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連忙站起,「院長,你來了,請坐。」

李純萬笑呵呵的坐到沙發上,葉無天親自替李純萬倒了杯茶,「院長,你找我有事?」

接過茶的李純萬點頭:「歐陽仁根的事,從他進來到現在,我已經接到過幾個電話。」

葉無天怔住,問道:「都說些什麼?」

李純萬收起笑意:「說什麼的都有,有讓我儘力救他,也有警告我別多管閑事。」

聽到李純萬的話,葉無天就更加確定,歐陽仁根的事絕不可能只是單純的車禍,這是一起有預謀的謀殺案。

「院長你打算怎麼做?」葉無天問李純萬,他倒要看看李純萬是什麼心態,畢竟被人威脅。

「呵呵,那些人告訴我,若我再多管閑事,我這個院長就別想做了。」臉上,李純萬是在笑,可內心卻是憤怒的,非常的憤怒,被人如此威脅,換任何人都無法忍受。

葉無天靜待著李純萬的回答。

「葉顧問,我今天來就想問問你怎麼辦?我感覺那些人來頭不小。」李純萬問道。

葉無天笑:「你才是院長,況且那些人是找你,不是找我。」

對李純萬今天的前來,葉無天多少能猜測到一些,多半來求助的,恐怕此時李純萬的內心也很糾結,一方面不想失去這個職位,另一方面也不想越過自己的底線。

老臉通紅的李純萬的確是猶豫不決,不知該怎麼辦,猶豫好久的他說道:「我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面對傷者,絕不能向任何權力低頭。」

葉無天笑了,李純萬能說出這些話,說明他還是一個合格的院長,有他這些話,也就足夠。

「院長,你不用理會那些人威脅你,我向你保證,沒人可以將你從東城院長之位趕走,退一步說,就算你最終被趕走,那麼,全國所有醫院,包括京城醫院的院長副院長,隨你挑。」

李純萬被狠狠的震住,葉無天敢說這話,他是狂還是囂張?

不管如何,這些話都是李純萬所想聽到,有了葉無天的保證,他底氣也就足了起來。

別人的保證,李純萬不敢隨便相信,可葉無天的保證,他相信。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覆后,李純萬笑著離開,今天的目的已達到。

李純萬離開后沒一會,葉無天也離開辦公室,程可欣來電話,說歐陽幸月已回公司。

臨走之前,葉無天打電話讓陳樂派人二十四小時保護歐陽仁根,同時這廝還讓徐遠華也派人保護歐陽仁根。

對葉無天的要求,徐遠華答應了,歐陽仁根不是什麼普通人,在東城甚至在國內都有著極大的影響力,不敢大意。

趕回公司時,葉無天直接進入歐陽幸月辦公室,當他進去時,意外見歐陽貢根也在裡面。

難怪剛才在醫院裡沒見到他,原來這麼快跑這來了。

「告訴我,是不是你?」歐陽貢根問,眼中閃爍著怒火。

歐陽幸月只是用眼夾了對方一會:說道:「你要這樣認為,那當是我。」

面對父親的解釋,歐陽幸月連解釋的欲.望都沒有,她不想作任何解釋,任何的解釋都是多餘。

別人可以不相信她,但父親也不相信,不相信自己親生女兒。

儘管歐陽幸月對這個所謂的父親已經不是第一次失望,卻還是忍不住傷心,這種面對親人的不信任,滋味不好受。

「幸月,你這是什麼態度?」歐陽貢根怒吼。

歐陽幸月問:「我是什麼態度?你又想我是什麼態度?我的解釋重要嗎?今天你能來,已經說明你不再相信我,既然如此,我說什麼又有什麼所謂?說什麼都已經變得不重要,我的解釋也將會是多餘。」

歐陽貢根被嗆得無話可說,站在那裡愣住老半天不知該怎樣開口。

「你是誰?」開口的不是歐陽幸月,而是葉無天,他早已聽不下去。

剛被女兒給嗆到的歐陽貢根這會又被葉無天給嗆到,這小子裝什麼裝?嚴格意義上說,他還是他歐陽貢根的女婿,還敢在老丈人面前耍大牌?混蛋!

「我問你,你是誰?」葉無天再一次問,這次聲音更大,更洪亮。

「我跟我女兒說話,輪不到你插嘴。」

葉無天一笑:「你怕且是忘了,這裡所有地方都屬於我的,包括她,她是我心愛的女人。」葉無天手指著歐陽幸月:「我想問,她是你親生的嗎?」 蘇紋兒感覺,她這次回來,高妍的神情瞧著有點不對勁兒,眼神躲躲閃閃的,似乎有什麼事情隱瞞了她。

「高妍,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蘇紋兒仔細的觀察高妍的反應。

高妍感覺蘇紋兒對她有所質疑,慌張的搖頭,語無倫次的解釋:「沒有啊!我會有什麼事情隱瞞你…」

眼神飄忽不定,聲音忽高忽低的,臉上的笑容也顯得非常的勉強。

蘇紋兒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臉上僵硬的神色逐漸緩解,淡淡的開口,「可能是…我這幾天情緒不太對,容易胡思亂想,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輕輕的抬手撫摸著額頭,輕輕的搖頭,腦袋昏昏沉沉的,意識不太清醒,可能是壓力太大,有點神經質了!

高妍她是了解的,不會特意隱瞞她什麼事情的。

蘇紋兒眉頭緊蹙,神色痛苦,她的樣子讓高妍很擔心,急忙伸手摸著她的肩膀,語氣關切的問:「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蘇紋兒微微搖頭,有氣無力的說,「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了…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她試著站起身回房休息,奈何身體太笨重,簡單的動作也變得很費勁兒。高妍蹭的起身,小心翼翼的拉著她的胳膊,幫助她站起身。

「小心點…我送你回房吧!」蘇紋兒的狀態看起來不太好,高妍心裡挺不放心的。

蘇紋兒默默的點頭,任由高妍扶她回房。

躺在床~上,高妍貼心的替她蓋好被子,語氣輕柔的叮囑道:「你先休息吧!等做好飯我再叫你。」

高妍剛要轉身離開,蘇紋兒突然問了一句,「有件事忘記問你了…陳壘呢?他怎麼樣?」

蘇紋兒心裡有太多的疑惑,楊馥綁架了她,用她來威脅陳壘。雖然不清楚楊馥和陳壘之間談了什麼條件。

奇怪的是,她在別墅這幾天,並未見到陳壘出現。

楊馥曾經答應過她,要她見陳壘一面的,結果……

現如今楊馥悄無聲息的出國了,她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被謝毅送了回來…這一切不是太詭異了嗎!

高妍身體一震,有些緊張的用手摸著頭髮,語無倫次的說:「他…他這個時候應該在公司吧!」

蘇紋兒又問,「陳壘他知道我被人帶走的消息嗎?」,她心裡挺納悶的,陳壘竟然在公司…他的表現是不是太鎮定了!

想當初她被阿強綁架的時候,陳壘也是躲在暗處,沒有出現,非常的能沉住氣。

那時候兩人之間的感情不深,陳壘身份特殊,不願意被敵人脅迫,當然,他也說過,他很懂得楊馥的手段,只是嚇唬人而已,不會真的傷害她。

難不成這次依舊如此,陳壘還是如此鎮定自若的篤定,楊馥不會殺了他?

蘇紋兒突然感到欲哭無淚,應該說陳壘智勇雙全,料事如神呢?還是說,非常的自負,根本一點也不在意她的安危。

這一刻她突然感覺自己的猜測多麼的可笑,毫不猶豫的認為陳壘會落入楊馥的圈套。

高妍沉默了片刻,咬著嘴唇,神色堅定的點頭,「嗯!他應該是最先知道的。」

那天她發現蘇紋兒不在家,心裡還擔心她呢!

特意打電話問陳壘,他還義正言辭的忽悠她呢,要不是心存疑慮,深更半夜跑到酒店堵人,還不知道紋兒被人綁架呢!

蘇紋兒抿著嘴沒有說什麼,有些事情,尋根究底只會讓自己心裡更難過罷了!

嘴角揚起一抹苦笑,緩緩的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高妍佇立在床邊,盯著她的睡顏,滿臉的無奈,心中惆悵萬千,紋兒,對不起…有些事情還是等有時間再講給你聽。

躡手躡腳的退出卧室,輕輕的合上房門,高妍長吁一口氣,慵懶的躺在沙發上,一雙眼睛盯著天花板發獃。

接二連三的變故,讓高妍的心也跟著變的易碎了。

性格開朗的她,只願意看到眼前美好的景色,每個人積極善良的一面,而不是隔著肚皮去費盡心思的揣測旁人的心思。

她只想讓自己的人生活得簡單些,每天上班,購物,說說笑笑的,也是一種樂趣。

有些事情她不是不懂,只是不願意去思考與尋根究底罷了!

就比如謝毅,他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男人,他過往的經歷,足以寫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說了。

一個充滿正義感的人,被功名利祿所吞噬,一步步的走上了不歸路。

在高妍心裡,無論謝毅曾經做過什麼她都不在意,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她相信謝毅經過慘痛的教訓之後,會改過自新的。

此時此刻,她才明白她的這份無知多麼的可笑…蘇紋兒不止一次的告誡她,謝毅不是一個簡單的人,可她就把這些肺腑之言,當成了耳旁風,依舊不管不顧的去喜歡他。

高妍所喜歡的謝毅,只是他的偽裝罷了,她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謝毅的心裡在想些什麼!

謝毅送蘇紋兒回來的畫面,一直縈繞在她的腦海,揮之不去。

心裡完全的疑惑,竟然連問出口的勇氣都沒有。她突然間變的很膽怯,連知道真~相的勇氣都沒有。

這樣懦弱的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她之前猶猶豫豫,想著找機會向謝毅表白,現如今,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他們兩人選擇了不同的道路,有朝一日終究是會分道揚鑣的,是否表白過,一點也不重要了!

不同世界的兩個人,即使再喜歡也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高妍不像蘇紋兒,她是理智的,蘇紋兒是感性的…總是被人牽著鼻子走,陳壘就是這麼一個例子。

唉!心情真的好沉重啊!

……

晚上九點多,蘇紋兒醒來,走出卧室,就看到高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呢!

「時間這麼晚了…你怎麼不早點叫醒我!」一覺睡到晚上,還真是回到自己的家裡,比較有安全感,可以睡到安穩些。

高妍看到她醒了,立刻站起身,「我看你睡得挺熟的,就沒有吵醒你…」她邊回答邊走到廚房,「鍋里的粥還熱著呢,我給你盛一碗。」

「你吃飯了嗎?」蘇紋兒隨口問了一句。

高妍點頭,「嗯,早就吃過了…我幫你把菜熱一下。」端著桌上的盤子房間微波爐,轉身來到餐桌旁,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做飯太難吃…只好喊了外賣,你只能將就一點了。」保姆走後,都是蘇紋兒做飯,這兩天她不在,高妍總是湊合隨便吃點罷了。

蘇紋兒毫不在意的搖頭,「沒事…我這兩天沒什麼食慾…隨便吃點就行。」

她對吃的也沒有特別的挑剔,處於多事之秋,一連串的麻煩來了又走,她已經疲於應對了,有的吃就很好了。

「短短几天不見,你瘦了一大圈…臉頰都凹陷了!」高妍瞅著蘇紋兒憔悴的臉色,小聲低喃著。

蘇紋兒微微一笑,伸手摸了一下臉龐,無奈的嘆息道:「離開的這幾天,真可謂是度日如年…吃不下,睡不著…每天惶惶不安的。」

她是被綁架,不是去享福,撿一條命已經是萬幸了,其它的一些折磨,也就不值一提了!

高妍認真的盯著蘇紋兒問:「你知道是誰綁架你的嗎?你這些天都在什麼地方?」

自從蘇紋兒回來之後,感覺她不是很害怕,也沒有很受刺激的感覺,猶如她真的認識綁匪一樣。

蘇紋兒喝了一口粥,猶豫了一會兒,「知道…我也不清楚我在什麼地方,只知道在郊外的一處別墅裡面。」

「是不是謝毅?」高妍心裡糾結了很久,她還是想親耳聽蘇紋兒告訴她,謝毅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躲避不是辦法,她沒辦法不去想那些事情…

心裡越是害怕,就越是感覺到一種無形的恐懼,扼制她的脖子,讓她感到窒息。

果然,蘇紋兒留意到高妍有點不對勁兒,她看謝毅的眼神就充滿了困惑,她已經開始懷疑他的身份了。

「呃…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不過我可以準確的回答你,謝毅他只是聽命行~事。主謀不是他。」

高妍心裡真正關心的,就只是如此。

高妍又問,「那天是他帶走你的?所以你根本沒有反抗。」

如果蘇紋兒在小區,眾目睽睽之下被人綁架,肯定會有人發現。

沒有人報警,議論此事,只能證明蘇紋兒是主動跟她走的。

蘇紋兒瞧著高妍臉上不對,急忙解釋道:「這件事和你是沒有一點關係的…他是他,你是你…千萬不要責怪自己。」

「你不懂…我真是愚蠢,知道你被綁架,我還給他打電話…懇求他救你呢!現在想想真是可笑…」

她竟然打電話給綁匪,請他幫忙解救蘇紋兒。

高妍的心裡非常的自責,懊惱自己的愚蠢,也恨謝毅竟然如此的表裡不一,坦坦蕩蕩的外表下,竟然包藏禍心。

她太生氣,竟然用拳頭捶打著自己的腦袋,一下一下的非常的用力,恨不得死了算了。

「喂…你做什麼呢…不要做傻事!這件事不怪你。」蘇紋兒急忙拽著她的胳膊,阻止她繼續傷害自己。

「你幹嘛用別人的錯來懲罰自己…」蘇紋兒厲聲斥責她,希望她不要再繼續執迷不悟,把所有的一切都歸咎在自己身上。

高妍欲哭無淚,嘴裡不停的低喃著:「我當然有錯,竟然喜歡上他怎麼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

她感覺自己好悲催!好不容易看上一個人,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蘇紋兒安慰她說:「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怎麼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就像我和陳壘,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他心裡在想什麼,我還是猜不透。」

高妍瞟了蘇紋兒一眼,低頭說道:「他倆不一樣!陳壘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