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是那隻鼠妖嗎?」封魔老道喃喃自語,但親眼看見錦墨退走,而且沒有再來,又是怎麼到熔岩海內的呢!

可是,剛才的兩種妖術太像錦墨的妖術了,封魔老道眼中寒光一閃,知道不能再等了,肉疼的拿出幾塊中品靈氣,放入寂炎陣的陣眼就不再去管,轉身直奔正陽火。

此時錦墨也剛好解決穿山甲,就見封魔老道沖向正陽火,心中一急,已經顧不得掩飾,修為爆發之中掀起熔岩巨浪向正陽火衝去,同時使出攝魂之音。 ?攝魂之音化作無形衝擊,快要擊中封魔老道時,就見封魔老道冷冷一笑,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抹,出現一個香囊。

雖然拿著一個香囊有些怪異,但封魔老道已經顧不得那麼多,輸入靈力之後,香囊散發出一陣奇異的香味將封魔老道包裹,讓封魔老道神魂穩固,再也不受攝魂之音的影響,

錦墨有些愕然,第一次遇到有人能破自己的攝魂之音,前沖之勢一緩,氣勢已經一瀉千里。

攝魂之音作為錦墨的一種底牌和一種最重要的攻擊手段,一旦被迫,錦墨就將從掌握主動陷入被動之中。

錦墨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短板,攻擊方式太單一,太過依靠吞天造化功的三種秘法了。

「只能用其他方式補足短板。」錦墨暗自想到,吞天造化功依舊是自己最大的倚仗。

而就在錦墨思考的瞬間,封魔老道已經成功將正陽火收取。

封魔老道拿著封印正陽火的透明玉瓶,正陽火正在裡面燃燒,沒有再出現逐漸暗淡和流逝的狀況。

「哈哈哈!正陽火終究還不是被我得到了,無論煉丹煉器,正陽火可都是絕品火焰啊!」

錦墨聽封魔老道在哪神色激動至極的大吼大叫,神色也是一動,煉丹煉器,那可都是高薪職業啊,而且沒人敢得罪。

「轟…啊啊啊!封魔老道,你找死!」

就在封魔老道興奮不已時,寂炎陣的方向傳來一聲巨響,然後就是蠍皇等存在的瘋狂怒吼,以及如同實質的殺意。

封魔老道看了一眼沉入熔岩海的錦墨,小心戒備,對著蠍皇似笑非笑的說道:「怎麼樣,我的蠍皇陛下,寂炎陣自爆的滋味不好受吧!」

此時蠍皇等妖族身上傷痕纍纍,而蜘蛛妖族已經消失不見,已經被煉化成虛無。

錦墨沒有去管上空的戰鬥,沉入岩漿之中,一是躲避戰鬥餘波,等他們打的差不多再說。

二是在封魔老道收取正陽火之後,錦墨因為身處岩漿之中,能明顯的感覺到,在生成正陽火之地的岩漿之下,正有一絲與正陽火截然相反,但又同本同源的氣息正在孕育而生。

錦墨心中好奇,能明顯的感覺但這絲氣息與正陽火的不同之處,但卻給人一種與正陽火相同的感覺。

而且這絲氣息,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壯大,在正陽火被收取之後,就如同被點燃的乾柴,迅速壯大。

錦墨暗暗心驚,急忙向岩漿中央而去,越是前行溫度越高,中央區域的高溫一直向下延續,如同一根龐大的火焰光柱,不知道延續到哪裡。

錦墨有點明白了,這火焰柱的火焰溫度外溢,匯聚在一起,最終形成正陽火。

但錦墨此時卻看見,一絲黑色的火焰,在火焰光柱中心形成,如同一條黑線,順著火焰光柱綿延不知多遠。

而且不時扭動,如同有生命般,每次扭動,火焰光柱的溫度就會微不可查的減弱一絲,同時黑色火焰也會壯大一絲,如同一個螞蟻在吞噬一頭大象。

但這隻螞蟻每咬一口,自身就壯大一絲,而大象同時弱小一絲,如果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下去,這隻螞蟻最終能一口將大象吞掉。

錦墨心驚肉跳,同時上空正在戰鬥的封魔老道也有所感應,神色一變,又化為狂喜,但卻被瘋狂的蠍皇等糾纏,根本無法脫身,縱使焦急也沒有一點辦法。

「為今之計,只有解決這幾隻蟲豸了。」封魔老道心中的急切化為殺意,封魔古劍出鞘之後,還沒有攻擊,劍身上就出現絲絲裂紋,但封魔老道卻神色不變。

「鏘……!」

一聲劍吟如同厲鬼嘶吼,讓在場所有存在耳膜一痛。

封魔古劍一震,裂紋破碎,化作碎片橫飛,露出黑紅色的劍身,劍身上刻畫著九頭魔頭與厲鬼,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封魔古劍顯出真身以後,纏繞在封魔老道身上的凶厲之氣,瞬間沸騰,脫離封魔老道融入古劍之中,讓封魔古劍威勢更勝,其上的魔鬼圖案更是如同活過來一般。

錦墨心驚不已,封魔老道有克制自己的東西,與其對上自己絕對沒有勝算,而且這把劍更是給錦墨不好的感覺。

「不能等了,現在就收取黑色火焰。」錦墨心裡想到。快速下沉來到黑色火焰旁邊,此時黑色火焰已經有小拇指粗細,在灼熱的岩漿中,卻給錦墨冰冷僵硬的感覺。

「可是怎麼收取?」錦墨一呆,自己可沒有玉瓶,怎麼辦!

錦墨一急,伸手抓去,利爪卻被瞬間燒的焦糊。

「我就不信了。」錦墨強忍著沒有叫出來,開始用三種秘法一一嘗試。

吞生沒用,黑色火焰根本沒有生機。

奪靈也沒用,黑色火焰旁邊沒有絲毫靈力,好似有燃燒靈力的作用。

攝魂一使出,黑色火焰就劇烈的震動起來,但錦墨卻立馬停止了攝魂,因為錦墨感覺黑色火焰中有靈,但弱小無比,比之蟲豸都有所不如,還在孕育之中,若是用攝魂之法吞噬,只會毀了這天地靈火。

錦墨苦思冥想,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但怎麼都無法想起。

「吞天造化功,三種秘法!」錦墨快速反覆念叨著自己最大的依仗,多遍之後,錦墨終於眼睛一亮,暗自低語說道:「我為何對三種秘法情有獨鍾,卻忽略了吞天造化功本身呢!」

吞天造化功乃吞天神君所創,本身就擁有吞天食地的威能,吞噬一團天地靈火,簡直不要太輕鬆啊!

想通關鍵的錦墨神魂一輕,感覺蒙在自己身上的一抹陰影化為雲煙,顯得渾身輕鬆。

自從得到吞天造化功后,錦墨只在青雲山懸崖之上運轉過一次,就沒有再運轉,每次都是用三種秘法修鍊,現在想來卻是有些浪費。

錦墨不再猶豫,在時隔多日之後,再次運轉吞天造化功。

錦墨運轉功法,妖丹再次旋轉,速度更快,散發出的吸力,也更加狂暴,但卻對自身沒有造成絲毫傷害。

「吞天造化功,給我吞!」

錦墨一聲低吼,強橫的吸力瞬間作用在黑色火焰之上,沒有絲毫阻礙就將火焰吞噬。

在吞噬火焰之後錦墨沒有感到絲毫異樣,也就沒有停止運轉功法,強橫的吸力再次爆發,直接作用在整個地底世界。

一時之間,大量靈力被迅速吞噬,就連岩漿海都變得顏色黯淡,有種要凍結凝聚成石頭的感覺。

這麼大的動靜,蠍皇和封魔老道等不會沒感覺,蠍皇還沒說什麼,只覺得此地濃郁的靈力飛快流逝,而且岩漿海也一樣,感覺很是詭異。

但封魔老道卻心中一驚,一劍將一條黑蟒大妖斬殺,已經沒興趣和蠍皇一方糾纏,抽身離開,向著錦墨所在的岩漿一劍劈下。

隨著一劍劈下,岩漿海頓時被劈為兩半,這一劍,居然有分海之能。

錦墨心中一驚,急忙躲避,隨後化作人形,怒視著封魔老道。

封魔老道沒在意錦墨的表情,一字一句的問道:「奇陰炎呢!」

錦墨心中瞭然,封魔老道說的應該就是那黑色的火焰,此時見封魔老道急切無比,想起封魔老道一劍劈向自己的狠辣手段,淡淡的說道:

「那條黑色火焰就是奇陰炎嗎?如果是,那不好意思,被我吃了。」 ?「被吃了!」封魔老道聞言一愣,隨後神色狂震,眼中煞氣沸騰,身邊的封魔古劍如同黑色游龍般不斷飛動,寒光凜冽,寒聲說道:「奇陰炎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被吞噬煉化,交出來,讓你免受皮肉之苦!」

錦墨滿臉無奈之色,說道:「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不能再這麼短的時間裡煉化奇陰炎?」

「因為奇陰炎是…」封魔老道剛想解釋,忽然停下,冷笑到:「還想套我話,等我挖出你的妖丹后,我會告訴你的。」

「嗡~~」

一聲劍鳴,打斷了錦墨的思緒,只見封魔老道已經悍然出手,封魔古劍化作黑芒閃電般飆射而來。

攝魂之音!

錦墨低喝一聲,攝魂之音已經向封魔古劍轟去,讓封魔古劍與封魔老道之間的精神聯繫出現絮亂,古劍一晃,如同喝醉一樣。

錦墨剛鬆了口氣,就感覺一股凶厲之意從封魔古劍上爆發,將攝魂之意驅散,再次爆射而來。

錦墨眼皮一跳,心裡感覺很是憋屈,一直以來攝魂之音都是錦墨的奇招,無往不利,每次都能得手,還是第一次被別人克制。

攝魂之音就像是一套連招的起手式一樣,得手之後直接鑽入敵人體內,吞噬敵人的一切。

但現在起手就被人破了,那還怎麼打!

錦墨此時思緒萬千,但時間卻不容自己多想,急切之中想到用虛無遁法逃走。

錦墨法訣打出,身後頓時出現一個漩渦,深邃無比,如同深淵巨口,準備吞噬進入其中的一切。

「以後老子一定要報仇,哼!」錦墨面對封魔老道,感覺自己被克制的死死的,嘀咕一聲,剛想進入漩渦內挪移遠去,對此地已經沒有絲毫留戀。

「不好!」

錦墨剛接觸到漩渦,就見封魔古劍速度爆發一倍,如雷霆萬鈞之勢而來,若是自己繼續逃跑,雖然會被挪移遠去,但也會被封魔古劍所傷,錦墨急忙爆發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旁邊挪移出一丈遠。

錦墨挪移遠去,但封魔古劍速度極快,如同剎不住車一般,一頭撞入虛無遁法形成的漩渦內。

封魔古劍進入漩渦以後,漩渦如同往常一樣,極速縮小,最終消失不見。

看著這一幕,錦墨目瞪口呆,沒想到虛無遁法居然還能這麼用!

那以後遇到自己不能抵擋的攻擊,是不是都可以用虛無遁法挪移,如同放逐一般讓其消失在自己做眼前……想到這錦墨眼神亮如星辰。

封魔老道一臉懵逼,在自己的法寶封魔古劍進入那漆黑深邃的漩渦后,自己與古劍的聯繫突然變得極為微弱,努力感應了好一會,封魔老道才確定,封魔古劍,已經到了千里之外。

封魔老道神色瘋狂,雙眼通紅的說道:「這是什麼妖術,為何能把我的封魔古劍送到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錦墨沒想到自己全力施展虛無遁法居然也能達到千里之遠,雖然和吞天神君將自己隨意送到西荒,跨越一域的距離相比不算什麼,但現在也是自己的保命底牌了啊,千里之地,就算元嬰也要飛一會呢!

錦墨看著幾乎已經快要瘋狂的封魔老道,說道:「老頭,要不我們商量個事,你幫我殺了蠍皇和剩下的那隻蜈蚣,我也送你離開千里之外,看看古劍是否還在,你看如何!」

蠍皇和最後一隻蜈蚣大妖此時正在邊緣療傷,聞言眼中閃過濃烈的殺機,看向錦墨,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想利用老夫!」封魔老道老奸巨猾,不用想都明白錦墨的意思,寒聲說道:「要麼帶我去找回古劍,要麼我殺了你再去自己找,別以為我沒有封魔古劍就奈何不了你。」

錦墨攤攤手,聳聳肩,一臉的不相信,但卻沒有什麼動作。

封魔老道冷笑一聲,伸手在腰間一撩,露出四五個儲物袋,在錦墨和蠍皇的驚訝眼神中,拿出一件件法寶,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樣樣齊全,就連正在逃跑的蜈蚣大妖,都驚訝不已的看著封魔老道。

封魔老道拿出的這些法寶,有強有弱,但數量太多,而且大都染血鮮血,錦墨大概明白這些法寶的來歷了。

「停!停!你淫了!」當封魔老道拿出十幾件法寶后,而且看來還沒有要停下來的覺悟,錦墨急忙叫停,說道:

「你真想讓我送你去千里之外?」

「還好。」封魔老道看著儲物袋裡最後的幾件法寶,心裡也是鬆了口氣,暗道好險,此時聞言冷冷一笑,說道:

「當然不會讓你送我去了,我們要一起去啊!」

錦墨知道自己得到奇陰炎,封魔老道絕不會讓自己得到,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前輩說笑了,晚輩實力低微,一次只能挪移一人一物,不知是前輩先走還是晚輩先走啊!」

「你妹!」封魔老道心中直罵娘,你都走了我還怎麼走!

封魔老道感覺自己被調戲了,智商被侮辱了,冷笑一聲道:「我們還是一起走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封魔老道說話間已經極速向錦墨衝去,靈力外放形成一隻大手,向錦墨抓來。

錦墨在封魔老道前沖的同一時間向後退去,而身後也瞬間出現一個漩渦,而錦墨已經在向漩渦而去。

封魔老道神色一變,若是被錦墨挪移而去,自己尋找封魔古劍不知會出現什麼變故,急忙阻止。

但封魔老道眼睛一撇,看見錦墨眼中的狡黠,想起封魔古劍的遭遇,冷冷一笑,徑直向已經躲避的錦墨衝去。

錦墨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奪靈之息發動,靈力大手頓時奔潰,而錦墨也修為爆發,再次向漩渦爆射而去。

封魔老道暗恨,怎麼一隻鼠妖比狐妖還狡猾,急忙改變方向,向著已經再次來到漩渦旁的錦墨衝去。

錦墨此時已經有一小半身體進入漩渦中,封魔老道也再無顧慮,元嬰後期的修為爆發,化作殘影向錦墨衝去。

就在封魔老道即將進入漩渦時,卻見錦墨忽然從漩渦內極速退出,退到一旁的同時,漩渦更是向自己移動。

封魔老道神色突變,強大的慣性讓自己一時沒有辦法停下來,雖然已經在極力控制,但依舊向漩渦而去,在進入漩渦后,漩渦更是爆發出一股吸力,讓封魔老道以更快的速度,向漩渦里而去。

封魔老道恨極,沒想到自己算計一生,卻被錦墨算計了,快速伸手,想到將錦墨也抓住,但最終只看見一隻黑色老鼠,在漩渦外看著自己。

而黑色老鼠眼中的戲謔之色,更是如同化作實質。

錦墨看著漩渦化為光點消失,鬆了口氣,總算將這個禍害給送走了,可喜可賀啊!

而此時,在妖谷千里之外,一個漩渦出現,封魔老道身形狼狽的出現,封魔老道出現之後,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立刻閉目感應。

片刻之後,封魔老道仰天長嘯。

「錦墨!我要你死!」

在封魔老道的感應中,此時距離封魔古劍足有兩千里以上,距離足足翻了一倍。 ?在『送走』封魔老道之後,這孕育靈火的地底世界,只剩下錦墨,蠍皇,還有一個蜈蚣大妖,至於蠍皇一方的其餘妖族,不久前都已經盡數死於封魔古劍之下。

錦墨看著被封魔老道打的遍體鱗傷的蠍皇與蜈蚣大妖,眼中閃過戲謔之色,之前蠍皇一方妖多勢眾,自己還有所忌憚。

現在只有蠍皇還能讓自己有所顧忌,至於蜈蚣大妖可以直接忽略,錦墨相信不是什麼人,什麼妖,都能隨便克制自己的攝魂之音。

「蠍皇,現在終於清凈了,我們也可以好好談談了。」錦墨不緊不慢的向蠍皇走去。

「你想要談什麼!」蠍皇神色自若,但眼底卻滿是防備之色,打的自己毫無還手之力的封魔老道都被錦墨弄走了,蠍皇自認做不到。

錦墨一臉好奇,問道:「你難道不知道封魔老道這麼厲害,被自己信任的人算計,好受不好受!」

蠍皇滿臉不屑,說道:「信任!只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

錦墨不說話,只是滿臉好奇的看著蠍皇,蠍皇無奈,只能再次開口說道:「此事說來話長,我本來是一隻結丹妖族,被人族捕捉,要用來煉藥,就在即將煉製是,葯童不小心將裝著我的玉盒打碎,一起打碎的還有一顆極寒珠,我吞噬之後立刻遠遁,後來遇到封魔老道,就挾持他讓他帶我走,後來就來到北莽山。」

「我想殺了封魔老道,但不知為何幾次都莫名其妙的沒有出手,而且封魔老道有時會變得瘋狂無比,所以我就再也沒有想殺他的想法了,後來我修為突破,精進飛快,又在封魔老道的幫助下收服許多妖族,自封蠍皇。」

「在我的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勢力也足夠強大以後,封魔老道告訴我有關妖谷之事,說妖谷之下有火靈根,神奇無比,若是得到,我極有可能達到妖王的層次。」

錦墨聽著聽著,嘴角不由露出冷笑之色。

蠍皇看了一眼,說道:「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事實就是這樣,我在妖谷大戰之時,已經有所察覺,在看到正陽火時,才確定自己是被利用了,到這時我才忽然醒悟,我一個差點被人族煉丹煉藥的妖族,為何會信任一個人族,現在想來,封魔老道定然有蠱惑人心的力量。」

錦墨微微一想,便已經瞭然,當初青雲子被吞天神君微微影響,就變得瘋狂無比,內心的慾望被無限放大,直到死亡都沒有消除,這封魔老道雖然比之吞天神君遠遠不如,但影響剛晉陞大妖的蠍皇,也不是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