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停頓只有一秒,下一瞬,藍銀草還是斷裂開來。可就是這一秒的時間,卻讓唐舞麟看到了希望。

因為,剛剛他的藍銀草在影響到千年晶體熊的時候,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魂力像以前那樣持續消耗,甚至是消耗殆盡。也就是說,藍銀草和以前不一樣了。伴隨著自己吸收金龍王第一道封印的力量進化了,比以前更加堅韌。

晶體熊一慢,謝邂已經靈活的轉身就跑,他的速度爆發開來,可要比用了風元素加速古月更快。 與此同時,一枚碩大的火球在晶體熊頭部另一側炸開。古月也從另一邊出手了。

三個人,分別在三個不同的方向,頓時讓晶體熊暴跳如雷的同時,有些不知道去追誰才好了。

「謝邂,攻擊它腹部。古月,打它眼睛。」唐舞麟大叫出聲,他手中甩出一條藍銀草,勾住一根樹枝,拉拽自己的身體,又一次盪開的同時,已經繞到了晶體熊背後。

三人畢竟一起修鍊了這麼長時間,這點默契還是有的。謝邂這時候可不會藏私,身形轉換的同時,光龍匕、影龍匕同時揮出,一道有形、一道無形兩道刃光同時斬向了千年晶體熊腹部。

「噗、噗」兩聲,晶體熊暴怒,它正不知道該去先對付誰才好呢。這一下,可是找到目標了。

頓時大踏步的朝著謝邂追去。

也就在這時,一團團光彩奪目的火球直奔它眼睛飛射而來。火球比之前的那些要小,但卻非常多。

晶體熊抬起一隻熊掌擋在身前,同時略微低下頭。之前腹部被攻擊的時候,它就已經低頭幾分,此時頓時低的更多了。

唐舞麟身體也就在這時盪回,右手千鍛沉銀錘收回,左手錘護在胸前,右手金光涌動,化為金龍爪,直奔千年晶體熊頸后抓去。

成敗,在此一舉。唐舞麟很清楚,自己體內的魂力,就只是夠這一次攻擊了,如果不能將其抓斃,恐怕自己三人就只能脫離升靈台。

刺耳的厲嘯聲在唐舞麟發動的同時響起,那是一道道青光閃爍的風刃,目標所指,正是千年晶體熊的肚子。古月在這時候爆發出了異常強悍的配合,以風刃的呼嘯聲掩蓋著唐舞麟身體掠空發出的聲音。

以三人九歲的年紀,少而不強的魂技,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到了!

唐舞麟大喜過望,右爪落下,毫不猶豫的抓在了千年晶體熊的後頸上。

「咔咔」聲幾乎是瞬間想起,金龍爪的半隻手爪抓入脖子,同時粉碎效果產生作用。直接抓斷了千年晶體熊的頸椎。

要知道,唐舞麟全力以赴,單是金龍爪就是數千斤的力量啊!再加上粉碎效果和龍爪本身的鋒銳。攻擊力之強悍,可想而知。

但是,唐舞麟也明顯發現,攻擊千年晶體熊和之前的百年獨角龍不同。 聘則爲妻奔爲妾 金龍爪對付百年獨角龍,根本沒有受到什麼阻礙就直接深入其中了,但晶體熊表皮的堅韌卻起到了很大的防禦作用,令他無法完全刺入。如果不是憑藉著強悍的力量,再加上這個位置正好是千年晶體熊的弱點所在,恐怕他真未必能夠一擊成功。

結束了?

謝邂眼看著千年晶體熊的大頭猛的向前一栽,再加上頸椎折斷傳來的骨折聲,他頓時興奮的跳了起來。

以他們三人最強不過兩環的實力,能夠幹掉一隻如此強大的魂獸,絕對值得自豪了。

但是,也就在這時,千年晶體熊身上突然爆發出一層強烈的黃色光暈。

這層光暈覆蓋的範圍並不算大,只有離體一米左右,但卻剛好將唐舞麟籠罩其中。

「不——」古月尖叫聲響起。唐舞麟被黃光覆蓋的身體頓時凝結了一層暗黃色晶體,整個人也保持著先前的樣子,直接朝著地面墜落。

如果以晶體狀態落地,脆弱的晶體破碎,唐舞麟瞬間就會支離破碎啊!儘管這是升靈台,可是,身體破碎帶來的痛苦,會留下怎樣的後遺症啊?甚至真的有可能對他產生永久性創傷。

銀光一閃,古月出現在他墜落之處下方,雙臂抬起,去承接他的身體。

變成晶體之後,唐舞麟的體重大大的增加了,更何況,他左手還有千鍛沉銀錘的重量存在。

古月被砸的直接倒地,壓在了下面,悶哼聲中已經暈了過去。但是,她就是憑藉著自己的身體,承受了唐舞麟的下砸之力,讓他並沒有身體破碎。

被晶體化之後,只要沒有在短時間內身體破碎,晶體化會逐漸消退。所以,晶體熊最可怕的地方在於晶體化之後的直接毀滅。

窒息,強烈的窒息感,令唐舞麟的意識開始模糊,胸悶的劇烈痛苦讓他充滿了不適。他感受不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但卻驚訝的看到,自己體內彷彿有一道道金色細線因為窒息而出現,連通著自己的身體每一個角落。

暗黃色的能量從四肢百骸要湧入自己體內,卻被這些金線構成的防禦抵擋在外,這金線絕不是魂力,他的魂力在施展了金龍爪之後已經消耗殆盡了。隨著金線的出現,他的窒息感也得到了一定的緩解。

「舞麟,古月!」謝邂狂奔過來,跑到兩人身邊,他先小心的搬開唐舞麟,把下面的古月拉了出來。

古月雙眼緊閉,面如金紙,氣息微弱。剛剛那一砸,顯然給她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謝邂看了看周圍,略作猶豫之後,一掌拍擊在古月手背處的救援信號旗上,古月身體化為一道光芒憑空消失。

唐舞麟身體還在晶體化狀態中,他想要幫他傳送回去都做不到。

正在這時,四周的樹林中,傳來一連串的沙沙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接近這邊,而且數量非常之多。

怎麼辦?舞麟被晶體化,現在無法傳送回去,我該怎麼辦?

謝邂雙手緊握光龍匕、影龍匕,出於自身安全考慮,他現在應該第一時間傳送離開,畢竟,他的魂力也已經接近枯竭了,但是,如果他走了,被晶體化的唐舞麟就只能一個人在這裡。

面臨這樣的抉擇,謝邂並沒有猶豫,他單膝跪倒在唐舞麟身邊,儘可能節省著自己的體力,均勻的呼吸著,眼神中充滿了堅定的光芒。

夥伴就在身邊,這個時候,他怎能獨自離開?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告訴他,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爺們!

男子漢大丈夫,首先要仗義,面對危險,就算付出生命也不能拋棄夥伴!

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身為初生牛犢的謝邂並沒有怯懦,反而感覺到自己體內熱血沸騰。

一道道暗青色的身影從四面八方緩緩出現,至少有數十之多,那是一隻只青色的狼。背上毛髮呈現為青黑色,黃色的眼睛充滿了冰冷與殘酷的光芒,一步步緩緩的朝著這邊靠近過來。

它們並沒有首先朝著謝邂這邊發起攻擊,十幾隻青狼將半隻百年獨角龍的屍體拖入樹林。也有十幾隻朝著謝邂這邊圍了上來。

青狼,十年魂獸。在十年魂獸中,算是攻擊力較強的,性格兇悍,群居。

強大的青狼能夠修鍊到百年魂獸程度,它們以食腐為主,說白了,就是魂獸森林之中撿漏的。

謝邂雙手握著光龍匕和影龍匕護在身前,看著一隻只逼近的青狼,大聲叫道:「這頭晶體熊的屍體你們可以帶走,但要敢攻擊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他也顧不上青狼這種低級魂獸能不能聽懂他的話了,反正能拖延一會兒是一會兒,只要能等到唐舞麟身上的晶體化消退,他們就可以逃離了。

不過,青狼們對他的興趣顯然要比對千年晶體熊更大一些。要麼就是聽不懂他的話。包圍圈越來越近了。看著那一隻只冷酷的眼睛,謝邂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

不能再等了。正所謂先下手為強。

———————————–

求收藏、求月票啦! 右手光龍匕閃電般劃出,一道光龍刃朝著正面一頭青狼斬去,與此同時,謝邂側身撲出,撲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頭青狼。

「噗!」正面青狼的脖子被光龍刃斬出一個大口子,悲鳴一聲,鮮血四濺之下倒在地上。

謝邂的動作異常靈活,他撲向的那頭青色巨狼眼看他過來,立刻張嘴噴出一道青色的風刃。

謝邂在前沖的過程中,身體一歪,避開風刃,上身向後彎折,躲開側面一直青狼的撲擊。手中光龍匕和影龍匕掠過,飛撲過去的青狼已被開膛破肚,同時他也繞到了正面青狼側面,手腕一抖,鋒銳的影龍匕從其脖子側面穿過一帶,割斷了動脈。頓時,青狼脖子處鮮血狂噴,眼看是不活了。

從出手襲擊到得手,轉瞬間三頭青狼倒下。但是,其他青狼的攻擊也接踵而至,十幾道風刃從不同方向飛射而來。

謝邂竭盡所能的閃避著,以先前青狼的屍體抵擋,就算如此,背後和左腿,還是各留下了一道傷痕,衣襟瞬間就被染紅了。

「混蛋!」謝邂大叫一聲,一個翻滾。避開了又一道風刃,手中光龍匕和影龍匕揮舞,大戰群狼。

他已經不敢施展魂技了,因為體內剩餘的魂力越來越少,左腿受傷,也拖累了他的速度,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只是一會兒的工夫,他就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戰鬥的場面只能用慘烈來形容,謝邂每一次斬殺一頭青狼,自己身上必然都會出現傷痕。他全身浴血,卻就是不退。始終圍繞在被晶體化的唐舞麟周圍,光龍匕、影龍匕上下翻飛。不顧一切的阻擋著群狼的攻擊。

暗黃色終於漸漸褪去,唐舞麟感知開始恢復的時候,首先聞到的,就是一股強烈的血腥味兒。

然後他就看到,一個全身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的身影正在勉勵支撐著。

「嗚!」一聲狼嚎響起,一隻提醒特別巨大的青狼撲向那血色身影。

「老子跟你拼了!」謝邂的狂吼聲終於將唐舞麟震醒。

光龍匕和影龍匕幾乎同時渙散,那巨大的青狼直接將謝邂撲倒在地,宛如利刃一般的巨口,直奔謝邂脖子處咬去。

「砰!砰! 歸途的路 砰!」一道銀光閃過,三聲轟鳴幾乎不分先後的響起,那巨狼悲呼一聲,已經被砸的腦漿迸裂。

意識已經有些模糊的謝邂只覺得有人在自己手背上拍了一下,下一刻,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唐舞麟一錘砸死那頭撲倒謝邂的青狼,自己眼前也是一陣發花,連場苦戰,讓他也堅持不住了,看了一眼周圍,沒有古月的身影,猜想到她已經回歸了。這才反手拍了一下救援信號器,同樣是眼前一黑,消失在森林之中。一道道青色風刃從他剛剛所在的地方掠過,卻失去了目標。

黑暗重新變得明亮,唐舞麟幾乎是瞬間從金屬柜子中彈身而起,大叫道:「謝邂。」

周圍的光芒有些刺眼,令他下意識的眯起了雙眼,扭頭四下尋找。

他看到了張揚子,看到了身體在輕微抽搐著的王金璽,也看到了坐在那裡,臉色有些蒼白的古月。還有旁邊另一個拉開的金屬柜子。

唐舞麟趕忙衝過去,那柜子,正是先前謝邂進入的啊!

「謝邂,謝邂!」唐舞麟急聲呼喚。

「我、我沒事。還挺疼的。」謝邂微弱的聲音響起,隨之睜開了眼睛。

花壇葬 看到他睜眼,唐舞麟這才鬆了口氣,強烈的疲憊感,以及先前被晶體化帶來的窒息感再次傳來,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倒在地。

龍恆旭和舞長空站在一旁。舞長空依舊是面容冷峻,沒有任何情緒存在,龍恆旭的眼神中卻早已充滿了震驚。

那位傳靈塔的工作人員由衷地道:「可造之材,真的是可造之材啊!你們真的確定,這幾個孩子就只有九歲嗎?」

工作人員的目光有些灼熱,尤其是看著唐舞麟、謝邂和古月三人的時候。

剛剛三人的表現他全都看在眼中。

最驚艷的無疑就是唐舞麟兩次擊殺強大魂獸的一幕,他的右手所化金色龍爪顯然具備著超越了自身實力的強悍攻擊力。不但擊殺了百年雙足獨角龍,更是連千年晶體熊也斃命在他手下。如果不是對晶體熊不夠了解,最後被反噬晶體化,那場三人默契配合的獵殺可謂完美。

古月的表現同樣令人讚歎,她和唐舞麟的默契配合,每一次元素控制的恰到好處,尤其是同時施展多種元素能力。最後時刻更是為了唐舞麟能夠不受到傷害,用自己的身體承受了近千斤的重砸。

傳靈塔工作人員很清楚,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人的大腦是來不及思考這是虛幻還是現實的。古月能夠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唐舞麟身下,就意味著,哪怕是在現實之中,她也同樣會毫不猶豫的那樣做。

這可才是幾個只有九歲的孩子啊!他們之間的情誼能夠達到如此程度,配合怎能不默契呢?

難怪、難怪東海學院不惜花費重金把他們送過來,他們進入升靈台的時間不算太長,但這一次進入,對他們所產生的作用絕對是極大的。

最後那個孩子也是如此,為了守護自己的夥伴,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絕不氣餒,硬是扛著沒有按下求救信號器,一直硬撐到唐舞麟自行解除了晶體化,還是唐舞麟幫他按下按鈕,這才脫離戰場的。

要知道,雖然升靈台內確實可以保證生命安全,可在其中戰鬥受傷的感覺和現實中可沒有任何差別。

謝邂身上至少有數十道傷口,但他卻依舊死戰不退,始終守護著晶體化的唐舞麟,同時還能做到儘可能在自己被攻擊的時候減輕受創程度並且殺傷敵人。他已經做得非常好了。

至少在第一次進入升靈台的魂師中,這位傳靈塔工作人員幾乎沒見到過如此優秀的。更別說,這幾個孩子的修為,不過都是一、兩環而已。

舞長空緩步走到五人面前,淡淡的道:「從今天開始,你們五個人,就是一個戰鬥小隊。隊長,唐舞麟,副隊長,謝邂。走。」

說完,他率先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五人面面相覷,臉上神色都有些錯愕,小隊?

王金璽看向唐舞麟,張揚子臉色有些難看,但更多的卻是慚愧。如果說在來這裡之前他還有心爭強好勝的話,親眼見證過在升靈台之中出現的一幕幕之後,他現在爭勝之心已是蕩然無存。

先不說個人實力如何,單是自己在升靈台之中的應對,就要比人家差多了。

無論是強勢擊殺兩隻強大魂獸的唐舞麟,還是甘願當墊背的古月或者是為了夥伴死戰不退的謝邂,每一個表現都可圈可點,和人家相比,自己和王金璽的表現實在是太差了。

如果說金璽還是有情可原,畢竟遇到了強大無比的魂獸,那麼,自己呢?自己完全就是作死啊!

回去的路上,五個人都依舊沉浸在今天的升靈台之旅中。有張揚子這樣懊悔的,也有唐舞麟這種在心中不斷回放整個戰鬥過程,思考著升靈台內情況的。

但毫無疑問的是,今天的升靈台初戰對於他們來說,都有著不小的刺激。

唐舞麟感受尤其深刻,這就是和魂獸戰鬥啊!對抗魂獸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明知道升靈台內的一切是虛幻的,但卻依舊忍不住會產生恐懼,這就是在生死壓力下所帶來的。在這種地方進行實戰,確實是要比平時練習效果好的太多了。 正在這時,唐舞麟突然感覺到,自己身上隱隱有種溫熱感,溫熱的感覺是從脊椎傳來的,剛開始的時候並不強烈,他自己也沒有太強的感覺,但越朝著學院方向走,這種感覺就越明顯,溫熱傳遍四肢百骸,異常舒服的同時,也產生出一陣陣倦意席捲而來。

跟在唐舞麟身邊的古月突然發現唐舞麟的身體晃了晃,趕忙一把扶住他,「舞麟,你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我好睏啊!」唐舞麟被她這一扶,就像是觸動了開關似的,身體一軟,就向下倒去,古月趕忙抱住他,讓他倒在自己懷中。

舞長空停下腳步,驚訝的回過身來,眾人也都發現了這邊的不對。

身形一閃,舞長空就來到了唐舞麟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唐舞麟此時已經進入一種昏昏欲睡的狀態了,皮膚表面,還有若隱若現的淡淡金色和藍色閃耀,身上的氣息非常不穩定。

「這種情況是……」趕過來的龍恆旭看到唐舞麟的樣子,不禁想起了一種可能,眼神頓時凝固了。

舞長空一拉唐舞麟手臂,將他背在自己背上,「他沒事,魂靈進化了。」

「啊?」謝邂、古月,再加上張揚子和王金璽,無不目瞪口呆。

魂靈進化?

來的路上,謝邂還曾經對唐舞麟說,在升靈台是有可能進化魂靈的,但當時他說的時候,可只是說的那是一種可能啊!升靈台進化魂靈這種事是極其罕見的,就像中彩票似的。

進入一次升靈台機會難得,進入其中能夠擊殺強大魂獸者更是少之又少。像他們今天遇到的千年晶體熊,就算是三環巔峰的魂尊級彆強者想要戰勝也是難上艱難,需要一整個團隊七人以上才有可能。

在那種情況下,大家都是花了不小代價進入升靈台的,誰獲得最後一擊的機會還是問題所在。同時,就算是完整團隊,面對強大魂獸,傷亡的可能也同樣是非常大的。

舞長空感受到眾人震驚的目光,只是道:「他的魂靈先天太弱,進化自然就要容易。升靈台的規則,是獵殺一隻魂獸,就能夠獲得其十分之一年份的能量融入到自己的魂環之中。有幾個魂環,再平攤。就是說,你們如果獵殺一隻十年魂獸,那麼,其一年的修為會融入你們的魂靈,魂靈原本是一百一十年修為,就會變成一百一十一年,什麼時候累積到千年,才會進化。唐舞麟本身魂靈只是十年,今天擊殺百年魂獸一隻,就變成了至少二十年,再加上千年魂獸晶體熊,又獲得百年。而且他只有一個魂環,不會被分攤,所以,他的魂靈才能從十年進化到百年。至於你們。想要完成魂靈進化,至少要擊殺十八、九頭千年魂獸才有可能。未來,努力吧。」

是啊!除了唐舞麟和古月之外,其他人都有兩個魂環,等於獵殺一隻魂獸,會平攤魂靈年限到二十分之一在每個魂環,雖然也有潛移默化的提升,但想要進化又談何容易?

在初級升靈台之中,先別說是獵殺十幾頭千年魂獸了,就算是想要找到這麼多千年魂獸都不容易啊!

基數低,原來也有這樣的好處。

返回學院,舞長空並沒有在交代什麼,只是讓眾人自行解散,回宿舍修鍊。經過了今天的實戰,固然需要總結,但唐舞麟此時處於渾渾噩噩的魂靈進化狀態,其他人也都需要自行體悟,所以,總結就留在明天好了。

唐舞麟也被舞長空送回了宿舍,只不過,舞長空就直接留在了他的宿舍之中。

換了別人,舞長空還不會這樣做,但唐舞麟不一樣,他體內擁有特殊的武魂異變,舞長空要保持對他的觀察,以確保他的魂靈在進化過程中不會出現危險。

唐舞麟現在的感覺和當時突破封印的時候截然相反,他只覺得自己泡在一汪溫暖的池水之中,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暢。全身的疲憊,精神的疲倦,全都在這股暖意的浸潤下漸漸消失無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