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還是趕緊去吹頭髮睡覺吧!

明天,要是元氣滿滿的一天!

她轉身,

他卻起了身。

她朝著浴室走,他卻把她拉到了沙發上。

「又幹嘛?」她不知所措地眨著眼。

「坐著。」

「我要去吹頭髮……」

「坐著。」

「……」

從頭到尾,宇文元詡只說了這麼兩個字,簡潔、有力。大概是生於皇族的原因,即便只是兩個字,卻也帶著強大的讓人震懾的氣場。就連葉桑末,也被震懾的一愣一愣的,再加上身體本來就不舒服,一坐到沙發上還真是不想起來了。

罷了,吹頭髮不差這幾分鐘,看看這傢伙又搞什麼名堂也好。

十幾秒之後,宇文元詡拿著吹風機從浴室里出來了。葉桑末這下有些懵了,嗯……他這是什麼意思?

忽而,他走到她的身後,給吹風機插上了電,臉上掛著寵溺地笑,對著她的後腦勺冷冷地說了一句:

「腦袋都跟別人長的不一樣,難怪不聰明。」

「我腦袋怎麼了,大後腦勺有服氣,我腦袋是天底下最好看的腦袋!」葉桑末不服氣地回過頭去。

他臉上寵溺地笑收了一半,表情不免有些怪異,「誰讓你突然回頭的。」 另外一個人道:「除非他們腦子有坑,才會打成這樣?」

「中邪了吧!這些傢伙!」

凰無夜道:「看來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那麼你們猜猜!他們為什麼會這樣?」

白會長看著那已經打的吐血的那一些天靈師,眉頭微蹙,依舊想不出什麼原因。

其他人也一樣!

「我知道了,凰公子你給他們下了毒!」

葯隱一族的那一些人吃過虧,知道凰無夜的毒非常棘手,造成這樣的局面,不奇怪!

那一些天靈師,被凰無夜陰了。

凰無夜笑道:「正是如此!他們中毒了,並不是對身體有害的毒,只不過會無限制放大他們貪婪的情緒,所以就這樣了!」

對付天靈師,即使是再隱藏的劇毒,用處不大,一旦被發現,她難以脫身。

可是這一些印象精神力的毒,就不一樣了,防不勝防。

白會長道:「你這小子太可怕了,竟然有這樣的毒,讓人自相殘殺,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老怪物,竟然能培養出像你這麼妖孽的弟子。」

葯隱一族的那一些人崇拜的道:「凰公子煉丹術無人能爭鋒,毒術更是一絕!厲害!厲害!」

這樣的毒,並不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一個個天靈師的老傢伙身上挂彩,一瞬間腦袋似乎清醒了過來。

「啊!好痛!」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也是,我們怎麼打起來了。」

清醒了之後,雖然心中各有計較,卻是冷靜的!

「該死!絕對是那小子!」

「應該是那小子對我們使了什麼邪術!」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中毒了,因為凰無夜根本就沒有給他們下毒的機會。

可是,早在他們來到凰無夜的房間之前,那裡就被凰無夜給布滿了毒,他們只是自投羅網罷了。

「找到那小子,我一定要把他給抽筋扒皮!」

「絕對不能放過他!」

「快點找到他!」

此時,凰無夜站在窗邊,朝著他們招手道。

「嗨!小爺在這裡呢!不是要殺我嗎?過來啊!」

在房間之中的眾位,目瞪口呆的看著凰無夜。

這……

第一次見到有人招手喊來追殺者殺他的,這個傢伙真的是不按理出牌!

那一些叫嚷嚷的要追殺凰無夜的人,此時也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看著那一個笑靨如花的少年,這小子沒有躲的遠遠的,竟然在一旁觀看他們自相殘殺,該死!

怒火衝天的他們想要直接殺過去要了凰無夜的命,可是他們卻在樓下,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又是陷阱怎麼辦?

如果,這小子又對他們使用邪術,那可就糟了。

白大師以為凰無夜也一定是有后招的,準備繼續看一場好戲!

「你們兩個,先上去!把那小子抓下來!」

「憑什麼是我們兩個。」

「我不去!要去你們去。」

被坑了一次之後,他們此時倍加小心。

凰無夜這樣反常的舉動,就算他們的實力比凰無夜高很多,也不敢輕舉妄動啊! 「我……你的表情好奇怪啊,哈哈哈,跟表情包一樣。」

「閉嘴。」

「哦。」

「把頭伸過來。」

「怎麼伸?」

「……見了鬼,我為什麼要幫你吹頭。」

「大概,看我長的可愛?」

「怕你太蠢,用壞了我家的吹風機。」

「額,我說,宇文元詡,你能不能溫柔點,你這張臉要是溫柔一點的話,可好看呢。」

「還看能當飯吃嗎?」

「能啊,可以求包養啊。」

「放肆!我堂堂王爺……」

「啊~宇文元詡!吹風機磕到我腦門了!」

「活該。」

「額,算了,溫柔這種東西,你這輩子怕是學不會了。」葉桑末叨咕道,「以前覺得巧克力不溫柔,整個長了一張斯文書生的臉,生了一顆流氓敗類的心。現在跟你比起來啊,他倒是溫柔多了。」

「啊~你又磕到我了。」

「以後,不準在我面前,整天提秦仁。」

「為什麼,嘴巴長在我的嘴上,我還不能說話了嗎?」

「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能說會道了。」

「那可不是嘛,人總是要成長的嘛。」

「我不是在誇你!」

「我知道啊,我也就是隨便接了一句話而已。」

說著,葉桑末拿出了手機,點開了視頻APP,宇文元詡吹起頭髮來的速度可真是慢。跟他閑嘮嗑還不如擼會劇呢,聽說前兩天剛下架的一部劇重新上架了,得抓緊時間趕緊擼。啊~xxx好帥啊,啊XX也好帥啊,啊XX女孩絕不認輸!

「你在看什麼?」頭髮吹的差不多了,他收了收線問她。

「你自己看唄。」她激動地拿起手機,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宇文元詡宛如被雷劈了一般,「這是什麼鬼東西……」

「人家談戀愛呢,你啊,不懂審美。」

「兩個男的?」

「男的怎麼了?男男才是真愛。」

「……」

「幹嘛,很奇怪嗎?」

「所以,你是喜歡女生嗎?」

「哦不,我也喜歡男生。不過,好看的男生都被男生給搶了,這就是我單身的原因啊!」說著,葉桑末抱著手機往沙發上一趟,大大咧咧的,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宇文元詡看不下去,扯了一張毯子直接扔到了她身上,「自己懶,又不愛打扮,還窮,這才是你單身的原因吧。」

葉桑末:「……扎心了,不說實話你能死?」

宇文元詡:「我就隨便猜猜,是你自己承認的。」

葉桑末:「吹乾了?」

宇文元詡:「你自己頭髮乾沒干,還用問我嗎?」

葉桑末:「……額,吹乾了你就去睡覺吧,別打擾我擼劇。」

看樣子,葉桑末是不想走的樣子,宇文元詡從沙發後面繞到沙發前面,筆直地站在她的面前,看了看手錶。

「北周的姑娘,找不到一個,這個時辰還跟你一樣不睡覺的。」

「所以,我才生在這個年代,沒生在北周啊,不矛盾啊。」

「我數到三。」

「幹嘛,我看我的劇,我戴著耳機,我又不吵你。」

無奈,宇文元詡冷著臉,彎下腰,直接裹著毯子將葉桑末從沙發上整個抱了起來。 吵了大半天,沒有一個人敢上去!

凰無夜打著哈欠道:「你們有完沒完啊!要上來趕緊上來,我困了還準備好好睡一覺呢!」

凰無夜那愜意的模樣,讓下面的那一些天靈師恨的牙痒痒的。

把他們陰的這麼慘,他自個兒倒是逍遙。

「我說你們要是沒膽,就直接自我了斷吧!免得到時候沒臉去復命。」

「真是服了你們了,殺人也太沒專業了吧!」

「話說你們不會是太監吧!不安怎麼這麼沒種?」

凰無夜漫不經心的說話刺激他們,讓他們心中那一個怒火熊熊。

其他人也是嘴角狂抽了起來,這小子是故意刺激他們,巴不得那一些人上來吧!

「可惡!可惡,找死!」

「小子,你給我滾下來!」

「轟隆隆!」

他們不敢上樓,怕樓上有陷阱!

但是他們腦袋也聰明了,動手把這座樓給毀掉,他們就不信凰無夜不下來。

天靈師要毀掉一座普通的樓,並不難!

「該死!他們竟然毀樓!」

「快點出去!」

白大師他們也咒罵了起來,接著一個個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