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人是發現了吧,我們自身如果刺激到這空間波動其實是能夠讓自身融進虛無空間,這也是為什麼說鑽石玄塔強者能夠做到穿梭時空的力量,其實我也能夠穿梭空間,但是我穿梭的是外空間,他們的是內空間,我的是除非是本身就在虛無空間,哪怕是不平穩空間都是酷穿梭,而他們是只能夠穿梭平衡空間就是必須要有星能的空間,這也是我為什麼這麼嘚瑟的原因,嘿嘿,大人明白了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才明白為什麼羅莎造戰艦的時候還向蒼蠅請教看起來對於空間這方面蒼蠅是達到個極致的境界。

小容器和大容器進行融合自己是小容器整個空間是大容器,唐風向前面慢慢揮拳,但是奇怪的地方就是面前卻是出現了幾十拳的拳影,嚇的唐風連忙縮回手,唐風現在突然間明白為什麼這是需要契機就是因為自己本來就不懂這些,要開始慢慢的熟悉才能夠做到這樣也難怪為什麼說鑽石之下的星能者都不是星能者,根本就不是處於共同的檔次甚至是不能夠進行比較。

「其實鑽石玄塔的星能者他們也是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做到這樣的。」蒼蠅再說這句話的時候唐風更加的驚奇洗耳恭聽起來。 「首先他們是星能進行連接而並非是肉體進行連接所以導致有些星能者突然間激發卻不知道怎麼回事而去請教長輩,長輩卻是只會說是星能共振空間達到的效果,但是他們再去嘗試卻是得不到這樣的效果,肉體力量和星能力量其實都是能夠得到共振的,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因為我們的步法就是就是最好共振的方式,所以大人既然您發現了可以做得到,那就意味著您是可以發掘的,如果您知道了的話,我覺得別說鉑金玄塔的強者哪怕是鑽石玄塔的強者您還是能夠做得到遊刃有餘的,首先大人你得扛得住不然的話對手一巴掌就拍死多不好,咳咳我只是做個比喻,還有就是大人其實要發現這樣空間波動最好的地方就是沒有星能的地方,因為他們的空間波動不強烈。」

蒼蠅又說奇怪的話,剛剛才說有星能的地方空間波動更強烈更好做到共振,現在倒好又跟自己說沒有星能的地方更好,這不是存心來找樂子嗎,唐風雙手叉腰剛剛才想要發火結果蒼蠅連忙推開說道。

「大人我先跟你說吧,其實共振星能越強烈越得不到效果,因為我們肉體才是潛質,星能是束縛,而且空間波動強烈並不能代表什麼,甚至是沒有辦法得到更好的發展,您如果連空間波動不強烈都可以做得到的話還在乎這些強烈的嗎?其實在不強烈的地方,我們發出來的力量才是最根本的,所以大人您如果要和那些鑽石玄塔的對抗的話拉到沒有星能的死星,和他們對決你會發現他們其實不過就是比鉑金玄塔星能強些的強者區別其實不大的,所以大人如果能夠做到在什麼樣的環境都能夠達到這種空間極致力量的話那大人是做到真正的空間境界,比天底下要強多了。」蒼蠅這句話可以說是給唐風敲個警鐘瞬間就讓唐風明白這回事,原來是如此。

也難怪為什麼羅莎和金胖子對蒼蠅的印象是極其好的,哪怕他只是個賊,但是就是這樣個賊其實境界比那些超級強者還要高,唐風都覺得如果不是她這句話的話可能自己到現在還是迷糊的。

「我敢這樣跟大人您說,明白這個道理的,現在這星空不包括我也不過就一個巴掌的數字,天龍大人絕對是,那劍的視頻絕對是嚇到我,他應該是這星空做到真正能夠帶物共振的,因為現在鑽石玄塔的不過只是能夠先穿梭再攻擊不能夠做到攻擊和穿梭一起,其實他們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區別,只有那些真正的大人物才能夠明白這才是真正的可怕。「蒼蠅的話讓唐風對老傢伙的實力評估再次上個檔次

「但是我有點最不明白的地方就是,我感覺就是每次對這種空間波動進行共振不會出現危險嗎?」唐風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血肉拚命的拉開,若是多次進行這樣的攻擊的話可能會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看到這蒼蠅沒有任何的變化,反而仍然氣定神足就讓唐風好奇莫非其中還有其他的辦法,唐風眼巴巴的看著蒼蠅,蒼蠅猥瑣的笑臉好像是在得瑟般。

「大人啊,這點就是至關重要的了,你會發現哪怕是鑽石玄塔的強者在用空間共振來趕路也會出現個問題他們都是用星核來感應的,因為他們會受不了空間共振所對身體造成的瞬間震動感,若是沒有足夠經驗剛剛掌握的鑽石玄塔不是我跟你開玩笑可能會被自己給玩死,所以現在就要好好聽我說了,咳咳大人你也不要用這樣兇巴巴的眼神看著我,倫家也是會害怕的,簡單來說就是這點儘可能的不要讓自身能量接觸空間波動,用自己的拳頭,大人大可以封住星能來試試。」蒼蠅開口說道,聽起來似乎是極其有學問。

唐風依照他的話封鎖住自己的星能,但是最讓唐風憤怒的是,對著剛剛那地方用同樣的辦法卻是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達到剛剛那樣的效果,眼睛裡面充滿著嗔怪,看到唐風這樣,差點讓蒼蠅笑噴他突然間覺得唐風為什麼會這麼可愛。

「大人您可能是沒有聽懂我說的話,每次激發都是要遇到空間波動的,比如說你心臟跳動頻率,你觸發的時候是上跳,就是這樣的道理,當然我說的是比喻,實際上其實感應空間波動用身體的確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我不行,因為我身體敏感度沒有辦法達到。」蒼蠅開口說道,唐風依照他的話用鷹眼直接探視,好在的是鷹眼並不需要星能唐風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探視后發現似乎面前出現一條條的白絲,唐風還一直以為是能量,結果發現絕對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這樣,手慢慢的抬高,感覺著周圍的變幻。

突然間那些白絲好像是顫抖下,唐風連忙對著那顫抖的白絲一拳打過去,結果當真是做到這樣的效果,這次蒼蠅是真的不敢相信,他眼睛裡面好像充滿的都是懷疑,看著唐風,環繞整圈好像是在查看什麼般連忙開口說道:「大人您是神人吧,您是怎麼做到的。」

「鷹眼啊。」唐風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他是知道自己有天鷹星聖物鷹眼啊。

「我就說,也就只有天鷹星才有這樣獨特的天賦,您知道為什麼天龍星有榮耀品質的星能武器,而天鷹星的聖物卻是鑽石品質的嗎?」蒼蠅好像是故意在炫耀自己知道這為什麼,唐風還真的不明白因為他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你的意思是?」唐風突然大夢初醒,因為什麼?不就是因為能夠捕捉到空間波動嗎?還有星能波動!

「對!果然是我的大人,一點即通,明白我的意思就好,大人您以後可以說力量了不要忘記提拔提拔我啊。」蒼蠅滿臉猥瑣的笑著,唐風哪裡還有心思搭理他,直接就低頭沉思起來,既然開啟鷹眼后是能夠保證查看到空間波動,但是絕對不會是這樣簡單,會有更多方面能夠得到利用,唐風突然間離開蒼蠅幾十米,繼續感知著空間波動。

就當突然出現的瞬間唐風踢腳出去,這次就是可怕的地方出現唐風的身體直接衝到蒼蠅的面前差點將蒼蠅給嚇死。

「這就是穿梭時空的感覺嗎?」唐風在短時間內是進入茫然的狀態,他本來擔心會不會自己進入虛無空間。

「大人啊您不可以沒有經驗就隨便嘗試穿梭空間啊。」蒼蠅帶著哭腔抱著唐風的腿好像是在祈求滿臉的委屈。

「為什麼?」唐風不明白這樣的感覺極其的奇妙就是短暫的昏眩沒有辦法能夠在短時間內適應畢竟這樣的感覺很不好受。

「我給您說說哈,穿梭時空是穿梭不平衡的虛無空間,而您穿梭過去要穿梭的地點就是這個過程這您是明白的,但是您這次是靠運氣啊,這不是直接定位的,空間波動有獨特自己的空間共鳴,不僅僅是要和你自己共振還要和你要到的地方進行連接,那些鑽石玄塔他們是用星能強行定位想必您也是知道是可以做的到,大概就是對著遠處丟星能這樣,但是那傷害是極高的,也是新手才會這樣做,我們要動用科學的角度,比如說空間波動就好像是山脈連綿起伏,之所以無法定位是因為這些山脈給阻攔,而您進入去后就是進入這山脈,這山脈穿過去的速度就好像大人您全力疾馳過去大概就瞬間可以完成,但是您會不會突然撞到山上?這是可能的,因為你不知道你要到的地方在哪裡,而您如果要到那地方的話是不是就要知道要到哪裡,要到哪裡你再開啟鷹眼看看,你到我這應該是有某種連接物。」蒼蠅開口說道,他光光是憑藉自己的猜測居然說的如此的神似,這讓唐風感到莫名的可怕,覺得自己可能是錯過什麼了。

「而空間波動就是這根線顫抖,您會發現個問題,這顫抖是整個線顫抖,而您也駛過,一根先揮動,最高起的敵方就是麻痹群,而落下的地方其實就是您要到的敵方,所以您知道有種方法就叫空間中斷,就比如說這樣。」蒼蠅走到唐風現在的位置,鎖定最面前的那根白絲,雖然他看不見但是他有他自己獨特的辦法,直接就從這根線上竄過去,而唐風的視角就好像是蒼蠅順著白絲滑過去,滑到一半卡住掉下來了,唐風還是不明白是怎麼做到的,單純的用力量來壓斷嗎?似乎並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簡單。

「那你直接說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不就好了嗎?」唐風怪罪說道,這拐彎抹角掉自己的胃口實在是討厭,畢竟說實在話唐風是根本就聽不懂他到底是在說什麼玩意,聽起來好像是通俗易懂,理解起來完全就是茫然狀態,畢竟現在唐風才是剛剛接觸這樣的層面。 蒼蠅連忙過來,站在唐風的面前,把手搭在唐風的手掌心上面,突然他微微抬起來,唐風可以看見面前的白絲被攔截住。

「大人我像您應該發現了吧,沒錯就是這樣,我可以跟你分成這樣,虛無空間,虛無不平穩空間,和實體空間,前面兩種空間狀態是為了第三種空間狀態而形成的,因為而第一二種空間狀態只會被第三種給影響,所以意思就是說,我們站在這裡實際上是已經影響了兩個空間的平衡和發展,但是他們終究是歸根結底虛無的,大人您也知道只要是修鍊過的,只需要念頭就可以讓自己的身體重力增加,也就是重力,說些複雜的,就是自己腦袋散發出來的腦電波其實會通過這種空間波動,產生股獨特的磁場控制,而這種磁場控制就是最好乾擾白絲的存在,不信大人您可以自己看看。」唐風理解的意思就是單純用意念來影響。

只見唐風這想法出現后,周圍好像是有團透明的氣開始在擠壓這線,看起來好像就是在影響,唐風感覺稀奇,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但是唐風現在又有想要打蒼蠅的慾望說來說去不就是用意念中斷嗎,聽的唐風想要打人。

「你知道我現在有要抽你的慾望嗎?」唐風有想要打他的衝動。

「大人您還沒有聽我說完這又要說最重要的,那就是念力修鍊,也就是所謂的精神力,就好比我現在的精神力我可以影響整個星球的空間波動所以我可以到處跑,其實也併發是我精神力的強大,而是我精神力已經有這種空間的烙印,就好像是靈魂,說實在話你們見過靈魂嗎?妹的我都不相信有,但是卻不得不說不是元神發出來的,就只有這所謂的靈魂力量,這種靈魂烙印進去后就是進第一步,讓空間進行聯合,做到自我與空間做到共振,達到短距離空間跳躍的能力,再者就是第二層次:要和所有的空間波動做到共振,這就可以達到在一個星球內隨處可去,還有最厲害的,就是和整個星河進行連接,這樣就可以做到帶著生物,記住是活的東西自由穿梭在星空每個地方,呵呵,其實我一直都懷疑有沒有這個能力,我最近也才達到第二層次。」蒼蠅嘲諷的說道,聽到第三個層次的時候唐風瞬間就懵了,居然可以達到這樣的層次?開玩笑吧。

但是從蒼蠅的嘴巴裡面說出來還是帶有可信度的,畢竟他之前說的全部都做到給自己的啟發極其高

「那我現在算是第一層次嗎?」唐風詢問著說道他感覺現在自己就是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

「大人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蒼蠅滿臉的都是為難。

唐風滿臉正色近乎是帶著叱喝說道:「修行的事情怎麼可以有半點馬虎當然要實事求是,我又怎麼可能會怪罪您。」

聽到唐風這句話,這才讓這蒼蠅如釋重負,連忙開口說道:「既然大人給我這樣的權利那我自然就要滿足大人想知道的,其實大人您知道這樣還不如不知道,因為您會發現你現在這樣要停下來捕捉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我現在就是根本就是隨便走步自身的念力就會自動幫我影響空間波動直接拉到我面前讓我進去。」

聽到蒼蠅的話雖然唐風很是震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想要打他的慾望畢竟這不就是在瞧不起自己嗎?

「既然如此的話那要怎麼來提升。」唐風怪罪的問道,這才是唐風現在最關心的事情,畢竟光跟自己說這些一大堆,自己也根本沒有聽懂多少,還不如直接跟自己來說些實際性的東西保證自己不會止步不前隨時可以提升。

「既然大人都這樣問了,那我只能來跟大人說,其實···這修鍊的辦法就是——機緣。」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就知道是時候了,的確到時候了,翻身就是直接一腳踹到他後背上好在唐風守住力度只是讓他踉蹌下。

「大人啊我說的句句屬實啊,的確是機緣,大人難道沒有發現我現在跟你說這就是您的機緣,極其這是要看突然間的理解,就好像是大道理我們都會說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效果就是如此,所以我也只能跟大人您說,這是要看自己對空間的理解,我也是突然的機會才和整個空間進行連接得到這樣的能力,雖然我在其他地方也是可以,但是這的確是說實話跟我自己的修鍊沒有任何的關係。」蒼蠅滿臉苦笑的說著,看他這幅模樣看起來也不是在拿自己開玩笑,但是如果說是這樣的話那自己究竟要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第二層次,如果說在鑽石玄塔級別之前就可以達到這樣的能力的話,那在鑽石玄塔的地位將會水增猛漲,完全就是碾壓同階星能者。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好好準備準備吧,我們明天就準備前往。」唐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直接疾馳回基地,路上還不停在思索著究竟是怎麼回事,感覺好象非常的可怕,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不知何處下手,回到基地后許落居然在看著基地外面種的花也是難得有這樣的興趣畢竟她冷冰冰的,有這樣的機會多好。

「羅莎啊,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空間共振。」唐風看到羅莎在忙很不好意思的打擾說道,聽到這句話后羅莎沒有立馬回話,直接在抽箱裡面找著什麼,然後直接拿出本厚厚的資料丟給唐風,看面清清楚楚的寫著四個大字——空間原理。

「要看的話自己先去理解到最後有說明要怎麼樣達到空間共振,空間橋樑系統就是依靠這樣的原理,如果你要去詳細明白或者解惑的話可以去找你那偵察兵蒼蠅,他這點的理解比我不知道先進多少。」聽到羅莎的話後唐風才是真正的欲哭無淚如果說他能夠從蒼蠅的嘴巴裡面得到什麼啟發的話也就不會來找羅莎來詳細詢問要如何辦,但是還是讓唐風沒有想到的是,蒼蠅在這點的理解上居然真的做到如此高超的領域,實在是可怕,看起來的確是自己忽略他的本領,畢竟可以隨時消失不見的能力還是很難找到的。

唐風現在突然明白為什麼天龍星主當初直接就把蒼蠅的星能給禁錮掉,但是為什麼到現在為止唐風的禁錮都不像是天龍星主這樣不觸碰他的身體就禁錮掉,唐風他們現在多則就是直接破壞他們的星能,強行佔據,但是這都是用來碾壓比自己星能等級不知道多少的星能者才可以做的到這點,當日的天龍星主可是沒有動用星能就做到這點,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空間力量吧。

唐風發現真的的確是自己越去琢磨越是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到最後唐風決定不去琢磨這麼困難的事情,簡直就是自己給自己找煩惱,弄好這疊厚厚的空間原理解析書後唐風就直接回去自己的房間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卻是沒有想到烏夢梨已經全部幫自己收拾好,並且都用空間戒指裝好,看起來就是明白自己害怕麻煩這回事心裏面猛然是湧出陣陣的暖流,既然沒有辦法收拾的話那自然就應該舒舒服服的睡個安穩的覺否則的話那該多浪費時間,恢復恢復現在唐風才相信的靈魂力量。

「什麼你的意思是這天龍星的傳承者用青銅玄塔滿層的實力斬殺鉑金玄塔的星能者?還是天箭星的大長老?你真當我是傻嗎?你既然說的這麼容易你倒是給我做到來。」麒麟星星主聽到屬下稟報的消息后首先就是斬釘截鐵的打斷根本不去思索,畢竟這是不可能的,星能等級的碾壓就在這裡說句實在話,鉑金玄塔的星能者的護體讓青銅玄塔的打上半個小時可能都打不完,唐風居然做到簡直就是不可能。

「但是大人啊,的確是如此現在這消息已經傳開來了,而且那天箭星大長老也確確實實的沒有防水甚至都用出他們天箭星最得意的四箭,還是沒有辦法擊殺那所謂的傳承者,您也明白小奴,小奴是萬萬不敢開玩笑啊。」這位奴才可以說是害怕至極天知道這麒麟星星主會不會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不加證實就把自己給殺了,那他不是跳進星河裡面都洗不進冤屈啊。

「你當真是沒有耍我?」這麒麟星星主還是不敢相信,畢竟這樣的事情給他帶來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他們都知道唐風才十九歲到青銅玄塔滿層就算了,現在倒好居然達到跳躍三層直接還斬殺,這不是人比人氣死人還是什麼反觀自己的兒子,更是寒心。

根本就沒有辦法比較,他突然覺得他這麼引以為傲的兒子好像就是來跟自己開玩笑的,現在這麒麟星星主有想要直接衝過去反手就給自己那兒子幾巴掌告訴他厲害的已經在修鍊而他還在這裡死的在玩。 這位當官的可以說是帶著哭腔,手指指著自己的太陽穴上面,用手掌奮力的拍著自己的胸膛要多帶著哭腔就帶著多少哭腔好像是受盡委屈完全不敢說出任何的謊言,看到他如此的模樣這麒麟星星主也恍恍惚惚的開始相信,但是按照他的理論無論實力無論星能武器還是功法戰技這類的有再高的壓制都不能做到這樣的地步,但是現在從外界聽到的時候他首先腦海裡面出現的就是不可能,但是事實卻就是這樣擺在他面前讓他不信也得信,他癱坐在寶貝椅子上面,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畢竟唐風越強對於他來說越不是好事,他才剛剛準備向射手星徹底表示忠心,但是現在唐風這樣年輕的潛力讓他開始動心,心裏面不由的開始幻想,認為唐風說不定擁有著比天龍星主當年還要卓越的品質,但是他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無論唐風的潛質再如何的高,或者說日後所能夠達到的成就究竟到哪裡去,現在他必須要做出選擇

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如果他再做不出選擇的話黑炎的鐵騎可能就要衝到他們家門前,雖然他有足夠的自信但是他知道如果他們要和蛇夫座正面交手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勝利的,畢竟被譽為第十三星這如果沒有任何的技術含量的話那也早就被十二星打到服氣為止,但是現在卻是不得不說他們沒有足夠的本事去抵擋,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尋求十二星的幫助,而最好的方向就是現在暫時沒有足夠盟軍支援的射手星,如果說他陣營站對的話他覺得日後他可能會讓整個星球從此受到自己的庇護,當然如果他站錯腳的話這可能會讓麒麟星加速滅亡。

但是他分析過射手白羊還有獅子三個星系的能力都不會相差到哪裡去,各有千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從幾百年前打到現在那就是絕對有能夠制衡對方的能力,既然有這樣的能力的話為什麼就不能夠趁著這次機會說不定他們並不願意好好打架,只是過個形勢這樣的話自己還表明忠心,日後在二十四星的地位更是水增猛漲說不定能夠得到射手星的大力培養從此走上人上巔峰,這也不是說不準的。

「大人還有件事情就是外界傳言如果他們要出去歷練的話肯定要先來我們麒麟星所以對此十二星的表示是冷漠的,看起來好像是極力提防著我們,而且對我們在十二星直接的商業貿易都潛移默化的進行攔截,我覺得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們對天龍死心不改要趁早先剷除掉我們,大人還請你下定奪是否要對外界做出反應,否則的話社會的輿論可以說會對我們造成極其不利的影響。」這位下屬連忙開口說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氣的這位麒麟星星主臉色都變幻起來,畢竟如果說他要是不去反應的話絕對胡受到極其重力的影響,但是如果表示的話就是自斷自己的後路,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選擇向射手星表示自己的忠心這樣的話寧肯要捨棄些軍隊來支援射手星也可以保全自己的後路不得不說是一舉兩得想到如此麒麟星星主便是嘴角微微上揚而起。

「直接派軍隊去支援射手星表明我們和他們站在共同的戰線還有向射手星星主傳達我們永遠是他們的盾牌的意圖。」麒麟星星主臉色突然變化起來但是還是咬著牙說完,他突然想起當年天龍星如同曇花展現出芬芳的時候自己也是這樣對著天龍星說的現在沒有想到居然還有機會說出去,但是這次並非是對著天龍星而是對著當今星空三霸主之一的射手座,雖然他感覺不到特別高的榮幸,但是他知道這是保全現在麒麟星時間的最好辦法他別無他法,選擇哪個勢力還是要選擇既然這樣的話又為什麼不直接選擇射手星,畢竟現在有這樣的人情可以做又為什麼不去做雖然說他們的實力僅僅是能夠做炮灰,但是現在缺少的就是炮灰。

「大人難道我們就不管天龍天鷹發出來的指示嗎?大人··我們是不是還要表示表示畢竟如果說他們當年逃出去的舊部現在全部都到齊的話也根本就不是我們麒麟星能夠抵擋的雖然說出這樣的話是極其不忠不仁的表現,但是我們別無他法啊,麒麟星身後還有千千萬萬的星能者,我們本來就隨時提防著黑洞已經是極其不宜沒有死在天災也不願意死在人禍。」這位下屬近乎是帶著哭腔好像有著說不完的種族大義聽的這麒麟星星主滿臉的都是不舒服看他這樣抓緊拳頭的動作這下屬還以為是要打死他。

「也罷既然這樣就回話吧,表明下我們力不從心沒有多餘的力量去為他們提供幫助。」麒麟星星主再三權衡后只能選擇這樣的開口他們何止是忌憚天龍還有天鷹剩餘的舊部啊簡直就是夜夢當中只要是出現這樣的場面就會讓他們產生重度的失眠效果。

唐風回到房間恢復下所為的精神力后發現是時候現在該開始上路不為什麼就是因為現在自己的時間已經到,這基地繼續呆著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唐風該詢問的都已經詢問道。

「唐風這是萬能工具箱,這裡面基本是你們需要的工具都能夠找到,這裡面有各種各樣的追蹤器或者炸彈有的時候你們是需要的,還有的話就是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君卿醫生最近研發出來的可以有效治療你們的傷勢。」烏夢梨將東西全部謾慢塞進唐風的空間戒指裡面唐風心存感激也就只有自己的妻子會對自己如此的貼心,抱著烏夢梨深深的擁吻便走出房間來到基地空間橋樑的地方。

「兄弟們沒錯現在我們就要走了,什麼時候能夠回來我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想說的就是基地的安全就靠你們你們的背後是我們生存的家園所以我們必須要守護他,我答應過大伙兒五年,最多五年就能夠達到超級勢力的水平線但是我現在只想說這樣的時間對於我們來說還能夠繼續的縮短!為了明天我們必須要擁有自己的榮耀,大家!辛苦了!」唐風他們五個對著大伙兒深深的鞠躬,畢竟歷練歷練,這歷練的過程都是極其艱難的,所以說能夠保證時間可能都是種不對自己滿意的表現因為唐風追求的是精益求精。

「天龍那傢伙的傳承者?青銅玄塔的實力就可以擊殺鉑金玄塔的?咦倒是有意思,鐵血有信心嗎?」突然間獅子星內高傲的獅子帝對著身邊的侍衛說到這相當於是他撫養出來的殺手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沒有讓自己失望過,年紀輕輕更是已經達到鉑金玄塔的實力要知道他的潛力是無限的,所以大多數他都並沒有讓他多去參加戰鬥只是讓他接接任務。

「三招。」他眼睛睜開眼眸當中居然全部都是鮮血,看起來極其的猙獰他玩弄著自己的匕首,下意識的按動按鈕居然直接出現利爪這利爪大概有三十厘米削鐵如泥近乎是可以說得上是輕而易舉,當然這所謂的鐵都是星能武器需要的玄鐵堅硬無比這殺傷力近乎是無法估量的,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這獅子帝倒是有些吃驚按道理來說他做事從來都是一招現在居然跟自己說要三招他倒是好奇究竟是為什麼。

「三招定然讓他分屍。」聽到這句的時候這雷獅帝算是明白心滿意足的讓他開始去行動。

「大人這麼重要的事情您當真就放心讓他去做嗎?要知道他並沒有特別出彩的實力,現在的時代他近乎已經可以說被淘汰。」身邊再位護法說道看起來好像是極其不屑對這位殺手,說話都是冷言冷語的說不完的都是嘲諷。

「你們著什麼急,他如果說沒有完成任務我自然也會送他上路,你們也是如此如果說我交給你們的任務沒有辦法完成我建議你們也可以直接提頭來見我畢竟我自己動手多不好。」這獅子星星主說話的時候語言全部都是嘲諷,聽的那身邊的幾位護法全身顫抖起來不敢繼續多說話所謂的護法不過就是侍衛,保證隨時都能夠外出行動的角色多則都是起到探情報甚至是暗殺這類的

既然這位雷獅帝說道這個份上他們還敢亂說話的話無疑就是找死的行為在獅子星什麼東西都是需要爭取的就好像他們能夠成為獅子帝身邊的貼身殺手都是受到專業的訓練到最後經過無數的廝殺才能夠達到合格的要求從而成為這樣的存在,所以無論是殺誰他們都沒有任何的猶豫其中基本每位殺手都是連自己的親人都狠心痛下殺手基本就可以說得上是毫無人性,但是他們卻是不得不這樣做因為他們必須要活著不完成任務的話他們的家族照樣是要被屠殺的乾乾淨淨與其這樣的話還不如自己動手還能夠給他們痛快不需要在這樣的折磨當中度過

而此時此刻唐風他們已經準備好所有需要的東西可以說是萬事俱備。 基地全體成員無論是哪個職業負責哪塊的都被調回來全部站在唐風他們的面前對著唐風他們誠懇的鞠躬眼睛裡面都是燃燒的烈火。

「定然不會辜負幾位大人的期望完成大人沒有辦法完成的事情!」他們好像是提前商量好般話說的那是絕對算得上是異口同聲,並且沒有任何的猶豫都是發自肺腑的,這讓唐風產生濃郁的自豪感這麼些日子的相處也不得不說都是經歷血與火的考驗,能夠留下來的或者說都活下來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值得讓唐風為他們驕傲的,所以唐風可以說是走的沒有任何的猶豫,脫下外套對著天空就此揚開好像就是這展翅高飛的雄鷹,這些星能者才發現唐風在外套的後面居然刻意的秀道火焰這火焰就好像是可以驅散這星空所有的灰暗。

唐風下意識的瞥到安晴公主安晴公主孤援無助看起來就好像是離開穩定的行星走路都在晃動起來,而且她再次哭了,唐風看看凌羊凌羊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看見般閉著眼睛與此時此刻的安晴公主突然間變得相似許多,唐風看到她突然間的伸出手好像是在抓住什麼唐風才明白原來安晴公主是想要最後讓凌羊抱抱自己,但是卻沒有機會,不為什麼就是因為現在整體成員在前哪裡會有機會在看這樣煽情場面。

這不是唐風他們的狠心是因為無論究竟擁抱是否都不能夠改變什麼,與其這樣還不如什麼都不做保持沉默才能留到最好的念想。

「唐風你們開著商業戰艦戰艦都是最近造出來的應該不會被發現,傳送的目的地沒有辦法直接送到麒麟星只能送到麒麟星系邊界線,畢竟周圍有很多不穩定亂流所以空間橋樑沒有辦法連接到如此長的距離,還得麻煩你們趕路。」進去戰艦后耳機裡面傳出羅莎他們的道歉唐風怎麼可能會嗔怪好在是沒有讓自己直接趕過去否則的話至少是需要個兩三年的,能夠縮短到只有十幾天的路程為什麼不好呢。

戰艦進入空間橋樑傳送,唐風有些捨不得,但是卻還是無比的激動很久沒有離開過基地這麼遠的地方而且可能還是需要兩三年。

「許落走走走我們先去看看要去哪些地方住,我跟你說羅莎做出來的戰艦那都是精緻的,看,這是什麼總統房,你去住,我幫你收拾收拾。」孔凌雲格外的熱心比什麼時候都要勤快很多,而許落卻是理都沒有理孔凌雲半下,直接踹門進旁邊的賓客房,然後猛然關上門,讓孔凌雲吃上閉門羹,碰得孔凌雲滿鼻子都是灰。

剛剛才關山門唐風他們就感覺突然晃動起來,全部人天旋地轉,但是下個瞬間的時候卻是發現外面猛然進入星空當中唐風他們連忙啟動導航卻是發現這裡居然已經到達麒麟星的外界,這速度實在是可怕,唐風他們倒吸口冷氣,開始捕捉周圍的空間站,畢竟現在如果說想要直接一天到麒麟星這是不可能的,至少有八日的路程,這八日戰艦是不可能懸浮在星空的,路邊的隕石星賊都可能會對唐風他們造成致命的打擊,所以最好的選擇地點就是星際站,而且唐風他們已經吃慣飯如果不吃東西的話會覺得渾身不踏實。

「我天這真的是邊界嗎?最近的空間站都還有十八個小時的路程看起來這是需要長途跋涉啊兄弟們,都休息休息吧,緩緩心情,凌羊蒼蠅跟我來房間。」唐風開口說道他無疑還是這隊伍當中的核心,唐風發現凌羊好像是離開安晴公主又變得傷感多,時刻身上都帶著鋒芒,看著唐風都有些刺眼,但是卻還是希望凌羊能來好在的是他極其的配合沒有讓唐風失望。

「我們現在的地點在這裡,十八小時到空間站,到那裡的時候先休息休息,畢竟現在還沒有適應,然後再連續趕路兩天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到下個空間站,到那個時候周圍開始有空間節點我們開始傳送,我的目的是,路程不要發生變化,先通過空間站發送消息讓麒麟星知道我們已經過來是如何反應,畢竟他們現在是敵是友還沒有辦法得到判斷如果說他們直接派出軍隊來追尋的話那這樣我們沒有任何必要這樣大張旗鼓的進去雖然他們並不能抓到我們。」唐風的意思很簡單就是直接將他們的行軍目的告訴麒麟星不知道究竟他們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凌羊沒有任何的質疑完全服從唐風的意見,蒼蠅現在被唐風認為有獨特的能力絕對是可以擔起重任的

看到他們都沒有其他的意見唐風就這樣行動。

此時此刻黑炎軍事基地內部,這黑炎的軍事基地這星空除非那些總部的黑炎弟子外其他都不知道究竟在哪裡有星能者預判說是處於虛無空間當中黑炎已經掌握別的星系沒有辦法掌握的空間力量也有的說黑炎的軍事基地建立在未開發的平行宇宙,但是更有奇葩的是說黑炎並非是這個緯度空間的定然是外宇宙的存在,當然這樣的說法都是被罵做腦殘基本就不去想,而此時此刻黑炎的軍事基地內可以說是出現足夠的存在,密密麻麻的都是有著足夠的分量。

「大人天龍星傳承者無盡能源擁有者唐風已經出現在麒麟星系邊界附近現在正在開著商業戰艦前往最外圍的星際空間站,請大人下達指令只要大人命令下來我追魂當然去將他向上人頭摘來為大人敬酒。」誰知道他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被這坐在最高位上的大人一手指衝出幾萬米話摔在地上砸出巨型坑洞在地上不停的抽搐顫抖起來不知道究竟是還有沒有活著。

「去讓空間站的將他們基地導航給直接定位在蠻荒星域裡面去,記住做事要麻利些不要露出馬腳如果我知道是誰哪裡出現問題的話自己明白要怎麼做。」這些黑炎弟子面面相視沒有想到這大人居然真的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他畢竟是最高負責者,而且實力是毋庸置疑的,他們只能夠選擇全面服從,命令既然下達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全方面的服從。

唐風他們此時此刻已經到達空間站,據說在麒麟星夜晚是可以看到麒麟爭奪的星空美景無論是從什麼方面都沒有辦法解釋究竟是為什麼,但是唐風他們只是抱著欣賞的態度去觀賞到達空間站唐風他們直接下來付高額的停放戰艦的費用,來到星際空間站的酒店在這裡消費無疑是極其奢侈的,但是卻不得不說這裡面的東西都是能夠保證質量。

「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剛剛進入酒店蒼蠅就開口說道他有些極其敏感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他們被盯上,但是卻環繞周圍這裡來來往往的絕對不在少數偶爾自己的穿著打扮過分的艷麗吸引對方的眼球也不是不正常的,而且這還沒有發現危險的目標,既然沒有讓唐風他們產生危險的存在那為什麼又需要擔心的呢。

「服務員請給我們上最好的菜。」唐風樂呵呵的說著還有什麼事情是比吃東西還要享受的呢。

凌羊隨時都抱著他的劍,坐在位置上的時候凌羊突然開口:「我感受到我傳承上的呼喚,我覺得陽劍可能就在麒麟星範圍內。」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唐風有些驚訝,這秦無名給自己的地圖其實用處根本不大那是在地域裡面的,根本沒有辦法判斷是哪顆星球而凌羊傳承裡面的地圖是當年的內部地圖,相當是遺址地圖沒有辦法得到星空地圖根本沒有辦法確定行蹤路線,而且麒麟星的星球多如牛毛,但是最起碼的是有希望,有希望總比沒有希望好。

「有沒有辦法感知感知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先調換目標前去找陽劍。」唐風連忙詢問著說道,畢竟這是極其重要的拖幾年每過些日子凌羊的實力就會莫名的暴走每次都是需要唐風他們全力穩定住凌羊的星能才能夠保證他不會出事,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更何況找凌羊的陽劍也是種歷練有寶貝就會有危險,這是毋庸置疑的。

「暫時沒有辦法,但是我覺得陽劍的位置範圍離我們暫時是遙遠的,算了先不管這些。」凌羊沒有想著繼續去糾結只是低著腦袋不知道究竟是在想什麼,唐風連忙挪動椅子過去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面說道:「小羊子你放心既然我們到了麒麟星而且陽劍就在麒麟星系範圍那就絕對要找到才能回去你說是不是而且我們有的是時間,找到陽劍你的傳承才能夠完美你也能夠實力突飛猛進這怎麼不是最好的歷練呢?」唐風說的的確是句句屬實,凌純陽當年全部的實力都封印在陽劍上面只要凌羊找到陽劍就能夠繼承凌純陽的實力這對於基地來說完全就是出現位耀眼的戰神,還有什麼是比這種事情更好的。 凌羊點點頭瞬間感激起唐風來,他知道唐風從來都是能夠理解他的願望的,所以他只是微笑表示自己現在的心情。

「動手麻利點,趕緊破壞掉他們的導航路線還有刪除戰艦裡面的監控視頻不要留下任何的馬腳如果出事的話你們自己負責。」這位這次行動的負責怒斥著他下面辦事的,這些傢伙連忙點頭表示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代碼連忙敲擊在鍵盤上面,電腦屏幕上面出現詭異的符號,直接解鎖綁定,畢竟這戰艦沒有連接唐風他們的電腦目的就怕突然出現緊急情況泄漏出基地的電腦代碼之類的,但是卻沒有想到過對方居然完全捕捉到唐風他們的行徑路線更是誇張的全部將唐風他們的路線給改變這分明就是有目的性的進行干擾。

唐風他們此時此刻正在享受著豐厚的美食,完全不知道戰艦在面臨被監控的情況甚至被改變的情況,酒足飯飽之後唐風他們回到戰艦看見戰艦沒有任何的情況,開啟自動防禦的功能然後安安穩穩的回到房間睡覺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情況。

第二天鬧鐘想起唐風才繼續趕路,畢竟路途遙遠,唐風卻是醒來后發現路途居然縮短到只有六天,因為昨夜喝了不少酒唐風便沒有記住究竟全程需要多長的路程直接就開啟自動導航后便是繼續回去房間打坐,看看能不能夠感應所謂的念力,畢竟這對於唐風來說還是誘惑的,在戰艦上的修鍊任務唐風都已經安排的極其妥當沒有任何的空餘時間。

兩小時的念力感應,三小時的拳法練習,還有就是三小時的劍法練習,五小時的螺旋勁訓練,這樣的修鍊的時間就已經高達足足十三個小時其中睡眠九小時便是二十一小時還有三小時是用來重力磁浮訓練保證隨時能夠處於最好的修鍊狀態這是極其重要的,唐風他們每日的訓練都有這些,因此唐風是不會遺忘的現在僅僅才離開基地三天唐風就開始不適應不知道究竟是不能夠適應這戰艦上面的生活還是沒有辦法適應沒有大伙兒的吵鬧和討論的生活或許都占但是唐風卻是明白現在自己的努力暫時還不能夠配得上自己以後想要的生活。

修鍊的時間總是如此枯燥的,在還有半日路程的時候唐風突然接到戰艦下達還有半日到達目的地的指令,唐風突然全身震悚起來猛然發現似乎不對勁因為現在周圍越來越少的星球甚至連廢星都快見不到全部都是黑漆漆的這讓唐風感覺心慌意亂,但是覺得可能是個過程畢竟都說麒麟星外圍都是不穩定空間,說不定自己穿梭過去就好了。

當戰艦顯示出現僅有半小時達到目的地的時候唐風連忙叫出凌羊他們告訴他們自己現在被坑了。

「怎麼回事?!」凌羊不敢相信的詢問著他猛然透過窗戶發現外面的場景給他們想象當中的截然不同,將現在的位置直接導入進星圖當中發現現在距離麒麟星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甚至要達到麒麟星還有十幾天的路程這樣突然的情況可以說是氣的唐風他們半死,但是就在改變路徑的時候發現直接被鎖定根本沒有辦法改變唐風他們才知道現在想要改變看起來已經晚了。

「系統出現故障系統出現故障。」戰艦突然自動報警起來,唐風連忙讓他們拿出所有的東西不要繼續呆在這裡天知道究竟還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這周圍什麼都看不清更誇張的地方就是隕石從這邊飛過去明明什麼情況都沒有卻是化成無數的碎片然後猛然癒合,這看著極其的驚悚哪怕戰艦有星能防禦想必也沒有辦法繼續挨著空間力量的改變。

「不好這裡快接近虛無不穩定地域。」蒼蠅閉著眼睛突然開口他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因為這完全就是致命的,虛無不穩定空間就是註明是不能夠穿行,但是現在唐風他們經歷看起來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跳出去。

「不能跳出去如果跳出去的話我們全部都要完蛋。」蒼蠅喘著氣他已經都變得紅腫起來這樣突然發生的事情是始料不及的。

「我們現在最高的防禦就是戰艦外圍的星能防禦,快去控制室支撐著星能防禦的輸出同時用星能全力加持周圍空間環境,直接意念引導就好,快快快,虛無不穩定空間後面絕對會出現不穩定星能空間,也就是所為的死星,但是如果我們現在不撐住的話可能再過會我們就要化成碎片或者直接失去意識。」蒼蠅怒吼道許落他們連忙跟上全力星能輸出這次都不敢有任何的保留,死星雖然沒有星能但是唐風他們帶了足夠的星核根本不怕不能夠補充星能,但是如果說這次沒有撐過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唐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鬼玩意進來戰艦裡面而戰艦的安全系統居然沒有任何的改變,這讓唐風氣的不行。

「要穿梭了,全部用星能連接起來保證不要脫落。」蒼蠅連忙開口大夥連忙將星能將一共五位全部綁起來,就在下個瞬間唐風他們全部吐血,直接昏迷過去,戰艦直接分解化為無數的碎片,而唐風他們的蹤跡卻是消失在這片空間當中。

「大人不給他們安裝好空間穿梭裝置就這樣做的話他們出事我們的計劃不就是浪費了嗎?」有的黑炎高層下意識的提醒,他們看到唐風他們的身形消失的時候不由自主的詢問著,誰知道這位大人居然嘲諷的笑起來。

「如果說連虛無不穩定空間都沒有辦法穿梭的話那又有什麼必要要留著呢?」這句話說的他們是冰冷,在場近乎是沒有誰能夠保證不用特殊裝置就這樣穿梭進去因為這根本就不是星能等級能夠取決的,但是這位boss就是喜歡用自己的標準來強加給其他星能者,但是他們只能敢怒不敢言,畢竟他們還想要繼續活著想要活著就要服從這位boos的全面調遣。

而此時此刻內基地近乎是炸開鍋,羅莎沒有將消息泄漏出去,但是卻是將烏夢梨他們現在基地的高層全部叫來。

「出現緊急情況唐風他們的戰艦消失在這個空間內,我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什麼,不知道是人為隱藏還是如何但是現在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羅莎的話是致命的瞬間就如同響鐘敲在他們的心中,金胖子是不敢相信的認為羅莎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但是仔細檢查電腦上后才發現所言句句真實這樣大部分是分為兩種情況,生命機動性消散也就是植物人狀態要麼就是直接死了,連通戰艦機體直接毀滅,基本不可能會出現第三種情況,因為現在唐風他們連定位都沒有辦法定位,傳訊機都沒有辦法聯繫到。

「保持冷靜不要聲張出去,我們必須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還有相信唐風他們,他們會帶來希望的。」烏夢梨的手指被自己咬爛血肉模糊起來他們不敢相信剛剛才出去七天就出現這樣的情況這不是老天爺跟他們開玩笑嗎?這樣的打擊直接讓他們癱坐在地上。

「都給我好好去負責自己的事情誰要是敢繼續萎靡狀態我軍法處置。」金胖子低沉著聲音開口,他不敢大聲宣揚這樣的模樣看起來就好像是發怒的雄獅極其的猙獰近乎是下個瞬間他們強行穩定住心情,拖著身體直接走出地下基地的門。

「羅莎這件事情先不要去管我會去負責,如果說沒有辦法查詢到究竟是誰做的話,我就讓這星空來為這件事情買單。」金胖子這是現在能夠安慰他們最好的辦法,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便是直接走出地下基地,離開基地的門。

「去給我調查這件事情,還有把事情告訴上面讓他們開始處理。」金胖子強壓著現在的痛苦讓自己不要看起來就好像是沒有任何的能力的懦夫,雖然這件事情已經是差不多註定的,但是他們都知道有種特殊情況叫做奇迹,當然還有句話叫做奇迹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有自己的能力,哪怕是鑽石玄塔強者出現這樣的狀態都是基本熄滅生命之火的,但是金胖子就是單純的相信不為什麼就是因為他是唐風。

而此時此刻唐風他們卻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處於哪裡感覺好像是在黑暗當中生存著睜不開眼睛自己的意識好像是要消散,開始直接在黑暗中摸索出出路,只為能夠尋找到光明。

「快看這裡居然有從外面進來的,快告訴主管,我們今年說不定就能夠被贖出去。」這激動的聲音喚醒唐風那近乎是快要消散的聲音,這種語言唐風好像是在哪裡聽到過,才猛然發覺好像這是古文,他是學習過的,所以聽得懂,但是卻是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想要睜開眼睛但是身體傳來的劇烈疼痛近乎是要讓唐風再次昏厥。 唐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是有人搬動。

「這傢伙為什麼這麼沉重,感覺跟鼎樣,要不要叫些人手。」有位傢伙開始詢問自己的好友,但是唐風捕捉到的就是為什麼他說的是這傢伙不應該還有蒼蠅他們嗎?這意思是說自己已經和他們分散?他們現在是否和自己這樣出現在同樣的地方?或者說是傳送到不同的地方?唐風開始胡思亂想起來越想越焦慮到最後居然直接昏迷過去。

此時此刻許家家族大堂內這裡的裝飾極其的落後都是用最普通的木材加上些染色料看起來稍微豪華些,徐家是十八城區的三大巨頭之一說是十八城區意思差不多是排行第十八,而每個城區都有最高城主,這城主近乎就可以說是這地方的老大,而越前的城區所能夠分到的資源越是高,在這裡評估實力的辦法只有肉體力量。

這是唐風從他們的對話當中捕捉到的他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如此的疲憊和虛弱甚至沒有辦法感覺到星能,想必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為這裡並沒有星能,而且自己體內的星能早就已經流空這是極其致命的嚇的唐風根本不敢抬起眼睛哪怕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唐風沒有力氣。

「給我叫醒。」這尖銳的女聲隨後就是道刺骨的冰水打在身上,直接給唐風來個激靈,全身都震悚起來猛然睜開眼睛,面前卻是出現十幾個大漢,十幾個大漢看到自己醒來后守在自己兩旁而自己面前的就是位臃腫華貴的老婆子,這老太婆看起來應該有五六十歲看起來穿著極其的富貴,但是卻是讓唐風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這裡的裝飾如此的奇怪,或者說自己的穿著反而是格格不入。

「那個您好,請問這裡是哪裡,還有能不能給我解綁下我真的不是壞人我是不小心進來這裡的,嗯你們能夠聽得懂我說話嗎?」唐風開口說道他不明白這些傢伙究竟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而他們討論的什麼價格什麼的究竟是什麼意思突然唐風好像意思到不對勁的地方就是他們該不會目的就是把自己給賣掉。

「放掉?不可能的,我們當然聽得懂你說什麼,像你這樣年輕壯力至少能賣到五百蠻果。」這傢伙說的蠻果是什麼玩意唐風感覺從來都沒有接觸過這玩意,但是好像類似於星空的星核這樣的交易貨幣。

「那就好,等等先別說賣啊,能不能告訴我這地方是屬於哪顆星系,如果你們能夠放我出去你們要多少什麼蠻果我都可以給你。」唐風苦笑道他現在是根本什麼力氣都沒有而蒼蠅他們自然是更沒有抵擋的力量是不是會跟自己這樣享受同樣的對待,但是唐風想不明白的就是為什麼這裡會這麼的奇怪,根本沒有任何的印象哪裡不是用星核來交易的,而且更誇張的是這裡的傢伙居然都沒有星能者唐風突然懷疑他是不是進入哪個根本沒有開發的不文明星系但是看起來他們的確是有自己共同的語言。

而且從話語的分析當中來看的話就是這裡時常出現從外面來的星能者,唐風嘗試著溝通星能但是卻發現根本沒有辦法吸收而且空間當中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物質力量更誇張的地方就是唐風現在才發現自己居然連元神都沒有辦法溝通,現在唐風才發現或許沒有什麼事情是比現在更誇張的,氣的唐風腦袋都開始痛起來。

「你們有沒有見到我其他的幾個朋友?」唐風下意識的詢問起來,這位老太婆猛然就伸出手拽過身邊的大漢,她出手的速度很快,最起碼的比那些玄塔級別的強者的速度不會差到哪裡去,但是更讓唐風錯愕的是他們是沒有星能的啊!這完全就是超越思想的禁錮,但是卻不得不說的確是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唐風感覺好像是看錯什麼般,但是仔仔細細的看過後發現的確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沒有任何的能量。

「你不是說只有這傢伙一個嗎?還想騙我。」這老太婆的手指宛若鷹爪就要直接刺進來。

「老闆老闆,真的是只有他啊,我們根本都沒有看到過,我可以對著蠻神發誓啊。」這傢伙連忙大叫起來眼睛裡面全部都是惶恐,唐風更加好奇的地方就是他所謂的蠻神又是什麼玩意?當真是神?這唐風是不相信的,再厲害的存在也不過是實力更加的強悍,但是這些傢伙的實力說弱也不弱想必也是有些眼力見的,但是現在看他們這回事好像是真的很尊敬,那唐風就明白這地方絕對不會是麒麟星也不會是二十四星,這樣突然的發現給唐風來說絕對是重擊,沒有想到居然會跳躍到這該死的地方。

「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劍?」唐風連忙詢問冠軍他是沒有放進空間戒指裡面的,但是突然發現自己連空間戒指都沒有,這氣的唐風連都變黑起來,這運氣簡直不能夠更差環視著周圍沒有想到自己的空間戒指居然全部都進這老傢伙的手,但是看起來他是沒有辦法激活的,否則的話她也不會還在乎自己,那些都是星核啊,唐風激動的熱淚盈眶,如果說全部出現在他面前的話他完全就不會被困在這裡的。

「劍?那玩意的確是個寶貝,劉主管你說我們是應該賣給城主還是怎麼樣。」這老太婆好像是極其注意人工力,看著自己唐風都覺得好像是被餓狼給盯上,這居然會出現這樣尷尬的事情,被沒有星能的傢伙給關住,唐風發現這些繩索都是最普通的,但是現在是自己的問題本來身上還有些傷勢如果能治療的話憑藉唐風出色的肉體完全就可以直接從這裡面殺出去。

「老闆您也知道,咱們許家根本就沒有多少人,加上那些在礦場的現在也就只有一百多位,男力更是少,也就只有面前這些傢伙,如果再賣出去的話,您最多實力就提升些許但是咱們總體實力都會下降遲早會被其他兩個家族給吞噬,我的意思是要不就讓他去挖礦,畢竟蠻果都是能夠兌換的,但是這人工力沒了可就真的沒了。」看起來這總管還是有些腦子的,知道一個男力能夠產生的價值遠遠不止現在。

「而且老闆您有沒有發現這傢伙的實力看起來應該有蠻士的力量,如果說我們給他些資源到達蠻師,說不定咱們還能夠坑到其他兩家族。」對於這句話來說唐風才發現這地方看起來也是有等級評分的,而且聽起來好像還有很高的等級,更是讓唐風有些迷糊的地方就是這蠻什麼蠻什麼難不成這地方當真是自己想的那樣蠻夷?

「這倒也是,就是不知道這傢伙會不會逃掉。」這老太婆低著腦袋偷偷對著身邊的那總管說道。

「老闆這您就放心,絕對給他馴服的拖拖貼貼的。」這位中年男子看到唐風的時候分明眼睛裡面是透露出悲涼,但是還是故意裝作是滿臉猥瑣和陰險狡詐,但是他那瞬間流逝過去的表情卻是被唐風給捕捉到唐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神態,但是唐風知道他定然不會對自己特別快。

「給我帶到地牢裡面去,我要親自調教調教他。」這位總管怒斥著這十幾位大漢,直接將唐風提著走,走出這大堂唐風才發現這裡的位置實在是小到過分,甚至沒有基地一千分之一,甚至看到最為簡陋的馬車,這些馬都極其有靈性,看到唐風的時候還兇狠的甩甩他們高傲的馬尾,唐風很好奇,這地方為什麼會貧瘠和落後到這樣的層次,再落後也不至於沒有現代文明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