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度的蛻變仍在繼續,其範圍已然達到七成,但其速度,卻沒有絲毫減弱。

身下的混沌蓮台,也好似經歷了一場洗禮,變得更加的純凈,更隱隱的,有種生機蓬勃之感。

便似,它就要再一次的,開始生長。

蓮台三十六,再進一步,便是諸天七十二,代表一種大圓滿。這本是不應該,會出現在小世界之物,但混沌蓮台進入世界泉眼中,原就是從未發生之事。

前所未有,自然也就有可能,造成不可能出現的結果,莫語對此萬分期待!

不過這份期待及自身升華的愉悅享受,並沒能持續到最後,便被一絲隱隱的壓迫排斥打斷。

莫語眼眸輕顫,隨即緩緩睜開,臉上多出一抹凝重。

國度蛻變達到了八成,距離成就世界已然不遠,可這個時候,他再度感受到了,來自世界之泉的敵意。隱隱的,他有些明悟,這敵意不是針對火神血脈,而是沖著古之一道的身份而來!

想到古城鄭重的提醒,水韻花的神色悸動,此時退走應是最好的選擇,但莫語心中不甘。

他要一鼓作氣,成就世界,只有如此,才能壓制來自死亡之後的簫聲默,才能在最短時間內,成就此世界主宰,踏入仙界!

深吸一口氣,莫語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故意散發出一絲,屬於古神的氣息。

他眉心間,「古」字神紋緩緩浮現。

轟——

世界之泉沸騰,排斥之力暴漲同時,同時激起了更多的世界力量,被混沌蓮台吸收,轉化為霧氣,被他納入體內。

國度蛻變之速暴漲!

八成,八成三,八成五,八成七……

不夠。

這速度還不夠!

莫語心思一動混沌蓮台升騰而起,其體積瘋狂暴漲,與此同時他口中低喝一聲,直接化身成千丈古神。

張口一聲咆哮,聲浪滾滾如驚雷,使得世界之泉激蕩沸騰,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驟然響起。

「古道……不容於天……」

「古道……不容於地……」

「古道……當滅……」

轟——

世界之泉徹底爆發,恐怖的世界力量衝天而起,重重轟到混沌蓮台上。

咔嚓——

咔嚓——

這件混沌至寶表面,頓時生出無數條裂紋,將那精緻的花瓣紋理斬破。

莫語顧不上心疼,因為此刻破碎的混沌蓮台,並沒有暗淡下去,反而像是爆發出了,最後的力量,它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的光亮而璀璨,就像是一顆太陽,讓人無法直視!

無盡的世界力量,被它吸收殆盡,再以驚人的速度,瘋狂噴出。

其速太快,甚至於,就像是火山噴發,將化身古神的莫語直接淹沒!

他知道,這是混沌蓮台最後的瘋狂,也將是他最後的機會。

如果不能把握,強行完成世界的蛻變,今日之事就將功敗垂成!

轟——

莫語全部的修為,在這一刻徹底爆發,牽引著世界力量,瘋狂湧入體內。

國度的蛻變,速度瘋狂暴漲!

九成、九成三、九成六、九成九!

最後的最後,只差最後一線。

踏過後,莫語便是真正的第四步之尊,成為小世界中,最巔峰的存在。

這一刻,世界之泉,似乎也察覺到了這點,它徹底的憤怒了!

一股磅礴的意志,轟然降臨,帶來鎮壓一切,碾碎所有的恐怖氣息。

轟——

一瞬間,混沌蓮台徹底破碎,變成無數碎片,四下拋飛,被生生碾滅成為齏粉。

莫語張口噴出鮮血,身體與混沌蓮台一起,被直接撕成粉碎,變成沸沸揚揚無盡血霧。

不過詭異的是,他被轟碎以後,國度並未消失,反而在這一刻,完成了最後一步,達到十成的完美,徹底的升華。

嗡——

一股全新的世界氣息,降臨!

漂浮空中的血霧,這一刻快速匯聚,蠕動著轉眼間形成莫語的身體,他臉上慘白沒有血色,就像是重病一場,但臉上卻有著,極其暢快的笑容。

差一點,只差一點,他就要被世界的意志抹殺。

但最終,他活了下來。

世界!

這就是世界。

今日……他已成就第四步,為此間天地至尊!

尤其此刻,當莫語目光掃過混沌蓮台破碎處,遺留下的一顆蓮子時,口中頓時發出滾滾長笑。

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他以自身之死,藉助不死之身重生,成就第四步。

混沌蓮台,竟也在破碎死滅中,得到了蛻變升華。

當這枚蓮子,再度發芽生長綻放,它就將成為,一座真正的七十二葉至寶蓮台。

咚——

世界之泉劇烈震顫,可怕意志暴怒。

不過這一刻,莫語已經不會,再硬生生的,去承受它的打擊。

長笑中,他拂袖捲走蓮子,腳下一踏身影呼嘯退走!

!! 「世界的氣息。」古城眉頭舒展,露出一絲笑容,他知道,莫語已經成功。

不過很快,這笑容便化為凝重,在他臉上鬱結,像是冬日濃黑的烏雲,讓人心神為之悸動。

沒有猶豫,古城一步邁出,浩蕩無匹的氣息,自他體內瘋狂爆發,在頭頂虛空上,顯化出一座巨城虛影。

模糊無比,卻有著亘古而來的歲月氣息,在奔騰流淌,不可破壞無法摧毀!

抬首一指點落!

轟——

巨城虛影挪動,其勢如百萬長山,移行中掀起滔滔駭浪,使得空間震顫崩裂開無數條裂紋。

直向世界屏障!

唰——

莫語身影邁出,他目光略一閃動,便沒有半分猶豫,直接飛入巨城虛影中,像是一顆石子落入水面,沒有遭受半點排斥。

下一瞬,他身後的世界屏障,突然間劇烈扭曲起來,變成了一隻巨大手掌,向此處狠狠抓落!

巨城虛影驀地扭曲,在這一抓下,竟無法多做抵擋,呼吸之間就要破碎。但它終歸為莫語,爭取來了瞬息時間。

他轉身,抬手三指,其速如閃電,呼嘯點落。

點蒼指,三指破蒼天!

以此時修為催動,這仙界大神通,終於爆發出了,應有的無匹威能。

便見虛空之中,三指巨大手指同時浮現,如山如岳,又像是直指蒼穹的長槍,可毀滅億萬,與那抓來大手,重重碰撞到一起。

轟——

點蒼三指破碎,可破滅蒼天之力,依舊令抓來大手浮現裂紋,被生生轟退回去。

莫語身體拋飛,口鼻間鮮血狂噴,卻又在瞬間,以不死之身將傷勢強行恢復。所付出的代價,是他額前一縷頭髮,瞬間雪白。

「我們走!」

他拂袖一揮,捲起古城、阿黛絲、水韻花,拂袖在前狠狠一撕,竟將峽谷深處空間撕開一條裂縫。

帶著三人,一步踏入其中。

轟——

巨大手掌重重落在幾人消失出,將空間打出一隻巨大的黑洞,卻再不能尋找到四人的身影。

吼——

低沉的咆哮,在這片虛無中,滾滾激蕩!

……

黑色島嶼上,某處空間突然裂開,莫語等人身影踉蹌而出,他張口又是幾道鮮血噴出,不過臉上卻是一片平靜。

巨大手掌最後一擊,雖然沒能直接擊中他們,但餘波的擦動,便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勢。

由此,足可知這最後一擊,世界的意志,對他已動了必殺的念頭。

能夠自世界意志的抹殺中全身而退,只這一點,便足以自傲。

莫語嘴角露出幾分笑容,不等他發動不死之身,恢復體內傷勢,便有一隻溫軟的手掌,將散發著淡淡香氣的丹藥送到了嘴邊。

與溫軟的手掌相比,阿黛絲眸子泛著冷冽之意,聲音冰寒沒有半點溫度,「之前就提醒過你,不要隨意獻祭自身生機,你如果一直記不住,將來衰老垂垂欲死之時,不要悔恨交加就好。」

莫語察覺到那熊熊的怒火,急忙斂去嘴角的笑容,沒有做半點辯解,張口吞下丹藥后,誠心實意的低頭道歉,並且保證以後絕對不再獻祭生機。

阿黛絲臉色稍霽,口中卻輕輕嘆了口氣,或許她心中也明白,那般時刻莫語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可獻祭生機的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啊!

「莫語,或許阿黛絲沒有明確的告訴你。」古城沉聲開口,「天地之間的生靈,無論誕生於小世界或是仙界,其自身壽元都有極限,這一極限唯有踏入聖境后才能被察覺。你如今所有獻祭的生機,都不可能得到補充,因為失去的就會永遠丟失,這是天地大道對你我修士的制約。」

莫語眉頭一皺,「可我之前,也曾獻祭過生機,並藉助寶物恢復了過來。」

「這件事情,我可以給莫語道友解釋。」水韻花緩緩開口,「之前能夠補充生機,是因為道友修為弱小,尚且無法對天地造成影響,但隨著修為提升,就會漸漸失去這一資格。」

她神色間,流露幾分艱澀,「如妾身傳承血脈中攜帶的信息所言,這似乎是天地本身,對生靈設下的大劫……莫語道友可以想象,當自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終點時,那種緊迫的感覺,就會像是一塊大石,重重壓在胸口,讓人無法喘息。」

「不願死去,就要更加瘋狂的修鍊,因為只有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才能使自身的壽元得以提升。」

古城點頭,「就是這樣,除非甘願等死,就要不擇手段修鍊,提升自身修為。這就是仙界中,最為真實的修鍊場景,所有仙界之修,都在生死之間苦苦掙扎。這一點,等你日後進入仙界,就會有更加清楚的認知。」

莫語神色凝重,許久后重重點頭。

這些話,不僅讓他感受到了,壽元對修士尤其是高等階修士的重要,更加感受到了仙界修行中的殘酷。

雖然水韻花、古城、阿黛絲都沒有多言,卻不妨礙他,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推斷出這些事情。

「好了。今日莫語突破第四步,成就此間天地至尊,乃是天大的喜事,你我不要多提這些壓抑的話題。」

阿黛絲微微一笑,「現在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整合混沌之域的力量。」

水韻花點頭,「姐姐說的不錯。但你我要做到這點,還有一些阻礙,不得不提前剷除。」

「妹妹放心,簫聲默與滅世魔眼必須死,這點即便你我不提,莫語也會主動出手。」

古城搖頭,眼中泛著冷意,「你們可能不太了解滅世魔眼與簫聲默,這兩人性格頗為相似,都不會是甘心束手待斃的角色。」

莫語眉頭一皺,尚未開口,臉色便驀地大變。

他反手,掌心多出一塊玉牒,此刻正閃動著,猩紅的光芒。

小湖島告急!

幾乎不需要思考,莫語就能夠確定,此事絕對與簫聲默和滅世魔眼有關。

不過也好,他正擔心這兩人,會做縮頭烏龜,躲在暗中偷襲。

今日既然跳出來,那便趁此機會,將他們兩人一併斬殺!

「我們走!」

低喝中,莫語一步邁出,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