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洛歸明輕喝了一聲,一劍猛然向依舊站立在原地的龍嘯天劈斬了下去,劍若天河,一道寒光從天斬下,似是要將這空間分成兩半。

「嘩啦!」

空氣竟然猶如浪花一般的發出了呼嘯聲。

直接洛歸明殺到了龍嘯天的三米之內,龍嘯天的手終於動了,手中的刀劃出了一道猶如實質般的殘影撩迎了上去,瞬間便與洛歸明猛斬下來的劍交鋒到了一起。

「鏘~~~」

一聲幽遠的清鳴聲響起,頓時火星四射,刀一路往下,竟然順著洛歸明的劍向他的手上切了過去。

「不好」,洛歸明力量全力迸射到手臂之上,劍猛然往刀上一壓,想要阻擋刀的攻勢,藉助這反震之力,身體倒飛了出去,瞬間便爆退了百米,才停了下來。而龍嘯天依然是立在原地,雙腳連挪都沒有挪一下,甚至連負在背後的左手都沒有動一下。很顯然,剛才他只使出了不超過五層的實力。

饒是這樣,依舊一個交鋒就讓洛歸明落於了下風。

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一眼就看的出來。

「拿出你最強的實力吧,再給你一次機會」,龍嘯天說道。

「哼」,洛歸明目光一凝,龍嘯天的實力確實可怕,讓了自己這麼多,仍然能一劍逼退自己。本來想直接施展懾心術的,不過還是被洛歸明否決了,現在施展,明顯就勝之不武。對方既然讓自己兩招,自己也不能如此的沒有肚量,借這樣的機會來取勝,那樣就算是贏了,洛歸明也會覺得贏的很不痛快。不僅是要贏,而且還要贏的痛快,贏的問心無愧。

當然洛歸明也清楚,在不使用懾心術的情況下,自己就算是拼盡全力,恐怕也連讓龍嘯天全力以赴的念頭都不會有。自己與龍嘯天之間的差距,還有很大。這個連續三年天洪榜第一的絕世天才,確實一點都不負其盛名。

但是不管如何,自己必須拿出點實力來戰,不然恐怕會讓人恥笑。

洛歸明再次向龍嘯天沖了過去,劍法催發到了極致,每一劍劃出都彷彿能在空中勾勒出一道天星河,劍影飄幻向龍嘯天身上招呼了過去。

龍嘯天依舊不緊不慢,直到洛歸明殺到了跟前才閃電般出手,簡單的幾刀,便將洛歸明霹靂般的攻勢全部化解,再次逼的洛歸明爆退百米。

——

「切~~~」

廣場之上,傳來噓聲一片。

「也不過如此,還真以為他有多歷害,就這點實力也敢挑戰龍嘯天,真是不知道這天有高厚,這地有多厚了,這不是找虐嗎?」

「唉,沒懸念啊,太失望了,走了沒什麼好看的了。」

「也不能這麼說吧,不是洛歸明太弱,只是龍嘯天太強。洛歸明敢挑戰龍嘯天,這也足以證明了他的膽色,可能還是有點年少輕狂了吧。再說,他必竟才進入天洪閣兩個多月,自然不清楚龍嘯天的強大了。這也算是給他一個教訓吧,我還是很看好洛歸明的。」

「有個屁用,輸贏才是王道,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

龍嘯天輕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幾分失望神色,說道:「你的劍法勉強也還看的過去,但這還不夠,你的力量,連強生九重中級都沒有達到,身法劍法力量都只能勉強達到強生九重中級,唯一還看的過去的意識還不錯。但這,還不夠與我一戰。如果你僅是這樣,那我只能說,你讓我很失望。既然如此,那就——結束吧!」

「結束」,洛歸明角嘴露出了一絲的詭笑,「那就結束吧。」

洛歸明再次沖了過去,目光無比的幽冷。

成敗,在此一搏。

龍嘯天終於動了,輕輕一腳踏出,整個人便模糊了起來,化做一道極光向洛歸明殺了過去,刀光冷幽,讓人發寒。

龍嘯天的速度達到了百米每秒,要比洛歸明快上一節。

「凝」,洛歸明意志力瞬間全部噴薄了出去,無形的力量無孔不入,瞬間侵入到了龍嘯天的識海的靈魂深處。

「嗯」,龍嘯天猛然一皺眉頭,感覺到了有一股奇怪的力量侵入了自己的識海和靈魂深處,他也是一陣驚訝,從來沒有感受過竟然有如此詭異的力量,能侵入人的識海和靈魂深處。不過也只是一瞬間,他便平靜了下來,心志凝聚成點,極力抵抗。

「給我破」,龍嘯天心中厲喝了一聲,意志化為利鋒向那股力量刺斬了過去。

但同時,龍嘯天的動作也一瞬間遲緩了下來,雖然只有不到0.1秒,但卻已經足夠了。

洛歸明的劍錯開了龍嘯天的刀,直接向他的脖子處劃了過去。

恢復過來的龍嘯天頓然爆退,瞬間便退到了百米之外,臉上露出了幾分凝重之色看向了洛歸明。洛歸明臉上露出了幾分淡淡的笑意,因為他知道,成功了。

「嗤!!!」

一道道細小的血射從龍嘯天的脖子處噴射了出來,生命迅速的流失,龍嘯天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眼眸之中,幾道複雜的光芒閃過,最後身體還是無力的倒下。

龍嘯天身死。

——

「什麼!!!」

所有人都完全傻眼了,就連項長老也是微一楞,夏秋五人,更是驚的站了起來,楚天河也是咦了一聲,臉上若有所思。其他人,更是一個個瞪大著眼睛盯著屏幕之上,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寂靜,諾大的廣場無比的寂靜。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瞪的老大,彷彿整個空間被定格了一般。

「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是幻覺嗎?」

匪夷所思,駭人聽聞,不可置信。用再多的辭藻,也形容不了眾人的心情,所有人都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龍嘯天代表的是什麼,是天洪閣少年天才的旗幟,是一個不可打破的神話。但是今天,龍嘯天竟然死在了洛歸明的劍下。這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完全是不可能的事,竟然被洛歸明創造出了奇迹,對,這完全就是一個奇迹。

「怎麼可能,他怎麼做到的?」

沒有人知道洛歸明是怎麼做到的。 龍嘯天睜開眼睛看向了洛歸明,此時的眼神卻是多了幾分異樣的味道,看向洛歸明的眼神里,也明顯有了幾分認真的對待,現在龍嘯天已經把他當成了和自己同等級的高手對待了。

洛歸明心中也是幾個念頭閃過,這龍嘯天確實可怕的很,竟然在最後的關頭還能爆退了百米,說明自己的劍哪怕再晚上極短的時間,他都完全有可能避開。這是在他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也就是說如果現在再讓洛歸明出手,恐怕龍嘯天都能避的開去。

可怕,確實很可怕的人物。

勝也確實勝的很險。

想想也釋然,沒有如此可怕的實力,怎麼可能穩做三年的天洪榜第一,也是此前唯一一個簽了A級培養合同的人。

龍嘯天打量了洛歸明幾眼,才向他走了過來。

「恭喜你,成為了天洪榜第一,你很強」,龍嘯天說道,臉上竟然沒有半點的怨色。

洛歸明也是一楞,自己擊敗了他,他卻來恭喜自己,而且這語氣也很真誠,這到是讓洛歸明感到一陣詫異了。按理說,龍嘯天應該是有足夠的資本高傲的。

「謝謝」,洛歸明說道。

龍嘯天又道:「我能冒昧的問下,你那可以侵入我識海和靈魂深處的是什麼力量嗎?」

洛歸明眼睛一挑,卻是沒有說話,這是自己的秘密,怎麼可能告訴他人,洛歸明沒想到龍嘯天竟然會問出這麼傻的問題。

龍嘯天馬上意識到了自己有些失禮,馬上說道:「不好意思,是我太唐突了,只是這股力量很是奇特,我也是聞所未聞,才好奇一問,既然你不方便,那就當我沒問吧。」

「嗯,沒事」,洛歸明說道。

洛歸明心中對龍嘯天的好感大增,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龍嘯天確實都很有強者的風範,到是讓人有些心悅臣服。

兩人並肩回到了房間,裡面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對。一路走來,所有人都恭敬的讓路。

「恭喜你」,楚天河冷酷的說道,眼神中明顯有一抹光芒閃過。

「他真的很可怕,如果我不是有點特殊手段,絕對在他手裡走不過三招」,洛歸明輕聲說道。

楚天河眨眼看了下洛歸明,卻是沒有說話,似是在思考著什麼。

「呵呵」,項長老臉上難得的露出了幾分濃笑,站了起來對眾人說道:「好了應該沒有人再挑戰了吧,那今年天洪榜的爭奪也到此結束吧,稍後新的天洪榜會在巨劍上公布出來。結束了,大家也放鬆心情繼續去努力修練吧。大家不也不要太把這名次放在心上,一時的得失,並不能代表什麼,你們能站在這裡,就是天洪閣的少年驕子,未來天洪閣要靠你們支撐起來。天洪榜也只是對大家的一次年終考驗,只要你進步了,我們會看在眼裡的,好了,都回去吧,我的天才們。」

「洛歸明,你先留下」,項長老對洛歸明喊道。

不多會所有人都離開了房間,只留下了項長老和洛歸明兩人。

項長老臉上帶著微笑,微眯著眼看著洛歸明,卻是笑而不語,看的洛歸明感覺心裡有點發麻。這可是通天境的絕世強者存在,八大長老之首,在華龍府僅次於天洪閣總閣主龍魂的超然存在,也可以說是華龍府的二號人物,而對這樣的超然存在,說完全沒有一點壓力,那顯然也是不可能的。

「你有一些奇遇?」項長老忽然說道。

洛歸明點了點頭,如實說道:「有一些。」

「嗯」,項長老點了點頭,便不再開口,幾晌過後,才開口道:「好了,你先回去吧,繼續努力,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直接來找我。」

「呃」,洛歸明到是微一楞,把自己留下來,就問這麼一句話就讓自己離開了。

洛歸明起身,自然也不想在這裡多呆,關於殘的秘密,洛歸明可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剛才那個老頭用念力掃查過你了,還好我拚命的製造出了一些假象迷糊過了那老頭」,一出房間,殘的聲音就在腦海中響起,聲音好像有些虛弱。

洛歸明心中一驚,項長老竟然用念力掃查過自己,自己渾然沒有一絲的感覺。這讓洛歸明有些不舒服,直接就查自己的腦海,這就是把自己赤裸裸的展現在了別人面前,誰心裡會舒服。本來對項長老好感還不錯,現在直接降到了谷底。

一個小時后,新的天洪榜排出來了。洛歸明天洪榜第一,龍嘯天天洪榜第二,楚天河天洪榜第三,左照金天洪榜第四,余超天洪榜第五。

天洪榜的爭奪雖然塵埃落定,但關於天洪榜的熱論卻久久不能夠平息下去。

洛歸明這個名字,深深的銘刻在了許多人的心上。天洪榜第一,以第一年進入天洪閣便奪下天洪榜第一的名次,在天洪榜的歷史上,洛歸明是第一個,他創造了歷史。甚至於,洛歸明的名頭蓋過了楚天河,被稱為最妖孽的天才。這個消息不僅是像十級地震一般讓訓練營狠狠的震上了一震,也在整個天洪閣總部引起了海嘯,轟動不小。

洛歸明打敗龍嘯天豪奪天洪榜第一的消息,也如潮一般迅速的傳到了華龍府三十二城的各個分閣,以及軍武處的高層,整個華龍府,都是一陣嘩然,一道道命令下去,大量的信息從各個地方傳了上去。

「哈哈,兄弟們不好意思了,承讓承讓」,夏秋笑的很是得意,把手伸到了許杵和金華的面前咧嘴笑道:「兄弟,一人一億,蓋不賒欠。」

回答他的是一人一個巴掌拍了過來。

夏秋閃電般的抽回了手,笑道:「早就知道你們兩丫的不厚道,算了不給就不給嘛,不就是一億,算是我給你們安慰下受傷的心靈吧。嚇,別這麼看著我,羨慕你就直說,嫉妒你就直喊,嘎嘎,誰叫洛歸明就是這麼爭氣,我還跟他說了隨隨便便拿個前三就算了,唉,真是不聽話啊。」

夏秋欠揍的話,直接惹來了宋清海四人的鄙視。洛歸明奪下天洪榜第一,從現在起第一話語權自然是他了。

「我是有點看不過去了」,宋清海忽然說道。

「我想用我四十五碼的鞋拍在他臉上」,金華狠狠的說道,還真把鞋子拿到了手上。

方則城也是搖了搖頭道:「太得瑟了,太裝逼了,該請雷劈了。」

許杵陰測測的說道:「既然大家都如此的志同道合,那還等什麼,揍死這狗日的。」

「好」,三人馬上點頭同意。

「我擦,不帶這麼玩的,啊救命啊,我是第一話語權,你們這是在犯法啊」,夏秋撒開腳丫子想跑,可哪裡還跑的掉。

回到家中,填了下肚子,剛休息一會,電話就響了起來。一看,竟然是江城閣主打來的。

「這麼快」,洛歸明知道江城閣主肯定是得到了自己奪得天洪榜第一的消息,洛歸明也早想到自己的壯舉肯定會引起不小的震動。

「哈哈」,一接通電話便是一陣朗笑聲傳來:「洛歸明你這次真是讓我大吃一驚了,你這一鳴也太驚人了,你是我們洪都城的驕傲啊,我代表全洪都城人對你表示祝賀,有空回洪都城,我為你接風洗塵。」

「謝謝江城閣主」,洛歸明說道。

江城說道:「不要閣主閣主的叫,如果不介意的話,叫我一聲江叔吧。」

洛歸明心中莞爾,自己的實力不同,所站的位置不同,自然受到別人的禮待就不同,現在就連一城之主的江城閣主,通靈境的存在都向自己示好,這就是自己實力換來的結果。

洛歸明也不矯情,說道:「江叔。」

「哈哈,那就不打擾你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打電話給我。對了,你安心修練吧,不要擔心家裡,你爸媽我會好好照顧的,絕對不會再有上次的事情發生」,江城笑道。

洛歸明說道:「那就有勞江叔了,再見!」

剛掛電話,電話再次響起,一看是張校長打來的,洛歸明不敢怠慢,馬上接通。

洛歸明喊了句:「張校長。」

「哈哈,洛歸明,你這次真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我為你感到驕傲,你是我這輩子教出的最傑出的學生,你永遠是我們洪城高中的驕傲」,張宏輝說道。

洛歸明一時,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張宏輝簡單的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讓洛歸明有點不奈煩的是,電話聲又緊接著響了起來,剛想直接掛掉,一看是家裡打過來的,心情才好轉了起來,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了父親洛進軍的聲音:「歸明啊,這一段時間怎麼沒打電話回家啊,在那裡過的好嗎?還習慣嗎?天現在變冷了,要多注意身體啊。」

洛歸明心中一曖,也有幾分愧疚,細算一下,才發現自己已經快一個月沒給家裡打電話了:「爸對不起啊,近來事比較多,修練比較忙,我一切都很好,你們不用擔心。你跟媽在家裡還好吧,兒子不在身邊孝敬你們,是兒子不孝。」

「說哪裡話,你現在可是武者,自然在努力修練,放心吧我跟你媽都過的很好,不用擔心我們,你在修練上取得好成就,就是對我跟你媽最好的孝順,都這麼大人了,還老牽挂家裡幹嘛,傻孩子。對了歸明,這幾天有幾批人上我們家,又是送這又是送那的,甚至還送我們一套更大的別墅,我跟你媽沒敢要」,洛進軍說道。

洛歸明撇了撇嘴,心裡也放心了不少,說道:「爸沒事,那些人送的東西你願收就收吧,只要你跟媽過的開心就行。」

「哦,讓你媽跟你說吧,一直在跟我搶電話」,洛進軍道。

「兒子」,電話那頭馬上傳來了張蘭心的聲音。

「媽」,洛歸明親切的喊了一句,心裡滿是濃濃的曖意。 「蓬!!!」

此時的余超非常的憤怒,胸口像是被一團熊熊的烈火燃燒著一般的無法發泄出來,一拳打在地板之上,頓時碎石迸射,地板被打出了一個大坑,地面都為之一顫。

「怎麼會是這樣!」

余超雙眼陰冷,殺意昂然。

「他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大,我還要怎麼報仇,怎麼解我心中的怨恨,我不幹,我不幹心,不公平,這不公平!」

就算天賦再妖嬈,一個只是才進入天洪閣修練了三個月的新人,一個只有十八歲剛成為武者半年的菜鳥,一個毫無背景普通家挺出身的少年,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不僅打敗了自己,竟然連龍嘯天都敗在了他的手裡,創造出了一個跌破人眼鏡的奇迹。

他不能接受這一切,對他心靈的打擊,更是雪上加霜,傷口上撒鹽。

他原本美好的人生,一條光明的人生路,就因為洛歸明的出現,被打破了。他恨,他恨洛歸明,他想殺了洛歸明,方能泄他心中的怨氣。

但是他現在能殺的掉洛歸明嗎?

所以他憤然難忍,他很不幹心。

「余超以後不許你再去招惹洛歸明,聽到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