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瞥了眼星焰,勾了勾唇角,似在嘲笑,又似在感激。

如果不是這個傢伙突然來那麼一手,極大地刺激了自己的危機感,從而激發潛力,一舉衝破桎梏,成就滅雷體。

那一瞬間,她感覺這一道天雷,完全就是在給自己撓痒痒。

「妖孽,絕對是妖孽!」祁老看到星舞安然無恙,整個人震驚得不行,「看她現在這個樣子,怕是頓悟了,實力又提升到另一個台階。或許她能夠扛過後面四道天雷。」

夢心點了點頭,一臉激動地看著星舞,內心竟然為她能夠安然無恙而鬆了口氣。

忽然,她感覺一道目光掃過來,不禁抬眸一看,正好對上星舞那一雙清澈,深邃的眸子。

在這一瞬間,她原本沉寂已久的心,竟然跳動起來。

不僅如此,星舞還對她勾唇一笑,這邪魅一笑,狠狠地撩了下自己的心尖。 「星焰,可以嘛。」星舞眯著雙眸,斜睨了眼星焰,「在修真界,若非深仇大恨,但凡渡劫之際,都不得隨便出手,否則將被同道中人唾棄。」

「你,可是犯了大忌啊。」

被星舞這麼一說,星焰的臉色很難看,如果這個傢伙被天雷劈死的話,哪有這麼多事,偏偏這個傢伙挺過來了,還反過來嘲諷自己。

一時間,星辰門的人的臉色都很難看,一些被星舞迷倒的女生心裡都暗暗腹誹星焰不厚道。

墨宗的人很想吐槽星焰,但秦穎和星焰之間的關係很微妙,這讓他們不敢放肆。

只不過,墨宗和星辰門不敢吐槽星焰,但是祁老卻是敢。

「星焰,你們星辰門作為第一大門派,竟然做出這樣齷蹉的事情,還真給你的門派丟臉啊。」祁老冷笑連連,冷嘲熱諷。「還是說,你嫉恨人家是天才,想要落井下石嗎?」

「星焰,如果你敢再對他動手,我饒不了你。」夢心一臉冰冷地盯著星焰,眼角餘光則是瞟著星舞,只見這個少年又對自己笑了笑,心就莫名地一顫。

寂然儘管沒有說什麼,但目光銳利,顯然也是很夢心和祁老一樣的態度。

星焰感到莫名其妙,怎麼這三個傢伙突然這麼維護星舞,難道是星舞的資質也讓他們覬覦了?

「小子,你還是小心以赴接下來的天雷吧。」他陰沉著臉,冷冷地盯著星舞。「我相信即使不用我出手,這天也會收了你。」

星舞搖了搖頭,抬眸看了眼天空中越發壓抑的烏雲。「剛才差點讓這老天要了命,但現在,我只想他能夠再瘋狂一點。」

眾人的心神一顫,一臉驚愕地看著星舞。

現在還只是第五道天雷,威力已經難以想象,但星舞卻一點都不懼,還要讓天雷來得瘋狂一點,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但是,看她神色自若,鎮定從容,尤其是唇角邊的一抹淡笑,讓人不會懷疑這僅僅是為了吹牛。

「哈哈哈哈。」星焰狂笑起來,一臉嘲弄地說道:「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扛住第五道天雷。但是,第六道天雷會讓你明白,不知天高地厚是什麼道理。」

夢心三人,和冰玄蛟都擔心地看著星舞。

縱然星舞表現得很自信,但他們已經感受到天空中已經開始醞釀更為可怕的天雷。

這第六道天雷的威能,哪怕是他們化虛期,也會感到很棘手啊。

星舞不驚不懼,渾身散發著凜然的氣勢,那一雙眸子盯著天空中的雷雲,透出凌厲的神光。

他們是不會知道,已經踏入滅雷體境界的自己,是多麼的強悍。

縱然戰力提升沒多少,但是抗擊打能力,絕對是史無前例,哪怕是面對化虛期,也沒辦法將自己給擊殺。

如果說之前她硬抗冰玄蛟和星焰的隨意一擊,僅僅是痛了一下,那麼現在直接承受他們的全力一擊,也完全沒有問題。

轟隆隆!

忽然,天空中雷鳴大作,第六道天雷已經醞釀完畢,即將從天而降,展露天威。

第六道天雷,來了! 星舞的雙眸微凜,面對這更加狂暴的第六道天雷,卻絲毫不懼。

她現在進入滅雷體的境界,能夠承受的雷劫極限又提升了好幾個層次,現在正好可以看看,自己的滅雷體可以去到什麼程度?

轟!

一道粗壯的天雷劈了下來,強勢地落在了星舞的身上。

這一次,星舞竟然沒有做任何抵擋,任由這一道天雷落在自己的身上。

「主人!?」冰玄蛟看著是嚇了一跳,但血契的感應告訴自己,現在的星舞很安全,又不禁鬆了口氣。

周圍的人看到星舞這個樣子,都以為是自暴自棄。

但是,當他們看見雷霆中,一道身影傲然凜立,不禁都震驚了。

想不到第五道天雷之後,星舞竟然更加輕鬆,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星焰的瞳孔一縮,他以為第六道天雷,一定會讓星舞吃大苦頭,誰知道會是這麼一個景象。

「太厲害了!」

「男神,加油!!」

這時,一些花痴的修真者,已經顧不上自己的立場,紛紛為星舞加油,鼓勁。

「閉嘴!」星焰低吼一聲,眸光陰冷地掃了眼這些膽敢為星舞加油,鼓勁的弟子。

難道她們都忘了自己的立場了?

「星焰,看到了沒?」夢心斜了眼星焰,嘲弄地說道:「現在的他安然無恙,這是狠狠地扇了你一個耳光啊。」

「夢心,怎麼說話呢?人家好歹也是個化虛期啊,這麼被打臉,還當著自己弟子被打臉,多丟人啊。」祁老陰陽怪氣地說道。

哪怕是劍狂寂然,都一臉淡漠地看著星焰,沉默的雙眸,似乎透出一絲嘲笑的意味。

星焰緊攥著拳頭,雙眸閃爍著憤怒的神光,他是怎麼也沒想到,星舞竟然就這麼輕鬆地扛住第六道天雷。

看他一臉輕鬆的樣子,感覺度的不是雷劫,而是度假!

頓時,一股危機感洶湧而至,要是讓這個傢伙活下去,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星焰!」忽然,星舞轉過來,高呼一聲。「來,讓你也感受下無上雷劫吧。」

什麼?!

星焰瞳孔一縮,隨即便看見星舞沖了過來,而無上雷劫就隨之跟了過來。

一時間,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紛紛遠離靠過來的星舞。

只不過,星舞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星焰。

「星焰,讓天雷給你洗個澡吧。」星舞說著,一拳轟了過來,一道道雷霆散逸出來,朝星焰而去。

星焰的心神震顫,這個傢伙竟然一邊渡劫,一邊對自己出手,實在太難以置信了。

祁老,夢心二人面面相覷,都被星舞這一手給鎮住了。

「這個小子真特么的霸氣。」祁老忍不住罵了一句,表達內心的震撼。「如果我是女的,估計也會被這個小子給迷住啊。」

很顯然,夢心這個女人,已經被星舞迷得不要不要的。

星舞就像駕馭著雷霆,強勢地朝星焰碾壓過去,恐怖的雷霆之威,逼得星焰連連後退。

轟轟轟!

雷霆炸裂,狂暴肆虐。

星舞置身於雷霆之中,如同一個雷神,反觀星焰,卻是十分的狼狽,被這些雷霆逼得連連後撤。 星焰的內心十分憋屈和憤怒,他好歹也是一個化虛期,而星舞則是元嬰期,卻讓自己這個化虛期這麼憋屈。

如果不是無上雷劫,自己又怎麼會這麼狼狽?

「百裂拳!!」忽然,星舞暴喝一聲,一拳轟出,化作無數個拳影,朝星焰落下。

這些拳影一個個帶著雷霆之威,哪怕是化虛期的星焰,都不得不避其鋒芒。

轟轟轟!

拳影炸裂,周圍的樹林,還有土地都被掀翻,一個個星辰門的弟子紛紛慘嚎,卻是被無情的雷霆給波及到了。

「百裂拳?」祁老認出這一殺招,疑惑道:「怎麼如此熟悉呢?對了,在這個世界上,百裂拳乃是拳霸,羅慶林的絕學。只是,他被那個妖孽星舞給殺了,怎麼這招百裂拳會在這個小子的身上重現?」

一時間,夢心和寂然都一陣恍然,確實如祁老所說,如果拳霸死了,那麼會百裂拳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星舞。

只不過,前不久星舞煉丹炸爐,灰飛煙滅,難道這個小子和星舞有什麼關係不成?

「你是誰?」星焰從拳影中沖了出來,身上被一道屏障給保護著,任憑這些拳影再強,也難以傷到自己。「星舞和你是什麼關係?」

星舞眯著雙眸,緊盯著星焰頭上的一個玉如意,想不到這個傢伙的法寶這麼多,連斐綠玉如意都有,這可是一件防禦性法寶,能夠隨心所動,發出一個堅固的屏障。

縱然經過無上雷劫加持的百裂拳,也難以轟破這一道屏障。

「星舞是我姐!」

「胡說!」星焰沉著臉,冷冷地盯著星舞。「星舞從來都是孑然一身,哪來什麼弟弟。」

「嗯?看來你對我姐很了解啊。」星舞挑了挑眉,似乎捕捉到了一絲可疑之處。「難道我姐的死,和你們星辰門有關?」

她想起君莫邪提過一點,說自己之所以會煉丹炸爐,完全是那些人設計的一個圈套。

現在看星焰的反應,她有理由懷疑,星辰門就是君莫邪所說的那些人。

「死!」星焰根本就沒有回答星舞的問題,而是直接將一件法寶祭了出來,一股危機感洶湧而至,讓星舞不得不往後撤,完全隱沒在雷霆之中。

轟!!

一道白光閃耀,一隻白色的利爪憑空探了出來,狠狠地朝星舞拍了過去。

「是白煞!!?」看到這一隻白色利爪,祁老的心神一顫,難以置信地看著星焰。「這個傢伙竟然擁有白煞?!」

白煞,傳說是由仙人白煞隨便煉製的一件法寶,其中蘊含著三次強大的殺招。一旦白煞出現,哪怕是化虛期的修真者,都會被重傷。

即使是乘鼎期,一個不小心,也會陰溝裡翻船,足以說明這一件法寶的強大。

這一隻白色利爪來得迅疾,狠狠地抽在星舞的身上。

星舞緊咬牙關,不斷地如雷入體,生生地抵擋住這一隻白色利爪的攻擊。

轟咔!

一瞬間,第六道天雷的餘威,在這一爪子的狠拍之下,終於散盡。 看著星舞竟然還好好地活著,星焰的眼神陰沉得可怕,從這個傢伙和星舞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都必須死。

「星焰,原來你就是用這件法寶,將秦默打成重傷啊。」忽然,星舞意味深長地說道。

星焰微微一愣,領悟不到這一句話的意思,但忽然感覺自己的背後,有兩道冰冷的眸光盯著自己,瞬間知道星舞的意思。

「小子,休想胡說八道,秦默根本就不是我殺的,休要挑撥離間。」

「是嗎?」星舞勾了勾唇角,嗤笑道:「我可是親眼看見,秦默和你交手啊。只不過,後來我趁機逃走了,誰知道前不久聽見秦默竟然死了,不是你殺的還有誰?」

「星焰!!」秦穎低吼一聲,冰冷地盯著星焰。「你現在有什麼可說的?」

「秦穎,你別聽這個傢伙胡說八道,這完全就是挑撥離間。」星焰連忙說道:「還有,我們不是暫時合作嗎?」

「呵,我們合作的理由,已經沒有了。」秦穎眯著雙眸,冷冷地說道:「不管怎樣,我必殺你。」

話音落下,秦穎的身上爆發出一股狂暴的氣勢,似乎要和星焰做一個了斷。

星焰咬了咬牙,隨即瞥了眼星舞,準備先將這個傢伙給秒了,以免夜長夢多。

但是,祁老,夢心,還有劍狂寂然擋在了星舞的跟前。

「小傢伙,這次我們就幫你一次。還望日後你能夠記得我們幫過你。」祁老淡淡地說道。

「一定。」星舞點了點頭,想不到祁老他們三人會站自己這一邊,這無疑是得星辰門啊。

「你現在專心渡劫吧。」祁老說著,一臉堅定地盯著星焰。「星焰,你想對小傢伙不利,先問過我們吧。」

夢心扭過頭來,看了眼星舞,柔聲道:「加油。」

星舞微微一怔,隨即洒然一笑,從須彌戒指中取出了一塊巧克力,丟給夢心。「謝謝。這個請你吃。」

夢心微微一怔,接過巧克力,心跳加速,羞澀地點了點頭,然後和祁老他們一起面對星焰。

一時間,前有祁老三人,後有秦穎,他星焰要殺星舞,只怕會很艱難。

轟隆!

這時,第七道天雷已經醞釀完畢,即將落下。

只不過,星焰已經不指望這道天雷,能夠將星舞給殺了。

這個傢伙,簡直比曾經的妖孽星舞更加的逆天,或許他們二人確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無上雷劫,對星舞來說,已經成為了養分。

第七道天雷劈下來,星舞閉上雙眸,不斷地讓這一道雷霆淬鍊自己的滅雷體,讓其變得更加鞏固。

哪怕是渡劫期強者,全力一擊,也不見得能夠殺得了自己。

只要死不了,她就能夠殺了對方,哪怕是一時殺不了,只要自己還活著,就有很多機會。

隨著第七道,第八道天雷落下,星舞的滅雷體越來越鞏固。

或許是意識到星舞的身體,已經不懼雷霆,天空的雷雲也沒有像之前那麼壓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