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的就是你!老東西,雖說你擁有武帝後期修為,但在我紀恆看來,你什麼都不是!作為武皇境界的我,越級殺人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除非你手中有法器作為依仗。」紀恆朝杜致厲聲喝道。

「你……」杜致想說什麼,卻又不想再說,當下掄起長戟,便朝紀恆斬來。

紀恆早有準備,拳頭之上已蓄滿了力道,紀恆拳頭髮力,一道彀天一擊,自紀恆的拳頭中沖了出來。

「轟!」這一拳,力道,速度,準度都十分的強橫,杜致欺身前來,本就心有所懼,神有所慌,以至於紀恆的這一拳很是輕鬆的便砸在了杜致的身上。

一名武帝後期的強者,受到紀恆這一擊,竟是當場暴斃。

「武帝強者,不過如此。我紀恆在武王境的時候,就斬殺過,今日與武帝交手,已然是遊刃有餘了。」紀恆斬殺杜致之後,周圍的管家武者,也都一個個退後三丈,不再敢和紀恆交鋒。

顧倩薇已將天音坊的人馬全部調集了過來,來到了內院之地,天音坊的武者雖說只有三百之眾,相比管家的四千之眾少了很多,但這畢竟是一股力量。

「紀恆,我們來了,你看如何?」

「殺!」紀恆給了顧倩薇一個眼神。

內院之內,韋衡勻聞得東牆外的打鬥聲,得知紀恆以一人之力橫掃整個管家軍團的事情,大為驚訝。

「這究竟是什麼功法,居然能以一人之力,橫掃整個軍團。現在東部方向八百人馬的管家軍團,被紀恆斬殺了五百之眾,現在顧倩薇又前來支援了,看來,我們有救了,現在咱們就從東牆殺出去,和顧倩薇紀恆裡應外合。」韋衡勻興奮之極。

「沒錯,這確實是個機會。現在,武帝後期的杜致都被殺了,只怕武帝中期的管謙,也無能為力了,紀恆在斬殺杜致之後,必然會前去斬殺管謙,只要管謙一死,管家大軍群龍無首,一盤散沙,到時候,咱們可一舉擊破。」駱誠笑道。

「嗯!在這內院之中,我都憋得慌了,看來是時候出去活動一下筋骨了。」武帝古藺伸了伸胳膊,這便是開始指揮起他的手下,不到片刻,古藺便集結起了一支三百人組合而成的陣容。

東牆門打開,古藺引著三百武者直衝了出去。

東牆之外的管家軍,在他們的統領杜致被殺之後,已然亂作一團,加上東牆之外裡外夾擊,他們更是慌亂不堪。雖說北牆,南牆有數百武者支援而來,卻也難以阻擋神威鏢局和天音坊兩路夾擊的局面。

紀恆在斬殺杜致之後,一路殺向敵人軍團的腹地,斬殺了數十人,終於搜尋到了管謙的身影。

「管謙,你死定了!」紀恆嘿嘿一笑,已然朝管謙殺去。

管謙作為一名武帝,在成為珝城城主之後,他便狂妄得不得了,他一直認為解決珝城中三大勢力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管家軍在神威鏢局大開殺戒,將神威鏢局的人逼到了內院的死角,管謙認為只要花費一些時間就能將神威鏢局在珝城除名,然而事與願違,這樣強勢的軍團攻勢,居然被紀恆以一人之力給破了。

管謙雖然不相信發生的一切,但事實上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現在,管謙被紀恆追上,紀恆只要揮動拳頭,殺他絕對要比殺杜致容易。

「紀恆!你別殺我!我可以把我擁有的一切都給你,你殺我兒子,我也可以和你既往不咎,如何?」管謙在臨死前開始了求饒,這對紀恆來說,一點也不意外。

弱者在強者面前,除了屈辱的屈服,便是壯烈的死亡,管謙選擇的是屈服。

「呵呵!你已經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本了!」紀恆一步一步朝管謙逼近,拳頭已然開始積蓄力道。

「我可以把我擁有的一切都給你。金錢,美女,權利,你想要的,我都能給你,我是珝城的城主。我是城主啊!」管謙繼續著死前的掙扎,卻依然無法讓紀恆放棄對他的轟殺。

「死吧!管謙,你只有死了,珝城才會真正的屬於我。」紀恆說話間,逆天神拳猛然出擊,這一式彀天一擊,力量速度準度彙集,朝著管謙,奔涌而去。

「轟!」

管謙面色扭曲,面對逆天神拳的衝擊,管謙根本就難以抵擋,一拳擊來,他以武帝之軀抵擋,卻被沖飛了十丈之遠,倒在地上,就再也起不來了,死了。

他的死,也看在了所有管家人的眼中。

「城主死了!」

「管城主死了…….」

杜致一死,本來就讓管家軍士氣大跌,管謙一死,更使得大軍亂作一團。又是過了半個時辰,神威鏢局和天音坊的人馬兩路夾擊東牆的管家軍,已然將東牆的管家軍斬殺殆盡,不過戰鬥還在繼續,畢竟四千管家軍,只死了一半,還有兩千管家軍正朝著他們的方向殺來。

在人群之中,紀恆也見到了兩大勢力的首腦顧倩薇和韋衡勻。

「紀公子,可真是一拳定天下。現在斬殺了管謙和杜致,我想其他管家軍,已然猶如一盤散沙。」韋衡勻朝紀恆笑道。

「敵人雖然一盤散沙,但畢竟有著人數和軍團大陣的優勢,要想覆滅這兩千敵眾,只怕不容易。」顧倩薇說道。

「嗯,管家軍畢竟是有過專業訓練的正規軍,他們的軍團大陣十分厲害,不過,有我紀恆在,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我前去破了他們的軍團大陣,你們的人馬跟隨我一陣掩殺,便可輕易破敵。」紀恆定了一下下一步的對敵計劃。

「好,就這麼辦,今日紀公子神勇無匹,他日必將是人中龍鳳,我韋衡勻不得不服。今日我神威鏢局就以紀公子馬首是瞻,跟隨紀公子橫掃管家軍。」韋衡勻感激紀恆的到來,是紀恆救了他們。

韋衡勻和管家早有衝突,韋衡勻一直壓抑著自己,沒有和管家對抗,現在他終於迎來了機會。

「紀恆,我天音坊也唯你馬首是瞻。」顧倩薇朝紀恆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現在咱們就去破了管家軍的另外三路人馬。」紀恆說話間,已然奮身而起。

管家軍的其他三路,每一路有七八百人,加起來大約還有兩千多人的樣子。

顧倩薇和韋衡勻也開始集結人馬,先朝南牆之地的管家軍殺去。 「紀恆師父!通天錢莊的人來了,說要前來助戰。」顧離涵從人群中走出,朝紀恆說道。

「現在正是我們需要人手的時候,通天錢莊若能助戰,那是再好不過了。」紀恆說道。

三大勢力,通天錢莊排行第一,擁有絕對的財富,養了接近八百的武者。

「他們人呢?」紀恆問道。

「莊主和少莊主已經過來了,和他們一起的還有幾個女人。」顧離涵說道。

紀恆心想,那和錢莊莊主在一起的女人,定是蘇靈璇,寒雨和凝嵐她們了,看來她們三人已經說服了通天錢莊。

紀恆和顧離涵說話間,通天錢莊的莊主金福通和少莊主金玉獒也都過來了。

金福通和金玉獒父子十分相像,都是胖得跟肉球似的。

不過,紀恆並沒有第一時間見到蘇靈璇,寒雨,凝嵐。

「呵呵,紀恆小哥,你好,你好!」金福通說著話,兩腮的肥肉一陣顫抖著,他笑著便朝紀恆迎了上來。

「好說!」紀恆朝金福通點了點頭:「沒想到,神威鏢局有難,素來金錢至上的通天錢莊也派人前來。」

「是啊!金莊主,你平日里可都是畏畏縮縮的,怎麼今日這麼大膽,居然敢引著大隊人馬前來相助我神威鏢局,這可不是你的作風。」鮑胥朝金福通笑道。

「哼,我金某人在你們眼中有那麼不堪嗎?怎麼說我也是通天錢莊的莊主,在實力上都要稍微壓你們神龍鏢局一籌,天下的分號更是達到了三百多處。」金福通開始擺弄起自己的威風,卻讓一些知道金福通為人的人都暗自一笑。

「不管如何,金莊主出動人馬相助我神威鏢局,這份情誼,我韋衡勻心領了,希望今日,咱們三大勢力聯手,能夠橫掃管家大軍,奪取珝城。」韋衡勻說道。

「奪取珝城,那是自然,而且金某人對這城主之位,也十分有興趣。」金福通說道。

「城主之位誰來坐,我看還是等覆滅了管家人再說吧!這大話說在前頭,總不太好。」顧倩薇說道。

「顧坊主,多日不見,你比以前又漂亮了許多。你就不想等我坐上了珝城城主之位,你來當這個城主夫人,咱們通天錢莊和天音坊結合,這珝城之地,只怕沒有誰是我們的對手!」金福通嘿嘿笑道。

「呵呵,金莊主若肯出全力對付管家人的話,這城主之位自然非你莫屬,怕的是金莊主畏畏縮縮,不肯出力啊!」韋衡勻笑道。

「韋衡勻,你等著,我這就引著我的人馬橫掃管家人,你看我出力不出力。」金福通說話間,已然引著人馬朝著內院南牆殺去。

三路人馬集結,開始橫掃剩餘的管家人馬!

紀恆一馬當先,沖在前面,很快便沖入了內院南牆的敵陣之中。

由於戰事太快,南牆之地的管家武者雖然知道東牆布下的軍陣受挫,卻不知道杜致和管謙都已經死了,所以南牆的管家武者並沒有第一時間撤離,而是和三大勢力的人馬奮力相戰,紀恆出手,很快便破了敵軍的軍團大陣,斬殺了其中的武皇統領和副統領,這樣一來,三大勢力衝殺而來,管家軍團如摧古拉朽,不到半個時辰,便將三大勢力的聯合大軍給橫掃乾淨了。

緊接著,紀恆和三大勢力的人馬如法炮製,又朝著東牆,北牆之地,橫掃管家大軍。紀恆斬殺了數名武皇和十幾名武王,管家大軍最終以慘敗收場,雖有遁走之人,卻所剩無幾。

這一場大戰,毫無疑問的勝了。

「紀恆兄弟,你剛才可真是神勇,居然以一人之力橫掃管家軍團,只怕普天之下,也沒誰有你威猛。」胖子金玉獒已然來到了紀恆旁邊。

「呵呵,此番覆滅管家軍團,解救神威鏢局,你們通天錢莊可是出力不少啊,若非你們,只怕這場大戰得花費更多的時間!」紀恆笑道。

「紀恆兄弟,其實我們通天錢莊也就稍微幫了一點忙而已,根本就算不上什麼!」金玉獒謙虛道。

「按理說,你們金家不是會撤出珝城嗎?怎麼就殺過來了。而且以你父親的為人,他也不至於這般神勇,帶著金家的人馬就殺過來了。」紀恆問道。

「呵呵,我父親這輩子確實畏畏縮縮的,完全沒有我爺爺當年橫掃天下的風範,我都為他蒙羞。這一次,父親之所以願意出手,完全是為了一個女人。他和那個女人在十年前就認識,他一直愛慕著那個女人,只是那個時候那個女人是赤東王的女人,所以他也只有想想了。但就在昨日,那個女人突然來找他,要通天錢莊對付管家,我父親徹底被那個女人給迷住了,很快便答應了那個女人。你說我父親,是不是著魔了。」金玉獒將金福通為什麼願意出動人馬前來相助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你這麼說,你父親前來對付管家人,是因為那個女人了。」紀恆問道。

「那是自然!你不知道,那個女人在十年前,可是艷絕天下,雖然十年過去了,那個女人依然是風華絕代。你是沒有見到過,若你見到了她,你也一定會被她的美色折服。說實在的,若非金福通是我父親,我金玉獒還真要爭取一下那個女人。」金玉獒言辭雖有些誇張,但說的都是實話。

紀恆自然清楚,金玉獒說的那個女人就是蘇靈璇。

「不知那個女人要你父親對付管家,開出了什麼條件。」紀恆問道。

「當然是要嫁給我父親了。」金福通說道。

「什麼?」紀恆聞言驚了一驚。

「若非如此,我父親又怎會如此瘋狂呢?不過,這不是唯一的條件,那女人說了,若能覆滅管家,我父親能成為城主,她便嫁給我父親!」胖子嘿嘿笑道。

紀恆一陣苦笑:不會吧!蘇靈璇居然犧牲自己的色相來迷惑金福通,這可不是蘇靈璇的個性,不過,金福通的弱點便是好色,要說服金福通對付管家,投其所好才是最好的辦法。但蘇靈璇也聰明,設了一個條件,金福通若成不了城主,那蘇靈璇也就不用履行承諾了。

紀恆和金玉獒一陣談話,三大勢力的首領,已然再度集結,紀恆朝那金福通笑道:「雖然,這場戰爭勝了,但還沒有完,畢竟這四千管家軍,只是管家安置在珝城的四千守城軍,在珝城中還有三千守城軍。金莊主,既然你想坐這城主之位,要不就由你來安排一下接下來的計劃。」

金福通聞得紀恆這般一說,憨笑道:「紀恆小哥,我想你誤會了。若說到做生意,沒誰能夠贏得了我,但說到這戰場指揮,只怕我還真不在行。不過,你們若讓我坐上城主之位,我必能保證,珝城將會比以往會更加富裕。」

金福通想擁有珝城的權勢,自是想迎娶他鐘情的美人蘇靈璇。

「金莊主,當城主可不是做生意,拿你那些生意的手段來管理珝城,那可是遠遠不夠的。若讓你來引導珝城,只怕珝城將會淪落到黑水帝國的手中,或是朱橫賊子的手中。」顧倩薇說道。

「沒錯,城主之位可不是兒戲。要選城主,咱們三大勢力的首腦自然是城主的最佳人選,但我認為紀恆兄弟,實力非凡,擁有橫掃千軍的力道,又有謀略,這城主之位只怕非他莫屬。」韋衡勻推薦道。

「呵呵!其實,我紀恆也只是個外來者,還真沒有想成為什麼城主的想法。但是,現在你們三大勢力結合在了一起,我想也該有個人來坐鎮指揮。否則。沒有規矩,便如同一盤散沙,隨時都可能被敵人打敗。既然韋衡勻推薦我坐這個城主之位,我自然卻之不恭。只是,此事,我還得徵求一下坊主和莊主的意思。不知二位覺得我適不適合坐這個城主之位。」紀恆說道。

「我自然沒問題。紀恆師父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此番為神威鏢局解除危劫,也都是紀恆師父的功勞,再者,我顧倩薇身為紀恆師父的徒弟,自然希望師父能夠坐上這城主之位。」顧倩薇說道。

「我的坊主徒兒表示同意我坐上這城主之位,不知道金莊主你意向如何。」紀恆朝金莊主問道。

「我…..我……我…….」金莊主很想成為城主,他成為城主的目的,無非就是想得到蘇靈璇,但眼下韋衡勻和顧倩薇都支持紀恆為城主,他也沒有辦法:「其實,我也覺得紀恆兄弟很適合當這個城主,只是不知道,這城主之位能不能讓我來過兩天癮。」

紀恆聞得金福通那憨態,心中暗笑:這傢伙,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打蘇靈璇的主意,真是腦子被**給吃了。

「金莊主,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叫讓你過兩天癮,這城主之位是兒戲嗎?」韋衡勻一臉嚴肅的看著金福通。

「韋兄,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可沒那個意思!」金福通說著,一時間心裡甚是憋氣,他本以為這次他帶著人馬前來解救了神威鏢局,神威鏢局會感激他,到時候他想當城主,韋衡勻也會支持他,誰曾料想這都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這城主之位坐不上,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美人溜走了。 三人最終達成一致意見,推舉紀恆做他們三大勢力的盟主,等戰事結束后,三大勢力再奉紀恆為城主。

紀恆也開始和韋衡勻,金福通,顧倩薇商議針對城中三千管家軍的問題。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管家的管謙死了,還有管謙的侄兒管鵬翔在城中,只怕管鵬翔會從珝城附近一些城池調集武者前來助戰,所以,對陣管家,咱們必須得速戰速決。」韋衡勻說道。

「珝城附近四個城池的武者,我倒是沒什麼擔心的,來多少,咱們殺多少!怕就怕赤炎朝廷和赤炎教會的人前來,那些人一個個都是狠角色,身上都帶著法器,不是一般人能夠對付得了的。」顧倩薇說道。

「目前來說,咱們得先徹底佔領珝城。所以,必須除掉珝城中的三千管家軍!」紀恆說著,已然下定了決心。

珝城若沒了管家的軍隊,那珝城自然就成了一個無主之城,紀恆也可以名正言順的登上城主之位。

紀恆也有了自己的打算,若珝城得手,他成了城主,他便會在珝城之中設立一個門派,名為衍天門,然後從各大勢力中抽取資質極佳的武者成為弟子,傳授無極逆天訣,強化珝城的作戰能力。

眼下,要清掃那三千管家軍,並不是一件難事,只是時間得迅速一些。

三大勢力備戰完畢,準備先攻取城主府,再攻取四大城門。顯然管家的武者,都集結在了這五個地方,這五個地方一旦被三大勢力的人佔據,那整個珝城也就成了三大勢力的了,紀恆也可以在三大城主的擁護下,名正言順的登上城主之位。

三大勢力首腦顧倩薇,韋衡勻,金福通引著人馬,按照計劃,開始執行清掃任務。

珝城之中,一片混亂。

管謙死後,雖有管謙的侄子管鵬翔坐鎮城主府,但管家軍已亂作一團,雖然管家掌控珝城之後,也有大大小小的勢力迫於管家的威勢,屈服於管家,但在這關鍵的時候,這些歸附於管家的勢力,反而迎合三大勢力一起來對付管家,這讓三大勢力如虎添翼。

三大勢力引著其他大大小小勢力的武者殺到城主府,城主府中已然沒有多少武者了,就連管鵬翔也想趁勢開溜。怎奈管鵬翔還沒來得及走,便被三大勢力的人發現,繼而被斬殺。

城主府就這樣輕而易舉便被破了。

掃蕩了城主府之後,各大勢力的武者便開始橫掃四大城樓,城樓之上的管家武者聞得管家兵敗,早已逃走了大半,留下的武者也都繳械投降。

清繳剩餘的管家軍,僅僅只用了一日時間。

紀恆也終於在各大小勢力的簇擁下,入主城主府,成了城主。

一時間,珝城之中沸沸揚揚,各大小勢力,三教九流,都前來恭賀紀恆成為城主,拿出禮物來表示忠誠。

不管大小勢力,紀恆都很重視,畢竟這些小勢力的武者集結起來,足以和三大勢力抗衡了。

為此,紀恆在城主府大宴賓客三日,和那些小勢力的人物頭領們也混了個眼熟。

珝城成為紀恆的第一個根據地。

有了珝城,紀恆便可一展抱負了。他知道成為珝城的城主,可能意味著什麼,但他心無所懼,不管是赤炎朝廷,赤炎教會,還是黑水帝國,黑水教會,紀恆都覺得有什麼可怕的。

坐在城主大位之上,紀恆也是感慨萬千,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和兄長,那時候,他的父兄神勇無敵,不可一世。

如今的他,自然很想效仿他的父兄干出一番大事情來。

紀恆被三大勢力奉為城主,其中韋衡勻,顧倩薇是真心要奉紀恆為城主的,至於金福通則是心不甘情不願奉他為城主的。

紀恆心念:既然現在成了城主,自然得先鞏固一下自己的勢力。

所以,成為城主后,紀恆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成立衍天教會。

成立衍天教會,紀恆便有了屬於自己的勢力,同時也能夠將珝城之中的各大小勢力集結起來,形成一股牢不可摧的力量。

紀恆向三大勢力及各小勢力的武者發出了邀請,只要資質一般且到達武師境的武者,都可以加入衍天教會。如此寬鬆的入教限制,使得各大小勢力的武者們興奮不已,紛紛加入,甚至有的勢力的頭領帶著整個勢力符合要求的人馬全部加入,畢竟紀恆的無極逆天訣極具威力,若能學習,必將武道精進,不可估量。

最為重要的是,紀恆還承諾,只要入會之人,武道修為在武王以下者,便可得到一枚晉陞武道的上階武丹,在這次清繳管家軍過程中有功的,並且願意加入衍天教會的武者,紀恆將賜予一顆虻皇丹作為獎勵。

紀恆從寶庫得來了不少丹藥,怎奈這些丹藥太多,自己拿著也沒用,倒不如現在拿出來籠絡一番人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