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召集你們,是讓你們仔細勘察自己神國內有沒有強大的修士出現,若有發現,立即向我稟報,功勞最大者,我可做主免除兩年貢品。」

「遵鎮界使令!」

四個國君對視一眼,均是從其他人眼中看到敵意,兩年雖然不多,但有這兩年緩衝,最起碼十年內不會出現貢品不夠之事。

待萬里鏡重新恢復變換時,柳無塵才從地上起來,擦掉嘴角的鮮血,眼神中露出痛苦,狠厲,殺意,等多種神色,變換不定。

柳少海看了柳無塵一眼,淡淡的說道:

「怎麼?不甘心?」

「皇叔,你可甘心?」

「呵呵,甘心或不甘心,又有什麼區別嗎?」

「哈哈,是啊,沒區別!」

柳無塵聞言無力的說了一句,默默的轉身離去,背影明明挺得筆直,卻給人一種被壓彎了腰的感覺。

柳少海看著柳無塵離去的背影,許久之後,仰天長嘆!

不久之後,天穹大陸四大神國同時震動,明面上與往常無異,但各國的密探,安插在各個宗門內的眼線,均是活動頻繁,將各宗,和民間搜集到的情報,源源不斷的向著各自的上級彙報,最後匯聚一處,由專人挑選排除之後,將有用的情報呈現與高層之手。

五毒門位於青雲門向北兩百里,一處大山之上,山不高,顏色漆黑且坑坑窪窪,不時有毒物出沒,山上亭台樓閣錯落有致,但卻顯得有些突兀。

秦獨正在洞府內療傷,上次在落風山脈,雖然從龜老手中逃脫,但還是受了不輕的傷,這幾日已經逐漸恢復。

秦獨雙眼突然睜開,有些許精芒露出,從儲物袋內拿出一塊傳音玉簡,不多時就將玉簡收起,口中喃喃道:

「這次難道有什麼大事發生!居然需要我配合,強大的修士……難道是化神!」

秦獨也是東臨神國的眼線,自幼被調教,再尋找合適的機會進入了五毒門,有東臨神國的助力,再加上自身的努力,已經成為元嬰修士,一般情況下,已經不會再動用秦獨了,此次動用秦獨,說明問題可能不小。

秦獨閉目沉思,不久之後大笑出聲:

「哈哈,天助我也,或許可以藉助此次機會,將青雲門連根拔除,到時候誰會注意到一隻老鼠去哪了!」

秦獨眼神發亮,更有狠毒之色一閃而過,當初那隻老烏龜差點就殺了自己,此仇不可不報。

青雲門,因青雲子下令進行了清理,各宗門和東臨神國的眼線,早就被排除的乾乾淨淨,因在事前就已經排除,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此時雖是白天,青雲門內卻安靜無比,因為青雲子的動作頗大,築基弟子大多數都已經知曉,儘管有道誓約束,但還是不可避免的傳開了,青雲門索性不再隱藏,直接將悟道石之事宣布出來,並封山,進出都需要掌門之令,否則以背叛師門處理。

青雲門如此做法雖然讓弟子們有些不適,但沒人說什麼,因為這是青雲門崛起的契機。

每個人都在努力修鍊,練氣弟子最為努力!因築基期就可悟道,只要從悟道石上得到傳承,在青雲門的地位,就可直線上升,從此平步青雲。

而且,傳承啊!誰不心動! ?青雲門封山已有一段時間了,錦墨一直心驚膽戰,要知道青雲門每個人都熱切期望的傳承,就在自己腦海里啊,要是被知道了,估計龜老都保不住自己啊!

每次見到青雲子時,錦墨都是心神狂震,青雲子眼中的貪婪已經化為瘋狂,多日的努力沒有絲毫收穫,才讓青雲子在這瘋狂之中公布了悟道石之事,希望練氣弟子努力修鍊,儘早達到築基,這才有了封山之舉。

「要壞事,吞天神君啊!你就不能悠著點?」

錦墨內心驚恐中卻又有些哭笑不得,青雲子逐漸變得瘋狂,錦墨可以確定是吞天神君之前所為。

只是錦墨沒想到,吞天神君的手段如此犀利,隨著時間的推移,對青雲子的影響不僅沒有消退,而且愈演愈烈,大有將青雲子的理智都吞噬的感覺。

「哎!這提心弔膽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錦墨無語望蒼天,拿出一株靈藥吃了起來,現在緊急時刻,錦墨連吞天造化功都不敢用,若是被青雲子發現,怎麼解釋!

吞天神君當初就說過,妖族的傳承,怎麼能讓人族得到,自己若是說了,那不是忘恩負義嘛!而且吞天神君那麼強,誰知道現在消亡了沒有,自己若是外傳,會不會被他一巴掌拍死!

給龜老坦白,那是因為龜老是自己師傅,對自己恩重如山,而且也是妖族,不會把自己怎樣,吞天神君知道了,應該也不會說什麼,而青雲子,錦墨現在躲都來不及,被他發現絕對沒有好下場。

有人歡喜有人愁,青雲門大部分人都歡呼雀躍,傳承出世,大時代來臨,當努力修鍊,不說拔得頭籌,但也要嶄露頭角。

而龜老和錦墨卻有點發愁,錦墨是怕被發現,一直提心弔膽,而龜老卻一直感覺心神不寧,每天看著天洞,恍惚出神,更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讓龜老一直眉頭緊鎖,錦墨問起,龜老只是搖頭不語,讓錦墨更加緊張了。

而青雲子已經不能算是愁了,此時青雲殿內,青雲子坐在上首,李子默與青義,青忠,青仁三人站在殿內,李子默上前一步,臉色難看的說道:

「師傅,青雲門上到元嬰,下到築基,都已經去過禁地了,沒人能悟到!」

青雲子聞言默然無語,雙目無神,不知在想什麼,青義見此上前一步,遲疑的說道:

「師傅,悟道石上會不會根本就沒有傳承,只是我們弄錯了!」

青雲子本來飄忽不定的眼神一凝,猛然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看著青義寒聲說道:

「嗯!你這是在懷疑為師?這種話不要讓我聽到第二次,否則我親手廢了你!」

青義立刻收聲,不敢多言,只覺得師傅自從破解石門封印后,就慢慢變得陌生起來,與以前和善的師傅簡直判若兩人,其餘三人也都有這種感覺,卻不敢說出來。

青雲子看著四人,眼中寒芒不減,反而更甚,陰森的說道:

「既然我青雲門弟子都沒有成功,那就廣招門徒,只收築基境吧!練氣期圓滿也可!」

「師傅,招收築基境散修,忠誠度怕是沒法保證,有泄密的危險啊」

李子默執掌青雲門多年,知道招收散修弊大於利,還不如自己培養,雖然慢了一點,但忠誠度有保證,不會輕易背叛。

「哼!我需要忠誠度嗎?帶他們去悟道石哪裡,待他們悟道之後,全部給我搜魂!」

青雲子冷然一笑,話語傳出時,眼中神色多變,貪婪,瘋狂交織在一起,讓李子默四人都膽寒,但師命難違,只好低聲回道:

「是,師傅,弟子這就去安排!」

青雲子看著四人走出青雲殿,自然也看見了四人的神色變化,卻不在意,低聲笑道:

「嘿嘿!只要我得到傳承,這天下還不是任由我謀求謀取。」

林寒正在洞府內,修為已經達到築基中期巔峰,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可林寒臉上卻沒有一點欣喜之色,反而面目陰沉,怒意隱隱勃發。

「嗡~」

正在這時,林寒隨身攜帶的一塊玉佩,發出一陣陣波動,而且越來越強烈,林寒眼中再次閃過一抹怒意,隨手將波動抹去,可卻不敢損壞玉佩。

「欺人太甚,還有完沒完啊!」

林寒狠聲低吼道,眼中怒意不減,隱藏於眼底的還有憂慮和悔意。

「嗡嗡~」

林寒還沒有緩過勁,玉佩再次散發出更強烈的波動,林寒怒意爆發,一把抓住玉佩,想要將其毀去,可最後關頭卻硬生生忍住,將怒意緩緩壓制,遲疑一番,打出法訣,裡面頓時傳出聲音!

「哦!終於想通了嗎?」

這聲音低沉沙啞,正是秦獨的聲音,可林寒並不知道是誰,只是拿青雲門的情報換取自己修鍊所需,沒有去深究黑袍人的身份。

「我不是說過不想再與你交易了嗎,為何一次次的死纏爛打!」

林寒努力想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一些,可怒意卻怎麼也沒辦法掩飾。

林寒之前因為大比失利,懷恨在心,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黑袍人想探聽青雲門的情報,出價頗高,林寒才用青雲門的情報與黑袍人交換,逐漸有了聯繫。

可那時林寒也是因為對修為無比渴望,想要一雪前恥,才與黑袍人交易,可現在青雲門發現仙人傳承,雖然林寒也沒有在悟道石上有什麼收穫,可只要青雲門得到傳承,就會飛速崛起,所以林寒才想儘快與黑袍人斷絕往來,抱緊青雲門這個大腿,

可事不遂人願,林寒想斷絕來往,黑袍人卻不放手,一直糾纏不休。

秦獨聽到林寒這充滿怒意的話語,沙啞的聲音通過傳音玉佩緩緩傳來:

「呵呵,你以為我是什麼?你的奴僕嗎?呼之而來揮之而去,想的倒是挺美。」

「你到底想要如何!」

「繼續與我合作!放心,你會滿意的!」

林寒聞言默然,雖然黑袍人給的報酬很足,但卻不可能與吞天神君的傳承相比,對著秦獨傳音道:

「我意已決,你不要再糾纏了。」

秦獨聽到林寒的傳音,陰鷙的眼神一寒,冷聲說道:

「哦!既然你意已決,那就不要怪我將你與我合作之事,告訴青雲門之人,我相信那隻老烏龜,楊威和司徒劍心三人都非常願意與你聊聊,你覺得呢!」

林寒聞言神色突變,自己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頓時驚怒交加。

「你……」 ?秦獨已經在青雲門外隱藏了五天了,自從第一次聯繫林寒,林寒卻沒有出來時,秦獨就知道林寒想要做什麼了,不過,你以為我給你的那些丹藥,那麼容易拿嗎?現在想了斷過去,當一個好弟子,門都沒有!

秦獨冷冷一笑,冷然傳音道:

「哼!我怎麼了?是你先反悔的,能怪我嗎!」

林寒面色一變,若真被黑袍人告密,那等待自己的將不是死那麼簡單,心裡一狠,對著秦獨決然的說道:

「我林寒已經對不起青雲門太多了,你若是再逼我,大不了我一死了之,最起碼不會被執法殿折磨。」

秦獨聞言一愣,沒想到這林寒還有如此強硬的時候,明知道林寒這是以退為進,秦獨卻不能不在意,沉默片刻,在林寒已經等的不耐煩時,才出聲道:

「不如這樣吧,我們再做最後一次交易,以後我就不再找你,你也可以好好做你的青雲門弟子,你看如何!」

林寒聞言頓時一喜,急忙對著秦獨說道:

「不用了,我免費告訴你一些情報吧,用這傳音玉佩就可以!」

秦獨聞言來了興趣,對著林寒問道:

「哦!你說說看!」

林寒組織了一下語言,對著秦獨說道:

「青雲門祖師青雲子出關了,一同出關的還有他的三個徒弟,情報就這麼多,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我!」

秦獨聞言再次一愣,青雲子閉關數百年,本來以為已經死了,沒想到居然出關了,這林寒一定有所隱瞞,秦獨眼珠子一轉,心底冷笑一聲,對著林寒傳音道:

「哦!這倒是個大事,不過我這有幾顆降塵丹和安魂丹,本來想作為這次交易的報酬,既然你不要那就算了吧!」

林寒聞言一驚,降塵丹能增加突破結丹的幾率,安魂丹能讓人在修鍊時不被心魔所擾,自己都能用的上,不過林寒很快反應過來,對著秦獨說道:

「這麼珍貴的丹藥,你會捨得給我?」

魚兒上鉤了!秦獨心底一笑,對著林寒豪氣的說道:

「降塵丹了安魂丹對你來說珍貴,但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不過你若想要丹藥,還需要再說些有用的情報才行。」

林寒聞言默然無語,但卻已經心動,自己現在築基中期巔峰,用不了多久就要結丹了,降塵丹這類增加結丹幾率的丹藥對自己非常重要,青雲門雖也有,但卻輪不到自己。

林寒眼中閃過一抹掙扎之色,最終沒有戰勝自己的慾望,無奈對著秦獨說道:

「青雲門現在封山,進出都要掌門令牌,我現在出不去,要是沒有你給我的傳音玉佩,聯繫起來都困難。」

秦獨微微皺眉,出不來那就無法拿到丹藥,以林寒的性子,拿不到絕不會多說,不過秦獨還是耐著性子,傳音道:

「不可能封山一輩子吧!你也可以找機會外出,到時候你再聯繫我,完成這最後一筆交易…」

「沒問題,等我出來,我再聯繫你。」

林寒說了一句,就掐斷聯繫,隨手將傳音玉佩收起,想著該如何出青雲門,卻毫無頭緒,只能明天出去到山上看看了。

林寒不是沒有想過自身安全,可是活著的自己對黑袍人更有價值,雖說這是最後一筆交易,林寒心中也有警惕,可卻抵擋不了降塵丹的誘惑。

秦獨看著手中已經沒有動靜的傳音玉佩,轉念間已經將林寒的想法猜出了七八分,冷冷一笑,收起傳音玉佩,拿出幾顆靈石開始修鍊。

翌日,天光大亮,紅日再次趕走銀月,重新佔據天洞,光芒灑落,將青雲山映射的格外肅穆,讓人不禁有種想要去破壞的衝動。

林寒昨夜一直在想如何才能不知不覺的出去一趟,卻一直沒有頭緒,不管用什麼理由,都會讓人懷疑,打算到青雲山到處看看,剛走出洞府,就聽一道聲音,從山頂傳來。

「所有築基及金丹弟子到山頂青雲台集合!」

聲如雷霆,傳遍四面八方,四象峰都能很清晰的聽到,聲音在天空中凝而不散,回蕩片刻,才慢慢散去,正是掌門李子默的聲音。

林寒眼中閃過一抹精芒,或許這次就有機會出去了,不再遲疑,化作殘影向山頂而去。

青雲台就是青雲殿前的廣場,林寒到來之時,青雲台上已經有幾十人站在那裡,而且不時有人過來,不久之後青雲台上就已經有幾百人了,其中結丹幾十人,其餘都是築基。

直到再沒有人前來之後,李子默從青雲殿內走出,看著青雲台上的眾多弟子,話語不大,卻精準的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我青雲門祖師青雲子打開上古大能吞天神君洞府之事,你們也都知曉,其中悟道石內留有傳承,此事是我青雲門崛起之徵兆,可卻沒有人能得到傳承!」

李子默說到這停頓了一下,眼中閃過狠厲之色,對著眾人再次出聲。

「所以祖師下令,我青雲門應當廣招門徒,此事就交給你們去做了,此次只招收築基境和練氣大圓滿之人,招收的最多者,祖師重重有賞。」

「遵掌門法旨。」

青雲台上的弟子高聲應到,每個人都有點心驚肉跳的感覺,能修鍊到這種地步,沒人是傻子,李子默說的好聽,什麼廣招門徒,不就是找人去悟道石哪裡悟道嘛,至於這些人的下場,無論成功失敗,都將從這天地間消亡。

「嗯!下去準備一下儘快出發,外出不必門內,注意安全。」

彷彿為了印證弟子們心中的猜測,李子默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進入青雲殿。

李子默進入青雲殿以後,青雲台上頓時噪雜了起來,一個金丹期弟子疑惑出聲:

「我怎麼感覺自從祖師出關后,我青雲門做事越來越極端了,如此做法與魔門何異!」

「龍華你小聲點,魔門又如何?只要過得傳承,我青雲門崛起指日可待,到時候是不是魔門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一個與龍華關係較好的金丹期聞言急忙出聲,龍華聞言無言以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