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郭傲。

我叫白芷涵。

兩人也做了自我介紹,然後就隨著這大隊的狐族進入了這美麗的天妖狐族,一路上,美景盡收眼底。

就這樣,到達了族長居住的地方,這個地方雖說不算太過繁華,但是這天妖狐族的屋子,這是最大最好的一間了。

我們天妖狐族比不上其他的部落族群,兩位不要嫌棄啊。

在這天妖狐族的族長大廳內,狐芹和郭傲兩人寒暄道,然後招呼人上茶。

這一路上郭傲和白芷涵也是體驗了一番什麼叫做俊男靚女,這天妖狐族的男兒和女子都是一副唇紅齒白的模樣。

男子異常的俊俏,女子異常的柔弱嬌媚,渾身帶著一股驚人的媚意。

兩人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狐族的女子會那麼受那些獵狐者的歡迎了,這狐族的男子恐怕受的歡迎也不會低。

族長言重了,這樣已經很好了,不用費心了,我們倆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將這些狐族的姐姐們送回家了,我們也放心了。

白芷涵一看郭傲如此說,也是說道:是啊,族長不用太過麻煩,我和郭傲了解了這件事,又喝了口茶,差不多也該是告別的時候了。

狐芹一聽,臉上嬌媚的色彩便是亮起,趕緊拉住已經起身的白芷涵。

好妹妹,你看,你們都來了,就在族中住上幾日,讓我們儘儘地主之誼,也算是感謝一下你們的救命之恩。

好一陣的勸說,白芷涵還是抵不過狐芹的熱情,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郭傲也應了,白芷涵和他可是一路的,別人既然答應留下來,自己自然是跟著她一起。

不過白芷涵答應的同時,眼神也是瞟向了這房中那些狐女們,她們看向郭傲的那種帶著媚意的眼神讓她有些心神不定。

她這個時候突然感覺自己是不是答應的太草率了。

不過答應了下來,兩人自然就在這狐族住了下來,這一天,狐芹陪著兩人在這天妖狐谷當中好好的轉了轉。

郭傲兩人不得不承認,這天妖狐谷除了靈氣有些匱乏之外,其他的都是堪稱絕妙之境。

兩人在這裡感到心曠神怡,這風景彷彿將他們心中的濁氣都驅散掉了。 在天妖狐族待了這麼長的日子,郭傲也對這裡有了一定的了解,包括天妖狐族是怎樣沒落的,還有一些蠻荒的歷史。

天妖狐族在上古時期也是一方巨擘,甚至比如今的幾個妖獸霸主種族都要強悍。

狐有九命,族內在上古時期有著一部典籍,《天狐妖經》!

這部典籍是天妖狐族的鎮族之寶,傳聞修鍊到極致的天妖狐,背後的尾巴可以增至九條,每增加一條尾巴,那麼這天妖狐的實力就會猛的增加一截。

在上古,九尾妖狐被稱作為天妖狐族的聖者,不過自從不知道多少年前,這被稱為聖者的天妖狐便是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天妖狐尊算是天妖狐一族強悍時代的最後一尊強者,自他之後,不知怎麼了,《天妖狐經》沒了蹤跡,而且這天妖狐族好像氣數已盡似的,一代不如一代,如今竟然只剩下了一個通靈之境的族長。

弱小到這個地步,簡直匪夷所思,按照上古傳說的敘述,這天妖狐族天賦異稟,絕對是妖獸當中的異種,根本不可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於是在不經意間,郭傲就在觀察著這座天妖狐谷當中的每一處地方。

他感覺,這天妖狐谷的世代居住之地,應該隱藏著某個秘密,而這也就是造成天妖狐再無強者出世的原因。

天妖狐谷,四季如春,谷內風景秀麗,而郭傲就漫步在虛空當中,徜徉於華海當中。

這一切,不管是山坡土地,還是草海花林,都是沒有頭緒。

郭傲皺眉的輕點步伐,停頓於這谷內唯一的一汪湖水之上,一動不動,猶如老僧枯禪。

郭傲的神念慢慢的散布開來,往著周圍緩緩的擴散,擴散。

將一切的風吹草動都收於自己的心底,此刻白芷涵和星兒一眾人都是到了谷內的另外一處幽靜之地品茶談話。

郭傲一人也能靜得下心來調查一番,若是能幫助天妖狐族查出個蛛絲馬跡,那可真是大善事一件,天妖狐族也再也不用去受其他種族的欺凌,自己離開后也能放心

在他靜靜感應之時,坐落於距離天妖狐谷千里範圍外的霸王坡內。

這裡是藍眸蠍虎一族的地盤。

父親大人,兒子已經找到了進入這天妖狐谷的方法了,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反正這次,兒子是一定要讓那狐星兒當我的妻子的!

藍色眼眸的張狂少年臉上出現著激動的色彩。

他是藍眸蠍虎一族的少主虎夏,他看上天妖狐族的狐星兒已經很久了,但是礙於這天妖狐族谷口的那座神秘莫測的封印大陣,他久久都不敢輕易動手。

如今他也是找到了這進入谷內的方法了,自然不肯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面前的中年人回過了頭,藍眸當中也是閃動著光芒,額頭之上的淡藍王字上散發著淡淡的威勢。

他就是虎夏的父親,如今為藍眸蠍虎一族族長的虎仁。

如果你要是有把握的話,那就去吧,哼哼,父親我跟狐芹那娘們兒說過很多次了,只要她嫁給為父,我們藍眸蠍虎一族便是可以保她一族平安,可是這娘們兒就是不從,這次去把她也抓來吧,正好,狐星兒是她們一族最可愛的狐女,你娶她,為父娶那狐芹,正好是一樁美事!

虎夏一聽,大喜,這就要點兵出發去天妖狐谷。

虎仁也沒有發對,淡漠的點了點頭,揮手讓虎夏去準備了,他動這個天妖狐的心思也不是一兩天了,正好虎夏找到了進入天妖狐谷的方法,一切就交給他去辦就好了,自己要做的也就是等了。

他一點都不擔心,虎夏是通靈後期的實力,狐芹是天妖狐最強的人,也就是通靈初期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抵抗的。

不過他算盤打的雖然響得很,但是卻沒有想到此刻天妖狐族來了兩個意想不到的人物,而且實力都在他兒子虎夏之上。

郭傲彷彿是進入了某種狀態,自從晉入了五級封禁師之後,他就沒有好好的坐下來冥想一番了,但是如今卻是可以如此的靜下心去探查這偌大的天妖狐谷,對於他也是一種心境上的修鍊。

不過半天卻也沒察覺到什麼。

但是空氣當中的塵沙,百米外草地上的昆蟲,甚至那樹木葉片上的道道紋路,郭傲在自己的神念當中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一切都是那麼的勃勃生機,心情豁然開朗。

神念的範圍越擴越大,緩緩的便是浸入竹林,這裡傳來了陣陣如輕鈴般的笑聲。

白芷涵正和三五個嫵媚的狐女包括狐星兒這個可愛的小丫頭說著貼心的話,女人在一起的話語一般都比較多。

別看白芷涵平時一副清冷的樣子,在這群狐女的影響下也變得臉上也是笑容遍布。

芷涵姐姐,你是不是對郭大哥有那個意思啊?

狐星兒眨巴著一雙可人的大眼睛無辜的問道,殊不知道,白芷涵卻是羞紅了臉。

沒有,我怎麼可能喜歡那個獃子啊。

其中的一個狐女卻是說道:沒有啊,我們覺得郭大哥性格開朗,長得也很好看,比我們族內的那些人都有味道,實力更是高強,我就很喜歡他。

另外幾個狐女紛紛附和著,郭傲儼然成了她們心中的男神。

聞言,白芷涵先是一愣,然後看著這些狐女眼睛里冒出的那種濃濃的情愫,心中也有著一股莫名的情感涌了出來,彷彿感覺很不對勁的樣子。

同時心裡也是不由的在罵這個郭傲。

這到天妖狐族才幾天的時間啊,就勾走了這麼多狐女的心,郭傲,你真是好手段!

芷涵姐姐真的不喜歡郭大哥嗎?

狐星兒再次發問。

白芷涵心裏面一慌,臉上卻是不動聲色,道:嗯,不喜歡。

太好了!

狐星兒突然間是跳了起來,白芷涵奇怪的看著她,自己不喜歡郭傲,她到底是在高興個什麼?

察覺到白芷涵古怪的眼神,狐星兒紅撲著一張臉。

芷涵姐姐既然不喜歡郭大哥,這就是說明星兒有機會了,我喜歡郭大哥,我要向他表白!

白芷涵突然感覺心裡更不舒服了,但是卻強行的沒有在外面表達出來。

星兒,這可是你不對,我們也喜歡郭大哥,我們要公平競爭!

是啊,星兒,不能自私哦!

眾狐女的吵鬧聲不斷的響動著,不過剛剛白芷涵覺得很悅耳,但是如今卻覺得很刺耳。

雖說臉上帶著淡淡的笑,但是她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的土地已經是一片龜裂了。

她心裡有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突然,她眼中精芒閃動,驀地抬起了頭。

厲聲喝道:什麼人!

眾狐女都愣住了,有什麼人在附近,她們都沒有察覺到,突然聽白芷涵一說,她們臉上也出現了警惕。

不過此時白芷涵眼中的一道劍意已經凌空射出,擊向了虛空。

另一頭,湖水之上。

郭傲閉上的眼睛此時全然是睜開了,他的臉上滿是汗水,伸手碼了一把,噓出了一口氣。

這女人的實力還真是可怕,看來恢復的不錯,剛剛感應到她們就被發現了,真不知道她現在恢復到哪個等級了。

剛剛郭傲的神念浸入竹林之時,只是剛剛將那狐女和白芷涵搜索到,白芷涵就察覺了。

還有那劍意,嚇了郭傲一大跳,差點兒就損失打了,還好他跑得快,那劍意實在是太可怕了,只要別人願意,重傷他的神念都是沒有問題。

在郭傲心下驚慌,暗叫好險的時候,在竹林裡面的白芷涵卻已經擺了擺手,說明是虛驚一場,讓眾狐女繼續聊天。

不過誰都沒有發現,她的眼角出現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轟!!!

不久,谷內所有人都是聽見了谷口發出了震天巨響,所有的天妖狐的臉色都是大變。

紛紛朝著谷口趕去,這種情況從來都沒有發生過,谷口的那座封禁大陣就是全族的守護神,若是出了問題,他們一族就真的沒有什麼活路了。

狐芹是第一個趕到谷口的,一眼便是看到了那大戰旁邊的山谷山岩上的巨大缺口。

黑暗的缺口當中此時正鑽出來一個個人影,這道道彪悍之人的額頭上都是顯印著一個淡藍的王字。

狐芹的眼神漸漸的轉移到了那道雄壯的領頭身影上,瞳孔處陡然的凝了凝。

她認識這個人,藍眸蠍虎一族的少主,虎夏! 腹黑小萌寶:爹地,快上車 狐芹凝重的看著虎夏和他身後的這些藍眸蠍虎一族的人,強烈的不安便是涌了上來。

九轉迷魂陣是他們天妖狐族生存的資本,如今別人卻是以這樣的方式進入了天妖狐谷,那麼他們天妖狐族的安全就全然沒有了保障。

虎少主,我們天妖狐族的地方太小,也沒有什麼其他值得你們來搶掠的東西,不知道您來此貴幹呢?

狐芹強行壓下了不安,也勒令自己不去追究山岩被打穿的事情,心平氣和的看著虎夏。

虎夏聞言,笑了笑。

狐族長言重了,本少主來此並不是為了什麼壞事,只是前段時間,本少主已經向貴族的狐星兒小姐表示了愛慕之情,怎奈沒有迴音,本少主只好親自走一趟了。

狐芹臉上更為凝重,這件事她是知道的,但是他也不想就這樣讓狐星兒隨便嫁給藍眸蠍虎的人,畢竟這個種族的人,嗜殺是他們的本性。

也是源於狐星兒自己的意見,所以她就婉轉的拒絕了這位虎少主,當時有著九轉迷魂陣擋著,她料想這藍眸蠍虎再怎麼厲害,也亂來不得,但是如今怕是想錯了。

別人繞開了大陣,卻是將山體給打通了,這等手段讓她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虎少主,這件事實在不是我們能左右的,只是狐星兒自己的意願而已,這種事還是要兩情相悅才好,您說是吧!

狐芹知道,現在自己就是案板上的一塊兒肉,虎夏想怎麼剁就怎麼剁,所以溫聲細語的勸慰道。

不過她是這麼想的,虎夏卻未必有這個耐心了。

虎夏虎目一瞪,指著狐芹大聲喝道:狐芹,本少主給你說明白了,本少主今天來不是管你們他媽什麼同意還是不同意,就是將狐星兒給本少主交出來就對了!

還有,父親看上了你,你這次也跟我們走,這件事就算完了,你看怎麼樣!

狐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虎夏突然的發難,讓她感到了這件事的棘手。

虎少主,難道這件事都不能徵求一下當事人的意見嗎!

虎夏藍眸當中閃著莫名兇狠的光芒,冷笑道:狐芹,本少主剛才已經說了,這次來,不是過來徵求你的意見的,將狐星兒交出來,然後你自己跟著我們走,這件事就算了!

狐芹沉默著,在虎夏面前她終於露出了那種猶豫不定的神情,她再也不能鎮定了。

宋道 不過這個時候,白芷涵狐星兒等一眾人也是趕到了,他們站在狐芹的旁邊,冷眼看著這些藍眸蠍虎的人。

那虎夏一見狐星兒,藍眸當中就閃動著一種佔有慾,彷彿立刻就要將狐星兒拿下。

狐族眾人都緊張的站在那裡跟著這麼一眾強大的藍眸蠍虎對視著。

另外一頭,郭傲也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水跡,輕輕抬步準備朝谷口那邊走,從湖泊上站立著變成踏空而起。

不過就在他將神念一下子全部回收的時候,卻是不經意的察覺到,這波瀾不驚的湖水好像是波動了一下。

這樣的事情讓郭傲停在了虛空當中,有些詫異的看著這潭湖水,剛剛的感應,他相信不會是什麼錯覺。

但是在那裡站立了良久,郭傲卻再也沒有察覺到這湖水的異樣,平靜的都有些奇怪了。

郭傲搖了搖頭,暗嘆奇怪。

現在是谷口那裡出了點兒事情,要不然他還真想到這湖水深處去看看到底有什麼貓膩呢。

轉身,郭傲朝著那天妖狐穀穀口之處激射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