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如何是好啊?」清風部落,各各區域的區域長聚在了一起,他們皆驚荒失措,不知如何應對這場災難。

「還是快快請示首領,讓首領出一個萬全之策吧。」區域長們無計可施,他們嘆氣了,唯今之計,只能寄希望於首領,南巫鯀了。

此刻,南巫鯀火急火燎地趕往清風仙人的住處,這場大災難,把他嚇地不輕。他知道此次的災難,雖說起源是大雨之禍,既而引起新域的水源沖堤而起,造成洪水之災。

然而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他數年之前,在修復水源系統之時,為求效率,馬虎對應,造成了豆腐渣工程,此次大雨,便將脆弱的水源系統衝垮,從而引發洪水。

「仙長,南巫鯀求見!」南巫鯀隻身來到清風仙人住處,在竹屋外,尊敬道。

然而此刻,竹屋內並沒有什麼動靜,這讓得南巫鯀更加著急了。

「仙長不在?」等了許久之後,依然不見仙長出來,南巫鯀便微微皺眉,喃喃道。

南巫鯀再次叫喚了一聲,竹屋內還是沒有應答,這讓得南巫鯀無奈,他轉身便決定先行離去。

然而,正當南巫鯀欲離去之時。

一道光芒劃過天際,從外界飛來,最終落到了南巫鯀面前,光芒化為一道身影,正是清風仙人。

「仙長!」見狀,南巫鯀眼角一縮,原來仙人方才是在外頭,現在才回。

此刻,清風仙人也是見到了南巫鯀前來,他當即眼中便浮現出了怒意。

「你還有臉來見本仙!」清風仙人看著南巫鯀,聲音中充滿著怒意。

方才,清風仙人外出,便是去探查洪水之情,當然也發現了引發這場洪水,真正的原因,乃是水源系統的豆腐渣工程所致。

見到清風仙人一副怒態,南巫鯀當即雙腳一軟,跪倒在地。

「請仙長……責罰。」南巫鯀全身顫抖著,他知道清風仙人已經知曉洪水原由,此刻他心中滿是懼意,生怕眼前這名仙長,一巴掌將他拍成粉碎。

「哼!」清風仙人發了一聲怒哼,而這一聲哼,也讓得南巫鯀嚇破了膽。

南巫鯀全身一個哆嗦,面目鐵青,癱跪在地,不敢出聲。

「若不是眼下正是用人之際,本仙非治你的罪不可。」清風仙人充滿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仙長,南巫鯀……願意戴罪立功,請仙長吩咐。」南巫鯀顫抖的聲音說道。

只見清風仙人沒有出聲,他在思慮著。

面對著這場洪水,仙力不可施展,便只能靠人力了。

如今,大雨一直下個不停,洪水之勢越來越猛,欲以人力抗天災,若無萬全之策,恐難為之。

「南巫鯀。」清風仙人思慮著,而後他看向跪在地上的南巫鯀,出聲道:「通知部落中每一個區域長,不管是新域還是舊域,先讓他們把部落的民眾,聚集到地勢較高的地方,避開洪水,以免再造成傷亡。」

聞言,南巫鯀急忙磕頭,道:「是是是,我……我這就去。」

說完,南巫鯀便起身,欲要離去。

然而,清風仙人卻是叫住了他:「且慢。」

「仙長……還有何吩咐。」南巫鯀一副戰戰兢兢之樣,現在他最想做的事,便是立功,以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

清風仙人微微思慮,而後便繼續說道:「你再下一道告示,不管何人,若能獻上退水之計,本仙必重賞之。」

「遵命!」南巫鯀低頭抱拳,一聲應答,而後便快速離去。

清風部落中,一片片建築物倒下,不管是新域還是舊址,皆深受洪水之難。

南巫鯀按照清風仙人吩咐,每一個區域,所有的民眾,皆轉移到了高處。

並且他們都接到了一條告示。

「清風部落首領示:凡能獻上退水之法,重賞!」

竹屋處,清風仙人所居住之地,由於地勢較高,故而並未被洪水殃及到。

此刻,清風仙人站在屋檐下,他抬頭看向頭頂。

微微沉寂,清風仙人緩慢抬起手臂,手指間在掐算著。

「這場雨,應該快停了。」清風仙人輕嘆了一口氣,大雨雖然快停,然而洪水卻依舊泛濫。

至貼出公告起,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然而卻沒有什麼消息。

部落中,無一人獻計,可退洪水。

「洪水之災!」清風仙人皺著眉頭,喃喃自語:「若是能施展仙力,倒是可退去洪水。」

思慮了一會,清風仙人再一次嘆氣,面對眼前之局,他是沒有絲毫辦法,看著自己千百年來,一步步建立的部落,如今面臨著大災難,他的心中說不出的難受。

「難不成此次考驗,要以失敗告終不成?」清風仙人搖了搖頭。

然而,正當清風仙人苦惱之時,在他耳邊,似乎響起了一些聲音。

這是部落中,某一個區域傳來的動靜,清風仙人身為部落的開創者,能無時不刻知曉部落中所發生的事。

「嗯?」 竹屋前,清風仙人化為一道光,飛了出去。

在第一區域中,地勢較高處,此時聚集了一些人,正在躲避洪水之禍,看這些人的穿著,似乎是部落中身份尊貴之人。

這些人中,以女眷居多,由一支精兵護衛們保護著。

此時,一名約莫十歲左右的孩童從女眷中沖了出來,他站在洪水邊緣,其雙眼很明亮,左顧右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禹公子,危險,快回來。」有一女僕急忙叫道。

「禹兒,回來。」另一名穿著華麗的婦人見狀,亦是嚇了一跳,她是孩童的母親。

只見那名孩童絲毫沒有理會,他雙眼望向不遠處,那裡有一入口,洪水正不斷地往入口處灌進。

「糟糕,照這樣下去,這洪水不出幾日,便會淹沒整箇舊域部落。」孩童喃喃自語,說話之語氣,像極了大人。

孩童雙眼閃爍著,他眼神不斷地朝著四周看去。

他們所在之地,乃清風部落第一區域,這裡也是離外界新域最近的一個區域,所以可以觀察到洪水沖入舊域的景象。

此刻,一名士兵走了過來,他對著孩童抱拳,聲音略顯尊敬,道:「禹公子,夫人喚你回去,這裡太危險了。」

孩童見士兵過來,他腦中突然靈光一現,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便笑了起來,而後便對士兵說道:「你,快去告訴首領,本公子想到治水之策了。」

「這……」聞言,士兵愣了愣,他微微皺眉,心想部落中那麼多人,都拿這洪水沒有辦法,一個孩童能有什麼辦法,真是笑話。

「還不快去,耽誤了正事,拿你是問。」孩童年紀雖小,說話卻帶著幾分威壓。

「是是是!」士兵當即一聲答應,而後快速離去。

如今到處都是洪水,交通多為竹筏為主。

一隻只竹筏,將民眾不斷地轉移到了高處,避開洪水的禍害。

南巫鯀此刻正在指揮著士兵,作搶險工作。

突然,有一名士兵,急忙到了跟前。

「報告首領。」士兵雙眼閃爍,似乎有事稟告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見狀,南巫鯀眉頭一皺,道:「何事快說。」

「是禹公子,他說有退水之法,令小人前來告知首領。」士兵低頭,說道。

聞言,南巫鯀愣了愣,而後便是一臉無耐。

「小小年紀,懂得什麼退水之法。」南巫鯀白了士兵了眼,而後說道:「去,莫要來煩我,本首領還有許多事要做。」

南巫鯀的語氣,讓得士兵身體一顫,他猜到了肯定會挨評,但是禹公子之話,又不能不聽,真是讓他為難。

只見該士兵聞言,他快速退去,而南巫鯀也繼續的指揮著現場,將一些民眾不斷的轉移出災區。

然而,某一刻,在南巫鯀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這讓得他心頭一震。

「南巫鯀,速來見我。」

這是清風仙人的聲音,此刻召喚南巫鯀前去。

「仙長?」南巫鯀不敢有絲毫怠慢,當即放下手頭的工作,駕著木筏,往著清風仙人的住處而去。

很快的,南巫鯀便來到了竹屋處。

清風仙人早已在裡頭等候,屋內響起了他的聲音:「進來吧。」

聞言,南巫鯀輕步而行,走進了竹屋內。

一進屋內,便見到了清風仙人正坐在木案旁,雙眼凝視著他。

「仙長喚我前來,不知有何指示。」南巫鯀低頭拱手,聲音中充滿著敬意。

清風仙人沒有出聲,他靜靜地看著南巫鯀,這也讓得南巫鯀心生懼意,他害怕這位仙長會責罰他。

「讓你發出告示,尋求退水之策,可有消息啊。」沉寂了片刻,清風仙人方才出聲,問道。

「按照仙長指意……我已經發出告示,通告全部落。」南巫鯀聲音有些顫抖,道:「但是到目前為止,還無一人,能獻上良計。」

話音一落,只見清風仙人手掌往木案上一拍,而後身體猛然站起。

「啪!」

這一下,讓得南巫鯀直接跪倒在地,全身哆嗦。

「仙長饒命!」南巫鯀顫抖的聲音說著:「我已經將大部分民眾轉移到了安全的區域,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只見清風仙人緩慢地走到了南巫鯀面前,他手掌在眼前一掃,一道光幕出現。

光幕中,有一些人的景象,緩慢的浮現出來。

「你可知曉,此人是誰?」清風仙人指著光幕,說道。

聞言,南巫鯀慢慢抬起頭,此時他全身依舊在顫抖著,其視線看向光幕處。

光幕中,一孩童,站在洪水邊緣,手指不斷在身前比劃著,似乎在歸划什麼事情,而在孩童後方不遠處,有一群女眷,她們皆面露擔憂之色。

而在女眷之旁,一些士兵手持兵器,一臉嚴肅,正在保護著她們。

「禹兒?」南巫鯀見到孩童的相貌之後,先是愣了愣,而後大驚,他立即朝著眼前仙長說道:「仙長,這孩童……便是小兒,南巫禹。」

「哦?」清風仙人有些驚,他沒想到,這南巫鯀這般昏庸無能,沒想到卻有這麼一個靈氣十足的兒子。

此刻,南巫鯀雙眼閃爍不定,心中猜想著,仙長怎麼會問起他兒子來,莫不是他兒子惹出什麼禍事不成,又或者頂撞到了仙長……

「小兒無知,褻瀆仙威,請仙長恕罪。」南巫鯀額頭冒汗,哆嗦著,道。

微微沉寂,清風仙人手臂一揮,眼前的光幕散去,而他也重新走到木案之旁,坐下。

「南巫鯀,你生得一個好兒子啊。」清風仙人聲音中充滿威嚴,道。

此話,也讓得南巫鯀心頭一沉,心想完了,果真是他兒子惹出事端,得罪了仙長。

南巫鯀跪倒在地,腰彎得很低,都快貼到地上了,他絲毫不敢說話。

「火速讓你兒子來見我。」清風仙人出聲道。

聞言,南巫鯀當即一聲答應,而後快速離去。

不一會兒功夫,清風仙人竹屋外,便傳來一陣動靜。

只見兩名士兵,正押著一名孩童,由南巫鯀領頭,快速來到了竹屋外。

「仙長,我將小兒押來了,聽候仙長發落。」南巫鯀低下頭,對著竹屋說道。

此時,孩童雙手,被兩名士兵反扣在身後,他一頭霧水之樣,不知發生何事,為何自己的父親會抓他。

「放開我。」孩童眼中有著些許怒意,他掙扎著:「父親,你這是做甚,孩兒將無過錯,為何這般相待。」

「住口。」南巫鯀對著孩童一聲怒吼,道:「頂撞了仙長,你還有禮了?」

「仙長?」

聞言,孩童有些疑惑,仙長是何人,他並不知曉。

而就在此時,屋內一道光芒飛出,光芒一分為兩,向著南巫鯀以及孩童籠罩而去,而後二人便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竹屋之內。

「嗯?」孩童滿臉疑惑,他雙眼在屋內掃過,很快的,便發現了清風仙的的身影。 「你是何人?」孩童發現了清風仙人的身影,他撓了撓頭,道。

「放肆!」南巫鯀被他兒子的話嚇了一跳,當真是童言無忌,敢這樣質問仙長,這是要將他南巫一族推向萬劫不復之地啊。

「還不跪下。」南巫鯀當即怒喝道,他欲要上前,將自己兒子按壓在地。

然而,清風仙人卻是擺了擺手,意示南巫鯀住手。

「仙長,小兒無知,頂撞到仙長,還望仙人恕罪。」南巫鯀對著清風仙人低頭拱手對揖,道。

此時,清風仙人起身,緩慢走了過來,這讓得南巫鯀心中一陣打鼓,他還是搞不明白,仙長是何身份,為何會見一孩童。

「你先出去外面候著,我跟你兒子有話說。」清風仙人走到這對父子面前,而後對著南巫鯀說道。

聞言,南巫鯀微微一愣,而後便一聲應承,雖搞不懂仙長意欲何為,但是仙長之話不可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