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鷹眼的xing格,李善的xing格要穩重一些,聽到鷹眼的話,眼睛一瞪,瞪向鷹眼,然後擔心的問道「昊天,這行的通嗎?畢竟能量風暴太恐怖,你想牽引它,可別引火燒身。不如我們在想象別的辦法。如果實在沒辦法,我們在實施也不遲」

鷹眼看到李善的眼神,知道他在怪自己名知道這次的行動危險,不勸說季昊天就罷了,反而還要參與。脖子一縮,不在說話。鷹眼還是怕李善的,雖然李善星體破碎,因為在鷹眼,季昊天,李善和王庭這些人里,王庭和李善就是大哥。在王庭不在身邊的情況下,李善說的話鷹眼自然要聽。

季昊天明白李善的擔心,安慰道「李哥,放心吧,我有把握,第一混亂能量對我沒有傷害,而且還可以吸收。第二,我的身體情況你們了解,我可以強行吸納風暴的能力煉化。這一次我準備直接把混亂能量過度到空間結合處。雖然有些危險,但是成功的希望很大。現在的情況,這是唯一的辦法」

季昊天沒等李善說話,就繼續說「而且我引動風暴的能力,可以消耗一下這裡的混亂能量。到時候各個勢力和暗組織的戰鬥也不至於有混亂能量這個顧慮了。這樣做是百利一害,而且退一步講,就算我承受不住混亂能量,我也有手段保證我自己的安全」

李善聽了季昊天的分析,始終絕的不太穩妥。但是既然季昊天這樣說了,而且現在也沒有好一點的辦法,李善只能點頭同意,「一定要小心,如果不行,別急功近利」

季昊天笑道「放心吧李哥,我不會那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三人商量好,就開始著手準備,把散布在外的暗哨撤回了一些,鷹眼和李善分散在空間結合處遠處,這樣是為了避免暗組織感應到上面的情況,前來阻止,或傷害季昊天。而季昊天身邊是不能有人,他怕自己調動能量時傷害到他們。

一切都準備好,季昊天站在混亂能量風暴邊緣,深吸一口氣,然後使心境一片空明。

季昊天準備好之後,雙手一擺,一個複雜的手印慢慢的結了出來,只見混亂能量風暴像是找到到宣洩口,原本好像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的能量洶湧著向季昊天湧來,直接湧進季昊天的身體。

季昊天用出的這個手印,是季昊天腦海里湧現的記憶里找到的,叫做「驚天印」。

季昊天只用過一次,試驗的結果很是驚人,當時季昊天只結出一半,就可以比擬七星頂峰的一擊,但是季昊天卻不敢再用了,因為這個手印使用時同時在消耗意識海里的意識力,季昊天用了一次就頭暈目眩,這次用出來也是因為實在沒辦法。在一個也是因為季昊天這些天感覺自己的意識海有所增長,才想到用這個辦法。

這一次季昊天終於結出了手印,雖然還不是很完美,但是季昊天還是結出了形似的印記,季昊天內心一喜。

季昊天能夠結出手印不只是因為這段時間本身意識力增長了,也因為混亂能量風暴這裡的能量充足,才能夠支撐手印的能量運轉而形成驚天印。

就在手印成的這一刻,一股比七星頂峰還強大的能量呈現在季昊天的雙手上。季昊天不在遲疑,手印一番,直接向離風暴不遠的停機坪,也就是空間結合處印去,強大的能量攻擊在被季昊天發出去之後,一個呈現五彩的手印,透發出毀滅的氣息,轉眼間就到空間結合處,而在這轉眼間,手印的能量絲毫不見外協,反而在行進的過程中更瘋狂的吸納能力,直到看見結合處時,驚天印爆發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威勢。

轟..

一聲巨大的響聲,沉悶而震懾,就是響徹九天的雷聲。隨後一股蘑菇雲逐漸出現,緩慢的升上高空。

站在遠處的李善和鷹眼等震驚的看著季昊天攻擊之後的場景,滿臉的不可思議和震撼。

李善沒多大的感觸,只是看到季昊天攻擊出的場景,但是鷹眼感受很深,畢竟現在鷹眼也在向修行者攀爬,對能量的感應很靈敏,而且鷹眼以前修鍊的也是眼睛,所以在季昊天手印一成的那刻,鷹眼就感到一種毀滅天地的威勢出現,自己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這該是多麼強大的攻擊啊,就算十個七星星能者合力恐怕也發不出這樣的能量攻擊。這讓鷹眼心裡一陣激動,以後自己突破了,是不是會發出這樣攻擊。

就在每個人都在震驚愣神的時候,被攻擊激起的灰塵終於不在遮擋眾人的眼睛,而被季昊天發出的能量攻擊也緩緩消散,鷹眼由於眼睛的不同,第一個看向遠處風暴邊緣的季昊天,這一看不要緊,季昊天躺在地上,不知如何了。

鷹眼急忙向季昊天跑去,只見季昊天嘴角一絲鮮血,虛弱的看著跑過來的鷹眼,問道「有效果沒」

鷹眼急忙扶起躺在地上的季昊天,滿臉的急切「有沒有效果一會再說。先說你怎麼樣?」

季昊天虛弱的到「我沒事,就是有些脫力,外加被能量震蕩了一點內傷。我休息一下就好」

季昊天虛弱是因為意識力消耗過多,幸虧季昊天開闢了意識海,不然只是意識力消耗這麼多,現在別說說話了,不昏迷個十天八天的別想醒過來。而季昊天在沒有達到運用驚天印的能力,強行使出超越他自身的驚天印,雖然只是形似,但還是受到反噬。也幸好季昊天修鍊的時間短,驚天印只是形似,如果是真正的驚天印,在沒有達到能夠運用的能量前,那至少經脈盡段,丹田碎裂。

這是李善也跑過來,看到季昊天這樣,氣喘吁吁的關心道「昊天,沒事吧」

季昊天感覺到朋友們的關心,心裡一陣暖流。有些虛弱的說道「沒事,只是脫力。鷹眼,扶我起來,我們去看看如何了」季昊天心裡掛著空間之門的事,雖然頭疼yu裂,但還是堅持著,必須去看一下。

季昊天被鷹眼扶著,緩緩向空間結合處走去,還沒到,就聽間嘈雜的議論聲。一個被招回來的暗哨這是跑到季昊天三人面前,滿臉興奮的說道「出現了,空間之門出現了」

季昊天聽了之後心中一喜「終於找到到了」然後就感覺一陣暈眩傳來,然後就暈了過去。

; 季昊天緩緩睜開眼睛,視線由模糊便的清晰,一縷微弱的陽光灑在季昊天的身上,季昊天坐起躺著的身軀,臉上的表情由茫然變為震驚。

季昊天躺著的時候就覺得不太對勁,因為自己躺在地上,而且周圍入目的都是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季昊天茫然的看著這些大樹,心裡想到自己不是在始祖之地嗎?

怎麼會有這麼高的大樹?

季昊天坐起來,環視四周,四周的樹木呈現出灰sè的破敗景sè,地上都是早已腐爛成灰的樹葉,季昊天臉上的表情慢慢變為震驚,這場景咋這麼熟悉呢。

在哪裡見過?季昊天皺著眉頭,靈光一閃,荒島?

詭異的氣氛籠罩著這座荒島,同時也籠罩著季昊天的內心。這是怎麼回事?

季昊天調動能量,站起身,做出隨時攻擊的動作,這座島是太詭異,季昊天謹慎的緩步向前方走去。

季昊天越走,心裡越焦急。始祖之地的情況如何還不知道,暗組織會不會因為空間之門的暴露而出動力量,但是自己現在卻出現這裡。

季昊天走了一個多小時了,憑藉季昊天現在的速度,一個多小時竟然還沒有找到荒島的邊緣,也彰顯了這座島面積不小。

季昊天發現自己走了這麼久,四周的環境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一片破敗的景象,而且季昊天感覺這裡的能力很稀薄,如果不是現在自己的靈覺大增,按照以前的自己可能都感應不到能量。上次自己來的小水窪也沒找到,參天大樹還是沒有絲毫生氣。這也讓季昊天心裡直犯嘀咕,這麼大的島生機全無,能量稀薄的可憐,也不知道是如何造成的。

這也激起季昊天的好奇心,和一股執著勁兒。強迫自己不在考慮始祖之地的問題。我倒要看看這裡有什麼秘密,上次自己意外來到這裡,由於自己身上的傷勢,而且星體破碎,自己沒有能力仔細的探查這裡。現在自己已經是七星巔峰強者,已到達現在這個世界的巔峰,還有自己不能探查的地方。季昊天心裡如是想到。

季昊天心意一定,不在猶豫,展開身形,向島內行去。

又是一個小時之後,季昊天心裡詫異的想到,以自己現在的速度,這麼長的時間的行進速度足夠自己橫穿一個國家了。可是現在周圍的環境還是千篇一律的呈現灰sè破敗,陽光透過樹杈照shè在地上,猶如鬼畫符一般。場景還是那場景,景sè依然是那景sè。

季昊天停下腳步,喘息一會,牙齒一咬,我就不信了。那種修練是特有的執著勁兒使季昊天頭腦有些發熱,不管不顧的展開最快的速度,向島內行去。

這一次,季昊天行出沒多久,就發現四周的景sè開始出現變化,原本一片灰sè的樹木有的出現了綠葉。季昊天一喜,終於有變化了。

季昊天放緩速度,環伺周圍,在沒發現危險之後,繼續前行,周圍的景sè隨著季昊天的深入,變化越來越大,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散發出濃郁的生機,地上也出現了綠sè的不知名雜草,季昊天繼續放緩速度,邁步前行。

走了沒多遠,季昊天就看到周圍樹木不見,原來他已經走出樹林,前面出現一座高山,山不很高,山體上遍布著各種植物,五顏六sè的各種花草,低矮的樹木。

季昊天眼睛一翻,還要翻山,嘆了一口氣,爬吧,到現在了,眼前就是懸崖也得跳。

季昊天展開身形向山上走去,幸好這座山不是很險峻,沒多久就到了山頂,到了山頂季昊天四處觀看了一下,沒發現任何動物。季昊天就想,從剛才四周的樹木出現綠sè,季昊天本以為可以見到生靈,可是到現在一個動物也沒看見,這讓季昊天心裡直打鼓,這裡tm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季昊天再次向前走去,走了沒多遠,季昊天一愣,然後臉上露出苦笑不得的表情。

tm的,剛說了到現在了,前面就是懸崖也得跳,可是現在,自己面前就tm真的出現一個懸崖,這叫什麼事啊?難道我真跳下去?雖然憑藉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一般的懸崖跳下去也頂多就是受傷,只要不是太深。可是眼前這個懸崖,季昊天上前一瞅,直覺的底下冷風嗖嗖的王臉上撲,一眼看不到底,只見雲霧罩底,朦朧一片。

季昊天由衷的感覺自己的想法太靈驗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調息了一下由於剛才奔跑這麼久而翻動的氣息。

季昊天心裡一陣憋氣,現在怎麼辦?自己還想看看這個島上的秘密呢。已經走了這麼久,到這裡了卻出現一個懸崖。到底秘密在哪?季昊天嘆息了一聲。站起身,拍拍屁股,沖著懸崖吐了一口口水,然後感覺不解氣,又比劃出中指,然後張嘴一通大罵。太生氣了。季昊天轉身往回走。

季昊天走出沒幾步,又不甘心的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又回過頭繼續前行。剛回到一半的頭,季昊天就像定住了身形,這一眼看了不要緊,只見季昊天的腳步停在半空,手臂也懸在正在搖動的半截。只見季昊天剛離開的懸崖上一朵白雲緩緩上飄,而且雲上一個模糊的人影,正笑眯眯的看著季昊天。

季昊天現在腦海里一片空白,原本自己要走了,卻出現這樣一幕。而且自己在這裡走了這麼久,沒發現除自己以外的一個生物。可是現在竟然在懸崖下飄出了一個人,而且出場的造型是如此的震撼。季昊天只覺的心裡一陣涼嗖嗖的,這也太扯了,自己剛才想找的時候找不到,等自己諸多不敬的手段做完了,準備走了,卻出現這樣的一個人,而且看樣子就很強大。這讓季昊天在心裡把老天罵了個翻天覆地。太能整人了。

季昊天緩緩轉身,思緒終於回到身體了,轉過頭看著那正在笑眯眯的看著自己的模糊人影。季昊天覺的對方的笑容是如此詭異,畢竟歸納剛才自己又是吐口水,又是罵人的。而對方還在笑。

正在季昊天想人家笑什麼的時候。那模糊的人影傳出聲音「你在害怕,是怕我嗎」聲音飄渺不定,卻又聲如洪鐘。

季昊天只感覺腦海里一陣轟隆隆的聲音,然後一陣暈眩。季昊天震驚的看著那模糊的人影,內心泛起驚濤駭浪,一個只憑聲音就把自己震的暈眩的人,要知道自己現在是七星巔峰。能夠僅憑隨意說話的聲音就把七星高手震的保持不住意識的人得多麼的強大,肯定是修行者,星散級,還是星域級。季昊天對於修行者的等級沒有多大的區分概念,反正現在自己是七星巔峰,比自己強大的那麼還用想嗎?

這時那人又傳出聲音「小傢伙,別怕,我沒有惡意」聲音還是飄渺不定,但是沒有了那種震撼人心的浩大聲音。

季昊天聽到那人的話,心裡也是一橫,反正人家這麼強大,如果他要攻擊我,就憑自己的微末手段在人家面前根本毫無反抗力量。

所以季昊天抬起頭看向那模糊的人影,這時候季昊天才發現,對方只是一個模糊的人影,這種形態的存在讓季昊天神情一怔,然後季昊天試圖看清那人的面容,卻發現那人的面容有些模糊,季昊天努力去看,卻越看越模糊。他只能作罷。

季昊天擺正心態,恭敬的沖著人影一禮,「晚輩見過前輩」

「不必多禮,這次你能見到我,讓我很欣慰,我沒想到你會這麼快就達到能夠見到我的地步。」

季昊天聽見那人的話,一頭霧水。只能茫然的看著那人。

那人見季昊天的表情,歉然一笑,」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你上次來到這個島上,帶走了我的妖核,還記得嗎?」季昊天繼續保持茫然,心裡還在思考,妖核是什麼東西?

那人解釋道「就是你上次拿的珠子」

那人說這話時滿臉的笑意,但是聽到這句話的季昊天卻猛然驚醒,滿頭大汗。

; 季昊天聽到那人的話,心裡猛的一驚,這是來找自己要帳的了。可是那顆珠子已經融入自身了,如果要收回那顆珠子,自己勢必只有死亡以往一條路。

季昊天心裡這樣想到,身體不由自主的繃緊,然後本能的調動全身的能量,準備應對接下來那人的攻擊。季昊天知道,就算自己用現在最強大的攻擊驚天印也不一定能傷到人家,而且還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出。但是不管能不能把人家如何,現在還是要做最後的掙扎的。

季昊天這裡能量已經運用到全身,氣勢也在緩慢的上升。

那模糊的人影看到季昊天的動作,表情一愣,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玩味的一笑,雙臂抱在胸前,就這樣看著季昊天。像是要看透他一般。

季昊天的氣勢准建的攀升,終於攀升到頂點,一名七星巔峰的星能者,強大的氣勢壓迫的地面的花草都粉碎了。一股戰意充斥著季昊天的身軀。

「前輩,在下之前可能多有冒犯,請前輩原諒。但是如果要那顆珠子,恕在下難以從命,只能被動反抗了」季昊天豪氣干雲的說道。

可惜的是季昊天的豪氣絲毫沒影響那人,給出點反應,只是在哪裡繼續看著季昊天。

就在季昊天等的不耐煩的時候,那人說道「你怎麼還不出招啊,我等的快睡著了」

季昊天聽到這話,差點吐血,自己還以為他在思考聽到自己的霸氣的言辭,準備放了自己呢。季昊天心裡一陣苦笑,看來沒有別的路走了。

季昊天不再猶豫,已經準備好的攻擊直接向那人攻去,雖然不是最強攻擊驚天印,但是早已準備好了的這一擊威能也不小。畢竟驚天印不是想用就能用的。

只見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帶著猛烈的氣勢想那人攻去,轉眼間就到了那人的身前。

那模糊的身影直到現在沒有任何動作,這一現象讓季昊天心裡一喜,就算你是修行者也可能無視攻擊吧。

可是下一秒,季昊天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太吃驚了,太震驚了。季昊天模糊的只見那人嘴巴一張,自己認為強大的攻擊就消散於無形。這……

那人吃掉季昊天發出的能量波,等了一會,臉上流露出享受的表情。

這可讓季昊天嚇壞了,那享受的模樣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麼的季昊天看的清清楚楚。

那人做完這些,微笑的看著季昊天,心裡想到,這小傢伙看來還有奇遇啊。

「小傢伙,不錯。好了,不逗你了。我有話對你說,望你記住」那人看到季昊天的樣子,微笑道。、

季昊天聽到這話,神情一愣,剛才那些都是逗我的?

「這麼玩人有意思嗎?就算你強大但也不可以這樣完人啊。要不是我神經粗大點,這一會的功夫差點被你驚死過去」當然這些話是季昊天心裡想的,沒有敢說出口。

「不知前輩有何吩咐」季昊天心裡悱惻著,臉上卻恭敬的說道

「恩,小傢伙,我們這次見面的時間有限,其他的就不多說了。你現在的狀態是靈魂狀態,穿越空間來到這裡。你體內融合有我的妖核,因為我的一部分靈魂附在妖核上,所以才能引介你的靈魂見到我,但是由於你的靈魂太弱的緣故,你不能在這裡一這樣的狀態待太長時間。否則你的靈魂會受到傷害。這次見你的目的是想告訴你,儘快來見我,我的時間不多了,有些事要向你交代」那人一臉微笑的交代著季昊天。

但是季昊天聽到這些卻滿頭霧水,什麼靈魂穿越?什麼妖核?

季昊天滿臉不解的問道「前輩,我不太明白。我現在這不是在這裡嗎?還有你是誰?」季昊天是真心的迷茫了。

那人搖了搖頭,笑道「等一下你就明白了。至於我是誰。等你下次真身來到這裡,你自然就會知道了。好了,你回去吧,這樣的狀態對於現在弱小的你來說,太危險。如果不是我時ri無多,我也不會找你來這裡的」那人說完,只見他手臂抬起,沖季昊天揮了揮。

季昊天還想說什麼,心裡有太多的疑問,但是沒等自己問呢,那人就對揮了揮手,然後季昊天就感覺身子飛起來了,就好像自己是沒有重量的羽毛一般,被人輕輕一掃,就飛起來了。季昊天心裡由衷的感慨,真強大啊,只不過你強大也不能這麼對我啊。明明是你找我來的,不只讓我跑了這麼遠的路,還嚇唬我,現在有讓我走,還是這麼讓我走的。真是…強大的感覺真好。

季昊天的感慨還沒完,就感覺腦海一疼,一下醒來過來。

季昊天揉了揉頭,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還在臨時帳篷里,季昊天心裡一愣,難道剛次的一切做夢了。可也不像啊。那感覺太真實了。季昊天發現自己身上的詭異問題越來越多了。

季昊天起身舒展了一下身體,看了看帳篷外,這時外面的天sè還黑著呢。看來自己昏迷的時間不是太長。也不知道空間之門那邊怎麼樣了,這時候李善和鷹眼應該還在休息,就不叫他們了。明天早上再去空間結合處吧。

季昊天趁著天sè還沒亮,盤膝坐下,展開意識進入身體,檢查一下昨天手的傷,昨天強行用驚天印引起反噬,受的傷索然不是很重,但是也傷及了內腑。

季昊天意識進入身體,發現傷勢經過一晚的休息已經穩住了,而且經過能量的自我修復,已無大礙。而且讓季昊天驚喜的是,自己的能量球有增大了一圈。、

原來是季昊天昨天因為驚天印吸收能量是,有部分能量自主的進入他的體內,使得季昊天平白增加了功力。但是季昊天想到,本來自己已經是七星巔峰了,可是現在還是沒有感覺到突破的瓶頸啊。這是怎麼回事。如果是星體修鍊,這時應該就止步不前了。但是照現在來看,自己在七星巔峰還有一段路要走。

季昊天思考完,然後意識一轉進入腦海,昨天自己意識盡去,幸好有意識海做後盾,季昊天發現原本還有四顆光點的,現在還有三顆。

難道昨天又有一顆光點破碎,季昊天急忙檢查記憶,發現確實多了一部分記憶,而且季昊天感覺自己的意識力也增強了不少,識海里光怪遊離,季昊天就感覺自己的意識好像不同了,好像比以前更靈動,更有靈氣了。不光如此,季昊天還發現,識海也在擴大了不少。這讓季昊天著實驚喜了一下。

對了,看看這次的記憶,又會有些什麼。季昊天趕緊查看了一下,發現天辰訣補全了一部分,季昊天平靜了看了一下,就不再看下去,這一部分的天辰訣沒讓季昊天心裡觸動,因為他現在連星辰級還沒到,後面的修鍊之法看了也沒多大用。、

季昊天繼續看下去,就看到一些雜亂的記憶,有星空,有各種生物,還有很多的東西,就像一本百科全書一樣。季昊天認真的看了下去,說不定以後用得到。

看了很久,季昊天退出識海,長出了一口氣。這是季昊天才恍然大悟,自己的意識里更有靈氣,是因為自己的意識力即將突破,正在向靈識轉變,靈識的突破也就意味季昊天可以突破修行者。因為好多修行者修道星辰級才能修出靈識,才開闢出識海。

但是季昊天現在就開始轉變靈識了,對於以後突破星辰級有莫大的好處。

季昊天靈光一閃,想起做的那個夢,難道那個夢是真的。因為季昊天在記憶里看到妖核的介紹。妖核是妖獸的能量結晶,存於妖獸體內,當妖獸修行到一定程度才會修鍊出妖核,越是強大的妖獸修鍊出的妖核越圓潤。而季昊天意外得到的那顆已經是類似於珍珠的珠子了。可以想象到那人肯定很強大。

怪不得那人找我呢。看來就是因為自己快突破靈識了,那人就找到我了。看來有時間真的回荒島一次。畢竟自己體內有人家的妖核。

; 季昊天想完這些,平復了一下心情,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當季昊天睜開眼睛時,天sè已經大亮,站起身,舒展了一下。

就在這時李善和鷹眼同時走了過來,鷹眼還沒走到季昊天跟前,就問道「昊天,身體如何了」

季昊天微微一笑「一點小傷,已經沒事了」

「對了,昨天空間結合處如何了,暗組織有反應嗎?」昨天季昊天暈了過去,還不知道如何了。只聽到有人喊出現了,心裡一松自己就昏迷了。

鷹眼臉上呈現出崇拜的笑容,一臉激動的對季昊天說道「你昨天展現的那個攻擊太棒了,你一定要把那套功法教給我。至於空間結合處的情況,一會你自己去看一下就知道。」

李善一聽鷹眼也不說正題,瞪了他一眼,然後對季昊天說道「空間之門已經出現了,至於暗組織到現在依然沒動靜,而且也沒有派人出來查看。這一點很反常,你摧毀空間基石的時候搞出那麼大的動靜,暗組織沒理由感應不到,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對方好像有意識的保持了沉默,似乎在等待大戰爆發」李善滿臉的疑惑。

季昊天聽到李善的話,沉默了一會。然後道「暗組織的力量不可小覷,暗組織的門戶找到了的消息傳回去了嗎?」

「已經傳回去了,老首長早已經備戰,各個勢力的人員也已經準備好了,但由於這次的行動太大,要全員到達這裡可能需要三天的時間。」李善回答道

季昊天點了點頭「那我們先去看看空間之門吧」

三人想空間結合處走去,不多時,季昊天看著眼前的景象,心裡著實驚訝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的攻擊會造成如此大的破壞力。

季昊天眼前原本平坦的停機坪已經不見,偌大的停機坪出現一個方圓百米,深一尺的巨大手印,手印四周一道道的裂縫延伸出很遠,而在一些裂縫周邊有些晶石碎塊,顯然是被季昊天給強行逼出的空間基石。

季昊天心裡想到,驚天印不愧是修行者才能修鍊的功法,竟然強大如斯。憑自己現在微末的修為使用驚天印都能造成如此的破壞力。但是以後在沒能掌握驚天印之前還是少用一點,季昊天到現在想起那天使用驚天印之後的後果,還心有餘悸。

季昊天目光一轉,就見到在停機坪邊緣,一個光怪陸離,水晶般的屏障,季昊天知道這就是空間之門,也就這次的目標暗組織的通道。

季昊天走到空間之門前,看著眼前對於全世界都陌生的東西,真不知道暗組織是如何得到的空間之法,難道也和自己一樣有奇遇,季昊天從心裡不願意相信暗組織會研究出空間之法的資料,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次的剿滅行動將會是一個未知數。

各個勢力都認為暗組織只是一個勢力,就算強大,也沒辦法和整個世界的所有組織抗衡,就連季昊天自己也這麼想的,這次發動各個勢力剿滅暗組織,也是想保證萬無一失,一舉摧毀暗組織的巢穴,避免暗組再次死灰復燃的機會。

但是季昊天現在卻感覺暗組織的底蘊不是那麼簡單。

季昊天拋去心中的憂慮,伸手向空間之門探去,因為空間基石的破壞,只見季昊天的手毫無阻礙的進入空間之門,空間之門上呈現一圈圈的漣漪,季昊天抽出手,空間之門又恢復了平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