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亮一怔,顯然沒想到,老佛爺竟會認出他來。

「呵呵,沒想到,前輩竟是知道晚輩,當真是晚輩的三生福氣啊。」張亮咧嘴一笑。

龍鬚這時沒有廢話,那彷彿能洞穿天地的老眼,閃爍著不知要經過多少歲月才能修鍊成的銳利。

龍鬚望向那石碑,老眼間變的黯然,彷彿被勾起什麼回憶一樣:「冥王不動碑么?真是好久沒有見過了啊。」

「冥王不動碑?」這時,龍嚴在龍鬚身旁微微吃驚:「老佛爺,這石碑,就是神物榜上,排名第十一名的明王不動碑?」

龍鬚沒有隱瞞的撫須點下頭:「恩,當年溟組就是用這東西,以溟組十二殿為根基貫入靈力,摧毀了人皇大人在人界的最後防禦。」

龍鬚言罷,停頓下:「只是沒料到,這東西遮天竟捨得拿到深海來,天還真是我這老骨頭啊。」

龍鬚早便知道,一定是有神物誕世,不然他龍家的獸界虛空,尋常者的攻擊根本無法湊效,更別說是轟動其內的山脈,只是沒料到會是冥王不動碑這般靠前的神物。

龍嚴不由咂舌,對冥王不動碑他或多或少了解些。

冥王不動碑,本身並不具備什麼攻擊力,也不強大,但奈何,其中有一武學,冥王星隕,無需任何修為,只要靈力達到滿足,便會自動釋放,冥王星隕,擁有極強的穿透性和毀滅性,尋常域境強者,一擊必殺,界境也要小心應對,所以才令冥王不動碑在神物榜上擁有如此靠前的名次。

當然,最重要的是冥王星隕的穿透性,是無數防禦結界和武學的天敵。

這其中,也包括獸界虛空。

「呵呵,沒想到,前輩竟然認得這冥王不動碑,輩也是當年那場曠世之戰當中的倖存者啊。」張亮笑道:「沒辦法,如果不是冥王不動碑,以龍家的獸界虛空我等根本無法撼動啊,怎麼能請出前輩來呢?」

龍鬚冷漠的白了眼張亮,他清楚,張亮不過是傀儡而已,在他如果沒有詛咒,張亮不過是只他隨手便足以碾死的螞蟻,他淡淡道:「小娃娃,你知道的還不少,竟然還知道遠古的那場曠世之戰?」

「晚輩留有所問而已,只是晚輩很好奇,那場大戰究竟生了什麼,又或是究竟為何所起?竟能連你這等強者提起來后都會忌憚。」張亮眼睛十分尖銳,雖然龍鬚表現的並不明顯,但在提起遠古一戰卻是是有些失態。

龍鬚冷笑道:「你不會想要知道的,那是你參與不起的一戰。」

「呵呵,前輩這話,恐怕說的為時過早了吧?」張亮突然露出抹凶厲之色。

見到張亮的樣子,龍鬚微微皺眉,古井無波的老眼間露出戾氣:「極凶之相?呵呵,難怪,遮天會在這深海當中選中了你。」

龍嚴這時感受到老佛爺周圍的凶氣一驚,這些年他從未見過老佛爺如此嚴肅。

這讓龍嚴對所謂的極凶之相充滿好奇,究竟是什麼能讓存活幾萬栽的遠古倖存者感到威脅?

「老佛爺,這極凶之相,究竟是什麼?」

「極凶之相,乃遠古天照,一種極為罕見的兇相,一旦現世必會危害世間。」老佛爺停頓下,突然道:「當年的道青,便是極凶之相,只是他在人皇大人的引領下,後來漸漸的步入佛門清心寡欲,最終於大荒帝共同隕落,這才免去世間不少的災難。」

「但即便如此,道青當年也是血殺八方。」

龍嚴瞪了瞪眼,當年的道青竟也是極凶之相?道青,這位遠古尊者,龍嚴可是並不陌生,為一神物戰場怒殺八方,血染成河至今還是天地間的大災大厄。

「在遠古時,遮天便是想要重用道青,不料道青性格極為倔強不屈於遮天之下,這才最終招惹來殺生之禍,沒想到幾萬年過去,極凶之相再度現世,最終還是落到遮天手中。」龍鬚老眼沉重,這時在他心底閃過道決絕,便是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殺掉張亮。

極凶之相,堅決不能留。

「小娃娃,你不是我的對手,讓你背後那傢伙出來吧,不然你們今天都會死在這的。」龍鬚本欲動手,但他突然間停下,老眼的餘光在這時朝著遠方雲霄中望去。

從那裡,讓他嗅到一股危險。

張亮淡淡一笑:「我確實不是您的對手,但我只要拖延住你便好。」

「拖延我?是憑你,還是這冥王不動碑?」龍鬚那屬於遠古強者,渾然天成的傲骨無形散開。

「你是不準備出面了嗎?也罷,那我便將遮天這極凶之相在摧毀,讓他在等上幾萬年吧。」龍鬚渾濁的老眼突然混沌,隨之他手中的龍仗輕輕一動,他枯影竟是當即從原地消失,一道龍紋,直接出現在張亮身前,枯手如鉤,朝著張亮的喉嚨抓去。

張亮猛的震驚,他早便預料到,龍鬚的實力極強,卻沒料到會強大到,他一招都無法抵擋?

「這,這便是,那個境界的手段嗎?好,好可怕……!」

張亮瞬間張開自己的自身世界,然而……他的世界之力張開后,竟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彷彿,他的世界不是出現在天地當中,而是……在龍鬚的世界里?

沒錯,張亮的自身世界,此時就是在龍鬚的世界里。

龍鬚的自身世界微微一動,便是令足足有上百萬米的海域臣服。

「該死的!他怎麼會這麼強?難道,難道我要死了嗎?」張亮眸底猛的閃動不甘和憤怒。

「極凶之相,果然厲害,在如此危機下,潛意識裡所表達的竟不是恐懼,而是憤怒和殺機?你今日必須要死!」龍鬚心底萌生殺意,對極凶之相繞是他都十分忌憚。

儘管如今的張亮尚未成長成天地災厄,但一旦給他些時間他將會成為病毒一樣,席捲天地。

那時,道青之災,很可能會再次降臨人間。

最可怕的是,當初龍鬚尚且與道青接觸過,其道青的極凶之相竟是都不如張亮這般兇險。

「此子若是成長起來,天地間必將陷入到禍端里!」龍鬚心底肯定道,他龍爪將空氣震碎,成土黃色的龍印蔓延向張亮心口。

那土黃色龍印里,竟有世界之力,一旦擊中張亮,張亮必死。

「桀桀!龍鬚,這小娃娃,是魔尊人,他的命你可奪不走。」突然,張亮的胸前,有一道極為詭異的黑色漩渦凹陷下去,而之從漩渦的中心探出一隻同樣乾枯的手掌,那手掌十分的乾枯,黝黑,盤根交錯,光,便能料到,其主人定是骨瘦如柴。

果然,一道佝僂著腰桿的消瘦老者,在這時緩緩的從黑暗中踏出。

當那老者一出,他露出十分猥瑣的笑容,一排泛黃的牙齒令人作嘔。

「明軒老狗?」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很顯然,龍鬚對這出現的虛影並不陌生,反而還十分的熟悉,直接道出其名諱來。

在明軒出現時,龍嚴老眼一瞪,他的實力如今在界境圓滿,九十萬米自身世界的程度,可謂是半步踏入超界境門檻的人,當初與宗元子交手立於不敗之地,自此不難看出,龍嚴實力不弱,但即便如此,明軒出現,仍是讓他魁梧的身軀顫抖下,竟是感受到一股巨大壓力凌空落下,讓他微微的眯起眼,心裡有些忌憚。

「這傢伙,竟然和老佛爺一樣,都是那個境界的強者?」龍嚴捏緊拳,小心翼翼起來。

「只是,沒聽說過,在七千海宮裡,有人突破到那個境界啊。」

「這傢伙,不是七千海宮的人,是當年遠古之戰之時的倖存者。」龍鬚看出龍嚴的疑惑嚴肅道,連他面對明軒,古井無波的老眼,都是出現波瀾。

「是那個時候的倖存者?」

龍嚴大驚,對當年曠世一戰,他也是有所耳聞,當年的壯闊和凄慘驚天動地。

龍嚴狠狠的咽口吐沫,變的更加緊張。

從龍鬚面龐上,龍嚴不難看出這明軒的實力不凡,畢竟已經有數萬年之久龍嚴沒見龍鬚如此認真過。

龍鬚的實力,是足矣傲世七千海宮的存在。

「老佛爺,他究竟是何人?是溟組十二殿的殿主嗎?」龍嚴問道。

對溟組,龍嚴也了解一些,溟組分內組外組,內組又分十二殿。

龍鬚老眼眯起,似是勾起幾萬年前的回憶般搖搖頭:「不是,他的身份很特殊,實力與溟組十二殿三殿殿主的實力相差不多,但卻不列入十二殿當中,他一直潛藏在黑暗裡,是溟組的暗影,一直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如今,秦石出現在此,扶風定會遵從命格,十年內封鎖七千海宮,令溟組無法進入其中,這明軒應該是早便隱藏在這裡。」龍鬚言罷,沉重的深吸口氣:「畢竟,這傢伙,很擅長隱藏和偽裝。」

龍鬚這時抬頭,望向明軒:「呵呵,沒想到,你這老狗,竟然始終潛伏在七千海宮裡。」

「是啊,如果我沒猜錯,那秦石應該就是命格之子吧?呵呵,當年人皇笑傲說,遲早有朝一日,他的後輩,命格之子出世,便是我溟組消失的時候,但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今日三清宮一戰,恐怕他便會隕落吧?」明軒陰邪的笑道。

老佛爺老眼閃爍寒光,但片刻便是稍縱即逝。

「明軒,你太小瞧那小娃娃了。」

「在這七千海宮,只要你龍鬚不出手,憑他能夠贏過三名界境大圓滿?」

「我從未想過要出手。」龍鬚淡淡一笑,隨即他似乎看出明軒的疑惑,這時他眉心處有黑暗色的火焰燃燒,成一極為陰邪,彷彿能喚醒人心底最為邪惡的咒印浮現。

明軒這時老臉一沉,那咒印他十分熟悉,正是溟組對龍家的詛咒。

「這怎麼可能?你龍家,不是已經破掉詛咒了嗎?」明軒驚道,但片刻他突然想通什麼的尖叫聲:「喝,龍鬚老賊,原來你龍家根本沒有解除詛咒?解除詛咒的,只有你們龍家三個小娃娃?是那命格之字,藉助吞天之力解除的?先前你們做的一切,只不過是為了迷惑三清宮的?」

龍鬚沒有隱瞞的淡淡一笑。

明軒陰邪枯老的老臉繃緊,知道自己被戲耍后怒火中燒,但像他這般活了幾萬年的強者,心性早已達到波瀾不驚狀態。

「真是有趣,你龍家既然沒有解除詛咒,那命格之子竟然還敢挑釁三清宮?難道,他手中還有其餘什麼底牌?」

「有沒有,不久后你便會知道了。」龍鬚這時笑道。

明軒突然有種不妙的預感,隨即他竟是抓住張亮的肩膀,欲要從虛空當中化作虛影離去。

「現在才想走,恐怕晚了吧?在那小子凱旋而歸前,你便留在我這龍家觀望吧。」龍鬚枯手探出,手中的金色龍仗化作金光,成一金色龍爪般朝著明軒后心抓去。

明軒餘光一寒,一隻枯瘦的老手虛空一震,將張亮在這時送出千米去,另一隻大手在這時運轉煞氣,成一極為尖銳的邪惡魔槍,與那金色龍爪頓時轟炸在一團。

轟隆隆!

一連串的驚天巨響,那一片巨大的空間隨之粉碎,半壁天空,在這時竟都是被分裂開。

兩名超界境的交手,頓時便將海域分離,如一把空氣之刃般將海面斬斷,令兩方的海域憑空升高,成萬丈瀑布,而在兩人的中央之處,則是出現驚天的巨浪,成一巨大的峽谷一樣。

彷彿天地乾坤,在這時都被一分為二,一方是金光燦爛的金龍盤卧,另一方則是凶煞的魔鬼露出獠牙。

在這時,七千海宮都是被驚動,一股巨浪將臨近的幾座海宮都是給震碎掉。

這時,龍嚴在一旁,嘴角都是抽搐下,那滔天的巨浪讓他都不得不閃退出千米外去。

在一座天險般的巨大駭浪峽谷下,兩側如同千丈高的激流瀑布。

在瀑布的頂端,則是兩名骨瘦如柴的老者,中央是金龍與魔槍的電光火石。

「明軒,你不是我的對手。」龍鬚撫須的淡淡道。

明軒這時老眼陰鬱,眸心殺機肆意:「該死的!你這老畜生,幾萬年竟然又精進了?」

龍鬚沒有否認的一笑:「在那小娃娃沒有解決掉現在的麻煩之前,你就留在這裡吧。」

「想留下我?休想!」明軒雙臂一揮,一層驚天的煞氣變化成鬼首。

「鬼蜮殘殺!」

「龍殺九天!」

轟!轟隆隆!驚天的巨響,在一片海域當中再度泛濫。

龍鳳寶貝偷偷藏 一道道超凡的靈力,連龍嚴都感到膽怯的力量下,龍鬚和明軒這時兩者同時爆退。

突然,龍軒身形退出幾千米去,他古朽的身軀都是佝僂起來。

明軒更慘,直接被擊飛出上萬米去,一口黑色的魔血噴洒出去,但他反應極快,剛穩住身,腳掌虛空一踏,一股巨浪翻滾,一把抓住張亮的肩膀,順勢便欲要朝遠方遁去。

「想走?」龍鬚彷彿早有預料,他身形在這時閃爍幽光,竟是變化成千米長的青色金紋巨龍,龍爪凌空的朝著遠方虛空一握,那一片空間頓時便是如鏡子般破碎,令明軒逃遁的方向直接被毀滅掉。

「老雜種!你是鐵了心,今日要留下我?」 目標是咸魚領主大人 明軒心底升起驚恐之色。

明軒雖然也有超界境,但卻不是龍鬚的對手。

龍鬚畢竟是當年人皇之下的第四人,其實力之強可想而知。

儘管有詛咒在身,但也足矣笑傲天地。

「我說了,在那小傢伙解決掉麻煩前,你必須要留在這裡才行。」龍鬚淡淡道。

「該死的!」明軒捏緊拳,此時卻是沒有任何辦法。

「你就那麼有把握,那小子能贏過三清宮?」

「命格所顯,皆為定數。」

「遮天這些年,一切所懼怕的,不也正是命格嗎?這些年,他所要做的,不正是要打破命格嗎?」龍鬚玩味的笑道,此時在他金龍之身下,似乎天地都是為之臣服。

「吾等魔尊之心,且是爾等能猜想到的?」

「吾等魔尊,所要的是這天地,他要的是這天地沉淪,他要將這天地的規律都改變掉。」

「吾等魔尊,是要創造新的世界,那才是吾等嚮往的世界。」明軒狂吼。

龍鬚平淡的笑道:「遮天要的,我並不知道是什麼,但他是創造不了世界的。」

「天地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一切皆有定數。」

「遮天也見過命格,又何必執著呢?」龍鬚搖搖頭。

明軒被困在此處,毫無辦法。

在他身旁的張亮,此時則是早已驚呆住,在那驚天地的波瀾下,他嘴角忍不住的抽動,這對他而言根本就是神仙打架。

但在聽聞龍鬚明軒雲里霧裡的對話時,張亮卻是聽出幾分端倪來。

其中多半都是圍繞著秦石的,這讓他眼底充滿寒意。

「那混蛋!竟然是什麼命格之子?竟能讓龍家為其臣服?」張亮自幼便是天之驕子,這般巨大的落差讓他對秦石必殺之意越發濃郁。

「秦石,我遲早會親自取了你的狗命!」張亮露出如狼子野心般的獰笑。

「龍鬚,你殺不死我的!」明軒被金色龍爪困住,並未露出太多的恐慌道。

「我沒想過要殺你,要殺你的另有他人,你的命註定要留在七千海宮裡。」

「十年海域,當命格結束,你自然會葬身於此。」龍鬚似乎已經預料到未來的樣子,篤定道。

「天地之新王,會親自取你性命。」

「你說,那小畜生?就憑他?再有十年,他又能如何?」明軒嘲諷的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