婭塔妮絲皺起了眉頭,歪了歪腦袋,看來她沒能聽懂愛麗絲在說些什麼。

「你聽我說,外星蘿莉。人類面對未知的事物,總是以外表來判斷對方的強弱的,在自然界中,有毒的蘑菇啊,危險的蛇蟲之類,也都長著鮮艷的表皮或者霸氣的樣貌。也就是說,外表是一種彰顯力量的手段,表達危險的信號……」

「這隻鳥類,外貌,危險度……達到標準。」

「……」

裝模作樣地沒說幾句,愛麗絲就啞火了。因為對於外形的基本評判能力,婭塔妮絲還是有的,事實上正如她所言,躺在地上的怪鳥光從外表來看,無論換作是誰看到,都能輕易地辨別其危險程度。

「你說得沒錯,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

「重點是要帥氣!你要知道,強不強往往只是一個補丁的事,但是帥不帥則是一輩子的事。」

「補丁……?帥氣……?」

「這都不懂啊?就是說這烏七八黑的怪鳥,不符合我的審美啦~!說到鳥類的美感嘛……舉幾個例子,無非就是鳳凰!菲尼克斯!朱雀~!」

實際上,愛麗絲並不知道,她所舉例的都是同一種動物,畢竟對於一個神話知識基本都來源於漫畫的普通的中學生而言,也只有這麼點想象力了。

「缺乏相關數據,請求細節,提示。」

「唔……讓我想想哦……大概是這樣的!被鮮艷活用的羽毛所覆蓋全身,能夠噴出熊熊烈焰的巨鳥,身姿高貴美麗,高鳴響亮清脆~!浴火重生,永生不滅!還有還有……總之第一步,先羽毛要像是火一樣燃燒,行不行?」

說出來的基本上就是老套的不死鳥的設定,不過愛麗絲卻沒有意識到,所謂的『鳳凰』就只是存在於傳說故事中的神獸,根本沒有人考慮過其生態的合理性。所以,她的描述讓婭塔妮絲的表情變得越來越茫然。

「羽毛,持續高溫,激烈氧化?改造達成,不可能。破壞,物質守恆,原理,不明,意義,不明。」

正如婭塔妮絲所說的那樣,雖然在這片大陸上存在著像是拉琪這樣的,力量巨大的龍族,但是好歹她們的生理形態還算是在合理的範疇之內。但是鳳凰則不同,傳說之中的鳳凰之類的神鳥,是『不死』的象徵,比起說是『動物』,更接近於人們對於永生的一種嚮往情懷。

乍聽之下,拉琪那如蒼藍冰晶一般的龍鱗,和熊熊燃燒的鳳凰羽毛其實差不多,但那根本是兩碼事。拉琪的龍鱗再怎麼像是冰晶,也只是一種『物質』罷了,而『燃燒』的羽毛,則是『羽毛』這種燃料,進行氧化反應並放出大量熱量的純粹『現象』。

要讓『燃燒』這種激烈的氧化現象在生物表面永久不斷持續下去,從理論上而言是不可能的。即使在這個充溢著魔力和魔法的大陸上,真的有維持著自燃狀態的生物,由於婭塔妮絲暫時還缺乏魔力對生物體征的影響數據,所以愛麗絲看似簡單的要求,其實完全超出了婭塔妮絲所掌握的任何一種生物基因學,實現起來要比讓動物放出碎裂炮還要困難得多。

至少,要以眼前的魔獸——【暗獄啄】為基礎素材,是絕對沒辦法改造出愛麗絲所描述的『鳳凰』來的。畢竟,這雖說是魔獸,也只不過是碳基生物罷了,身體的絕大部分由水分組成的動物,是不可能長時間維持高溫燃燒狀態還存活的。

「不行啊……那麼算了,換個套路!羽毛既然不能燃燒的話,能不能控制顏色呢?這種又臟又黑的實在太煞風景了啦!」

好在,愛麗絲本人也並非執著於重現神話中的不死鳥,因為——太老套了,說句不中聽的話,鳳凰這種動物在前世『少年』所在的時代,已經比家雞還要頻繁地出現在各種故事之中,而且設定還大同小異,所以她打算以此為靈感,原創出一隻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鳳凰』來。

「毛髮色素,可以操作。」

「那麼再進一步,能不能讓羽毛表面帶電呢?」

「生物,靜電……已有。」

「不不,我的意思是讓電力更強烈一些,放出閃閃發光的電流之類的,羽毛上噼里啪啦的,行不行?」

愛麗絲興奮地說著,這時的她的滿腦子都是能夠放出十萬伏特的電耗子,或者是某個能把硬幣當電磁炮射的初中生。

「釋放電流,可以實現。」理所當然的答案,對於魔獸而言,利用本身的魔核來操縱魔法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持續性維持放電,意義,不明確。能量運用,效率低下,缺乏必要性,請求,提示緣由。」

「理由我說過了啊,當然是因為帥氣咯……!至於原理什麼的,你看著辦就行了啦~!話說,你之前不是想知道怎麼才能更好地模仿艾麗澤么?這是個好機會,要知道艾麗澤都會自己想辦法解決這些的!」

愛麗絲將兩隻小手往腰間一插,理直氣壯地發動了甩手掌柜的技能,往日里她就滿腦子就都是一些沒有實質性用途的奇思妙想,而這些便都是通過諸如此類無厘頭的形式,一股腦地扔給自己的妹妹。而【月神鎧裝】和【階級卡片】,便是這些難題之中最為代表性的作品。

特別是後者,那些【saber】或者【archer】之類的稱謂,其實都是來自於穿越之前熱門的某款手游,而愛麗絲本人卻連這款遊戲的基本出處fate都一知半解,只是覺得『很帥氣』所以就盜用了一波。假如她的山寨行為被地球上那些熱衷於系列作品的『廚』們看到,那麼,毫無疑問的,她立馬會在各大貼吧論壇被噴成篩子。

「再度要求,精神連接……獲取,詳細信息……」

無計可施的婭塔妮絲採取了最終手段,她再一次張大了嘴巴,『哇嗚』一口咬住了愛麗絲的肩膀。

「搞什麼,又來!?」

就算已經經歷了三次,愛麗絲依然無法適應被咬住的瞬間,渾身發熱骨頭髮酥的感覺,她兩腿一軟,被銀髮的少女壓倒在地。

「哈唔,哇唔,姆唔……」

而且與之前兩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婭塔妮絲沒有保持咬住的動作安靜不動,而是用嘴唇和牙齒,用力地摩擦著愛麗絲的頭頸和肩膀,彷彿想要從中那雪白的肌膚吮吸出什麼來一般。

「等,等等——!這,這次為什麼這麼激烈嘛!!」

【之前,只是疏通表層意識,現在是為了更確切地獲取光學影像情報,需要更深層次連接你的神經系統。】

說著,婭塔妮絲伸出舌頭,沿著鎖骨向上滑動直到耳垂,在愛麗絲身上留下了一條溫潤的軌跡。事實證明,少女要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價。

「吖啊~~~喂!」

**

一轉眼,一天過去了。兩個少女互相依偎在鳥巢里渡過了一晚,躲在昏迷的【暗獄啄】豐厚的羽根之下,夜晚也算得上溫暖,如果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大概便是氣味實在是令人窒息了,不僅是來自於魔獸的那股獸腥味,還有散落在鳥巢里的獵物屍骸腐臭之後發出的氣味。

失去了母鳥的庇護,可憐的小魔獸們只得蜷縮在巢穴的角落,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順便一提,婭塔妮絲的睡眠周期和人類不同,她的精神只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休眠就能恢復到最佳的狀態。所以,在愛麗絲熟睡的時候,她都一邊戒備著四周,一邊對魔獸進行身體改造。

說是改造,其實不需要開膛破腹之類誇張的做法,只要和治癒傷口時一樣,投入納米機械,等上一段時間,就能自然而然地大功告成。

基因改造很順利,因為第二天,等愛麗絲醒來的時候,在她眼前的已經不再是『一隻鳥』,而是變成了一隻『蛋』的模樣。

「誒!?怎麼退化了?說好的進化呢?」

「……哈唔!」

婭塔妮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猶豫了三,四秒之後,終於還是果斷地亮出雪白的牙齒,一口咬住了愛麗絲昨天被種滿了『草莓』,顯得異常妖艷的頭頸。

「哈啊……我已經漸漸習慣這個套路了。」

愛麗絲不做掙扎地被撲倒,放任對方的輕咬。有一句名人名言說得好——生活就好像那啥,既然無法抵抗,就去學會享受吧。平心而論,被婭塔妮絲咬到之時,那種被電流刺激細胞的感觸,其實還不算糟糕……

【鳥類生物已經是成年體,即使改造了基因序列,也不能立刻更新身體構造,渾身的細胞要進行完整的新城代謝,才能變異為你預想之中的形態,所需時間預計行星圍繞恆星公轉七圈。為了縮短時間,借鑒了昆蟲類生物的變異法則,採取結蛹孵化的方法,可大幅度提升完整變異所需周期,縮短后的預計時間為108774秒,剩餘……627秒。】

於是,十分鐘之後—— ?「最重要的,果然還是外表吧!」

「外……表……?不是,性能嗎?」

在昏迷巨大的鳥型魔獸【暗獄啄】的頭頸處,愛麗絲和婭塔妮絲兩人展開了熱烈的討論。??火然?文???.?討論的內容當然是圍繞著該如何進行基因改造而進行的,只是不知為何,愛麗絲擺出一副趾高氣昂的態度。

「nonono,看來你完全沒有理解動物的外貌在自然界中的重要性。」

婭塔妮絲皺起了眉頭,歪了歪腦袋,看來她沒能聽懂愛麗絲在說些什麼。

「你聽我說,外星蘿莉。人類面對未知的事物,總是以外表來判斷對方的強弱的,在自然界中,有毒的蘑菇啊,危險的蛇蟲之類,也都長著鮮艷的表皮或者霸氣的樣貌。也就是說,外表是一種彰顯力量的手段,表達危險的信號……」

「這隻鳥類,外貌,危險度……達到標準。」

「……」

裝模作樣地沒說幾句,愛麗絲就啞火了。因為對於外形的基本評判能力,婭塔妮絲還是有的,事實上正如她所言,躺在地上的怪鳥光從外表來看,無論換作是誰看到,都能輕易地辨別其危險程度。

「你說得沒錯,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

「重點是要帥氣!你要知道,強不強往往只是一個補丁的事,但是帥不帥則是一輩子的事。」

「補丁……?帥氣……?」

「這都不懂啊?就是說這烏七八黑的怪鳥,不符合我的審美啦~!說到鳥類的美感嘛……舉幾個例子,無非就是鳳凰!菲尼克斯!朱雀~!」

實際上,愛麗絲並不知道,她所舉例的都是同一種動物,畢竟對於一個神話知識基本都來源於漫畫的普通的中學生而言,也只有這麼點想象力了。

「缺乏相關數據,請求細節,提示。」

「唔……讓我想想哦……大概是這樣的!被鮮艷活用的羽毛所覆蓋全身,能夠噴出熊熊烈焰的巨鳥,身姿高貴美麗,高鳴響亮清脆~!浴火重生,永生不滅!還有還有……總之第一步,先羽毛要像是火一樣燃燒,行不行?」

說出來的基本上就是老套的不死鳥的設定,不過愛麗絲卻沒有意識到,所謂的『鳳凰』就只是存在於傳說故事中的神獸,根本沒有人考慮過其生態的合理性。所以,她的描述讓婭塔妮絲的表情變得越來越茫然。

「羽毛,持續高溫,激烈氧化?改造達成,不可能。破壞,物質守恆,原理,不明,意義,不明。」

正如婭塔妮絲所說的那樣,雖然在這片大陸上存在著像是拉琪這樣的,力量巨大的龍族,但是好歹她們的生理形態還算是在合理的範疇之內。但是鳳凰則不同,傳說之中的鳳凰之類的神鳥,是『不死』的象徵,比起說是『動物』,更接近於人們對於永生的一種嚮往情懷。

乍聽之下,拉琪那如蒼藍冰晶一般的龍鱗,和熊熊燃燒的鳳凰羽毛其實差不多,但那根本是兩碼事。拉琪的龍鱗再怎麼像是冰晶,也只是一種『物質』罷了,而『燃燒』的羽毛,則是『羽毛』這種燃料,進行氧化反應並放出大量熱量的純粹『現象』。

要讓『燃燒』這種激烈的氧化現象在生物表面永久不斷持續下去,從理論上而言是不可能的。即使在這個充溢著魔力和魔法的大陸上,真的有維持著自燃狀態的生物,由於婭塔妮絲暫時還缺乏魔力對生物體征的影響數據,所以愛麗絲看似簡單的要求,其實完全超出了婭塔妮絲所掌握的任何一種生物基因學,實現起來要比讓動物放出碎裂炮還要困難得多。

至少,要以眼前的魔獸——【暗獄啄】為基礎素材,是絕對沒辦法改造出愛麗絲所描述的『鳳凰』來的。畢竟,這雖說是魔獸,也只不過是碳基生物罷了,身體的絕大部分由水分組成的動物,是不可能長時間維持高溫燃燒狀態還存活的。

「不行啊……那麼算了,換個套路!羽毛既然不能燃燒的話,能不能控制顏色呢?這種又臟又黑的實在太煞風景了啦!」

好在,愛麗絲本人也並非執著於重現神話中的不死鳥,因為——太老套了,說句不中聽的話,鳳凰這種動物在前世『少年』所在的時代,已經比家雞還要頻繁地出現在各種故事之中,而且設定還大同小異,所以她打算以此為靈感,原創出一隻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鳳凰』來。

「毛髮色素,可以操作。」

「那麼再進一步,能不能讓羽毛表面帶電呢?」

「生物,靜電……已有。」

「不不,我的意思是讓電力更強烈一些,放出閃閃發光的電流之類的,羽毛上噼里啪啦的,行不行?」

愛麗絲興奮地說著,這時的她的滿腦子都是能夠放出十萬伏特的電耗子,或者是某個能把硬幣當電磁炮射的初中生。

「釋放電流,可以實現。」理所當然的答案,對於魔獸而言,利用本身的魔核來操縱魔法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持續性維持放電,意義,不明確。能量運用,效率低下,缺乏必要性,請求,提示緣由。」

「理由我說過了啊,當然是因為帥氣咯……!至於原理什麼的,你看著辦就行了啦~!話說,你之前不是想知道怎麼才能更好地模仿艾麗澤么?這是個好機會,要知道艾麗澤都會自己想辦法解決這些的!」

愛麗絲將兩隻小手往腰間一插,理直氣壯地發動了甩手掌柜的技能,往日里她就滿腦子就都是一些沒有實質性用途的奇思妙想,而這些便都是通過諸如此類無厘頭的形式,一股腦地扔給自己的妹妹。而【月神鎧裝】和【階級卡片】,便是這些難題之中最為代表性的作品。

特別是後者,那些【saber】或者【archer】之類的稱謂,其實都是來自於穿越之前熱門的某款手游,而愛麗絲本人卻連這款遊戲的基本出處fate都一知半解,只是覺得『很帥氣』所以就盜用了一波。假如她的山寨行為被地球上那些熱衷於系列作品的『廚』們看到,那麼,毫無疑問的,她立馬會在各大貼吧論壇被噴成篩子。

「再度要求,精神連接……獲取,詳細信息……」

無計可施的婭塔妮絲採取了最終手段,她再一次張大了嘴巴,『哇嗚』一口咬住了愛麗絲的肩膀。

「搞什麼,又來!?」

就算已經經歷了三次,愛麗絲依然無法適應被咬住的瞬間,渾身發熱骨頭髮酥的感覺,她兩腿一軟,被銀髮的少女壓倒在地。

「哈唔,哇唔,姆唔……」

而且與之前兩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婭塔妮絲沒有保持咬住的動作安靜不動,而是用嘴唇和牙齒,用力地摩擦著愛麗絲的頭頸和肩膀,彷彿想要從中那雪白的肌膚吮吸出什麼來一般。

「等,等等——!這,這次為什麼這麼激烈嘛!!」

【之前,只是疏通表層意識,現在是為了更確切地獲取光學影像情報,需要更深層次連接你的神經系統。】

說著,婭塔妮絲伸出舌頭,沿著鎖骨向上滑動直到耳垂,在愛麗絲身上留下了一條溫潤的軌跡。事實證明,少女要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價。

「吖啊~~~喂!」

**

一轉眼,一天過去了。兩個少女互相依偎在鳥巢里渡過了一晚,躲在昏迷的【暗獄啄】豐厚的羽根之下,夜晚也算得上溫暖,如果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大概便是氣味實在是令人窒息了,不僅是來自於魔獸的那股獸腥味,還有散落在鳥巢里的獵物屍骸腐臭之後發出的氣味。

失去了母鳥的庇護,可憐的小魔獸們只得蜷縮在巢穴的角落,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順便一提,婭塔妮絲的睡眠周期和人類不同,她的精神只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休眠就能恢復到最佳的狀態。所以,在愛麗絲熟睡的時候,她都一邊戒備著四周,一邊對魔獸進行身體改造。

說是改造,其實不需要開膛破腹之類誇張的做法,只要和治癒傷口時一樣,投入納米機械,等上一段時間,就能自然而然地大功告成。

基因改造很順利,因為第二天,等愛麗絲醒來的時候,在她眼前的已經不再是『一隻鳥』,而是變成了一隻『蛋』的模樣。

「誒!?怎麼退化了?說好的進化呢?」

「……哈唔!」

婭塔妮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猶豫了三,四秒之後,終於還是果斷地亮出雪白的牙齒,一口咬住了愛麗絲昨天被種滿了『草莓』,顯得異常妖艷的頭頸。

「哈啊……我已經漸漸習慣這個套路了。」

愛麗絲不做掙扎地被撲倒,放任對方的輕咬。有一句名人名言說得好——生活就好像那啥,既然無法抵抗,就去學會享受吧。平心而論,被婭塔妮絲咬到之時,那種被電流刺激細胞的感觸,其實還不算糟糕……

【鳥類生物已經是成年體,即使改造了基因序列,也不能立刻更新身體構造,渾身的細胞要進行完整的新城代謝,才能變異為你預想之中的形態,所需時間預計行星圍繞恆星公轉七圈。為了縮短時間,借鑒了昆蟲類生物的變異法則,採取結蛹孵化的方法,可大幅度提升完整變異所需周期,縮短后的預計時間為108774秒,剩餘……627秒。】

於是,十分鐘之後—— ?「誒!?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破繭而出的『生物』,?anen???.?? 重生之大亨傳奇 也難怪,不管再怎麼說,眼前的光景都太超乎自己的意料了。

「嘰……?」

就這樣,擁有一頭如絹綢般烏黑毛髮的『小鳥』,發出了一聲如同九十年代某人形電腦一般的悅耳鳴叫。

事實上,這已經完全不是愛麗絲印象之中『鳥』類生物了,而是一個『人類』的女性。不,說是人類並不確切,因為她的雙臂依然是長翼的形狀,而兩腳也是兇猛的鷹爪。

就像是要抖落羽毛上的水珠一樣,『小鳥』搖動腦袋,抖動身體,這樣一來,兩顆象徵著母性的碩果,正暴露在空氣之中搖晃個不停。

愛麗絲揉了揉眼睛,證明了她沒有看錯。嗯……說理所當然也是理所當然,畢竟是魔獸,不會穿衣服。那種柔軟的質感,沉甸甸重量感,總之,完全無法相信是鳥類的器官,正毫無遮掩地展現在愛麗絲的面前。

「愛麗絲,願望,重現,成功。」

婭塔妮絲面無表情,一如既往,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愛麗絲開始能從撲克臉上看出她情緒上的一些細微變化了,現在的她應該是『得意洋洋』的面無表情。

「不對不對,等等!我昨天說的應該是『鳳凰』才對吧!為什麼變成妹子了!?」

「抽取,愛麗絲腦內關於審美的固有情報——可愛=正義。婭塔妮絲,執行正義。」

「哈啊……?難,難道說你看到了『那個』!?」

「肯定的,參考愛麗絲記憶中,電子型計算機,固定硬碟存儲設備,讀取d盤,路徑——我的電腦-starcraftii-maps-『搖桿驅動程序』文件夾內的圖片文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打住打住快打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