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咱們讓饅頭和冰皇花捲陪著他們。」

之前有饅頭在,雲千幽還是很放心的。

但之後滅組織插手了這件事情,饅頭才被他們給騙走了。

雲千幽現在才明白,為什麼之前趙世明會那麼容易就將饅頭給騙走。

要知道,饅頭的實力可不比趙世明弱。

而且以趙世明的本事和心計,是很難想的那麼清楚的。

現在她才知道,原來這都是因為有滅組織的幫忙。

若不然,這件事情可沒那麼順利。

為了保護好兩個孩子,也為了不讓它們都被調虎離山,雲千幽決定讓饅頭和冰皇保護他們,花捲也在一旁看著。

有了三隻靈獸的幫忙,兩個孩子的安全是不用擔心的。

「好,就這麼辦。」百里溯塵點頭。

雲千幽將三隻靈獸放了出來,就連那隻小不死鳥也放了出來。

不過小不死鳥是不能示人的。

要是被人發現他的身份,那就會帶來各種麻煩。

他也知道自己的問題,所以也沒鬧騰著要出去,就乖乖待在家裡。

從空間里出來,饅頭看著熟悉的環境,有點高興。

不過,它最在意的,還是自己的同族。

自己的同族現在還在受苦,它哪裡能夠安心?

「你放心,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之後,就帶你去斗獸城。」

饅頭無奈,雖然急切,但也不能催促雲千幽,只能點頭。

只不過它的心裡還是有點焦躁不安。

瘋狂農民工 安撫了饅頭之後,百里溯塵才說起剛才的事情。

「剛才我回來的時候,有一群人在這裡。」

他剛開始的時候,還以為自己來錯地方了呢。

但他仔細檢查了一遍,這裡確實是他要來的地方啊!

而且,兩個孩子也說了,這就是他們家。

孩子們雖然年紀小,但他們的記憶力是非常強悍的,。而且也過目不忘。對於他們說的話,百里溯塵自然是相信的。

所以,他才確定了,這裡確實是雲千幽的宅子。

可是,他才剛過來,那幾個人就態度惡劣地趕他走。

爭執中,他們還差點傷了兩個孩子。

這讓他非常的憤怒,這才動手將他們扔出去。

原本以為他們會去搬救兵,沒想到,他們到現在都沒回來。

「那是盧柏江的妻兒弄的事情。「雲千幽說道,「我相信,他是無辜的。」

從剛才看的事情看來,盧柏江確實是無辜的,他對這些事情確實是一無所知。

而有事情的,自然是洪碧嬋和盧立凡。

「我已經說清楚了,這是咱們家,他們不敢繼續鬧事了。」

當然,他們之後肯定還會私下動手腳。

但是,他們是不敢明面上做什麼事情的。

再想起他們之前在盧柏江面前的舉動,雲千幽就知道,他們這是不想讓盧柏江發現他們的異常的。

所以,他們一定會做好表面功夫的。

「行。」百里溯塵點點頭,「他們要是敢來的話,咱們也不用客氣。」

雲千幽將在城主府裡頭發生的事情告訴百里溯塵,百里溯塵的第一反應也是,這倆人的問題太大了。

倆人討論的過程中,雲千幽的心情慢慢輕鬆下來。

自從百里溯塵恢復記憶之後,她的心情一直都很好。

雖然她自己就可以解決所有事情,但有一個人陪在身邊,這種感覺也特別的舒服。

她和百里溯塵是有很強的默契的,一人還沒說話,另一人就知道了。

這種交流方式,讓雲千幽很舒服。

「我明天要去商會看看。我還得去看看,學生們怎麼樣了。」

看盧立凡他們的反應就知道,那些學生的情況應該不會太好。

「好,你去吧,我在家陪孩子們。」

百里溯塵也沒想著一起去,只想在家裡陪孩子們。

和孩子們在一起,他總覺得時間不夠。

而且,他們很快就要去斗獸城了,得好好提升實力。

去斗獸城的時候,他們肯定是要帶著孩子們一起走的。

所以,他們的實力一定得更強,才能保護好孩子們。

雖然孩子們可以在空間里,但是,他們總不能一輩子都待在空間里吧?

現在,他已經是悍獸了,要保護孩子們也是可以的。

但是,斗獸城這樣的地方,誰知道會有多少高手。

還是實力更強更保險。

雲千幽知道百里溯塵的打算,點頭贊同,「行,我儘快解決這件事情。」

只要弄清楚,那倆人到底從哪裡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雲千幽已經想著,要找機會將盧立凡抓回來,好逼出他們的情況。

盧立凡可不知道雲千幽已經想著要給自己敲悶棍了,他特別的鬱悶惱火。

「娘,這突然冒出來一個什麼雲老師,這太討厭了!」

他對著洪碧嬋撒嬌抱怨。「爹還說,要將商會還給她,那咱們怎麼辦?」

「你別著急。」洪碧嬋趕緊安撫兒子,「你爹只不過說笑而已。」

「他可不是說笑!」

「就算不是說話,咱們也不能讓這件事情成真!」

洪碧嬋嚴肅道:「你放心,娘一定會將北沙商會拿到手裡的。你就安心等著就行了。」

得了母親的保證,盧立凡才安靜下來。

「娘已經安排好事情了,你明天過去就行了,記得擺出好態度。」

「行,我知道了。」 雲千幽的歸來,讓所有人都特別的高興激動。

她離開了那麼長時間,卻一直沒有消息回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消息,說她已經死了。

大家當然是不相信的,可她一直沒有消息,誰能一直堅定自己的想法呢?

在這個時候,盧立凡他們出現了,還弄出了一堆的事情。

因為盧立凡的身份,他們也不好反抗,畢竟盧立凡可是盧柏江的兒子。

雖然那麼多年沒見,可畢竟父子連心,他們總不好反對。

其實,在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只是因為看在盧柏江的面子上,所以才對盧立凡那麼的縱容。

可這種事情,退一步就要退無數步的。

盧立凡本來就不是省油的燈——就算他是,洪碧嬋也絕對不是。

這種情況下,他自然是步步緊逼。

到了現在,真的如盧立凡所說的,商會快要成為他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不過幾個月下來,洪碧嬋就在裡頭安插了不少人手。

也不知道她從哪裡找來的煉藥師和煉器師,都快要將整個商會給掌握了。

在大家看來,這裡頭應該是有盧柏江的縱容。

不然的話,以洪碧嬋的身份,怎麼可能找到那麼多高手幫忙呢?

正是因為明白盧柏江在這裡頭可能會有的位置,他們才不和洪碧嬋計較。

計較有用嗎? 祁爺他總想對我以身相許 最後不還是被趕走?

有幾個人被逼走之後,剩下的人都乖乖捏著鼻子忍下來了。

只不過他們都沒想到,以為已經出意外的雲千幽竟然回來了!

在知道她回來的時候,大家都興奮了。

雲老師回來了,他們就有希望了!

想到這裡,他們就特別的振奮。

因此,在雲千幽回到學校的時候,就迎上了一張張期待的臉。

「雲老師!」

立刻有人興奮上前來,「你終於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看著大家那麼熱情的表現,雲千幽也很高興。

「雲老師,你沒事吧?」

「我當然沒事。」雲千幽笑著搖頭,「你們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當然不像!」

他們立刻搖頭,眼睛閃閃發亮,「雲老師你回來后,是不是就不會再走了?」

這個問題讓雲千幽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笑著說道:「這個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

在他們聽來,這是雲千幽對他們的考驗。

而雲千幽的意思則是,要看他們能不能自立起來,她才決定什麼時候離開。

她肯定是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的,只不過這話是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的。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乾活的!」大家都很振奮。

「加油。」雲千幽讚賞道,然後疑惑,「韋經育呢?」

雲千幽對韋經育的印象是最深刻的。

雖然他之前有點流里流氣的,但到了後面,他反而是最認真的那個。

對於自己的學生,雲千幽的包容性是很高的。

韋經育的表現也是最好最出色的,這種情況下,她對他的印象是最深刻的,畢竟前後變化太大了。

只不過他沒想到,聽到韋經育的名字后,大家的表情有點怪異。

「老師……這……」

「怎麼了?」

從他們支支吾吾的反應中,雲千幽就知道,這裡頭肯定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他……」

「說。」雲千幽眉頭一皺起,大家立刻便覺得心被揪住一樣難受。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他……走了。」

「走了?」雲千幽的聲音不由得拔高,「走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