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雷諾決定先看看魂器是如何凝練器靈的,雖然他現在並沒有任何能支持凝練器靈的天才地寶,但心中有數總是有備無患,免得到時候遇到適宜的天才地寶卻錯過了。

隨著雷諾的精神力湧入記憶水晶,頓時海量的信息洶湧而來,直令雷諾有種沉入了信息海洋的錯覺,足足有數百種凝練器靈的方法,簡直令人眼花繚亂。

所幸的雷諾神魂不弱,精神力也算充沛,僅僅用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便是將所有人的凝練器靈方法看了遍。

那些一看就是旁門左道的凝練方法,雷諾直接選擇性的無視掉了,最終總結出了三種最為主流的凝練器靈之法。

這第一種凝練器靈之法乃是根據武器的特性,藏於與其契合的元素濃郁之地,什麼洞天福地,神山聖川之類的,利用自然的力量孕養,使得武器自然凝聚器靈。

這種方法一旦凝練器靈成功,武器的威能會超乎尋常的強大,但卻極為曠日費時,一藏就需要百年甚至千年。

如此時光,雷諾可是消耗不起,也只有那些萬年大聖,千年斗帝才有資格使用這一方法,否則器靈還沒凝聚出來,自己先老死了,有個屁用!

故而這一方法直接雷諾淘汰。

第二種方法則是通過修者自身的鬥氣、血氣經年累月的進行孕養,使得武器和自身成為一體,器則人、人則器、人器合一。

此種方法同樣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但在凝聚器靈的過程中,亦會令修者於武器一途的進境很快,更深層次的領悟各種戰技,達到人器合一。

甚至對於領悟各種兵器的『勢』也會有極大的幫助,但器靈的威力會相對偏弱,武器威能偏低。

「嗯……」雷諾暗自沉吟,感覺這第二種方法倒是蠻適合他自己的,他一直苦思槍之『勢』而不得其所,若是通過這種方法領悟槍之『勢』卻是收穫匪淺了。

心思微沉,雷諾繼續閱覽第三種方法,這第三種方法就屬於是速成之法了,乃是尋找契合兵器屬性的極品靈寶,以渾厚修為強行煉入兵器之中,這種器靈一旦凝練成功,威能僅次於自然凝聚的器靈,但因為是強行煉化的緣故,會導致武器和主人的密契度偏低。

而且想要尋找極品靈寶,也基本是可遇而不可求。

基本上平民修者會選擇自身血氣孕養器靈,而富裕的修者則會選擇直接購買極品靈寶。

畢竟對於修者而言,人生區區百年時光,可謂是彌足珍貴,自然不願意浪費在一件兵器上幾年甚至十幾年。

「嗯……」雷諾沉吟著退出了記憶水晶,看來想要凝練器靈還真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

『絕代之狂』乃是念癲狂集數十種天才地寶,甚至以燃燒命魂為代價方才鑄造而成,尋常的靈寶雷諾自然看不上,他可不想拉低了『絕代之狂』的潛能。

而那些極品靈寶又是可遇不可求,即便富可敵國也未必能買得到。

「莫非只能以自身孕養器靈?」雷諾眉頭微皺,雖然這種方法好處多多,但對『絕代之狂』卻沒有任何好處。

權衡之下,雷諾還是決定暫且壓下凝聚器靈之事,『絕代之狂』如此極品好槍不能浪費了,等實在找不到極品靈寶再以血氣孕養也不遲。

至少他現在已經掌握三種凝聚器靈的方法,他才十五歲,時間還多的,就算二十歲凝聚器靈也不晚。

「嗯!時間差不多了。」雷諾算了算時間差不多天亮了,也該是去找天選劍聖進行閉關,衝刺斗王之境了。

不過臨行前還是要通知奧古斯丁以及御東皇一聲。

開啟密室的石門后,清爽的空氣頓時撲面而來,明朗的天光灑落在雷諾的身上。

此時,偌大的東皇宮還很寧靜,只有一些雜役在忙碌的打掃著宮廷。

風鈴兒知道雷諾今日要閉關參修,故而起身很早,當雷諾收拾整潔出現在府邸時,風鈴兒也已經梳妝整齊,嬌滴滴的站在雷諾面前很是可人兒。

「雷大哥,這麼早就要出發了。」風鈴兒挽著雷諾的胳膊,神情顯得很是不舍。

雷諾說道:「我們先去看望下東皇兄,然後我就要去向奧古斯丁前輩告別前去閉關,走吧。」

說著,雷諾在風鈴兒那嬌翹的鼻樑上輕輕颳了一下,風鈴兒鼓起粉腮,沖雷諾做出一個嬌嗔的表情。

「呵。」雷諾輕笑,一路挽著風鈴兒向著御東皇的寢宮走去。

「東皇兄,太陽曬屁股了,不會還在酣睡吧?」雷諾笑著說道,旋即和風鈴兒聯袂踏入房中。

此時,御東皇正躺在床榻之上運氣調息,周身血華閃閃,血族得天獨厚的不死之身令御東皇的傷勢很快,氣色相較昨日已然好轉了雙倍,彷彿已經痊癒了似的。

聞聽雷諾爽朗的笑聲,御東皇猛的睜開眼睛,神情興奮的沖著雷諾說道:「哈!原來是賢弟,來得正好,這次可不許早退啊,陪為兄好好聊聊。」

「怎麼?東皇兄美侍成群,還缺說話的人嘛。」雷諾打趣道,說話間已是來到床前,催動鬥氣查看御東皇的傷勢,發現御東皇恢復的速度很快,外傷已經癒合,粉碎的骨骼也現復原的跡象,按照這種速度,應該過不了兩天,御東皇便能痊癒了,這令雷諾徹底放下了擔心。 「她們?太嬌氣了。」御東皇擺了擺手,旋即目光轉向風鈴兒,笑道:「哪比得了弟妹出落精緻,賢弟應已醉倒美人懷了吧?」

「御大哥,你再為兄不尊,鈴兒以後可不理你了。」風鈴兒瞪了一眼御東皇,這才哪跟哪就弟妹了?

「哈哈……」御東皇笑道:「好好好,那以後大哥不說了。」

「呵。」風鈴兒聞言甜甜一笑。

雷諾道:「東皇兄,兄弟此番前來一是為看望下你的傷勢,見你安好兄弟也就放心了,二來是專程來向你道聲小別。」

「嗯?」御東皇聞言臉色微變,詫異道:「怎麼,賢弟要走?去哪裡?」

「只是小別。」雷諾道:「近期我準備閉關衝刺斗王境,所以這段時間可能離開城主府一段時日。」

「衝刺斗王境!」御東皇微微一訝,說道:「賢弟雄心真是令人驚嘆,為兄像你這般修為時可是不敢下此恆心,賢弟稟賦如此出落卻還這般勤學苦練,卻是顯得為兄十分懶惰了。」

「去吧!既然你有閉關之心,為兄亦當鼎力支持,但凡有所需要只管開口。」御東皇豪氣干雲的說道。

「如果有需要的話我肯定不會客氣的。」雷諾笑著說道。

「哈!」御東皇感慨道:「看來為兄也是要積極修鍊才是,不然連修為都被你超越,我這個當大哥的可就要羞愧得無地自容了。」

「那東皇兄可是要趕快好起來,兄弟期待我們再並肩作戰的日子。」雷諾說道。

「嗯!」御東皇應道:「打算什麼時候閉關?」

「今天,待會兒再向城主告別之後,便準備開始閉關。」雷諾說道。

「這麼快,那看來想要留你長談的想法又要落空了。」御東皇道:「快去準備吧,待為兄傷勢痊癒,我們再把酒緒言。」

「一定!」雷諾鄭重點頭道:「那兄弟便先告辭了。」

「御大哥,你安心養傷吧。」風鈴兒笑道,沖御東皇揮了揮手。

御東皇笑著點頭。

告別御東皇后,雷諾又去找奧古斯丁作別,難得雷諾如此上進,奧古斯丁自然是鼎力支持,各中長者於晚輩的關懷與教導無非是激勵、勉勵,便不在贅述。

由於猴子再煉化『獸魂魔晶』,雷諾並未去打擾猴子,由風鈴兒一路相送出了城主府。

城主府恢弘的府門前。

雷諾拉著風鈴兒的纖纖玉手,柔聲道:「鈴兒,就送到這裡吧,我閉關的這段時間,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嗯。」風鈴兒乖巧的點了點頭,有些小淘氣沖雷諾眨了眨眼睛,鼓勵道:「雷大哥也要努力修鍊哦,鈴兒可是非常期待你出關后的意氣風發!」

「呵!」雷諾朗聲一笑,道:「那你便拭目以待吧。」

話甫落,雷諾颯然轉身,白衣飄飄,步履鏗然而去,俠骨多自傲,柔情只在心間,何須儂儂情長……

……

西城圓湖小築。

在這朝陽初升的清晨時分,顯得格外的寧靜祥和,芳草萋萋,清露盈盈,飛鳥的啼鳴回蕩此間,圓湖上水霧渺渺,如幻似紗,顯露出湖中小築婆娑一角,猶若謫仙居所,說不出的靈秀超然。

忽然——

篤篤獸蹄聲傳來,一輛灰色的獸攆衝破清晨的霧靄,緩緩停在了圓湖之畔。

雷諾從獸攆中走出,支付了費用后便是打發車夫離開,看了眼湖中小築,雷諾跳進岸邊的小船駛了過去……

「你來了。」

雷諾方一踏上小築,耳畔便聞一道淡然聲起,尋聲看去,卻見天選劍聖負手憑欄,劍袍輕舞,兀自遠眺秋水長天。

「前輩。」雷諾應了聲來到天選劍聖的身旁。

「風煙亂了,人世又要污穢了,呵呵……」天選劍聖悵然嘆道,旋即轉身看向雷諾,滄桑的面頰泛起一絲慈祥的微笑,道:「一夜間,你的氣息又見雄渾了,看來你準備得很充分。」

「事關重大,晚輩豈敢懈怠。」雷諾回道。

「呵。以你如此之年,卻要你背負如此重任的確是苦了你了。」天選劍聖道:「憑你的稟賦與悟性,老夫相信不出一月你便可踏入斗王之境。當年之事乃是我與你父親共同商策,我亦不能置身事外,屆時待你突破,老夫便與你同行,共同完成你父親的遺志。」

「多謝前輩。」雷諾由衷道,如果能得天選劍聖這般強者相助,無疑會減輕他許多壓力與煩惱。

「嗯。」天選劍聖微微頷首,道:「既然你已經準備好,那我們這便開始,跟我來吧。」

言罷,天選劍聖便是向著草房走去。

雷諾依言跟上,方一踏入房中,一股濃郁的葯香便是撲面而來,只見房中整齊的排列著許多藥材架,藥材架上歸門別類的陳列著成百上千鐘的靈株寶粹。

「這是靈香骨靈花!滋血補氣,壯骨強陽的極品靈材,十年才開一次花!」

「這是冰炎玉心果,強化血脈,激發潛能的寶粹,百年難得一見!」

「什麼!居然是九轉龍楻芝!三百年才得成熟的至尊淬氣靈寶!」

「赤霞地炎膽,寒煙碧靈藤,地皇草,三仙果,天元果……」

「……」

雷諾內心翻江倒海,強烈的震撼著,怎麼說他也是半吊子的藥劑師,這些平素里只能在藥典上一見的靈株寶粹此刻卻像是擺地攤呈現在眼前,饒是以雷諾的定力也是只覺心跳加速。

如果將這間草房中的靈粹轉到『藍天拍賣行』進行拍賣,怕是足以買下大半個旭日城!

「不愧是劍聖,斗皇境的超級強者!」雷諾心中滿是震撼的想道,任誰也是想不到,這看起來風雨飄搖的茅草屋中竟然有如此曠世收藏!

路過一排排藥材架后,天選劍聖帶著雷諾來到了藥房的內室,內室中並沒有什麼多餘的事物,正中只有一尊紫金色的敞口三足鼎,盤龍畫虎,十分威武,約莫六尺來高,徑直七尺的樣子,幾乎佔據了房子大半的空間。

「前輩,這尊鼎莫非是您平日煉製藥劑所用?」雷諾詫異道,他都是用試管,天選劍聖居然直接用大鼎,真是霸氣!

「呵呵……」天選劍聖輕笑道:「這尊鼎不是用來煉藥,而是老夫專門為你準備的。」

「為我準備?」雷諾聞言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莫非天選劍聖助他修鍊的方式就是把他當成藥來淬鍊?!

果然,只聽天選劍聖道:「想要讓你快速突破的方法有很多,甚至老夫可直接幫你灌頂,但那樣勢必會折損你的根基,導致你根基虛浮,甚至影響你未來的武道之路。」

「老夫以煉藥之法,集天地間千百種靈粹淬鍊你的身體,循序漸進的淬鍊進入你的身體之中,任憑你自己汲取煉化,既能令你進境飛速,又不會折損你的根基。」

「不過此法有悖修鍊常道,過程會非常的痛苦,你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一旦開始將不可中斷,否則將會你的功體造成難以想象的破壞。」

「待會兒你將進入紫金鼎之中,整個過程我會向鼎中投放九次靈粹,同時我會輔以劍陣將靈粹煉入你的身體之中,九次投放一次會比一次痛苦。」

「待得九次投放的靈粹全部被你煉化吸收之後,磅礴的藥力便會於你體內交織圓融,充盈你的鬥氣,開闢斗脈,衝擊境界屏障,助你快速突破。」

天選劍聖將其中過程向雷諾娓娓道來,臨了笑了笑道:「雷諾,整個靈粹粹體的過程會長達一個月,這一個月你可能會感覺墜入無邊的痛苦與煎熬之中,對於你的意志力將是巨大的考驗,而且只要開始,就必須堅持到底,如果你對自己缺乏信心的話,可以選擇其他的方法,只是進境會慢得多。」

「嗯……」雷諾微微沉吟,生死線上他都闖了好幾回,會怕疼么?反正疼不死人,當即鏗鏘有力的說道:「前輩,開始吧。」

「好。」天選劍聖應道,看向雷諾的眼神滿是讚賞之色,暗道不愧是蘇天華之子,和他老子一樣英勇無畏。

嘩——!

天選劍聖大袖一揮,一隻碧藍色的玉壺頓時出現在紫金鼎的上空,隨著玉壺懸空倒下,霎時只見一股浩蕩寒煙傾瀉而下,落入紫荊鼎中頓時化作半鼎玉液。

「好冷!」這一刻,雷諾只覺一股冰寒的氣息瞬間充塞整個房間,使得房間的溫度驟降,令人有種突然置身於極寒冰地,渾身的汗毛都是一下子倒豎了起來。

「這是碧波寒煙,絕對零度,乃是祛除靈粹雜質的極品靈液,浸泡其中,亦可達到洗鍊你的『天荒血脈』,刺激覺醒的效果。」天選劍聖說道:「退去衣物,跳進去吧。」

「嗯。」雷諾微微頷首,解去一身衣衫,縱身躍入了紫金鼎中。

冰冷刺骨的碧波寒煙瞬間將雷諾包圍,霎時間,雷諾感覺就像是是千根針,萬條刺一樣穿刺著身體,鑽心蝕骨的劇痛蔓延周身,直疼得雷諾心彷彿都是一下子楸了起來。

「刺激啊!」雷諾心中吶喊道,然表面卻是一片平靜,只是緊蹙的眉頭彰顯出此刻所承受的劇痛。

「嗯……」天選劍聖暗暗點頭,對雷諾堅定的意志很是滿意。 時間無聲中流逝,頃刻間,雷諾浮於水面上的眉毛、頭髮、嘴唇已是籠罩起了一層白霜,面色蒼白無血,彷彿已經被冰封了一般。

「白霜染身,血氣逼凝,剛剛好!」天選劍聖選定事宜,劍指一揮,事先準備的十八種靈粹便是騰空而起,齊齊落入紫金鼎之中。

「玄天劍印!」

與此同時,天選劍聖劍指紛飛,一道道玄青劍流交織長空,演化出一尊浩瀚劍印宛若青天一般懸浮在紫金鼎之上,滾滾旋轉,精純的劍能傾瀉入紫金鼎的剎那,頓時化作日月星辰,籠罩雷諾周身,爆發燦燦華光,激發靈粹之能,煉入雷諾體內。

「哼!」雷諾頓時發出一道悶哼,蒼白的面頰在瞬間扭曲了。

這一瞬間,雷諾感覺就像是有無數的蟲蟻順著渾身的毛孔進入了體內,慘無人道的摧殘著自己的肌肉、血脈、骨骼……深澈靈魂的劇痛簡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原來疼痛可以強到如此程度!」雷諾滿心發苦,暗道自己太低估了疼痛。

原來,疼痛真的是可以死人的!

此刻,雷諾深有能體會,他感覺自己離死彷彿已經不遠了,這種至冰至寒而又帶著那麼一絲暴虐的劇痛,就像是在冬天往撕裂的傷口上撒辣椒面,然後點上一根火柴慢慢的燎著……

「不用壓制疼痛的蔓延,喊出來會好點。」天選劍聖看著雷諾那扭曲而微微顫顫抖的臉頰說道。

「沒……沒關係,我還……還堅持得住!」雷諾牙關緊咬,含糊不清的話語從緊繃的牙縫中傳了出來。

「哈!」天選劍聖聞言笑罵道:「真是比你老子還要倔的臭小子啊!」

不過天選劍聖手上卻是沒有絲毫鬆懈的意思,極力催動著『玄天劍印』,激化靈粹的藥力,煉進雷諾的體內。

隨著時間的流逝……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一個小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