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妖。」李閑雲大刺刺坐在沙發上,朝那陰森森的女鬼揚了揚下巴,「你這小障眼法騙騙別人還行,想騙我,太異想天開了。」

「為什麼,拋棄我?」

女鬼沒有理會李閑雲,身體那麼一閃,三四米的距離一晃而過,直接出現在張總面前,雙手十指張開,就向張總脖子上抓去。

「啊!」

女鬼突然就近在咫尺,把班長和網紅臉都嚇的尖叫起來。

不過,女鬼並沒有抓住張總,因為她的面前,出現了一條胳膊。

李閑雲的胳膊。

關鍵時刻,李閑雲橫臂一檔,封在張總面前,女鬼的雙手,全部都抓在李閑雲胳膊上。

「你這小妖,還裝神弄鬼,非要逼我下殺手嗎?」

李閑雲眉頭皺了皺。

「沒想到你身邊竟然有高人在,你做到了,你做到了!」女鬼臉蛋身體突然一陣扭曲,變成一個身高一米左右的綠色小人,頭上還戴著一片很寬大的葉子,在地上拍著手跳,「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做到的!」

女鬼形象可怕,但是這綠色小人卻半點不可怕,大大的眼睛尖尖的耳朵,反倒是有幾分可愛。

「這就是女鬼嗎?」張躍侖膽子大了起來,指著綠色小人問道,「你是什麼?為什麼要闖進我家嚇人?」

「能夠見到偉大的多多洛是你的榮幸,愚蠢的人類。」

綠色小人高高的昂起頭來,大眼睛漫不經心的掃了張躍侖一眼。

「多多洛,那是你的名字?」

「你不僅是愚蠢,而且無知,這是我的姓氏。」

「你沒有名字嗎?」

「拜託,誰來讓這個笨蛋閉上嘴巴。」多多洛揉了揉腦袋,一副十分無可奈何的模樣,「我可不是來為你·····哎呦!哪個混蛋敢打我!」

「我打的你。」李閑雲大手還懸浮在多多洛頭頂,「你有什麼意見嗎?」

「你。」多多洛怒睜的圓眼立即小了一圈,哈哈一笑,「我知道你是不小心的,你是想親切的撫摸我,卻太激動了,一個不小心力氣用得大了,對不對?哈哈,偉大的多多洛原諒你!」

尼瑪,還真自戀!

「別廢話了小妖怪,快說,你為什麼要纏上人家?」

李閑雲大手在多多洛腦袋上怒搓了下。

「我不叫小妖怪,我有姓,我是偉大的多多洛······」在李閑雲再次握拳之後,多多洛立即停止廢話,伸手一指張總,「我爸爸想見他!」

「你爸想見我?」張總表示這事情很奇怪,「你爸為什麼想見我? 戀上名門千金 你爸,也是,是妖吧?」

「我是樹精,我爸自然也是樹精。」多多洛很無奈的道,「人類真是愚蠢,真不知道為什麼我爸這麼多年,一直記掛著你。」

「記掛著我?」

張總簡直一頭霧水,一個樹精,記掛著他?

「多多洛·司洋。」

多多洛道。

張總已經完全不知道多多洛在說什麼。

「上天,你果然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人類真是無情無義,雖然你通過了初步考驗,但我還是堅決反對我爸的決定,那真是一個愚蠢的、固執的、讓人發狂的爛主意!」

「司洋,司洋,張司洋?」張躍侖卻是猛然響起了一個名字,「爸,這好像是你爺爺的名字吧!」

「對,對,我爺爺的名字就是張司洋。」張總這下知道多多洛之前在說什麼了,「你爸叫多多洛·司洋,名字和我爺爺一樣,難道你爸和我爺爺,有什麼關係不成?」

「我們這一族,只有姓氏,沒有名字,像人類一樣用姓加名的方式為自己命名,這是從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傳下來的習慣。具體細節我不太清楚,我爸爸沒有說太多,反正就是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愛上了一個人類男子······」

「人妖戀么?」

班長腦海中迅速腦補出一出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人妖相戀,不被三界法則允許,違背天條,滿天神佛都下界追殺,為了那個男子,多多洛的爺爺的爺爺的奶奶被如來佛祖鎮壓在五指山下。

「不是人妖戀,根本就沒有開始,那時候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剛剛能夠化為人形,偶遇了上山採藥的一個小道士,就那一眼,就再也忘不掉。每次小道士上山,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都會偷看那小道士。這一看,就是十年,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看著小道士從一個青澀的男孩變為成熟穩重的男人。」

「然後,他們在一起了?」

班長忍不住問道。

「沒有。」多多洛搖搖頭,「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從來沒有跟那個男子說過話的。」

「十年了,都不敢說話嗎?」

「爺爺的爺爺的奶奶是一個很羞澀的人。」

「可她偷看了十年,總該鼓起勇氣了吧?」

「是,那一天,在爺爺的爺爺的奶奶的爸爸的鼓勵下,爺爺的爺爺的奶奶終於鼓起勇氣,出現在那個男人面前。因為太緊張了,她忘記了化為人形,以本來面目出現的人,她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那個男人,就被嚇的摔下山崖,摔死了。」

李閑雲聽得嘴角一陣抽搐,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為了紀念那個男人,就採用人類的取名方式,在自己的姓氏後面加上那個男人的名字,構成自己的新名字。」

多多洛嘆息著,給那個悲傷的故事畫上了一個句號。

「所以,這和我爸有什麼關係嗎?」作為飽受網路小說荼毒的張躍侖,對這差點把網紅臉感動哭的悲劇愛情無動於衷,「我還是不知道你爸為什麼會來請我爸。」

「真是太沒有禮貌了,在問偉大的多多洛問題之前,是不是至少也應該加一個『請』字?」

多多洛捏了捏頭頂上的樹葉。

「你愛說不說。」張躍侖才不服輸,「我倒要看看,你不說明原因,我爸會不會跟你走。」

「一定會的!」多多洛口氣很肯定,「偉大的多多洛親自來請,這可是無上的榮耀,沒有人會不同意。」

多多洛轉頭看著張總,「我說出了你的內心,對吧?你現在肯定已經歡呼雀躍了吧!」

「完全沒有。」張總毫不留情的碾碎了多多洛幻想的場景,「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跟你走的。」

「啊,可惡的······」

啪!

李閑雲伸手又在多多洛腦袋上敲了下,「啰嗦什麼,信不信我把你劈了當柴燒!」

「這是你第二次打我了!」多多洛怒氣沖沖的瞪著李閑雲,一字一字強調道,「第、二、次!」

「so,你能把我怎麼樣?」李閑雲笑得那叫一個和藹可親,「如果你不想挨第三次的話,就別在這磨嘰了。」

「哼,要偉大,記住,你是偉大的多多洛,偉大的人心胸都是十分寬廣的,原諒、不計較是偉人的美德之一。」

洪荒之搏天命 多多洛的憤怒最終以碎碎念收場。

「還磨嘰!」

「兩百多年前,我爸爸剛剛化形,有一次不小心被山裡的野豬弄傷,被一個叫作張司洋的人所救。後來,我爸爸和張司洋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我爸也效仿我爺爺的爺爺的奶奶,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多多洛·司洋。」

「叢林之王?」

張總試著問道。

在他很小很小的時候,爺爺曾經和他說過,他有一個好朋友,跑得比兔子快,跳的比袋鼠高,叫一聲都能把狼嚇跑,要是爬上了樹,連猴子都追不上······

爺爺和他說了那個朋友的許多事情,他小時候聽得津津有味,十分羨慕爺爺,做夢都渴望自己也能有這麼一個朋友。

曾經不止一次,他纏著爺爺,讓爺爺帶自己去見叢林之王,爺爺都沒有答應,說要保護那個朋友。

每當爺爺這麼說的時候,張總總是用他還稚嫩的聲音問,叢林之王這麼厲害,為什麼還需要保護呢?

等到後來,張總慢慢長大,他再也沒有問過這個問題,因為他已經不再相信童話故事。

那些曾經讓他沉迷著魔的睡前童話,隨著時光的流逝,不知何時,已經被他忘得一乾二淨。

「叢林之王?對,爸爸那個愚蠢的朋友,就是這麼叫他的。」

「後來呢?」

「後來,張司洋得了一種病,一種很嚴重的病,去世了。張司洋和爸爸當成好友,和他孫子講爸爸的事情,同時他也和爸爸講好多那孫子的事。那孫子其實不知道,在他很小的時候,爸爸其實偷偷去看過他的。」

「你爸爸來看過我?」

張總搜腸刮肚的想,卻是根本想不起來。

「你還記不記得,有一年冬天,你在雪地里發現一朵大紅色的花?」

「難道,那就是······」

這事情張總印象很深,當初白雪皚皚,世界一片銀裝素裹,他一眼看過去,卻是發現牆角有一棵從沒見過的植物,開著大紅色的花,鮮艷極了。

他興沖沖的把這個發現告訴同學,拉著大家去看,但是牆角空空如也,那鮮艷的花不見了。

有同學說他騙人,他卻根本沒有,雙方發生爭執,老師被吸引過來,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后,當眾批評了他。

「沒錯,那朵花,就是爸爸。」多多洛看著張總,「而你,就是那孫子。」

「我怎麼覺得那麼彆扭呢。」

張總咂摸咂摸嘴,到底哪裡不對呢?

「然後呢?」

眼看著多多洛住嘴不說了,張躍侖就又問道。

「沒了。」

「就結束了?」張躍侖覺得這結尾太突兀了,「再往前呢,太爺爺去世之前,發生了什麼?」

「我也不知道。」

多多洛搖搖頭。

「你又找打是不!」

李閑雲又抬了抬手。

「我是真不知道!」多多洛叫道,「爸爸說,只有我把這孫子請過去,才會把故事完完整整的給我講完。」

「什麼這孫子那孫子的。」李閑雲抬起的手還是落了下去,「人家是有名字的!」

「嘿,我說怎麼聽怎麼不對味呢。」張總總算是回過味來了,「我叫張啟靈。」

「張起靈?」網紅臉頓時肅然起敬,小聲對張躍侖道,「我以前一直以為你是富二代,沒想到你竟然還是盜二代,失敬失敬!」

「啊!張起靈!」

多多洛當時就是一聲尖叫,把眾人給嚇了一跳。

就看見這一米高的小樹精,噌一下跳到張總面前,抬起頭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一副十分渴望的模樣。

「你,你怎麼了?」

張總頓時覺得有些發毛。

「張起靈,原來你是張起靈!」多多洛激動異常,「難怪我爸爸會想見你,原來你是這麼厲害的一個人呀!下次倒斗什麼時候?能不能帶上我?我雖然不會分金定穴,但是我······不不不,倒斗的事情一會說,張起靈,哦,不,小哥,能不能先給我一個簽名?」

多多洛一手扯著自己頭頂的樹葉,「就簽在這!」

張躍侖網紅臉班長几人都是面面相覷的,如果他們沒看錯的話,這個多多洛,是把《盜墓筆記》當真了?

「倒斗?分金定穴?」張總沒有看過《盜墓筆記》,根本不知道多多洛在說什麼,「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悍馬停在山腳下,幾條人影從車裡下來。

「翻過這座山,就是我們住的地方了。」

多多洛伸手指了指眼前的一座山頭。

「老天,為什麼你們要藏在這種深山老林里?」張躍侖一看這路程,就感覺一陣頭大,「全是密密麻麻的樹,這裡好像連路都沒有吧?」

「如果不是住在這種地方,我們早就被人發現了。」多多洛道,「現在人類太嚇人了,想找到一片沒人打擾的地,真是越來越難。」

「這得爬多久啊?」

張躍侖望山興嘆。

「我爸爸又沒請你。」

多多洛斜了張躍侖一眼。

「出發吧。」

張總倒是沒什麼怨言。

「多多洛,你都有什麼本事?」

李閑雲突然問道。

「我本事可大了,可上九天捉鱉,可下五洋攬月······」

「說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