已,相信用不了多久,這些人都將是大主宰境界強者。

相比以前萬界之心人族的大主宰強者數量,此時只是葉一鳴的一座神國里,就已經極其接近了。

享受過葉一鳴的丹藥所帶來的效果之後,已經讓他們深深的愛上了這種快速突破的爽感。

五戰沒資格參戰,這要損失多少丹藥啊?

雖然葉向天、葉武等人都很尊重他們,可他們卻是知道,在葉一鳴不遺餘力的丹藥支持下,葉向天、葉武、葉萬君,以及沒有出現在這裡的葉一鳴的母親王玉蓮和葉一鳴之子葉炎,也都已經是大主宰一重強者。

若是不儘快累計戰功,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這些人反超越了吧?

別看他們跟這些人的修為差距都不小,可他們服用葉一鳴的丹藥后,也深深的知道,沒一種丹藥支撐一個修為階段。

且每一個修為階段的前期,則是最容易提升的時候。

就好比大主宰一重突破只需要二十顆聖嬰丹,可邪皇、古天命原本的大主宰五重巔峰突破,就消耗了遠遠不止二十顆。

「沒治你們的罪就不錯了,此後五戰除非有特殊情況,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坐鎮後方吧!」齊靈玉冷冷的說了一句,就突然感覺到神國上空突然出現一道金光。

金光?怎麼回事?

「難道是葉大哥在做突破?」

外面的突變,讓齊靈玉臉上強行裝出的冷色頓時變得笑逐顏開,猛然跑到大殿門前。

可正當他準備衝出去一探究竟的時候,一道嬌小的絕美身影就快速朝這邊飛了過來。

看到來者,齊靈玉也不著急了,反而再次折回大殿之中。

旋即,此人就飛進大殿之中。

即便是黑風等人,在神國的這段時間,也都已經結識了眼前的這個絕美少女,寶靈兒。

神國之靈。

這個稱謂以前雖然從未聽說過,可葉一鳴等人異口同聲的解釋,他們卻只能選擇相信。

不過,他們對寶靈兒的疑惑歸疑惑,卻是清楚的知道,身為神國之靈的寶靈兒,對於神國的一切情況都瞭若指掌,無論任何地方發生的再小變化,也都能清楚的看在眼中。

「寶靈兒見過老爺子。」寶靈兒飄進大殿,同樣是第一個向葉向天欠身問候。 第1683章鳳凝霜蘇醒

「靈兒,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葉向天微微點頭,問道。

「啟稟老爺子,是鳳姐姐醒了,現在主人已經趕過去了。」

寶靈兒喜形於色,這些年葉一鳴經常不在神國,也讓神國的大小事情都落到鳳凝霜頭上,多年公事讓她跟鳳凝霜有些姐妹之情的同時,也習慣了和鳳凝霜一起管理神國。

鳳凝霜沉睡,老爺子葉向天出面管理神國,雖然葉向天很少過問事情,卻還是讓她倍感緊張,畢竟這位老爺子可是葉一鳴的親爺爺。

如今鳳凝霜蘇醒,讓寶靈兒很是興奮。

卻不知,鳳凝霜蘇醒的消息,不止是寶靈兒興奮,就連老爺子葉向天都鬆了一口氣。

神國裡面雖然有葉一鳴這個頂樑柱在,可他身居上位卻同樣感覺很是疲憊,畢竟養老這麼多年,已經讓他失去了年少時的沖性。

這邊的話音剛剛落下,葉一鳴就在一群鶯鶯燕燕的圍繞下走了過來。

葉軒宇、蠻熊、蠻虎、蠻豹等人連忙站起身來,在葉一鳴走進大殿的同時,連忙欠身,道:「神主。」

「免了。」

葉一鳴很是隨意的擺擺手,鳳凝霜的清醒讓他終於放下了一塊心病。

「爺爺。」

「爺爺……」

葉一鳴首先向葉向天行禮,隨後成群的鶯鶯燕燕連忙欠身喊道。

這一連串的『爺爺』讓葉向天興奮不已,哈哈大笑道:「凝霜終於醒了,這下老夫也終於能將這個擔子卸下來了。」

葉一鳴苦笑這撓撓頭,他知道爺爺替他掌管神國不易,眼下卻也只能如此。

雖然鳳凝霜已經醒來,他也知道以鳳凝霜先下的神力,已經能夠榜上他很多,而且根據鳳凝霜所說,她已經領悟了很多前世的能力,在戰場上絕對能夠擔當一位大將。

而且他也能看出鳳凝霜的欲戰之心,苦笑的撓著頭,道:「爺爺,這件事您恐怕還得問問凝霜的想法。」

「哦?」

葉向天神色微變,他雖然跟葉一鳴隔了一輩,可葉一鳴卻是他看著長大的,對於葉一鳴的很多想法他還是能夠猜的出來,立刻就感覺到孫子的言外之意,立刻就向鳳凝霜看了過去。

鳳凝霜苦笑一聲,道:「爺爺,以前凝霜沒能力幫夫君,只能退居后線掌管神國,現在……無戰事的時候,凝霜自然要幫助爺爺,可凝霜還是希望爺爺能繼續掌控神國,讓霜兒輔助您就行了。」

鳳凝霜此言說的支支吾吾,可葉向天哪裡聽不出鳳凝霜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