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周去病緊接著又是一拳轟出。

依舊是快到了沒有人能夠看到的程度,無聲無息,一直陷入了瞳芒領域之內,才開始若隱若現。

周戩全力躲避,再次避開。

周去病又是一拳。

在眾人的視覺世界里,只見周去病不斷地變換著位置,無數個殘影留在虛空,全部都是圍繞在周戩的身邊前後左右上下,彷彿是化身到了千千萬萬一般,根本看不到拳影。

周戩的雙瞳運轉,有金色仙魔之氣流轉,瞳仁之內北斗七星的光點運轉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圍繞在他身邊的瞳仁領域也越來越濃郁磅礴,他簡直就像是一尊屹立在虛空之中的遠古仙魔一般,雙瞳的金芒如同在對這個世界進行清洗和審判一樣。

兩大名宿的對決,令周圍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即便是那幾位帝境高手,自問若是面對這樣的對手,只怕連一刻鐘的時間都堅持不下來,必定大敗。

周良也看的是目眩神迷。

原來這就是高階帝境高手的力量嗎?

近乎於天道,可以改變周身天地。

不論是周去病的拳,還是周戩的瞳芒,都是足以擊殺帝境高手的禁忌力量。

這兩人很小心地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並未逸散出來,所以未對周圍眾人造成衝擊,否則只要有一絲的氣息泄露,聖級高手在這樣的力量之下,也會嘔血隕落。

「呵呵,大伯,停手吧!你的拳,永遠都無法接觸到我。」

周戩逐漸穩住了局面,輕笑道。

周去病卻不說話,身形閃爍之間,一瞬便是千萬拳轟出。

「何必掙扎呢!想來你那對兒女都已死,這些年你和大媽兩人四處奔波,苟延殘喘,一定過的很辛苦,不如放棄一切,去地下和他們兄妹團聚吧!一家人從此在一起永不分離,豈不是更好?」周戩微笑著,一字一句都無比歹毒,完全是在揭開那血淋淋的舊傷疤,往周去病的傷口上撒鹽,要動搖周去病的道心。

周去病雙眉一掀,一道怒意如閃電般劃過。

這一絲細微的變化,又怎麼能夠逃出周戩的視線捕捉。

一絲陰毒之色在周戩嘴角一閃而逝,他繼續笑著道:「大伯你想不想見識一下「陰陽鏡像體」的威力呢?既然周良弟弟命薄,不能擁有這種力量,那我就為您展示一下吧!」

(本章完) 周去病雙眉一掀,一道怒意如閃電般劃過。

這一絲細微的變化,又怎麼能夠逃出周戩的視線捕捉。

一絲陰毒之色在周戩嘴角一閃而逝,他繼續笑著道:「大伯你想不想見識一下「陰陽鏡像體」的威力呢?既然周良弟弟命薄,不能擁有這種力量,那我就為您展示一下吧!」

話音未落。

周戩雙手如刀,在胸前緩緩地交叉,側身避開周去病一拳,然後猛地劃出。

恐怖到難以形容的刀氣和劍氣,轟然而出。

周去病的身形,瞬間被絞碎。

虛空壁障被撕裂開兩道漆黑色的裂縫,像是黑洞一般,吞噬了無數道周去病的虛影,然後才又瞬間彌合。

周圍響起了一片驚呼之聲,這種刀劍之力,簡直令帝境高手心悸,所有人只是遠遠地看著,卻都在那一瞬間,產生了一種肌膚刺痛像是道器利器切割身體的恐怖錯覺。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不是那瞳術的威力!」一位帝境高手暗暗心驚。

越是他這個境界的名宿,才能夠感受到之前那兩道刀氣和劍氣的恐怖。

十皇子在黑甲軍天將的簇擁之下,心中也是一陣陣的驚駭,十六年之前的事情,他比誰都清楚,這樣的力量,原本屬於那個叫做周良的孩子,記得當時,那個清秀的小傢伙,還曾拉著自己的手叫過叔叔,是一個可愛乖巧的孩子,被整個仙庭都看做是未來的至尊,可惜他最終終究是沒有成長起來,就被抽取了一身的仙血,喪失了一切的可能。

「陰陽鏡像體」!

真是無比恐怖的一種體質。

如果是當年那個孩子還在,施展出這種力量,是不是也如周戩這般恐怖?

十帝子心驚,旋即又坦然。

根據仙庭收集到的消息,當年那個孩子已經死了,死人喪失了一切可能,自然就不可能再來找自己復仇,不用擔心。

「各位前輩,請出手吧!速速絞殺了這群叛逆,莫要叫他們逃了。」十帝子突然開口,向凝滯在虛空之中的十數位帝境高手道。周去病被周戩擋住,那就要先解決了三帝子等人。

這一次好不容易包圍了三帝子等人,就要一網打盡,絕對不能再出差錯。

「好。」一位帝境高手點點頭。

「無關人等,速速退後百里,否則若是喪身,純屬自找。」另一位帝境高手釋放氣息,眸光如電,掃過周圍,喝令周圍各方勢力人馬高手和黑甲軍退後。

其他帝境高手也都緩緩地朝著血色主峰逼近。

四周眾人聞言,也都紛紛後退。

翼靈、鮫人族和海族、獸族各大族的高手,也都暫時後退,局面到了這種程度,他們不便於參和進去,何況周戩和周去病展現出來的可怕力量,也令他們忌憚,這兩者不管是那一人最終取勝,都不是他們所能惹得起。

漫天人影,如潮水一般紛紛後退。

唯有一人,靜立不動。

在無數後退身影的襯托之下,這面帶青鬼面具的青色道袍修長身影,顯得格外的醒目。

高空罡風掀動他的道袍,他猶如一柄筆直的飛劍一般,傲然屹立。

「恩?你是何人,為何不退?」那位帝境高手目中現出一絲慍怒。

「只是一個過路人而已。」青鬼面具人淡淡地道。

「既是過路,還不快滾。」一位黑甲軍天將怒喝。

「過路人管天下事。」青鬼面具人聲音依舊平靜:「十數位帝境高手,合力圍攻實力不如己者,我看不慣。」

這話一出,漫天嘩然。

很多人都像是看瘋子一樣看著這個青鬼面具人。

這傢伙難道是失心瘋了不成?只不過是一個區區道聖初境的修真者,竟敢說這樣的話。

「標新立異,不知死活。」帝境高手冷笑:「小傢伙,生命不易,念在你年紀輕輕修為不俗,頗有點兒膽氣,倒也難得,快快滾開,饒你一死,再敢糾纏,本尊親手格殺你。」

「好,看在你這一念之仁的份上,一會兒我若是擊敗了你,也留你一條命。」青鬼面具人平靜地道。

遠處。

「是他?」人魚公主微微怔住,絕美無暇的臉上,露出一絲好奇之色。

這人又出現了。

他到底是來自於哪一方?

之前在玄關城中,此人曾出手相助任我行,應該是大皇子一方的高手,但為什麼看血色主峰之巔的三帝子等人的表情,竟似是不認識此人,說明他並非是昔日大皇子的麾下,卻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甘冒奇險,出手幫助大皇子一系的人?

出於一種只屬於女人的恐怖直覺,人魚公主可以辨出,這青鬼面具人實際上極為年輕,或許還是一個罕見的風流人物。

「有意思,東天地果然天才輩出。」人魚公主饒有興趣地微笑。

另一邊。

「稟告仙王殿下,在玄關城中,就是此人出手,救了周去病餘孽任我行。」一位黑甲軍天將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向十帝子稟告。

十帝子面現冷酷殘忍之色,一揮手道:「一隻小小螻蟻,螳臂當車自不量力,不問緣由,即刻格殺。」

與此同時——

「殺!」

一位帝境高手已經出手,磅礴如海的力量覆壓向了血色主峰。

「邢老鬼,我來會會你。」三帝子大笑,身形一閃出手,攔截住了這一位帝境高手。

兩人舉輕若重,戰在一起。

帝境高手收斂了氣息,戰鬥方式看起來極為簡單,一招一式你來我往,動作緩慢清晰,猶如切磋一般,但卻無不蘊含著恐怖的力量,即便是道聖之境巔峰的高手,也擋不住這樣簡單的一招。

「周雷,可敢一戰?」周無天突然大喝挑戰。

對面黑甲軍巨艦之上,「雷霆霸體」周雷緩緩踏步而出,數步之間就跨越了千米的距離,丰神如玉,氣息不俗,微笑道:「有何不敢?你我之間,早該有一戰。」

話音未落。

兩人也戰在一起。

這兩人年歲相當,都是東方仙庭新生代的絕世天才,都是特殊體質,一個渾身雷霆繚繞,一個背後有九天仙人虛影閃爍,轟擊出可怕的力量,雷電迸射,仙人低語,場面倒是比三帝子和那邢姓帝境高手更加絢爛。

周無法對著遠處的周賢招了招手:「過來領死。」

周賢身形爆射而出:「我說過必殺你。」

又是兩個新生代的絕世天才在虛空之中站在一起。

……

「哼,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就死吧!」

十帝子決定親自對周良出手。

既然這青鬼面具人是救走任我行的元兇,那他必然是周去病一系的人,還是極為重要的一人,就該斬殺。

不知道為什麼,十帝子心中,總有一種極為奇異的感覺,只要是擊殺了此人,那就絕對可以對周去病造成巨大的打擊。

周良沒有召喚出墨石刀桃木劍。

此刻若是施展刀劍,必然會引起周戩的注意,七星寫輪眼可以看穿虛妄,說不定他可以看穿自己的身世,甚至可以循跡看到一些關於心雲宗的消息,會引發災難性的後果……且這十帝子的實力,遠不如周戩,暫時沒有必要動用禁忌之力。

他心中一動,激發了鏡像丹田的畢方精血。

暴虐炙熱的氣息從身體之中蔓延出來,瞬間將他整個人身體都淹沒,如恆星一般膨脹起來,滾滾熱意在天地之間輻射開來,可怕的熱浪之下,虛空如融化一般閃爍不定,那火焰化作了巨翼,如火海一般朝著兩側瀰漫伸展開來。

「唳——!」

尖銳的咆哮之聲中,暴戾兇殘的氣息出現在天地之間。

上古神獸畢方出現。

雙翅一震,漫天的火海,朝著十帝子席捲而去。

這不是《三十六變》。

也不是《四十八變》。

而是……

《七十二變》!

當年周良在先天道靈之境的時候,可以越級施展《三十六變》,在道皇境界的時候,可以施展《七十二變》,而周良如今已經晉入道聖之境,藉助神獸精血借上古神獸神通,已經可以施展到極致,幾乎可以完全藉助到那些滅絕的上古神獸的神通,施展出來,更加的恐怖。

《七十二變》境界,已經可以威脅到道聖巔峰級別的存在。

「哼,雕蟲小技。」

十帝子冷笑。

就算是借到了畢方的全部神通,又能如何?

自己曾親手獵殺過畢方,還怕一隻由人演變而來的傢伙?

他雙手一合,一柄遮天巨劍幻化而出,力劈下來,要將火焰畢方一劈為二。

「唳!」

兇悍暴虐的長鳴,巨大的火焰畢方雙翅煽動,無數道密密麻麻的火焰飛劍從其中飆射出來,撞擊在了遮天巨劍之上,最終竟然將遮天巨劍徹底撞碎。

「什麼?」十帝子一驚。

這絕非是畢方神獸的神通,火焰化劍,竟可以擊碎自己的神通……這實在是大大超出他的預料。

「唳!」火焰比方雙翅震動,無數火焰飛劍飛射。

這火焰飛劍的犀利程度,令十帝子心生畏懼,他有一種感覺,若是被這火焰飛劍近身,一定會刺穿自己的身軀……一種即便是面對真正的畢方,也沒有過的可怕壓力,驟然產生。

「抗拒光環!」十帝子大喝,雙手在胸前一劃,猛地往外一推。

轟!

強橫的半帝境高手的氣息澎湃,如一個隔絕天地的巨大山脈光牆,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轟轟轟轟!

無數火焰光劍轟擊在光牆上,爆開密密麻麻的火花,就像是漫天群星驟然爆裂隕落一般,璀璨耀眼到了極點,一瞬的撞擊,彷彿便是永恆一般,十帝子面色凝重之下,在這連綿不絕的撞擊之中,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彷彿是整個世界都倒塌朝著自己碾壓了過來一般。

咔嚓咔嚓!

突然「抗拒光環」表層出現了一絲絲白色的裂紋,像是再也無法承受那光劍無窮無盡的撞擊一般。

「唳——!」

火焰畢方翱翔天空,巨大的身影燃燒著火焰,磅礴的身軀重重地撞擊在了「抗拒光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