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十三,等會看你怎麼滾下山。」葉子雄看著背影撇了撇嘴道。

葉凜澈一行十人到亂石澗時,其餘村莊的少年也陸續趕來,不過表情就有些好玩了,真可謂喜怒哀樂盡顯,突破的人興奮異常,還停留在內功高手的人臉色陰沉。

葉凜澈心生感嘆,自己要不是坑了葉子雄得靈液,恐怕自己現在也是哀愁著呢,不過葉凜澈卻很好奇,自己能突破到底是不是十瓶靈液的功勞。小鼎也應該幫忙了吧,真不知那小鼎是何方神物,等進入內門后一定要問清楚。

亂石澗,怪石林立,下方是一座大湖,青青荷葉搖擺,撲鼻的清香蕩漾山間。在一塊巨石上站著除了古默外的三名老人和一個中年美婦,每個都假寐著眼,實則在觀看下方弟子的境界。

「今天是雲海宗考核,突破到神海境的留下,沒有突破的,返回自己家族,在18歲以前突破了還可以再回來。」古默看著人到齊沉聲說道,隨後看了下身後四人,有些詢問的意思。

其中兩位老者和中年美婦暗暗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而另一位老者卻突然出聲說道:「葉子雄不用考核了,可願拜入我門下,你大哥葉人龍也在我門下。」

周圍少年齊唰唰的看向葉子雄,羨慕無比,不用考核就直接拜師了,明顯是人家資質好,更好的是人家有個資質好的大哥啊。

葉凜澈皺著眉頭看向老者,那老者看起來不過50多歲的樣子,臉上一顆大痣特別顯眼,盤坐在大石上,沒有一絲修道人的氣質,一雙三角眼看起來有些陰狠。

這話一出其餘兩位臉色明顯有些不悅,而另一位則是看都沒看一眼,仿彿這場測試和他沒關係一樣。不過看來那大痣老者相當有實力,三人也沒說什麼,反正下面弟子眾多,葉子雄的資質也只能說不錯,並非天才之列。

「弟子拜見師尊,祝師尊萬壽無疆,壽與天齊。」葉子雄斜睨一眼葉凜澈,一臉驚喜的大喊,老者如此做法,讓他在這群少年裡大出風頭,自然也要拍拍馬屁。

「好!很好!這是為師的見面禮,等考核結束后隨我一起回山。」大痣老者被拍的很高興,也不知從那掏出一柄長劍送了過去。

「多謝師尊,弟子感激不盡!」葉子雄接過長劍激動喊道。

「那柄劍好像有點靈器的感覺!」一名略懂兵刃的少年小聲嘀咕,眼神火熱的看著那柄長劍。

「安靜!」古默有些不滿的看著下面繼續說道:「這是黑晶石牆,每人過來打上一拳,能讓它閃爍者留下,無光者下山。」

古默單手符紋璀璨,大手伸出,一枚黑色正方晶石落了出來,在虛空中緩慢變大,最後化做一人高的石牆橫立在亂石中。

「打吧!」

古默一聲令下,數個少年已經搶先去擊打了,這些少年一出場,台上的四位老人眼睛頓時火熱。這幾個都是這群少年中比較耀眼的幾個,最低都是神海兩重天,更有甚者已經是神海四重,他們上去沒人會懷疑不能過。

「嘭、嘭、嘭」

一連數下拳擊聲,那道黑晶石牆上面光暈流轉,連閃四下,更有一絲裂紋出現,四人毫無疑問的通過了考核。

接下來數百少年逐一測試,黑晶石牆上光華不停的閃,在最後面的葉凜澈也漸漸看出了些許端倪。

要是剛踏入神海的修士去打那面石牆,上面的光暈會很淡,而修為越高那面石牆就會爆發出強盛的流光,和地球的測試儀有些相似。

「都給俺讓開,看俺的。」人群中一陣騷亂,一個看起來18、9歲的少年推開人群走過來。

這少年雖然年紀尚小,但是身體卻發育的跟成年人似的,裸露在短袖外的肌肉充滿了爆發力,整個人看起來有股野獸的感覺。

「是洪烈這個野蠻人,聽說他能一拳打死猛獁巨虎。」有人認出這個少年低聲說道。

「記得剛上山一個月時,他就到神海境了,不知現在他是什麼境界。」人群中傳來驚詫的話語。

葉凜澈奇異的打量這人,心中暗想不知這人的肉體力量和自己比,誰弱誰強?

「呀!」洪烈大喝一聲,扎著馬步鐵拳上真元不息,狠狠的砸向黑晶石牆。

咔!一聲輕微的異響傳來,隨後整個黑晶石牆被砸爛,散落一地的黑色石塊。

石台上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眸綻精光,眼神火熱的看著洪烈道:「神海五重天,好強的肉身,我收下你了。」

「跟著你能吃肉么?」洪烈瓮聲瓮氣的問道。

「額……這個……好像可以吧,我們門派沒有說不讓吃肉。」老者哭笑不得,看來以後要約束下靈獸了,否則讓自己這個弟子給啃了就笑話了。

「師尊在上,請受弟子一拜。」洪烈三拜九叩,看的出來他還是比較尊師重道的。

周圍數百少年狂笑,就是葉凜澈也忍不住大笑,奇葩啊!難道沒肉你還不拜師了不成,看著那老人一臉尷尬色,兩人還真有點師徒像,心中也為洪烈的肉身感到驚訝。

「肅靜!繼續測試。」古默又掏出一塊黑晶石牆,放在原來位置。

原本數百的少年,在經過一個時辰的測試后,山上還剩200不到,還沒測試的也就剩下葉凜澈和幾個葉家人了,至於王小虎早就測試好了站在一旁。

葉家八人全部通過,因為葉家本來就是修鍊世家,從小就是以修道為基準訓煉,能通過自然沒什麼問題,現在場中就剩葉凜澈一人了。

「葉廢廢,就算你拖到最後一名,還是逃不了下山的下場,滾下山去吧。」葉子雄從一開始就盯著葉凜澈,生怕他提前跑下山去,那樣怎麼讓他出醜呢。

淡淡的看了一眼八人,葉凜澈淡淡的說道:「廢你妹。」

葉子雄頓時被點著了,但想想為了看戲,可絕不能把他惹急了,要是走了上那看戲去。

「那凜澈小弟,請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有多強。」

葉子雄已經打算好了,等這傢伙測試完,灰溜溜下山時,自己安排兩個人打殘他。

沒有人注意到台上另一位老者突然睜開眸子,眼泛異彩的看著葉凜澈。這老人從一開始就很安靜坐在上面,就是另外兩位老者收徒時,他也沒有在意,讓人不自覺的忽視了他的存在。

走到黑晶石牆前,葉凜澈沒有急著打去,而是做起俯卧撐,這一動作讓人有些不解,難道要動用什麼大招不成?

葉子雄以為他要拖時間,不滿的說道:「我說你到是打啊,別浪費大家的時間,裝什麼高手呢。」

話語剛落葉凜澈突然暴起,身上的氣勢也陡然提升,望海一重天的實力一覽無遺。

轟!拳頭轟擊在黑石晶牆上傳出悶響,上面一層微不可見的流光閃爍了一下。

「你突破先天了,這怎麼可能!你不是不能修鍊么?」葉子雄失聲喊道,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石台上幾位老者不滿的看了一眼葉子雄,對於他的大呼小叫有些不明白。

「白痴!」葉凜澈淡淡的回應,伸手向黑石晶牆推去。

「我去!碎了!碎了!你看見沒!?他竟然打碎黑晶石牆了,這不是真的吧!」一少年張牙舞爪誇張的呼喝,好像見鬼了一樣。

「媽的,滾,老子看見了,難道他真的是天縱之資?」少年旁邊一人不滿的說道。

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下,那面黑石晶牆發出咔咔異響,最後化做一地碎石。眾人石化的看著葉凜澈,這人看起來人畜無害,滿臉清秀,怎麼動起手來這麼暴力。而在遠處的洪烈卻火熱的看了葉凜澈一眼,就低頭啃著一隻野獸大腿去了。

「這少年有些奇怪,明明神海一重天,卻可以擁有對抗五重的戰力,難道他僅平肉身就能對抗神海五重天!?」中年美婦驚詫的說道。

「這個徒弟我收了,你們沒意見吧?」一直沒有說話的老者站起身子說道。

「恭喜慕長老,收了一個太古聖體,恐怕你養不起他吧。」收洪烈為徒的老者沉聲說道。

聽聞此話的中年美婦和葉子雄師尊臉色大變,隨即失聲喊道:「什麼?太古聖體!?」然後幾人就目運神光,不停的掃視葉凜澈,當見到葉凜澈體內的金色神海和穩如磐石的異象后,幾人震驚非凡。

「傳聞太古聖體的神海與別人不一樣,如今一看果然如此。」那老者驚異的自語。

不過隨後幾人也就沒有過多的交談,只是憐憫的看了葉凜澈一眼,太古聖體雖然名頭響亮,但是在這個時代無法修行,和廢體沒什麼區別。

「一個廢物,子雄以後也比他強。」葉子雄的師尊卻不屑的說道。

「讓他幫我干點體力活還是可以的。」慕老者淡然說道。

幾位老人臉色古怪的看了一眼,太古聖體干體力活,這個是不是有點奢啊,不過這個和自己沒關係,反正幾個好苗子已經過來了。

隨後幾位老者開始挑選弟子,一百多個弟子被四人瓜分掉,而葉凜澈他們也終於知道了四位老人的身份。

… 雲海宗分為四門,分別是地、水、風、火,每一門都佔據10座仙山,而四人則是每一門,10座仙山中的一位。

收洪烈為弟子的老者叫李豐盛,執掌焚天堂下的焰塵峰。

中年美婦叫水霧雲,也是她收凌紫荊為徒的,執掌冰心堂下的霧海山。

而那臉上有顆大痣的老人叫風灑碧,執掌風雲堂下的斷背山。

剛聽到這倆名字時,葉凜澈陷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最後不得不感嘆大荒人民的純潔啊。

至於最後一位,也就是葉凜澈剛剛拜師的那位叫慕雲離,執掌後土堂的青雲峰。他給葉凜澈一種沉穩、不動如山的感覺,看起來不過40多歲,面色凈白無須,在他身上葉凜澈才感覺到濃厚的修道氣息。

「小子們,準備進山了,誰第一個到此山峰之巔,獎勵法術一卷!」李豐盛聲傳八方,震動整座山脈,激起無數飛禽。

同時另外兩位長老也開始和自己收的徒弟私語,不外乎是要搶第一,葉凜澈不由搖頭,看來宗門裡也不是鐵板一塊啊,正思索間慕雲離走了過來。

「我就收你一個徒弟,這個第一你可要幫我搶來啊,以往每年我可都是墊底的。」慕焰離打趣的說道。

葉凜澈一臉苦相非常乾脆的說道:「你看我這身板,這可是百人沖山,搶不到。」

「十瓶靈草液。」慕焰離拿出十個瓶子在葉凜澈眼前晃了晃。

「成交!」

一把抓住十瓶靈草液葉凜澈身子已經竄出,跳躍間已經在數十米外了,慕焰離嘴角掛起一絲微笑喃喃說道:「就讓我看看太古聖體的潛力吧。」

葉凜澈躥出的同時,其餘百人早已跑出數百米遠,只留下他一個人吊在後面。眾人唯一的目標就是山頂,每個人都是望海境,隨便一跳就是十米遠,可見法術有多大的誘惑力。

在人群前方葉子雄眼神陰霾的看著山下,對其餘幾個葉家弟子說道:「你們幾個留下來把他給我打殘,到時我會給你們找來幾本法術。」

幾人對視一眼紛紛答應,葉子雄是葉家大長老的孫子,幾本法術不在話下,而剛好他們也看葉凜澈不爽,想滅下他的威風。

「好!我們就讓他知道神海一重天,在我們眼裡就是個渣。」一個神海三重天的葉家子弟憤憤說道,正是被葉凜澈打成豬頭的那個。

「不過你們要小心,那小子一身怪力,可別陰溝裡翻船了。」葉子雄看了一眼山下忌憚的說道,葉凜澈能轟碎黑晶石牆,還是讓他震動不已。

隔著老遠葉凜澈就看見葉家七人速度放慢下來,甚至可以用龜速來形容,在數百向上沖的人群里,下山的七人看起來特別扎眼。葉凜澈冷笑一聲,身形加速衝去,起落間宛若神猿般靈動。

衝進人群葉凜澈赫然發現了王小虎,這個胖貨此時滿頭大汗死命的跑,可是體重在那放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個從他身邊跑過,乾急上火不來事。

「啊!胖爺我願用一身肥肉換我突破神海境!」王大胖仰天吼叫滿臉憤慨。

噗!周圍人集體打了個趔趄,險些從山上滾下去,幾十人無語的看了王小虎一眼,都被他的駭人語錄給嚇住了。

「平時讓你少吃點,你還埋怨,別亂動!」

王小虎驚愕的發現自己正面朝藍天,周圍飛速倒退的大樹和風聲代表著在快速移動,而說話的人自然是葉凜澈,現在正抗著自己跑呢。

「我靠!」一少年被葉凜澈的速度給嚇住了。

「葉****啊葉****!」眾人看著奇葩的一幕說不出話來。

王小虎的300多斤在葉凜澈手中真的不算什麼,只見他抗著一個大胖子跳躍前進,速度依然奇快。

「葉哥,你小心點啊,下面可是萬丈懸崖啊!」王小虎臉色煞白滿頭冷汗,在葉凜澈手中低頭一看險些暈了過去。

「閉嘴!」葉凜澈怒喝道,葉家七人已經襲來了,七人組成人牆擋在葉凜澈前方,始終不讓他過去。

「廢物!第一是子雄哥的了,識趣的就滾下去,當然,你要是不爽,你來打我啊。」七人中修為最高的葉藍大聲叫囂。

嘭!話音剛落葉凜澈雙腿彎曲猛一跺地,整個人飛身而起,鐵拳橫掃在葉藍臉上,葉藍整個人就朝山下滾去,驚呼一片,其餘六人駭然的回頭看去,葉凜澈已經與自己等人並排了。

「見過犯賤的就是沒見過這麼賤的,竟然求著讓我打他。」葉凜澈單手拉著王大胖一邊斜睨幾人淡漠的說道。

六人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震撼,神海三重天竟然不是他一合之敵,這是神海一重天的戰力!?

「我們六個一起上,推也要把他推下去。」葉家幾人圍了上來一臉狠色的說道。

「看來你們幾個想下去陪他,好吧,我就好人做到底,下去!」葉凜澈臉色淡然,伸手抓住一人向山下拋去,神海一重天在他手中就像小雞仔一樣。

「啊!」那葉家人嚇的魂飛魄散,被葉凜澈這麼一扔,整個人都飛了下去。

葉凜澈連看都沒看一眼,他知道四位長老是不會讓他們出事的,不過鼻青臉腫就難免了。

「早就想揍你們幾個傻叉了,天天廢物、廢物,我廢你大爺。」葉凜澈一把抓住王小虎的腳脖,用力甩動,呼呼生威,五人被300多斤的胖子活生生砸了下去。

「真爽!」砸完人葉凜澈心中大爽,一掃穿越后的憋屈,看見手上不知那來的水漬,竟然還有一股騷味傳來,葉凜澈大怒的吼道:「你特么居然尿褲子!」這一剎那葉凜澈有想把手上這個慫貨扔出去的激動。

王小虎臉色慘白擦了一把冷汗幽怨的說道:「我怕你手滑……。」

周圍少年邊跑心中越發害怕,葉凜澈如荒古凶獸般讓人感到恐懼,神海一重天竟然橫掃神海境,頗有同階無敵之勢。

「太古聖體果然同階無敵,恐怕也就只有那些大教的神子神女才能抗衡吧。」山路上四位仙山長老緩行,水霧雲看著宛若金翅大碰幼崽的葉凜澈沉聲說道。

「這點實力不算什麼,太古前大成太古聖體可與神靈爭鋒,只不過現在這方天地變了,可惜啊,否則我雲海宗必定舉教侍奉,我教也必定能輝煌數個時代。」李豐盛一臉挽惜的說道。

「哼!不過現在誰能養的起一個太古聖體,就是那些無上大教,也不敢押寶在太古聖體身上,所以現在他就是個廢體,一無是處!」風灑碧不屑的說道,葉凜澈將他幾個新收的弟子扔下來,讓他很不滿。

「打打雜還是不錯的。」慕焰離淡淡的說道,讓三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咦!兩個小凶獸要對上了,這下有好戲看了。」水霧雲看向山間,葉凜澈正與洪烈對峙,周圍人群不自然的對二人避退。

「跟俺對上一拳再走。」洪烈左手羊腿含糊不清的說道。

葉凜澈暗暗叫苦,沒想到這個****竟然如此好戰,一身實力更是驚人,18歲神海五重天,可見天姿有多驚人。

「好吧!」既然躲不過葉凜澈也就隨他意了,正好也試試自己肉體的極限在那裡。

葉凜澈身上升起騰騰氣血之力,淡淡的宛若神輝,反觀洪烈卻依舊低頭啃著羊腿,毫不在意。葉凜澈不會以為是他輕敵,在洪烈身上一股恍若洪荒猛獸的氣勢迸發,手中的羊腿骨也寸寸崩裂。

戰!兩人同時呼喝,周圍人飛速避退,生怕殃及池魚。

嘭!拳頭相撞傳出一聲悶響,葉凜澈嘴角鮮血流淌,腳下的山石迸濺,整個人被震的退後數米。

洪烈也不好受,半邊身子的衣衫破碎,手臂肘部淤青,一陣風吹過衣衫化做碎片飛舞。

周圍人看葉凜澈的眼神瞬間都變了,原來自己等人眼中廢物,早以擁有可以硬撼神海五重天的實力了。

「你以後是俺朋友,我會再來找你切磋的。」洪烈眼神火熱看葉凜澈的眼神像狼一般,隨後身子一躍向山下跑去。速度並不是他的長處,這場竟逐和他沒啥關係了。

葉凜澈苦笑的搖了搖頭,以後這個戰鬥狂恐怕是黏上自己了,一邊運功療傷葉凜澈看著山上的葉子雄一陣冷笑,想得第一你還沒問過我吧。

「葉子,你不要管我,那本法術到時你教我就好,你替我把那狗熊摔下來,最好摔他個半身殘廢。」王小虎憤憤不平的說道。

「好,看我今天打狗雄!」葉凜澈沒有多說,身形急閃,在山間大石中跳躍,每一次都要踏碎一塊巨石,可見他的彈跳力有多恐怖。

Leave a comment