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陰陽老人一再慫恿周良把這口鍋騙過來。

她應該是早就已經看出了這鍋的不凡之處。

周良運轉功法,熔煉這源源不斷的熱力,吃下去的獸肉都化作了最為精純的元氣,這一頓飯的功夫,簡直比得上是平日里十幾天的苦修,經脈通道之中,道家真氣愈雄渾。

小銀猴到了後來,乾脆將腦袋幻化小山一般,張開嘴直接瘋狂地吞咽,連嚼的過程都省了。

這靈猴顯然也現了這些燉肉的好處。

看到這一對主僕的吃相,剪梅道長眼睛都直了,第一次遇到比自己還能吃的人,他後悔不跌,早知道不拿出來分享了,平日里哪裡能收集到這麼多的洪荒遺種精肉。

就在這時——

咻!

三道金色箭矢,猶如暗夜死光,突然從遠處的森林中爆射出來,對準了周良三人。

箭光猶如金色蛟龍一般,掀起颶風一般的氣流,地面被箭氣餘波犁開三條漆黑裂縫,所過之處,古木催折,巨石崩碎,草木紛飛,猶如地裂一般。

周良三人同時急閃,避開了這石破天驚的三箭。

轟轟轟!

數千米之外的,遠處三座相連的山峰,被這金色蛟龍一般的三箭貼著地面射中,直接爆炸粉碎,坍塌了開來,驚得方圓數十里之內的野獸哀嚎嘶吼。

「咦,還算是有點兒本事嘛!居然能夠躲開我這虯龍三箭。」

一個略帶調侃的聲音傳來……

接著人影閃爍,數十個身影從遠處的深林飛射出來,從四面將周良三人圍了起來,神色不善。

為一個年輕人,身形強壯,肌肉隆起,黑猶如瀑布一般披散,渾身散著野性和暴戾氣息,手中挽著一張金色長弓,眼眸中散著殘忍的光芒,盯著周良等人。

「想不到你們居然可以避開我三箭,有點兒本事,念在你我都是同族,也罷,今天就饒你一命,把這口黑鍋拿過來,你們滾吧!」

這黑年輕人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不容置疑地道。

「你特么的找死!」剪梅道長氣的牙疼,他什麼時候吃過這種暗虧,剛才差點兒就被那一箭給射中了。

「嘿,打擾猴爺用膳的蠢貨,統統都該死。」小銀猴也氣的牙痒痒。

但是很快這一人一猴就顧不上說話了,因為他們現在自己說話的時候,周良已經抱著黑鍋一頓猛吃,眼看著鍋里的東西,都快要被周良一個人吃完了。

「猴!」

「臭小子你給我留點。」剪梅道長也著急了……

今天真的是虧本了,好不容易在這「骷髏森林」中收了這麼多的荒妖,烹調了一鍋百獸精肉全席,卻幾乎全都被這兩個吃貨吃掉了,早知道不拿出黑鍋來炫耀了。

兩人一猴圍著那口大黑鍋搶了起來。

圍過來的十數個高手修真者,全部都被晾在了一邊。

「你們……找死!」黑年輕人大怒,他展現了實力,走出來打劫,居然被無視,實在是太可惡了。

「嘿,不想死就滾,爺今天吃得好心情好,不然把你們統統咬死。」小銀猴用爪子剔掉了小虎牙上掛著的一塊獸肉,做出了一個極為兇狠的表情。

可是作為一隻靠著外表吸引人的萌**,這樣的表情,看起來像是賣萌一樣。

一群人頓時都哈哈大笑。

「給我宰了這隻不知死活的猴妖……」黑年輕人暴怒。

一道身影閃爍,其中一個隨從模樣的高手,身形如電,手中長刀,揚手一道刀芒,朝著小銀猴斬下。

周良摸了摸嘴巴,反手從火堆里抽出一根燒焦了的柴火棍,看也不看揮出。

砰!

刀芒粉碎,那衝過來的高手驚呼一聲,被無形力量撞飛,倒飛了出去,撞碎了數十顆參天巨樹,倒在地上站也站不起來了。

黑年輕人等人吃了一驚。

「真是看走眼了,沒想到居然是個高手,不過你這點兒實力,想要拿出來賣弄,還差的太遠。」黑年輕人冷笑。

「你們是「珞珈城」的弟子吧?真不知道「珞珈城」那幾個老傢伙,是怎麼教後輩的,這麼沒禮貌。」終於搶完了黑鍋里的獸肉,剪梅道長折了一個牙籤剔他的大黃牙,口氣很大地道:「幾個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趕緊滾吧!看在同為人族的份上,饒你們一命。」

剪梅道長指了指身邊的周良,獰笑著道:「看到沒有,我身邊這個滿臉橫肉的國字臉大漢,乃是中域有名的大殺神,殺人如割草,你們幾個的小命,還不夠他一刀呢!」

十幾個人聽這滿口黃牙的糟老頭口氣這麼大,也有點兒愣。

唯有那黑年輕人哈哈大笑:「老東西,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敢指責我「珞珈城」的師長?本來還打算留你們一命,現在都給我統統死來。」

話音未落,他張弓,金色的大弓拉開,一支黃金一般的大箭幻化出現,對準了剪梅道長。

黃金大箭猶如太陽真火般燃燒,迸出一股凜冽的殺意,猶如實質,令人肌膚生疼,周圍的草木無聲無息地崩碎化作了飛灰。

「我靠,玩真的……」剪梅道長一縮脖子,推了一把周良,道:「你上。」

咻!

同一時間黑年輕人鬆開了弓弦。

周良一額頭黑線,手中的燒火棍如利劍一般刺出。

一股寒冰劍之天道迸出來。

嗤!

透明的劍氣劃過,將黃金大箭連同其迸出來的殺意,一分為二。

極寒劍之天道爆,兩截黃金大箭被凍成了冰塊,**在地面。

周良身形一閃,鬼魅一般來到了這黑年輕人身前,五指握住弓身,微微一震,黑年輕人只覺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爆,五指劇痛,半個胳膊都失去了知覺,眼前一花,手中的弓已經失去了蹤影。

定睛再看的時候,那國字臉大漢已經回到了原地,手中握著的,正是自己的弓。

「你……還我神弓。」黑年輕人扶著胳膊又驚又怒。

周良沒有理會,仔細觀察手中這張大弓。

弓身是以「盤絲銀沙」和「戰仙鐵」幾種罕見的神料鑄就,煉器手段也很高明,內蘊道紋,弓弦是某種異獸的腿筋,以特殊手法硝制,猶如一根思蠶一般,肉眼幾乎可不見,弓身雕刻著蟠龍、白虎、朱雀和玄武的圖案,內蘊一團強橫的靈意,竟然是已經生成了器靈。

是一件巔峰級別的寶器,只差半步就可以晉入帝兵級別了。

「好東西。」周良讚歎了一句,強橫的神念注入弓身之中,那原本蠢蠢欲動的器靈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瞬間老實了下來,不再反抗。

「想要回這張弓,讓你們家的長輩來道歉吧!」周良將大弓拿在手中把玩。

黑年輕人怒道:「你可知道我是誰?這四相神弓乃是我……」

話音未落。

咻!

一支黃金大箭擦著的耳邊爆射而過,射飛了他一隻耳朵。

「最討厭你們這種打不過就拼爹的官二代了,給我滾,不然下一箭,射的就是你的心臟了。」周良緩緩地拉開長弓,第二支黃金大箭緩緩幻化出現。

這四相神弓落在周良的手中,釋放出的氣息,比之前在黑年輕人的手中時,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黃金大箭猶如一團炙熱燃燒的太陽一般,殺機凝而不散,卻更加可怕。

「你……」黑年輕人感覺得出來,對面這個實力高的恐怖的國字臉壯漢,不是在嚇唬自己,要是自己再說什麼,絕對會被一箭射死。

「你給我等著。」

黑年輕人撂下一句狠話,最終灰溜溜地帶著隨從們離開。

這可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本來看那黑鍋不凡,想要找借口搶走,說知道卻丟了四相神弓。

「現在的這些後輩們,真是越來越不知道尊老愛幼了,唉,看來和平時間太長,已經讓他們忘卻了危機,也許一場新的種族之戰,真的是必要的。」剪梅道長搖頭晃腦地感嘆,然後飛快地收拾著周圍的東西,一副準備跑路的樣子。

「你這是幹什麼?」周良收起了四相神弓。

這張弓的威力不如張猛飛手中的那把偽仙之弓,但靈巧性卻更勝一籌,日後回到大燕修真國,可以送給張猛飛當禮物。

「當然是趕緊跑路啊!」剪梅道長用一種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著周良,道:「你剛才揍得的那小子,是「珞珈城」的弟子,「珞珈城」在中域可以排進前二十,城主宇文成都最是護短,揍了小的來了老的,很麻煩的,難道你要等著「珞珈城」的高手來找你算賬?」

「來了又怎樣?」周良不放在心上。

「你傻啊!我們是來探尋「羽化神朝」遺迹仙藏的,又不是來打架的,再說「珞珈城」的《珞珈山真功》還是很厲害的,沒必要和他們硬碰硬。」剪梅道長收拾好了東西,不由分說,拉著周良朝著「骷髏森林」深處飛奔而去。

……

兩人消失之後不到一刻鐘。

嗖嗖!

兩個身影落在原地。

其中一人是灰白頭的乾瘦老頭,皺紋如溝壑一般不滿皮膚,簡直就像是骷髏上面披了一張人皮一樣,彷彿一陣風都可以將他吹到,渾身籠罩著一股濃郁的死亡腐朽氣息,隨時都要斷氣的樣子。

但是之前那黑年輕人卻恭敬地站在這老頭身邊,道:「二叔,那兩個搶了四相神弓的蠢賊,剛才就在這裡。」

乾瘦老頭似乎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聳動著鼻子在周圍嗅了嗅。

「已經走遠了,你惹了真正的高手。」他搖搖頭,「我們回去吧!」

「難道就這麼算了?」黑年輕人心有不甘。

「你呀,大哥將你**壞了,到處惹事,這次惹到的人,連二叔我都有些忌憚呢!才掉了一隻耳朵,算你幸運。」乾瘦老頭掃了一眼黑年輕人。

他的眼皮抬起的瞬間,露出了下面雪白一片的眼球,極為可怕,竟是沒有瞳仁。

乾瘦老頭淡淡地道:「不過,這兩人也真是不知死活,敢搶我「珞珈城」的四相神弓,也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以他們的實力,出現在這裡,必然是沖著「羽化神朝」遺迹,不用浪費時間去追,早晚會對上,到時候殺了他們搶回神弓,也就是了。」

「那太好了,二叔你肯出手,那兩個蠢賊,必死無疑。」黑年輕人大喜。

……

……

周良和剪梅道長兩人,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跟在前人留下的蹤跡之後,小心前進。

骷髏森林的可怕,在這幾天里,讓周良也有些心驚。

就連喜歡四處掠食打牙祭的小銀猴,在差點兒被一頭黃金古鱷吞掉之後,也開始乖乖地待在周良的身邊,不到處亂跑了。

周良早就沒有了方向感,四周的危機,讓他也不得不全力催動靈識,小心警惕,不然就有隕落的危險。

好在剪梅道長有些神奇的本事,總是能夠避開那些洪荒異種的領地,順著前方人族和獸人高手踏過的足跡,帶著周良前進。

轟轟轟!

前面突然傳來一道道轟隆之聲,可怕的元氣波動,猶如潮水一般輻射而來。

無數的凶禽荒妖哀鳴著,從遠處的森林狂奔而來,猶如潮水一般,大地被踏的震蕩,樹木催折,各色各樣的荒妖,彷彿是喪家之犬一樣,從周良等人的身邊急沖而過,奪路而逃,看都不看幾人一眼,彷彿是喪家之犬一般。

「怎麼回事?這些荒妖好像被嚇瘋了……」周良驚訝。

一頭如小山一般的金毛神猿,邁開大步轟隆跳過,驚恐地怒吼著,拚命地逃,腳下踩死了不知道多少野獸,奪路而逃。

「唳……」驚慌失措的哀鳴聲之中,一隻二十多米長的銀冠狼隼王,扇動翅膀朝著骷髏森林外圍飛去。

撲稜稜的翅膀震動聲之中,天空之中黑壓壓的一片全都是驚慌失措的巨禽荒妖,這些站在食物鏈頂端的洪荒異種們,平日里相互碰頭免不了一場而戰,此時卻只隔著數米距離只顧著逃竄。

至於普通的巨妖野獸,相互踩踏,也不知道死了多少。 撲稜稜的翅膀震動聲之中,天空之中黑壓壓的一片全都是驚慌失措的巨禽荒妖,這些站在食物鏈頂端的洪荒異種們,平日里相互碰頭免不了一場而戰,此時卻只隔著數米距離只顧著逃竄。

至於普通的巨妖野獸,相互踩踏,也不知道死了多少。

「生了什麼事情?」小銀猴很是不安,感覺到了巨大危險要降臨一般。

「咦,你們有沒有覺得空氣有點兒熱,著火了嗎?」剪梅道長停下腳步。

周良停在一顆巨樹樹冠上,遠眺過去,只見遠處的原始森林之中,突然衝天而起一片片紅光,接著天空之中無數道赤色流光下墜,大片大片的森林和山脈頓時燃燒,原本碧綠樹濤化作了一片茫茫無際的火海。

「怎麼回事?難道仙火爆了?」前方視線所及之處,全部都成了火焰。

赤紅如血一般的火焰,瘋狂地蔓延燃燒,朝著周良等人的位置燒了過來。

火焰之中,瀰漫著一種暴戾兇殘的氣息。

「不對,這不是仙火……是妖火?」周良察覺到了異樣,這種火焰之中隱隱有一股極為可怕的荒妖的氣息,彷彿是來自於遠古洪荒,可以焚燒一切,連岩石都燒成了青色的粉末。

若是普通火焰,金毛神猿和銀冠狼鷹隼絕對不會畏懼。

就在這時,突然,遠處的天空之中,一道道滾滾磅礴的魔氣,突然毫無徵兆地出現,猶如遮天烏雲一般,從四面八方彙集過來,將這一片無邊的火海,遮蓋在了下面。

轟隆!

電閃雷鳴之間,天空之中下起了黑色的雨滴。

一開始淅淅瀝瀝,到了後來猶如瓢潑般,狂暴的大雨彷彿是一道道的黑線,連接了天與地。

這黑色的詭異雨水灌下,瘋狂燃燒的赤色火焰火勢終於開始逐漸小了下來。

「這是妖雨,是獸人絕頂高手在施法!」邋遢老頭剪梅道長扣了扣鼻子,對周良擺擺手,道:「我們趕快藏起來,哇哈哈哈,這下子有熱鬧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