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卻很巧妙的,兩者異口同聲。

楚墨掃了一眼被凌厲爪風勾傷的手臂,一枚丹藥捏碎灑在上面,抬眸一笑:「我無礙,你小心!」,說完,兩人很直覺的服用補充體力和靈力的丹藥,繼續戰鬥了起來。

血腥味從原先的清淡變得濃郁起來,每個此刻還活著的人,身上幾乎都沾了一層的血,那些血液幹掉,又被新的血液濺上。

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自己的夥伴又有誰還活著,幾乎可以說,是憑藉著一股毅力,同敵人戰鬥,靠他們的衣裳標誌來判斷敵友。

當小糰子帶著獸族人從空間裂縫中出現在的時候,遠遠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景象。

此番景象,用修羅地獄來形容都不為過,那些被殺死倒在地上的人,大家戰鬥的時候根本無法避開,踩踏著,畫面極具慘烈。

這些獸族人們見了,彷彿看到了自己族人當初留下來的一些壁畫和畫卷,曾經的他們,同人族大戰就是這樣一番景象。

不知不覺中,他們的眼中縈繞淡紅色的光芒,好似入魔的怪獸一樣。

小糰子盯著空氣中縈繞的血腥味,這些血腥味連同那些慘死的英靈,他們的怨氣縈繞在一起,似乎有些灰色的暗紅色的氣息,在不斷的聚攏。

「邪氣?濁氣!」,呢喃著的小糰子眼神一冷,身上不自覺的散發著無形的光芒,落在身後這幾十萬個獸族人的身上。

原本惱怒和洶湧的戰意在這一刻似乎得到了平息,大家都以為是自己太衝動,但實際卻不是這樣。

「這些力量給我的感覺很不安,到底怎麼回事」,心中疑惑的小糰子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對著身後的隊伍揮揮手。

他盯著戰場上的眾人,眼眸微沉:「眾將士聽令」。

「屬下在!」,洪亮的聲音頓時在這一方空間中響起。

「聽我命令,誅殺那些黑色衣裳以及沒有靈智的魔獸和人,他們是敵人!判斷敵人的口號便是,玉絕塵王八蛋!」。

獸族人眨巴著眼睛,有些哭笑不得:「大人,為何是這種口號?起什麼作用」。

小虎蹬了一腳小糰子,化作威風凜凜的大老虎,帶著翅膀,轉頭看了一眼開口這人:「若是敵人聽了他們會憤怒,自己人聽了會激動,明白?」。

這一招也能這麼用,這些獸族人紛紛在心中給小糰子豎起了大拇指,他們的獸神,有點壞,不過,為毛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小糰子勾唇:「出發,讓他們大傢伙瞧瞧,誰才更殘暴!」。

在這一刻,獸族人血液內的兇狠氣息被激發出來,一幫獸族人,紛紛抄起傢伙,往前而去。

至於他和小虎,大老遠的就已經看到了雪蘿玥和楚墨等人,不用說,加快速度,朝著他們而去。

「主人,我來了,不算來晚吧?」,小糰子拿出一把厚重的長劍,刺中對手,唇角勾著笑,出現在雪蘿玥的面前。

「不算」,雪蘿玥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淺笑。 小糰子和小虎圍在雪蘿玥的四周,那些企圖衝過來的敵人實力弱小的基本被粉碎,實力高強的心中罵娘:『哪裡來的絆腳石,可惡!』。

「主人,這裡有我們,你去吧」。

不見雲絕殤和玉絕塵,小糰子只是想想,便知道了緣由,感受到頭頂上時不時響起的強大爆炸力,就知道他們肯定在上空外的地方戰鬥著。

雪蘿玥揚眉,點頭:「辛苦你們了,完事小心,我走了」,說完整個人憑空而起,朝著雲絕殤和玉絕塵戰鬥的方向而去。

她一直也想要去和雲絕殤對付玉絕塵的,可是這些人,特別是天星宮的,跟狗皮膏藥一樣,哪怕是送死,他們都要阻止她去找玉絕塵麻煩。

她就鬱悶了,這個節骨眼,她對付玉絕塵要緊,才沒有那個耐心和興趣對付婉琳一個女人,要知道,對方對她構不成威脅。

既不是情敵,也不是實力強過她,頂多算個難纏的對手,她需要用偷襲暗殺的計謀么,可惜了,天星宮這些蠢貨,就是死咬著她不放。

時間一拖一拖的,就過去了幾個時辰。

「交給我」。

「女人去吧,還有我和這傢伙,你就放心去幫他,弄死他玉絕塵,丫丫的,整出這種怪物,就不是好人!」,小虎也在不遠處,遙遙的對著雪蘿玥喊道。

微微一笑,雪蘿玥丟下一句,照顧好自己,便閃身離開,頓時失去了蹤跡。

混跡在人群中戰鬥的冷柔芳見此,神不知鬼不覺的跟在了雪蘿玥的身後,也前往了雲絕殤他們戰鬥的戰場。

而另一頭,加入的這些獸族人立馬收到了戰場上之人的警覺,他們不知道來者是敵是友。

這些獸族人想起自家獸神大人的吩咐,猶豫了一下,還是喊了出來:「玉絕塵是王八蛋」。

自己人:「額……..」。

敵人:「閉嘴」,總之就是各種不爽,臉都黑了。

這不,還不等他們有所表示,這幫獸族人們的長劍就毫不留情的刺向了他們:「兄弟,我們是雪蘿玥大人派來的援兵」。

「是神女,是神女哎,援兵來了,哈哈,殺死這幫狗雜碎!」,一時間,這幫人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的瘋狂,抄起武器,毫不留情的砍殺。

獸族人們加入之後,行事在一瞬間逆轉,而戰鬥的過程中,時不時響起玉絕塵是王八蛋的聲音,他們的人不要太鬱悶。

而且加入之後,誰是敵人,很快就能分辨出來。

天星宮和絕塵宮這幫人不由得鬱悶:『這獸族人來湊什麼熱鬧,真是的,來了這麼多人,獸界要搬空了吧?』。

天星宮的人看到獸族人戰鬥力這麼強悍,是又氣又惱怒,若不是計劃落空,現在他們統治了獸族人,來支援的就應該是他們,可惡,可惡啊。

可任憑他們再怎麼鬱悶,獸族人也不會對他手下留情,反而若是知道當初的陰謀,是天星宮出的,恐怕心中的恨意會更強。

另一頭,雲絕殤和玉絕塵現在戰鬥可謂是難分難捨,打得幾乎快到了山河破碎的程度。 他們兩個,本來是在草原的山空開戰的,但是打著打著,避讓,躲閃,不由得偏移了草原的位置。

只見玉絕塵眼眸中閃著狠辣嗜血的光,手中凝聚起毀天滅地的強大靈技,狠狠一拋,砸向對面的雲絕殤。

「去死吧!」。

「你才應該去死!」。

伴隨著一道清冷的聲音,玉絕塵便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恐怖氣息,帶著一絲灼熱,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誰,雪蘿玥。

眼眸不由得一沉,來得好,他剛才還一直想著怎麼下去把她引上來,可惜一直被雲絕殤拖著,不能實現他的計劃。

冷柔芳這個時候剛好趕到,瞧見了這一幕,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脫口而出:「塵,小心!」。

玉絕塵不愧是玉絕塵,將這招式送出去之後,連忙轉過身來,長劍一橫,抵擋雪蘿玥的這一招。

那灼熱的氣息令他不由得皺著眉頭。

「哼!」,一聲冷哼之後,玉絕塵破解了雪蘿玥的招式。

可他沒想到,身後的雲絕殤居然化解他一半的攻擊之後,將自己的攻擊連同他的,狠狠的反擊回來,他只好蒼茫應對。

果然,這兩個人,他是最討厭他們配合起來戰鬥的,太有默契,令人忌憚。

雲絕殤這才停下動作,溫柔的看著雪蘿玥:「你怎麼來了,下方戰場怎麼樣」。

雪蘿玥回眸一笑,清麗絕美的容顏上露出甜蜜深情的笑容:「很不錯,小糰子來了,不用擔心」。

「他也來了,那我就可以放心戰了」,小糰子的強大,可不是一般的神獸聖獸能比擬的,恐怕這世上也只有四大凶獸能打得過他。

玉絕塵聽言,眸子沉了沉,小糰子,是誰?。

可還不等他開口發問或者去看下面情況的時候,雪蘿玥和雲絕殤出手了,他們兩個,怎麼可能給他喘息的機會。

如今他們夫妻二人合起來,自然是要夫妻同心,共同斷金。

玉絕塵的臉是黑的,無比陰沉,在雪蘿玥和雲絕殤沒有注意的地方,他一直在吸收某種力量。

「你們兩個,一定會後悔的!」。

雪蘿玥挑眉,勾唇嗤笑:「所以呢,是不是要我們識相,投降,趕緊膜拜你的強大?」。

不等玉絕塵回復,她繼續道:「不用回答,你這是痴人說夢!」。

「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冷笑之後的玉絕塵,身上的氣勢在這一刻變得更強了。

雲絕殤看了,眉頭不由得擰在一起,不對勁,且不說這傢伙傷勢好像完全恢復不說,似乎,整個人的勢力還提升了很多,好似有什麼力量在源源不斷的補充。

「有本事就來」,這個時候,冷柔芳不知道是休息恢復實力還是怎麼的,站在玉絕塵的身側,挑釁的看著雪蘿玥。

那雙眼神,嫉妒的盯著雪蘿玥那種即使布滿汗水,卻依舊清秀絕美得像仙子的容顏。

雪蘿玥勾了勾唇:「如你所願!」,說完,她和雲絕殤兩人動了。

三白一黑,纏鬥在一起,這一回,戰鬥更加的激烈,周圍的空氣,在每一個招式和靈技劃過的時候,似乎都被劃破,周圍的氣壓也無形的被他們影響。 上面的戰鬥恐怖到影響了下面戰鬥的眾人,他們不知道上面是什麼情況,每個人都希望是自己這一方能贏。

「上次沒有開戰過癮,這一次,倒是如了願」,一獸族人廝殺著敵人,滿臉浴血,眼中迸發出魔獸一般猙獰恐怖的笑容。

夥伴同他對視一眼,化作了獸族本體,同那些魔兵戰鬥在一起,他們發現了,自己人打不過的,是這些魔兵,以及那些被控制了的魔獸。

想到自己的夥伴,也曾經有這樣被迫服用丹藥後面變成殘廢的,對於這些人,他們就無比的痛恨,痛恨中帶著同情。

可不論如何,殺死他們才是重中之重。

變成本體的獸族人們速度更加的靈敏不說,力道也更加殘暴,就像是狼人變身,有血性,有智慧。

他們不懂什麼殺人的技巧,只知道,讓對手死去,毫無招架之力,便是最終的目的和結果。

比起那些人族們砍斷魔兵的四肢和用火攻阻撓他們速度的虛渺宗宗主他們來說,這幫獸族人們更加簡單,粗暴,狂野。

他們撲過去,咬斷對方的脖子,捏碎他們的心臟,又不少直接腦袋分家。

很快的,他們發現這些沒有了腦袋的魔兵,即使身子還在掙扎,卻因為失去了目標和方向,跟個木頭人一樣,連攻擊都無法瞄準,更不要說挖掉死人的心臟來複活。

「通知下去,找到對付魔兵和變異魔獸的方法了,砍斷他們的腦袋」,眾人振奮了,消息像風吹一樣散播下去。

很快的,戰鬥的形式在不斷逆轉。

上空,雪蘿玥和雲絕殤同玉絕塵的戰鬥還在繼續,四個人似乎都毫無保留的使出了自己的各種絕招,加上玉絕塵那詭異到從來沒有見過的招式。

在一時間,雪蘿玥和雲絕殤倒是沒能把他怎麼樣。

現在的玉絕塵,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招式變化巨大,對於和他戰鬥熟悉的雪蘿玥和雲絕殤來說,還得在戰鬥的過程中去磨合他才行,了解他的戰鬥軌跡。

才能找出弱點,這是一般戰鬥雙方所使用的,不然怎麼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雪蘿玥的鳳梧劍,帶著《凌嘯乾坤》的第五式和第六式,示意切換使用,威力巨大,至於雲絕殤,自從那次在修羅島秘境地宮得到修為傳承,以及饕餮他們交給他的練功秘笈,招式的威力也是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呵呵……..」,玉絕塵笑得有些詭異,同冷柔芳兩人,各種暗器以及招式,毫不猶豫的攻擊雲絕殤,就好像他們的目標是除掉這個男人。

再好好對付雪蘿玥一樣。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笑容很滲人,沒事被出來笑,容易嚇死觀眾」,雪蘿玥勾了勾唇,挑釁玉絕塵道。

在戰鬥的過程中,她喜歡時不時說話,這是給自己紓解壓力的同時,藉此觀察對方。

玉絕塵果然臉黑了,對於自己的容貌和智慧,他是自傲的,但是打心底深處,他總是不自覺的痛雲絕殤比較。

特別是在知道他是天道之後,更是不爽,從曾經到現在,這個人就到處壓他一頭,這口氣,多少萬年都是不能褪色的。 「閉嘴!」,玉絕塵一咬牙,狠狠瞪了一眼雪蘿玥,這個女人,從來就沒有說過一句令人歡心的話,對於他。

雲絕殤聽言,那雙深邃,宛若黑洞能將人吸進去的眼眸一沉,唇角勾起一抹狠厲的弧度:「我的女人,你沒有資格說」。

伴隨著這句話落下,雲絕殤的速度和攻擊在這一瞬間,提到了極致,整個人的速度好似光速一樣,繞著玉絕塵攻擊而去。

不甘示弱的玉絕塵警覺的應對,可還是在他弱點暴露,被雪蘿玥偷襲的時候,中了雲絕殤一招。

飄蕩在額前的一縷長發被削斷不說,他的臉頰上出現一道手指長度的傷痕,血液,在下一秒潺潺流出。

感受到臉頰溫熱留下的血液以及刺疼,玉絕塵的瞳孔散發著黑紅色的氣息,眼眶泛紅,周身縈繞著灰色的氣息。

周圍的氣壓,在這一刻降低,雪蘿玥和雲絕殤頓時感覺到了一陣陣陰冷的氣息,垂眸一看,才發現玉絕塵居然在吸收下方飄起來的那些血腥之氣,帶著怨氣的血腥之氣。

「你居然……..」,雲絕殤皺眉,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中閃過一道暗芒,很快明白了玉絕塵是要利用這些邪惡的氣息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混沌濁氣之所以是混沌濁氣,那邊是另外一種和靈氣相反的力量,唯有他能夠修鍊,修鍊這種力量的人,容易偏執。

但因為力量強大,殺傷力大,所以玉絕塵選擇了這個力量,不然,當初開天闢地的時候,他也是可以和天道一樣修鍊醉乾淨的力量,只能說,個人的選擇吧。

玉絕塵露出嗜血狡詐的笑容:「現在才知道,晚了」。

「晚了,不,還不晚」,雲絕殤皺了皺眉,朝著玉絕塵攻擊而去,同時還分出一道力量,打到半空上,吸引雷電到來。

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雷電早就預料到還是效率高,很快便出現,下著雨,雷電不停的劈半空,因為下方有人在戰鬥,雷電也不敢亂來,不能劈無辜之人。

可是這一次,死傷的人實在是太多,血腥的氣息太濃太濃。

「讓我來!」,雪蘿玥眼神一閃,將靈火召喚出來,同玉絕塵和冷柔芳戰鬥,打斷他吸收這些力量的速度,因為他們發現,玉絕塵不是刻意,這些力量也會自主往他身體里鑽。

靈火一出,這些邪氣自然是被消滅很多,但是,杯水車薪,即便是當時小雲告訴他們,今天的狀況也不是能完全控制的,好在他們阻止了前面兩場戰鬥產生的邪氣。

忽然,欲絕笑了,他徐晃一招,避開雲絕殤的招式,來到雪蘿玥的身後。

雲絕殤見狀,自然是不能讓他傷害雪蘿玥,連忙撲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空間裂縫中忽然出現一隻魔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雪蘿玥一掌。

旁邊的冷柔芳一看,立馬知道時機到了,身形一閃,來到雪蘿玥的身後,而她居然沒有發現。

雲絕殤不傻,這戰鬥的方式變換太快,有詐!。

正當他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冷柔芳居然變成透明體,就這麼附在雪蘿玥的身上,消失不見,錯愣的雪蘿玥身形一頓,頓時陷入黑暗之中。

「玥!」。 在這一刻,雲絕殤的瞳孔瞪大,忍不住大喊,身形一閃,不管玉絕塵的攻擊是否會傷害到他,朝著雪蘿玥而去。

伸手,將那雙目緊閉的女子摟在懷中,憤怒之餘,手中的幽冥劍一揮,往下掉落的冷柔芳的身體直接被他砍成兩半。

此刻,玉絕塵勾唇,冷笑連連,對此事的發生,他似乎很滿意。

「玥,玥,你沒事吧?」,雲絕殤此刻的臉上滿是焦急之色,他輕輕的晃動雪蘿玥,捧著她的臉。

忽然,雪蘿玥睜開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